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击杀 血溅森林 二十八节[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791.html

方长清看着自己的爱将一个个率队奔赴自己的计划的战场,作为这次行动的总策划者,总指挥者;他知道自己现在的力量还不足以和鬼子正面的对抗,如果没有张然他们的起义加入,他说什么也不敢有这样大动作。在抗联那些指挥官群情愤怒的时候,他已经评估出这次战斗的胜算,在脑海里在制订出一套比较完美合理的作战计划;

他一个走出了会议室,抬眼看见的是早已经枝繁叶茂的挺拔大树;自鬼子进入中国以来,很少有时间欣赏风景的方长清今天欣赏了,看到了:那一片花丛上一群美丽的蝴蝶翩翩起舞,树枝上几只小鸟在快乐地歌唱,还有几只不怕人的小松鼠开心的在大树上跳着!“我们中国大地真美!”

“如果没有战争,没有日本人侵略我们。现在我应该和大哥方大山一起啸傲山林,冬天里一起在炕头喝烈性老酒,大口吃肉;”很长时间里,当方长清知道自己的亲人和那些父老乡亲被鬼子血腥屠杀以来,总是一个人的时候从内心升起对亲人痛苦的思念。自上次陈自辉讲诉在小山村看见白色幽灵击杀鬼子那一刻起,他就坚信那肯定是自己的亲人;是大哥还是小雅?大哥英勇刚烈,小雅美丽聪慧;他曾经也想让抗联的战士去血洗小山村里的那群鬼子,为自己的儿子亲人复仇,寻找自己最后的亲热;在现实前,他为了整个抗日大业,为了这支得来不易的抗战队伍,他没有轻举妄动。

参谋长方长清在这美丽的环境里心情非常的疼,这样的疼不能表露,不能呼喊,不能让外人体会。他知道自己现在的担子有多重,他已经成为这支队伍的脊梁。

“参谋长,该吃药了;一个人在想什么呢?”不知道什么时候,年轻美丽的女军医可苒已经来到方长清前面,很关怀的望着这个心目中的英雄男人;她是中俄的后代,父亲愿是哈尔滨大学里的教授,母亲是哈尔滨医院的高级医生。因从小生活在良好的环境下,让她成为抗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才华横溢美丽女性;她父母是在鬼子侵占哈尔滨时,父亲拒绝承认伪满政府,拒绝在大学教授日语被残忍杀害。母亲是回家路上被醉酒的鬼子开枪大死;她是在逃烂时候饿晕在进森林路上被支队长发现救回抗联的,她进森林就是为找抗联,参加抗联打鬼子为父母报仇。现在的可苒已经成为一名很优秀的战士,也成为抗联里让那些大英雄仰慕尊敬的医生。

“哦,是可苒医生呀;”

“呵呵,我有什么病呀。我吃什么药?”当可苒出现的那一瞬间,方长清在沉痛里马上转了过来,用他特有的笑容对眼前这个连他都有些害怕的女军医;

“参谋长,你怎么能这样;鬼子围剿以来,你都没有吃过一顿饱饭,没有睡过一个好觉。别人不知道,难道我不知道你背上的子弹伤经常发炎,花脓;这次好不容易搞了一批药品回来。你又。。。。。。;我是医生,现在命令你吃药;”可苒是个美丽可爱的女孩子,有时候也是个不不依不饶的女孩子。她想过自己要好好的照顾自己心目里的抗战英雄,但每次都被参谋长用非常严肃的神情吓的不敢说出口;

方长清看着自己队伍里这个美丽可爱的医生,轻轻的说道:“可苒医生,我的伤你不许对任何人讲,这是命令;我的伤这段时间已经好多了,前几天你不才看过换过几副草药吗?那些受伤的战士更需要药品,回去照顾你的病人,他们需要你。”

“不行,你的伤比他们很多都重;你也是我的病人,你也需要我照顾;”

“可苒同志,现在我是这里的参谋长,最高军事指挥员;你是抗联战士,应该知道什么是纪律,我有通讯员和警卫员照顾;我说过那些受伤的战士最需要你的照顾,救治。”方长清作为参谋长的严肃口气又出来了,这话对抗联每个人都有效,都是命令。

方长清看着的可苒想了想说道:“你把药交个通讯员吧,回去做好准备接收新的受伤战士;”

刚才几乎委屈的要掉眼泪的可苒一听参谋长这样说话,马上高兴想要跳起来;“好呀,好呀;参谋长,你一定要保证准时吃药。。。。。;”

“还有以后你不能单独一个人找我;这是抗联的规定,也是命令;”

因为抗联是个特殊的战斗群体,这里绝大部分都是热血的中华男儿;女性的抗联战士在很多支队几乎没有,女性战士第一是每个人心里的宝贝,也是最怕出问题的对象;方长清理解可苒这女孩子的心思,他也是有血有肉的人,他不是一部冷冰冰的作战机器;可他知道自己现在在做什么,自己在那些抗联战士里带头作用。他不能的事情,整个队伍没有人敢;他不想因为自己的行为给抗联战士造成不良的影响。现在是特殊时期,在经历特殊的战斗,所以他特别的给可苒下了这道听起来没有人情味的命令;

“是,参谋长。抗联战士可苒坚决执行你的命令;”

“你们这几个鬼丫头。。。。。。;”

方长清本想还要说句什么,就听见通讯员喊了起来:“参谋长,可苒军医吃晚饭了;”

“走,一起吃饭。也不知道子辉他们怎么样了。。。。。。。。。;”

……. ……….

