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23/


星夜见到冰霜冰雪,少不了有一番热络,看到星夜能下地走路,冰霜冰雪也高兴不已。叶天涯下车将二女接上来后,车上的三人还处在石化状态,他们的目光几乎是随着冰霜冰雪在动。星夜没工夫理会三人发呆,坐进车后,与冰霜冰雪坐在同一排上兴奋地道:“霜姐,雪姐,哥哥说以后你们就跟我们住一起了是吗?以后都不走了对不对?”


冰霜轻轻抚住星夜的头发道:“是啊,以后我们都陪小夜一起,小夜你高兴吗?”


星夜拍手欢呼道:“好啊好啊,小夜天天都想着雪姐和霜姐呢,你们有想小夜吗?”


冰雪怜爱地半搂着星夜笑道:“当然想了,小夜可是咱们的小公主嘛。”


星夜在天涯谷的时候,由于身上不能动,心智也没有现在这么成熟,当时的她就实实在在像个七八岁的小女孩一样。所以在冰雪和冰霜的心里,还是将她当成了以前那个幼稚的星夜来爱惜。星夜虽然回到现实中后心智慢慢恢复了不少,可在冰霜冰雪面前,她还是像以前那个撒娇的小丫头一样,温顺地在冰霜冰雪身上靠着。


见坐在驾驶室的徐克铭迟迟没有动静,又看到坐在最后一排的龙兰龙竹脸上发呆的样子就知道他们是被冰霜和冰雪的样子给震撼了,叶天涯忍不住提醒道:“徐大哥,可以开车了!”


叶天涯故意在声音里加入内力,徐克铭好像被电击了一下清醒地来,呃了一声才想起确实是该开车车了。直到商务车发动起来,后面的龙兰和龙竹才清醒过来,却依旧惊讶地看向冰霜和冰雪的背景。


冰霜和冰雪对她们坐着的这个叫‘车’已经不是很陌生,虽然她们没有真切地坐过,不过对这车的结构和原理只怕比开车的徐克铭还要了解一些,她们在天涯谷里迟迟不愿意出谷,就是在里面学习外面的生活知识。二女也只是在商务车刚启动的时候好奇地看了一眼车窗外的景物,很快就平静下来与星夜说着悄悄话。


车进海角天涯,冰霜冰雪第一次站在外面的角度上看海角天涯,不过她们并没惊讶太多,天涯谷里的那个水上宫殿也不比海角天涯差到哪里去。倒是杨梦在见到冰霜冰雪时,打破了一套正端在手里的茶杯。从冰霜冰需给她带来人震撼中清醒过来后,立刻向叶天涯道歉不已。


叶天涯对他们在看到冰霜冰雪时的反应都很理解,毕竟,自己的这两个女人实在是美得超出了常人的想像。不过冰霜和冰雪的冰冷却让徐克铭龙兰姐妹以及杨梦连招呼都不敢跟她们打,冰霜和冰雪除了在对着叶天涯时会露出柔情,在对着星夜时会露出怜爱,对着其它人,二女则是一脸的平淡,或者说是一脸的冷淡更恰当。对于她们来说,除了叶天涯和叶天涯所爱的人外,其它人她们都会当作不存在。


进入海角天涯后,叶天涯直接就带着冰霜冰雪和星夜上了三楼,完全不去理会下面四人的惊讶,难以置信甚至还表现出膜拜冲动的表情。不过冰霜冰雪的出现可忙坏了徐克铭,自从叶天涯将冰霜冰雪带进天涯海角开始,他就开始通知人调查冰霜冰雪的来历,调查叶天涯身边的任何一个人的背景,是他的任务之一,可他费了吃奶的力气,动用了S市他能调动的一切力量,也没查出一点点消息,连冰霜冰雪是如何出现在S市的他都查不到。更别说查这两个天仙般的女孩是什么来历了。


冰霜和冰雪出谷让叶天涯糟透了的心情好了不少,雪涯霜叶恢复业务后的所有投资都由尹超在操作,叶天涯这些天没心情去理会公司的事,他在等胡清的消息。可胡清的消息还没来,尹超的消息却到了。


