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初涉职场]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

我们父母是一家军工企业的职工,这家军工企业是以前三线建设是成立的,效益一直都不太好,也只能算是维持过日子。我于1995年7月技校毕业后分配到厂里担任机电分厂的一个机修钳工,我在技校的专业是电焊工,一点都不对口,没办法服从分配,就只好转行干钳工了。


当我第一天上班的时候才发现,钳工和电焊工完全是两个挨不着边的工种,我一点钳工基础都没有,很多超作一点也不懂。我被厂里分到一个老机修钳工师父手下当徒弟,师父姓冯,我就叫他冯师父。冯师父是这个厂里技术最好的机修钳工,技术好,工作认真,对人和蔼,对我这个一点基础知识都没有的徒弟手把手的从基础知识教起。


开始几天,冯师父教我使用锉刀,锉刀是钳工的基础技术,每个钳工必须要熟练使用锉刀,否则就不是一个合格的钳工。我是第一次使用锉刀,师父就从最基本的站姿,开始一点一点的教,我也一点一点的学,锉刀学起来很快,可是要想学好学精就不那么容易了。那时候正值高温,厂房里很闷热,没事的时候我就一个人站在虎台前面练习着,汗水不一会儿就从额头滴落下来,衣服没几分钟就全被汗水浸湿了,那几天回到家,衣服总带着一股汗味,还有很多白色的颗粒。在慢慢的练习中,我逐渐掌握了锉刀的使用,能基本锉出满意的工件了。


锉刀这关过了,接下来就是锯功,锯功也是钳工的基础技术。锯子好像每个人都会用,但是要用好还不是那么简单,我自告奋勇的去试了一下,没想到第一下就把锯子弄断了,上了一根锯条,没锯到几下又断了。后来师父给我说,锯东西的时候两手要拿稳,不要左右晃动,如果左右晃动锯条就很容易断。还要针对不同的工件使用不同齿距的锯条,对厚的东西就要使用锯齿间距较大的锯条,这样锯起来快;对薄的东西就要用锯齿间距较小的锯条,这样不容易把锯齿折断,没想到一个简单锯子里居然有这么大的学问。


通过一个多星期的练习,我的基本功基本过关了,然后就是跟随师父去各个厂房修理各种设备,当初几天还觉得不错,总比在家里练基本功好,至少可以出来走走透透气。但是没想到,修理设备比练基本功还要辛苦。


记得有一次铸钢分厂的一台炼钢的电炉出现漏油现象,我和师父骑上自行车来到厂房,检查后发现是主钢体出现挂痕,必须要用磨床把挂痕磨平,因此就必须要把电炉全部拆开。我和师父2个就开始拆卸起电炉来,电炉上全是灰和油,工作服一碰到就是一道黑杠,我看看师父,看见他好像没事一样,对身上的油污毫不在乎,我想,师父都不怕脏,我要向师父学习。电炉底下有几颗固定的螺钉,要想拆掉就必须钻到电炉下面去,我主动给师父说我去,结果一背上全是油,回来的路上,师父边走边夸我不怕脏,还说干我们这一行的就是要不怕脏不怕累。


还有一次是一个厂房的行车坏了要大修,这个任务又落在我们头上,行车在厂房的空中,离地面有30米高,全靠边上的梯子爬,而起还要带上几十斤重的工具,每天都要爬好几次,每次我都主动拿工具。每爬一次行车都要流一身汗,我一点也不叫苦,在工作中,总是捡出力的活干,帮师父减轻点负担。


那时候,我的工资很低,由于是军工企业加之效益不是很好,当时我只有200多元前一个月,我师父也才600多,很多年轻工人都放弃工作出去打工去了。我曾经问过师父,凭师父的技术出去干什么都比在这里强,为什么不出去呢。师父说,对这工厂有了感情了,毕竟在这里干了这么多年,现在工厂是最困难的时候,我们这些人更要为工厂恭喜自己的余热。


在上班的同时,我还在晚上抽出时间参加工厂组织的函授学习,自己业余时间还参加了自学考试,通过学习,我掌握到了不少知识,也认识到了知识的重要性,经过自己不懈的努力,通过4年的艰苦学习,2门课程都顺利毕业。在这4年的工作中,我也经历了各种磨难,锻炼了我的意志,也使我养成了吃苦耐劳的习惯。


以后我调过几个单位,后来在区里举行的事业单位考试中,考试合格,现在在一家事业单位工作。但是现在我却经常回忆起我当初干钳工时的辛苦,每想起当时的一幕幕都感慨万千,心想,如果没有以前的经历也不会有现在的我,我要感谢我的师父,是他教会了我对待工作的态度和做人的真理,直到现在我还怀恋我的师父。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