扫码订阅

转自全球防务




来源:美《野战炮兵》(Field Artillery)2007年3~4月号




作者:洛伊德A·格伯 美陆军中校




编译:大嘴/陈子











在巴格达地区M119式105毫米火炮的实弹射击训练




野战炮兵的特点一直是体现在具体的技术能力上。然而,在反恐战争中,野战炮兵部队广泛地执行着多种作战任务,比其他任何兵种都较具有争议性。




在反恐战争初期,野战炮兵运用其基本能力执行作战任务。从在阿富汗驱逐塔利班武装分子开始,到进入巴格达、推翻萨达姆政权,野战炮兵部队一直都在执行着主要作战任务,即协调所有支援机动部队的火力,及时、精确地投放炮弹和导弹。




自从这些战役的初始阶段结束以来,形势就发生了变化。在进入巴格达的4年中,野战炮兵部队及其野战炮兵人员一直都在执行着大量的非标准性作战任务,包括作为步兵特遣队被派往作战地区,监督伊拉克陆军、警察和边防警察部队的训练,执行车队安全警戒任务,实施基地防御部队作战,向军事训练分队提供人员等等。野战炮兵人员出色地完成了这些非标准性作战任务,这是野战炮兵全体官兵的光荣。




虽然野战炮兵部队在执行这些非标准作战任务中受益匪浅(如充分培养了他们的领导技能等),但是,他们也受到一些损失。作为野战炮兵和火力支援人员,执行这些非标准任务的士兵很难在执行主要作战任务时保持熟练的专业技能。




解决这一问题的简单答案就是:进行持续的训练。参加反恐战争的部队有足够的时间进行训练,也有机会执行以基本能力为主的作战任务,所以,持续的训练是完全必要的。事实上,由于在反恐战争中的作战速度快,大部分新兵和尉官自从放弃野战炮兵的初级训练课程以来,一直都没有进行过炮兵基本能力的训练。








1、素质退化








2005年初,俄克拉何马州西尔堡野战炮兵学校发现,回校参加野战炮兵上尉专业课程学习的军官,其基本能力都有所下降。学校对进修野战炮兵上尉专业课程的学员进行了调查,调查表明,90%以上的学员没参加过合格表训练。此外,一半以上的学员自参加野战炮兵军官基础课程或野战炮兵军官领导基础课程III以来,一直都没执行过与实弹射击有关的作战任务。




教官们只得向学员们提供补救性训练,使他们的基本能力达到熟练的程度,以完成学业。有人可能会说,这都是教官们的事。但问题是,如果年轻的军官们要到部队中组织训练,或多次被部署去执行非标准性作战任务,这种补救性训练要达到什么程度?缺乏以经验为基础的知识会在军官和军士的专业晋升中产生“泡沫效应”。




了解了这一问题之后,野战炮兵学校开始寻求教学定位的方法。其中一种创新性措施是“快速重编野战炮兵上尉专业课程”。该课程融入了较多的以态势为基础的实用演习,不仅包括反暴乱作战任务,还包括野战炮兵的基本能力。




2006年7月,陆军副参谋长向训练与条令司令部布置了任务,指导野战炮兵学校对野战炮兵的尉官们进行评估,布置实施野战炮兵基本任务的作战,或者向野战炮兵分配在“伊拉克自由行动”和“持久自由行动”中所执行的非炮兵专业的作战行动。此次调查将能确定,他们的兵种基本技能是否有所降低,是否需要额外的、较新颖的兵种专业训练。运用对参加野战炮兵上尉专业课程学习的军官的调查情况,以及运用送给战场指挥官的调查情况,野战炮兵学校确定,尉官们在射击指挥、火力支援和具体武器指挥方面的技能都相应地受到影响。更重要的是,各级执行非标准作战任务炮兵军官的基本能力明显地受到影响。




驻堪萨斯州利文沃思堡的联合兵种中心后来扩大了这项调查,包括对参谋军士、上士和少校军官影响的评估。野战炮兵学校把调查情况发给所有的野战炮兵部队,以搜集额外的信息。反馈的情况得到了证实,初始调查的情况甚至还有所扩大。




野战炮兵人员由于在反恐战争中执行非标准作战任务,炮兵专业技能有所下降,炮兵和军事专业最受影响的关键能力区域见表1。







从对野战炮兵短期和长期的影响来看,所发现的这些情况令人吃惊。野战炮兵在全谱冲突中发挥作用的能力,以及其部队在应急作战任务中计划、协调火力的能力,都有所下降。作为一种副作用,那些在战术、技术上不熟练的炮兵军官将要晋升到更高一级的职务上,在野战炮兵部队中承担更重要的责任。








