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土主权争议激化 中越关系面临考验

领土主权争议激化 中越关系面临考验

撰文 Andrew Symon

香港 亞洲時報 2007/12/21, 周五


越南于来年开始首次担任联合国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正当越南政府准备为这一外交成就庆贺的时候,中国和越南围绕油气资源丰富的南中国海地区的主权争议,却再次浮出水面,导致两国关系迅速紧张化。


北京和河内都对南中国海(越称东海)北部的西沙群岛(Paracel Islands)以及南部的南沙群岛(Spratly Islands),都声称拥有主权。近期两国的外交“口水战”逐步升级,越南政府在上两个周末,甚至批准学生团体在中国驻河内大使馆、和驻胡志明市领事馆门前抗议,这是近年人们记忆中的首次。


示威学生身着印有越南国旗图案的T恤,挥舞着国旗和争议岛屿的地图等。他们甚至打出了印有“中国霸权威胁亚洲”、“提防侵略”等字样的标语,并高喊着“保卫家园”、“打倒中国”的反华口号。


越南政府通常是不会批准举行集会抗议的,这次示威得以举行,就反映了南中国海问题进入2008年以后,有可能进一步激化。


现代历史上,中国和越南曾在南沙群岛一带爆发过数次海上冲突。1988年,两国为争夺南沙群岛的赤瓜礁(Johnson Reef)而交火,中国海军击沉了几艘载有越南士兵、准备登陆赤瓜礁的运输船。


去年,主权争议问题也不时成为新闻焦点,但两国都立刻采取措施、缓和紧张关系,并表示有信心双边关系会升温,例如官员互访和经贸交流加强等。


然而,南中国海主权问题久拖不决,使得中越之间的敌对态度,一直延续下来。北京当局今年4月曾申诉,英国BP石油公司”在越南近海5.2区块进行的钻探项目,侵犯了中国的水域。虽然河内否认了这一指控,但BP公司还是暂停了项目。另一些越南的离岸能源开发项目,也遭到了中方质疑。


2006年5月,越南政府向印度国营石油与天然气公司ONGC,颁发了开发127区块和128区块两块离岸油田的许可证。今年11月22日,中国驻新德里大使馆致信ONGC公司,称越南政府所颁发的许可证是非法的。至此,ONGC在这个区块的投资已达到1亿美元。


今年7月初,中国海军在西沙群岛附近向一艘越南渔船开火,造成1人死亡和多人受伤。中国海军虽然经常拘捕误入有争议水域的越南渔民,但绝少使用武力。而这次事件说明,两国的紧张关系正在加剧。


直到最近,河内一直在保持克制,一方面坚称对争议地区拥有主权,另一方面并没有采取过激态度,而且对两国就南中国海问题举行的谈判保持沉默。但是12月爆发的抗议却反映出,越南的立场比以往更为强硬了。


北京对此亦清楚看在眼里,公开指责越南政府准许、甚至煽动示威抗议。中国外交部表示,中国对该事件“高度关注”,并敦促越南领导人“阻止事态进一步发展、避免损害双边关系”。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例行记者会上指出,“中国对南中国海水域及岛屿的主权不容置疑。”


河内强化立场的诱因,相信是今年11月,中国国务院将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划入海南省的行政管辖区内,而且将位于西沙群岛的永兴岛(Woody Island)上的行政机构,升格为“县级市”。


越南外交部回应称,越南有“足够的历史证据和法律依据”,来支持该国对这两个岛屿的主权,中方的举动严重侵犯了越南主权,不符合两国领导人之前达到的共识。11月,河内当局再次抗议中国在西沙群岛水域举行军事演习。


11月中旬,越南总理阮晋勇在新加坡举行的东盟峰会期间,也向中国总理***提出了这一问题。会后,阮晋勇表示,两国应该继续依据国际法、通过全面协商,来寻找在主权争议地区合作的方式和方法。


从越南的角度说,所谓的国际法包括1982年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以及2002年东盟关于和平解决南中国海冲突的声明。事实上,菲律宾、文莱、马来西亚和台湾,都对南中国海提出了主权要求。


***表示,中越双方应该履行两国领导人关于加强合作、维持和平稳定的共识,在处理突发事件时保持冷静,采取双方都能接受的解决方法,避免影响双边关系。***还表示,希望可以暂时搁置主权争议,通过合作开发的方式,来解决南中国海问题。


合作开发意,即有关国家共同合作开发有争议地区的能源资源,并且共享收益。事实上,中国国家海洋石油总公司、越南国家石油天然气公司(Petrovietnam)和菲律宾国家石油公司,在南沙群岛的东部已达成一个合作开发项目。


不过,南中国海问题的再次升级,还是给最近当选为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的越南,蒙上了一层阴影。今年年初,越南正式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这是越南进一步开放经济、和迎合经济全球化趋势的一个里程碑。而越南当选为非常任理事国,则进一步反映出它在地区和国际社会中不断提升的地位。


近一年来,河内当局为改善越南的国际形象,下了大力气。在2006年4月上台的越南总理阮晋勇,发起了一连串外交攻势,包括今年1月出访,与教宗本笃16世商讨越南数百万天主教徒的问题。在商机的吸引下,外国领导人、高级官员和商业代表团,也纷纷来到了越南。


另外,越南政府还致力于避免陷入外交纷争,全方位发展关系:对古巴、及俄罗斯等前社会主义国家保持联系,与美国、欧盟和澳大利亚等昔日的敌对国家则建立互信,与南美特别是委内瑞拉和巴西积极建立关系,而且还有意突破美国的阻挠,向北韩和伊朗伸出援手。


除南中国海的主权争议以外,越南面临的另一大外交问题是,美国和欧盟批评越南镇压民主异见人士和限制宗教自由。在这一方面,河内也试图缓解紧张关系,宣称越南尊重人权,并且减免了一些知名异见人士的刑罚。


一些分析家指出,越南在外交上屡退屡让的做法,是为了赢得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的席位。届时,越南将和另一非常任理事国印尼、常任理事国中国一道,为53个亚洲国家争取权益。


不过,越南很快就会面临另一个外交挑战:它在行使理事国职责、对国际安全问题表决或作出具有约束力的决定时,某些决议或决定,可能会影响越南新近拓展的一些外交关系。


对阮晋勇和同一代的越南领导人而言,加入安理会具有非凡的重要意义。阮在越战时期曾是一名越共游击队员,1967年正式加入越南共产党。他亲身经历了七、八十年代越南被国际孤立,以及90年代重新被国际社会接纳的时期。


不久前,越南还曾是安理会严厉谴责的对象。1978年12月,越南入侵柬埔寨,并对后者实行了长达11年的占领统治。1979年中越两国爆发了边境战争,这是北京对越南攻打中国支持的红色高棉政权的军事反应。直到1911年联合国出面,调解促成有关方面签署《巴黎和议》之后,受到外国势力操纵的柬埔寨内战,才得以结束,越南也才得以恢复与有关国家、包括中国的正常邦交。


然而,如今主权之争,正再次导致中越双边关系趋于紧张,而且对区域稳定同样具有广泛的影响力。虽然越南希望利用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的地位,提升自身在国际社会的地位;但是在越南担任非常任理事国的这两年时间内,中越主权争议问题被安理会纳入议事日程也不是没可能的。


译者:杨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