叶天涯从住进海角天涯后,将所有电话都换了,知道他电话的人只有胡清,尹超,林思音三人。就连在林思音家住着的李蓝雨都不知道。尹超打过电话来,带来的消息是雪涯霜叶正在洽谈的三家实业投资被莫氏从中作梗给抢了过去。另外雪涯霜叶最近的投资总是遇到本来可以圈到钱的,可投资目标总是莫名其妙的得到大笔的资金资助而使雪涯霜叶亏损的情况。最后查出暗中向那些公司出资的居然是方家的企业。


尹超的耐性没有叶天涯那么好,他早就忍不住又要到股市上去圈钱了。电话里他不满地道:“老大,你还想忍到什么时候?忍到别人骑到我们头上来吗?”


叶天涯听到莫氏居然趁雪涯霜叶失势脆弱的时候开始针对海雪涯霜叶下手了以及方家在后面捣鬼时,因为冰霜和冰雪的到来所平静下来心又一次被怒气激起来惊涛骇浪,翻江倒海。不过叶天涯始终是叶天涯,这一次公司被方家在后面捣鬼损失惨重的教训让他不再冒失,做股市的风险就是把握时间,他必须排除一切打乱他时间安排的因素,就像上次被查了五天这种时间上的拖延的可能,他决不会再让它发生。


叶天涯平静了一下心情道:“尹超,做大事就要沉得住气,反正目前散股股民的资金都已经撤得差不多了,名望和影响力对现在的我们来说没有多大作用,这些天你别再顾公司的事,趁现在公司蛰伏阶段,你加紧你的那个软件兴趣小组的发展。这边我知道怎么做的。记住,要冷静,沉住气。如果你能在这次的事件后都能保持冷静和平心静气,你就能独挡一面了。”


尹超在电话另一头沉默了一会儿,说了声:“我知道了”后,就挂下了电话。叶天涯放下电话后走上了海角天涯三楼顶上的天台。冰霜和冰雪正在上面抚着她们从天涯谷里带出来的白玉古琴,星夜则拿着叶天涯的那管白玉箫在学吹箫。


叶天涯没有打扰她们,独自站到天台边上,看着远处的大海,深深的吸了口气,压下心里又要翻腾起来的怒意。回想了一遍方华结怨的过程,最初他与方华也没有多大的仇恨,想来想去也只想出是因为那该死的军训团长为了讨好方华而在选旗手上做小动作被司马如烟等人给点破了出来让方华恼羞成怒。本来这事应该是他叶天涯生气的,不想叶天涯没计较,方华反而一心的想置他与死地,特训里几次三番的向他们下手不遂,现在居然又玩出了与秦挺一样的招式,就像当秦挺对付林思音一样,方华也想要通过打压雪涯霜叶来逼顾乐天解雇叶天涯,逼他叶天涯走投无路。


想想他叶天涯从华夏退学,又没有哪个公司敢接收他,他当然也就只能等着完蛋的份。本来方家也只是准备通过这一次的调查逼顾乐天辞退叶天涯,可偏偏雪涯霜叶死活都不放弃录用叶天涯,于是方家才继续在雪涯霜叶的业务上作梗。


“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叶天涯看着远处的大海上涨起的晚潮所带起的翻滚的波涛,冷冷地吐了一串字。


从他吐出这串字的时候,他终于决定了放下心里所有的顾忌,因为之前他总是顾忌着太多,总是顾忌着他的所作所为会不会让关心他帮助他的人为难,会不会给别人带来困扰,可这一次雪涯霜叶遇到方家捣鬼这件事,让他完全的改变了心里的一些观念,


韩老明知道雪涯霜叶是他叶天涯的,叶天涯相信方家对付海角天涯这事徐克铭不可能不报告给赶老知道,就算徐克铭不报告,韩老也不可能看不到这则消息,可韩老的无所表示让叶天涯放下了原本心里还存在的顾忌。他决定了放手去做,这一刹那,叶天涯心境发生了质的变化。


恶魔,在这一刻真正苏醒了过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