2、陆军部队生成模式








2006年,部队司令部按照陆军部队生成模式负责管理部队的训练和部署。陆军部队生成的中心目的是,“向战斗司令部的司令和地方当局提供经过训练的、并做好战备的部队;按照任务编成,符合联合作战要求的模块化远征部队;能在持久性冲突中具有战役作战能力,并能在纵深进行持续性全谱作战能力的部队。”




这种部队生成模式由3种兵力资源组成:重建/训练部队、已做好作战准备的部队、可以利用到的部队。这3种兵力资源包含着在陆军部队生成中不断地加强战备,在结构组成上具有连续性。




在陆军范围内,履行任何新的程序都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走向成熟,陆军部队的生成也是一样。陆军把陆军部队生成这一成熟阶段称为“架桥阶段”。这一阶段计划最晚要持续到2011财年,那时,目标部队模式将充分得到落实。陆军部队生成的目标预计大约用一年的时间构成一个专门的兵力源。这种模式将能使一支部队在一年的时间内得到重建(从最近的部署中得到恢复,然后重新训练自己的基本能力)。再用一年的时间为以后的部署,针对将要执行的作战任务进行训练。




重建/训练阶段,合格的士兵参加他们各自的军事专业教育课程的学习,还没有士兵的部队要等到士兵们都返回,或等到士兵们得到换防后再进行专业课程的学习。重建/训练的其他项目还包括向指挥官提供充足的时间,在其部队内部建立和训练领导分队。部队一旦接到部署命令,无论是执行传统的野战炮兵任务,还是执行非标准作战任务,都要再用一年的时间针对这种作战任务进行训练。




陆军部队生成模式能够使各级士兵恢复自己的基本技能,减少在执行非标准作战任务中所产生的副面效应。然而,这一模式在几年内都不能得到贯彻执行。贯彻执行这种模式的因素在于限制整个部队的规模,部队的规模要能在部署中进行高速度地编队,编队期间能够相互影响。美国防部要求提高部队的战斗力,正在研究第一种因素——部队的规模。




然而,得等到2011年陆军部队生成规划得到落实后,部队才能处在“架桥阶段”,才能运用与目标部队生成模式完全不同的时间线而发挥作用。实质上,重建/训练和备用兵力资源的时间线缩短到12~18个月,基于对部队的要求,取决于部队接到任务的时间。




粗略地说,指挥官需要6~9个月的时间重新组合他的部队,实施恢复基本能力的训练,剩下的6~9个月专门针对作战任务实施训练。当前,大多数部队在经历总共只有12个月的较短时间线。在这种较短的时间线内,野战炮兵部队基本能力的训练要达到条令所要求的水平是一个挑战。




各级指挥官都必须处理好有限的时间,按照作战任务需要所确定的训练科目实施训练。野战炮兵部队要针对在部署期间所执行的任务实施训练,还要针对野战炮兵要精通的专业技能实施训练,因此,指挥官必须在这两种训练之间做出选择。




(1)野战炮兵学校的帮助。毫无疑问,指挥官必须使其部队为执行在部署中的作战任务而做好准备,不论是执行野战炮兵作战任务,还是执行非标准作战任务。也毫无疑问,野战炮兵学校必须按照野战炮兵当前和未来的要求,向部队提供炮兵单兵技能的训练。然而,野战炮兵主任还指示野战炮兵学校制定计划,帮助部队重建作战型野战炮兵部队。




训练与条令处被指定为在西尔堡制定这一计划的重要机构。考虑到许多作战方案之后,野战炮兵学校分两个专题提出野战炮兵部队的需求。这两个专题是:以院校为基础的训练和保障部队的训练。




(2)野战炮兵学校的训练。在陆军副参谋长分派任务之前,野战炮兵学校就已经开始研究院校训练的方法,以提高各级单兵在各自军事专业技能方面的基本能力。




野战炮兵学校负责编写和实施教学课程的各个单位都在着眼于对各种教学方法的考虑,以便向士兵们提供较为实际的训练。陆军士官学院在编写的基础士官课程就是一个例子。陆军士官学院把4天的实弹射击演习融入基础士官课程之内,学员们到战场上执行基本能力任务,即训练他们的下属执行野战炮兵的火力支援任务。




首先,这种实弹射击演习是在3月份进行,在专业技能方面,综合训练进修士官基础课程的学员、13M操作多管火箭发射系统的人员、13P多管火箭发射系统作战/射击指挥专家和13F火力支援专家。在4月份,在专业技能方面,进修士官基础课程的学员、13B火炮操作人员、13D野战炮兵战术数据系统的专家和13F火力支援专家,这些人员要在实弹射击演习中实施综合作战行动。




正在研究的另一项改革是,制定一项“拱顶石”演习方案,把参加高级单兵训练、士官学院和所有军官教育系统课程的士兵都综合起来训练。这种演习要求各级士兵在火力支援线上进行执行和监督基本能力任务。




