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感女郎 第二卷 初试不爽 十三、性感发生在光线暗淡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4/




姚洁和广大的年青人一样,为了实现伟大理想,十几年如一日刻苦读书学习,弄得眼神不大好,是个近视眼。据统计,高中生的近视率已经超过了65%。她低着头想看清脚下的地板,地板本来就是暗色的,越发看不清楚。看到前边有一根柱子,想扶一下,刚要扶时,原来是一个卖袜子的细长的腿模。心里想,怎么这里还有腿模?是不是做广告卖袜子?正纳闷,竟看到了一个活动的人头,原来有个人在默默无闻争分夺秒地工作着。

姚洁急步向前走,却被人拽住了裙子,那根柱子也倒下了,就像大动脉铁路上的护栏,为了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放了下来,挡在了姚洁的身前。

姚洁很生气,感到这个地方与自己的远大理想差得太远,想要挣脱,却又听到有个极其耳熟的声音喊:姚洁,姚洁。

真是奇怪了。

谁呀?原来是同班同学丁戋戋。

丁戋戋热情,活泼,开朗,就是有点太随便,太任性,打扮的也很妖冶。有一回穿着拖鞋去上课,染着粉红色的脚趾甲,被一个又老又瘦又黑又保守的教授撵了回来,说她放荡,不像个大学生模样。丁戋戋骂老教授流氓,不往好地方想。老教授骂丁戋戋不是玩意,把干部学院当成了野鸡学院。姚洁不喜欢丁戋戋。

姚洁想问你怎么在这里?话到嘴边,没有说出来。自己不是也到了这里吗?

我有点公事,姚洁说。

姚洁非常聪明地想到了“公事”,悄悄对桑春华说,我同学,你也和她认识。

桑春华说,那不是正好?示意姚洁和丁戋戋一块走。

丁戋戋说,我刚上班,要打理业务。

姚洁肚子里窝着火,心里说,你还业务,你狗屁业务,你还上班,这也叫上班?可是,各人有各人的事做,碍她姚洁什么事?这么一想,就说,走吧走吧,我有话要问你。

三个人一块向外走,丁戋戋嘟囔说,你怎么跑这里来了?我还没吃饭呢。

桑春华说,那咱一块去吃夜宵。

姚洁很生气,妈妈交办的光荣的重要的工作还没有开展起来,就要走,又碰上了不要脸的丁戋戋,影响了她的光辉前程,谁负责?


突然从黑暗中出来,感到外边的灯光很强烈,每个人的面目都看得很清楚,给人一种赤裸裸的感觉,让人感到很不舒服。在暗光里,好像到了另一个世界,人的面目都变得柔和起来,不再那么狰狞了,动作也不再那么拘束了,人与人之间好像突然之间很容易接近了。很多动物都是在夜间活跃,包括交配。性感在光线暗淡处往往表现的更加迷人和强烈。

到了一个很小的饭店里,要了一个很小的套间,三个人坐了下来。

丁戋戋点上了烟,吸了一口,很优雅地吐烟,说你也下官场了?观念转变的很快呀。

“官场”是小姐们的特指,夜总会等娱乐场所是官员们经常光顾的地方,小姐们就称之为官场,当然还包含谁都可以去的意思,只要你有钱。

姚洁说,不是官场,是在一个企业里见习,一个月600块工资。搞建筑的,在办公室里,接接电话,下下通知,送送报表什么的。

600块钱能干什么?所以你就夜里加班,生意也是不好做的。丁戋戋说着,扬头点了一下桑春华说,他是你的老铁?

姚洁不懂,摇摇头,很迷惘的样子。

丁戋戋又问,那是老皮?

姚洁还是不懂,摇摇头。

丁戋戋说,行啊,你还跟老同学保密,我又不争你的抢你的,太小心眼。

桑春华只笑不语。

我看这位大哥不错,姚洁很有眼力,丁戋戋说。比韩刚强多了,韩刚贼溜溜的,土里土气的,一看就是个老杆子。他找到工作了吗?

姚洁说,没联系。

找个老铁,有吃有喝。看不出来,他成了你的老铁。丁戋戋说。

桑春华说,把你的电话号码给我。

丁戋戋说,不给。

桑春华说,你害怕什么?

丁戋戋说,你太花心,有了姚洁,还要我干什么?你还挎着篮子,到处采花?

姚洁说,不是他要,是我要。

丁戋戋说,你号码是多少?我给你打过去。

姚洁说,我没有电话。

丁戋戋说,在官场上混,没有电话怎么行?对桑春华说,你怎么不给她买,你说干你们这一行的工资高,3000多块钱工资,你爸爸退休了,4000多块钱工资,你妈妈也退休了,2000多块钱工资。你是不是这样给我说的?

桑春华说,我什么时候给你说的?

丁戋戋说,不敢承认了是不是?好,给你面子,我就不揭发你了。你也太抠门了,太小气了。你们这些人,白吃白喝白玩,我见得多了。让姚洁白跟你忙活?小姐,上两瓶啤酒,气死我了。

桑春华说,你太多心了,我是陪姚洁来的,姚洁有重要工作,真的,不骗你。你干脆跟姚洁干去吧,他那里正招聘青年干部。

招青年干部?是吗?现在还有从大学生直接招干部的?招几个?丁戋戋几乎完全不相信地说。

招十二个,全招女的,十二金钗。姚洁说。

丁戋戋苦笑了一下说,不明白,签不签合同?

估计应该会签的。工作按德、能、勤、绩考核,多劳多得,有功重奖。

丁戋戋说,到哪里都是这样说,这规章那制度全都有。不签合同,和临时工有什么差别?奖什么?

那要看你对公司做出多少贡献,带来多少利润了,董事长说,最高可奖励一辆价值十万的小轿车。

我靠,不征地,不建房,工作全靠一张床。是不是这样?

姚洁不懂,但她很快就能领会了是什么意思。大学生嘛,应该具备这个素质。

丁戋戋好酒量,一杯啤酒竟能一口气喝光。她是大吸大喝不大吃,端起酒杯来,对姚洁和桑春华说喝,也不管别人喝不喝,自顾自喝起来。桑春华也曾经试图跟丁戋戋谈恋爱,全算谈着玩吧,给丁戋戋说起过自己的家庭情况,丁戋戋对桑春华并不感兴趣。

丁戋戋八九岁的时候,被一个老光棍强奸过,并且不止一次,老光棍被判18年徒刑。丁戋戋也不是没有远大理想,理想就是坚决离开农村,离开那个给她从小就留下心灵创伤的鬼地方。她入道比较早,早就知道女大学生靠下半身挣钱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她口口声声说看破了“红尘”,不是像出家人一样看破红尘,而是取反义,甘心深陷红尘。当时,只听丁戋戋口中念念有词:一等流氓是公安,白摸白睡不给钱;二等流氓巡逻队,吓跑嫖客自己睡;三等流氓官员,又给房子又给钱;四等流氓是明星,越玩女人越有名;五等流氓黑社会,不是明星不想睡;六等流氓公务员,偷偷摸摸尝尝鲜;七等流氓是教员,没有票子没有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