夜幕在小县城里降落

几个身影快速的消失在夜幕里;

在地下党的配合下陈子辉率领的小分队出现在一很不起眼的小旅店里,陈子辉一进县城就感觉到空气里一股非常紧张的气息,他对自己的敏感性是很清楚的。

就在小旅店里,陈子辉十分简单的向地下党同志孙明说明这次进城必须要完成的任务,他在参谋长张子清身边已经学到做好一个指挥员的基础,精干简练;孙明暗暗说道:“这俩不知道为什么,鬼子巡逻加大了,而且特高科的那些特务鬼子也活动在场面上,这是很少出现的。你们这次要完成任务看来会有点麻烦;那高级汉奸现在被鬼子团团保护在招待所里,离这出去东头300米的那个院子里,除了小野司令亲手谕可以进入,我试探过几次很难靠近;”

陈子辉把目光投向自己带来的张宝成他们几个行动队的战士身上;“队长,我们不怕。干”

几个的话很小声,但很坚定。

遇到这样的事情,让身经百战的陈子辉都感觉自己无法应付。“现在我们怎么办,靠不上,挤不进;参谋长把这样重大的任务交给我,我又是特别行动队队长。杀鬼子,除汉奸我们是先锋。”不知道为什么这次进城,他总感觉到四周都是危险的存在;放弃这次任务,这是现在最好的选择,可回去怎么向参谋长交代;如果留着这个高级汉奸,在以后的战斗里还不知道要牺牲多少抗联战士。

“来,我们商量一下;说说每个人的意见;”陈子辉轻声招呼站立的几个同志。

张宝成一坐下他就第一发言:“队长,我们硬冲进去吧。我们几个拼光了,只要能砍下那狗汉奸的头,我们也值。”这个计划刚一说出来就被地下党孙明制止:“不行,我们的人太少。现在只有几把短枪,人还没有进去就会被鬼子机枪扫死,这样的牺牲我们不划算。”

“就是,这样不行;我们的最后目的是除掉那个狗汉奸,如果汉奸未除,我们自己送上门。这样不行;”陈子辉也否定了这样蛮干的做法。

地下党孙明看了看时间悄悄说道:“在等等吧,我们还有一个在小野司令部专给鬼子买菜送水的赵老头;他是我们的情报收集员,他应该快到了;”

“在小野司令部里?”“他是你们地下党孙明的同志吗?”一听到小野司令部,陈子辉非常警觉的问了一句;

“他不是我们地下党的,他老家是河北的;听他自己讲他家人被鬼子杀害后自己被鬼子抓来准备送日本做劳工的,上船时候看他年纪大了点就把他送东北这里来给鬼子服务。我们是他经常买菜时候接触认识的,他给我们送过几次情报,他想杀鬼子为家人报仇;”

“哦,这样的呀。他什么时候到;”陈子辉心情急迫的问道;

“应该快了,说好的九点前他没有到,那一定有事情。十一点肯定到;现在马上到十一点了,我出去接接他;”

“哦,那好吧。”

陈子辉看着地下党孙明走出门的一瞬,心里“扑通扑通”急跳了几下。“怎么自己今天晚上预感这样危险,是因为那狗汉奸太压抑了吧;”他自己问问自己又安慰自己。

“小顺,你出去把门守好;”为了安全,陈子辉让抗联特别队的战士出去潜伏起来;他出来的时候参谋长早已经告戒过他,这次除奸行动与杀那些一般汉奸不一样,出来要保持清醒头脑,首先要保障自己绝对安全。

没多长时间,孙明进屋了,他身后跟着一个五十多岁看起来很不起眼的小老头,几分诚实带几分憨厚,还有。。。。。。;总之给人一种看起来想复杂的感觉。

“这就是今天刚进城的抗联的特别行动队长陈子辉,那几个都是他的队员;”孙明分别介绍了抗联的战士;然后对陈子辉说道:“子辉同志,这就是我先前说的赵老头;”

“你好赵大叔,你辛苦了;”陈子辉说道紧紧的握住他眼前这个所谓的情报员;“你也好,我早希望你们进城杀鬼子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