野战炮兵学校还参加了训练与条令司令部的工作,以提高院校训练的水平,使院校训练更趋于合理,包括为野战炮兵上尉专业课程建立起新的陆军进修模式。西尔堡被挑选作为一个点,计划在2007年第4季度编写和实施飞行员课程。野战炮兵飞行员上尉专业课程为未来的军事专业教育的教学奠定了基础。




飞行员上尉专业课程其中的一部分是,与所有兵种上尉专业课程相同的内容都将通过分散式学习方法进行教学。学员们可以按照自己的学习速度学完这些课程,或在驻校学习之前,或在驻校期间学完这些课程。训练的驻校阶段将融入较多的分散学习方法。这样将使驻校教学集中于野战炮兵基本能力的训练上,最终向部队提供训练有素的士兵。




院校训练虽然可以进行调整,以满足所有部队训练的需求,但基本上仍是一种“一种尺寸适应全部”的方法。当为部队制定训练计划时,这种方法就不适用。院校所提供的训练必须能满足部队专门的需求,必须具有足够的灵活性,根据每个部队指挥官的需要而提供训练。




(3)支援部队训练。野战炮兵学校决定通过两种途径来帮助训练部队。一种途径是,通过互联网进行“恢复能力”的训练。学员们可以使用可下载的训练支援软件,以及有着以网络为基础的多媒体教学和其他教学训练材料。另一种途径是,提供流动性训练分队,以支援具体的单兵训练和有限的集体训练。这两种训练方法能向部队提供了灵活的、直接的帮助。




从“伊拉克自由行动”和“持久自由行动”中返回的部队可进入互联网,寻求“恢复能力”训练的帮助。在大多数情况下,即使在接受训练之后和执行一年多的非标准作战任务之后,部队中仍有一些有着野战炮兵专业知识的关键领导人在部队中服役。然而,他们在专业技能方面的熟练程度已有所减退。以后的晋升、任职岗位调动或履行职责的水平都影响到对士兵在履行职责中对炮兵专业技能的评价。




事实上,一些担任领导的野战炮兵军士和上尉一直都没有时间操作他们的武器系统。在这种情况下,野战炮兵的领导人员必须有机会接触到重要的训练参考资料和训练教材。




2006年,训练与条令处在火力知识网上建立了“恢复能力”网站,网站包括现存的互联网训练支援软件和现行课程教学大纲中的教学计划。联接线路为“野战炮兵重建/复习训练”。这种教材的许多内容通过其他渠道也能找到,如陆军函授课程计划等;通过分散式课程教学部分也能找到,如预备役部队野战炮兵上尉专业课程等。




尽管联接所有这种教材的线路都有所加强,允许“一站式购物”,使查找训练教材和参考资料变得简单,但要找到这种信息,必要的导航仍是件很麻烦的事。一些训练教材实际上是在火力知识网的服务器上,而其他教材,如陆军函授课程计划课件,也是储存在服务器上,在西尔堡网站上找不到。




虽然大部分情况对用户都是透明的,但是,学员们仍然感到是一种挑战。如果一种课程能提供符合晋升点或合格证书的及格分数,这种教材只是这种课程的一部分,那么,你可以去查找教学管理系统,但进入该系统受到控制。这些障碍创造了一种查找信息的途径,用户不总是能够直接看到所需要的信息。




于是,西尔堡野战炮兵学校正在创建一个真正的“一站式购物”网点,把所有的训练教材都放在西尔堡网站的一个服务器上,计划2007年4月份开始在网站上运行。这样,部队可以较方便地进入训练支援软件,查找以网络为基础、或由网络分发的训练教材,可供下载有关参考资料。进入该网站需要一次AKO登陆注册。




领导人员可以让士兵在服务器上完成训练,也可以下载训练支援软件,以帮助计划和实施训练。目录正处在组编之中,用户只要点击三、四下鼠标,就能够找到训练材料。“恢复能力”服务器将包含一个学习管理系统,以帮助指挥官跟踪士兵们完成指定训练任务的情况。




这些训练材料和参考资料的完善不能取代士兵当前的训练计划,使士兵为完成训练而收到较好的效果。“恢复能力”资源的最大特征是,它能向士兵提供快速找到信息的通道,以满足直接训练的需求。




“恢复能力”服务器是部队在重新部署之后进行训练的一种资源,还能向部署中的部队提供持续性训练。其中,在部署中的部队能进入互联网是一个因素。




当前,野战炮兵学校正在编写大约1000学时的、有着相互影响的多媒体训练课件,需要训练的部队可通过“恢复能力”服务器找到该课件。课件的内容包括所有的军事专业。一些训练课件已经装入“恢复能力”服务器中,其他一些课件仍处在测试之中。




