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核武器更超级残忍的基因武器!

sars基因武器论——最后一道防线

谁拥有这种武器,谁就将统治全球?

今年上半年的那场举国上下抗击SARS的惊心动魄的战斗虽然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但人们丝毫未敢懈怠。因为SARS留下太多的疑点至今还未被解读。其中,有人提出的“SARS

病毒是否是一种生化战剂”的疑问引出了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运用先进的基因技术能否合成新型生化战剂——基因武器(gene weapon)。

基因武器:新一代生物战剂

自20世纪70年代以后,分子化学学科的突破性进展,使以基因重组技术为代表的遗传工程(又称基因工程)技术应运而生。基因是细胞核中起遗传作用的物质,生物特性能靠基因代代遗传。基因工程刚刚问世,就同任何高新技术一样很快被应用于军事领域,一些军事大国竞相投入大量的经费和人力研究基因武器。若给基因武器下个简单的定义,就是:运用基因工程技术,按设计者的需要,通过基因重组,把一些特殊的致病基因移植到微生物体内,而制造出新一代生物战剂。

巨大的杀伤力与低廉的生产成本

基因武器与常规武器及核武器相比,具有四个鲜明的特点。

巨大的杀伤威力

基因武器巨大的杀伤威力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致死率高,二是杀伤面积广。世界卫生组织曾经做过一个测算,1架战略轰炸机对完全没有防护的人群进行袭击所造成的杀伤面积是:100万吨TNT当量的核武器为300平方千米;10吨普通生物战剂可达10万平方千米,而基因武器的杀伤力要超过普通生物战剂的十倍甚至上百倍!

低生产成本

基因武器不仅生产成本低,而且可利用的物种资源非常丰富。据统计,用5000万美元建造一个基因武器库,其杀伤力远远超过花费50亿美元建造的核武器库。到目前为止,世界上已有十多种微生物的基因组全序列已经发表,每组基因的费用仅为300美元。而且科学家们经过几十年的研究已证明,只要研究和破译出一种物种的基因,便可以将这种基因转接到同类的其他物种上(繁衍的后代称为转基因物种)。例如,将南美杀人蜂、食人蚁的基因进行破译,然后把这些基因转接到普通的蜜蜂和蚂蚁上,再不断进行克隆,那么这些造价低廉的普通蜜蜂、蚂蚁都可以作为“基因武器”投入战场使用。

超级精确化

基因武器所具备的精确的敌我分辨能力,更是其他武器难以企及的。如基因武器能针对某种人(或动物)的基因密码特征去杀伤这类人而不伤及其他人。南非生化武器工厂主管安·古森曾透露,他的研究小组曾在20世纪80年代接到研制“染色体武器”的命令,主要用来对付黑人。《简氏防务周刊》上一份比较可信的报告指出,以色列科学家为了研制对付阿拉伯人的“人种炸弹”,正在利用南非的某些研究成果。这份报告还透露以色列已经发现了阿拉伯人的基因,特别是伊拉克人的基因构成。稍稍值得宽慰的是,西方情报机构和军方的科学家一致认为,此类基因武器在短期内还不会变为现实,人们目前还不具备对病毒或细菌进行武器化处理,使其能够区分不同人种的技术。

使用简易、难于防御、受害后难以治疗

基因武器可以用人工、普通火炮、军舰、飞机、气球或导弹进行施放。可以投在敌对方的前线、后方、江河湖泊、城市和交通要冲使疫病迅速传播。由于基因武器使用方式多样、作用空间广阔、人群普遍易受害,因此防御的难度很大,而且成本高。同时,受害人群的临床表现与某种病毒基因之间的联系很难确定,特种病毒的抗生素更是难以在短期内研制生产出来。这些都使治疗成本高昂。

“定点杀伤”与“普遍杀伤”

基因武器主要有两种:一种是杀伤具有特种基因密码的某一物种。这种基因武器所瞄准的基因是敌方所特有的,如控制头发、皮肤、眼睛颜色等性状的基因。这类基因武器既能够有效地打击敌方,又使己方部队免受伤害,如以色列拟研制的“人种炸弹”就属此种。

一种是整合、强化某些基因,去杀伤普遍物种。这种基因武器是一些组合体,比如把一些基因的抗药性整合,就能大大提高杀伤性。比如,美军已完成了具有抗四环素作用的大肠杆菌的遗传基因和具有抗青霉素作用的金色葡萄球菌的基因的拼接,再把拼接的分子引入大肠杆菌中,培养出具有抗上述两种杀菌素的新大肠杆菌。这种新大肠杆菌很难治疗。

让敌人在不流血中被征服

战争的作用对象是某些特定的人。基因武器的出现会使这一作用对象更加直接和集中,对战争的影响也就更加明显和巨大。

战争模式将发生变化

战争将成为不流血的战争,敌对双方不再依靠使用大规模硬杀伤武器,而可能首先使用基因武器,使对方人员及生活环境遭到破坏,导致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丧失战斗力,经济衰退,在不流血中被征服。

军队的编制体制将发生巨大变化

当前意义上的战斗部队将大大减少,而卫生勤务保障部队特别是防疫防护部队可能要大量增加,成为新型军队组织结构的主体。

战略武器与战术武器将融为一体

未来战场将成为无形战场,战场情况更加难以掌握和控制。同时,基因武器为军事防御和军事医学研究带来许多新课题。

种族灭绝将不再是狂人的幻想

今天基因技术的发展已经给人类的生活带来巨大影响,至少到目前,基因技术给人类带来的都是好消息。但值得警惕的是,当基因测序与拼接相当便宜,生物克隆技术简单易行时,生物病毒就有可能像计算机病毒一样泛滥成灾。如果生物病毒也具有计算机病毒的特性,那么最理想的生物战剂将是:人群普遍易感+最佳传播途径(空气、水)+急性发病+符合要求的致死率+最普遍的抗药性+最佳可控触发(针对特定基因密码发作)。