此外,“恢复能力”服务器还包含从“伊拉克自由行动”和“持久自由行动”中反馈回来的教训,以加强各种经验,以及战术、技术和作业程序的共享和分发。




一旦“恢复能力”服务器在4月份投入运行,部队就能收到有关使用该服务器方法的信息。




当部队领导人员的军事技能退化到一定的水平,不能通过“恢复能力”服务器中的训练课件恢复部队领导人员的军事基本技能时,野战炮兵学校将为实施较为健全的训练,向部队提供军事训练分队。




军事训练分队可提供专项武器的操作训练和保养、手动和自动化射击训练、火力支援计划和火力支援训练等。军事训练分队也可根据部队的要求进行其他方面的训练,如雷达训练等。军事训练分队可以进行调整,以满足部队指挥官的各种训练需求。部队指挥官可利用西尔堡任何可以利用到的训练资源。




虽然野战炮兵学校愿意支持军事训练分队的任何要求,军事训练分队也有一些难以解决的要求,如教官不能脱离教学课程等。




为了得到军事训练分队的支援,部队必须按照一些准则行事。




首先,部队要起草一份训练申请,通过指挥系统传送到部队司令部,然后,再传送到训练与条令司令部,这样,军事训练分队的支援就能从用于反恐战争的资金中得到一部分资金。训练申请必须提前120天提交,以便协调和组织人员。这就能使训练与条令司令部得到在训练资源方面的经费,建立起一条基线,以计划以后训练的需求。




第二,训练持续的时间要短,使野战炮兵学校能够对训练提供支持,通常1~2周为宜。




第三,训练必须是训教部队的教练员。在大多数情况下,野战炮兵学校不能提供足够人员和时间对整个部队进行训练,重点是向部队的领导人员赋能。




最后,部队必须提供或协调进行训练所需要的装备。




迄今为止,野战炮兵学校已经派遣了一支军事训练分队帮助驻北卡罗来纳州布拉格堡的第18火力旅实施恢复能力的训练。该项训练包括2周的手工射击计算和安全训练,2周对该旅的13D军事专业技术人员进行高级野战炮兵战术数据系统(“阿法兹”系统)的操作复习训练。尽管军事训练分队提供了教学装备,第18火力旅还是提供了训练所需要的所有装备。








3、数字训练资源








第18野战炮兵旅的“阿法兹”系统训练是与来自西尔堡和布拉格堡通信和电子司令部的人员合作进行的。这也是由其他机构的人员为提供训练支援而进行的合作。战斗司令部训练中心连接大多数主要设施的电线插座,可以提供数字系统训练,部队只需要花很少的钱,或者根本就不需要花钱即可实施训练。




西尔堡的战斗司令部训练中心是哈密尔顿数字训练中心,与驻得克萨斯州胡德堡第3军战斗司令部训练中心的线路相联。




部队可以通过战斗司令部训练中心网站申请训练支援。训练中心可提供课堂教学。课堂教学包括:“阿法兹”系统的操作、全源情报分析系统的操作、机动控制系统的操作、21世纪部队战斗指挥旅及旅以下指挥系统的操作、蓝军部队跟踪器的操作、以及指挥与控制个人计算机的操作等。这些课程也可以进行调整,以满足部队训练的需求。




制定有效的野战炮兵“恢复能力”训练计划的关键是,确保部队指挥官知道可利用的训练资源,然后尽可能早地确定训练要求。野战炮兵学校可以帮助他们制定“恢复能力”训练计划。




训练与条令司令部所采取的措施是,在2006年11月建立一支陆军部队生成“恢复能力”训练援助分队。这支分队包括来自西尔堡的代表,通过部队后方分遣队的人员与部队进行协调,在部队重新部署之前,确定部队进行“恢复能力”的各种要求。“恢复能力”训练援助分队要求仍在伊拉克或阿富汗执行任务的部队要较早地确定其部队进行“恢复能力”训练的各种需求。








4、机动预备指挥课程训练








陆军转型使得机动部队指挥官有责任对野战炮兵部队进行训练。为了向机动部队指挥官传授有关野战炮兵部队训练要求方面的知识,野战炮兵主任通过视频电视会议向他们传授装甲兵和步兵的预备指挥课程。视频电视会议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为两方面的讨论提供了论坛,与机动部队指挥官进行了讨论,强调他们有责任对他们编队中的火力支援人员和野战炮兵人员进行专门的训练。野战炮兵学校将通知机动部队指挥官有关训练事宜,通过更新火力知识网络的内容对各种能力的训练提供支援。使野战炮兵的全体官兵保持野战炮兵的基本能力是西尔堡的首要任务。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