前三项特征一般的生化武器都具备,甚至具备第四项,但眼下的生化武器大多具有极强的致死率且不可控,只能在战时的敌对双方使用,而且受到国际公约的制约。随着基因技术的发展,加上第五项抗药性的帮助,那么致死率将是可控的。这将把生物武器的使用导向和平时期,用于潜在竞争对手甚至盟友,以遏制其发展。如引起社会恐慌,影响经济发展,等等。未来生物武器一旦具备所有六项功能的话,将给人类带来无尽的灾难。谁拥有这种生物武器,谁就有可能具备统治全球的能力。同时,某些民族或具有某些特性的人种的消失或种族灭绝将不再只是狂人(如希特勒)的幻想!

阅读背景

小心你的基因被“盗”

由于人类不同种群的遗传基因不一样,基因武器的制造者可以针对特定人群的基因缺陷,生产出只杀伤特定人群的基因武器。要研制这种基因武器,关键就是获取指定人群的基因密码。

美国哈佛大学的研究机构曾在我国安徽安庆地区的农村进行血清采样,有媒体怀疑其中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安徽安庆地区人口流动性小,血缘关系相对稳定,服用药物较少,当地人在本地有千余年的定居历史,他们的基因没有被“污染”。通过对他们的“检测”,可以方便地查出中国人的基因特征。

根据联合国的《人类基因组全球宣言》,每个人对于自己的基因组拥有无可争辩的所有权。因此研究人员在收集基因样本时,必须获得其所有者的同意。专家提醒人们:小心你的基因被“盗”。大量个人基因样本被一些国际项目取走,其实就是国家基因资源的流失。

192.110.0914 2003-12-11 20:27

10月6日,台湾媒体报道说,台湾“中央研究院生物医学研究所”副研究员何美乡表示,非典如果重新出现,将会在高纬度且有着足够病毒量的地区率先爆发。何表示,一位不久前造访台湾的美国哈佛大学学者预言说,北京纬度高,今年秋冬再度发生非典疫情的机会较大,此外,中国香港、台湾以及加拿大、新加坡都不能掉以轻心。

专家们言之凿凿,人们就不能掉以轻心,非典的警报就不能解除。然而,令人百思不

得其解的是,世界上纬度高的城市远不止北京一个,而新加坡纬度并不高,为何独独这些地方偏受非典病毒的青睐呢?10月份刚刚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的《最后一道防线———中国人基因流失忧思录》一书也许为解开这个疑问提供了一个全新的思路。该书作者童增在此书中提出了这样一个观点:非典可能是针对中国人的一个基因武器!

童增为北京大学法律系硕士研究生毕业,曾长期从事研究工作。上世纪90年代初,他提出的“国际法上的战争赔偿和受害赔偿”理论,引发了中国民间对日索赔运动,可以说是中国对日民间索赔运动的奠基人之一。闻知《最后一道防线》一书出版,记者联络童增并专就此书进行了采访。

非典病毒只针对特定人群

说非典是生化武器,在非典今年3月开始肆虐我国后就有媒体有过此说。香港《大公报》今年4月13日报道说,俄罗斯医学科学院院士卡雷辛柯夫在非典疫情大规模爆发初期就断言,非典型肺炎是一种生物武器,极可能是从实验室里流出来的。他的依据是:非典是麻疹病毒与流行性腮腺炎病毒的混合体,而这种混合病毒只有在实验室里才可能培育出来,在自然环境中根本不可能发生。非典来自生化武器这一观点提出来后,美国政府还曾两次否定非典是美国的生化武器。

童增则对非典是生化武器一说提出了不同的观点:如果非典是生化武器,它就会不分国界、种族地进行侵害,但实际情况是,非典主要肆虐的是中国及其他国家的华人社区,因此,非典可能是比生化武器更高级的基因武器。

童增说,全世界有白色人种、黄色人种和黑色人种,由于遗传基因的差异,不同人种对疾病感染是有差异的。他引述中国遗传学专家杨焕明的观点说:“现在测的人类基因组是白种人基因组,白种人基因组和黄种人的基因组肯定还有差异,现在看至少差千分之六左右,可能还要更高一些。”基因武器是根据某个人种的遗传基因而制造的,它在使用过程中针对的就是这个人种。

而非典病毒就有这种特性。非典病毒白种人就很难被感染,即使染上了恢复也较快。日本也很少有非典病例,这是因为日本人的地缘关系与同一纬度的中国人相差很远,基因病毒可以很容易“识别”日本人和中国人。美国则没有死亡病例。加拿大截至4月25日被传染139例,死亡15例,而其中华人占13例。

从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数据看,截至2003年7月11日,全球非典累计确诊病人为8437人,而非典累积病人集中在中国内地以及香港、澳门和台湾等地,加上华人比较集中的新加坡,合计7960例,再加上加拿大华人非典确诊病人,共占全球非典确诊病例的96%以上。世界包括美国在内的其余地区,合计不足400例。全球非典累积死亡人数为813人,中国内地、香港、澳门、台湾以及新加坡为762人,如果再加上加拿大华人死亡病例,也占全球非典死亡率的96%以上。

童增认为,这就让人有足够的理由怀疑非典是某国研制的专门针对华人的基因武器。

中国人基因资源流失堪忧

童增曾因工作关系在1998年参加了一个“中国西部老人长寿监测服务”的国际合作项目。他后来发现,美国、德国等一些机构偷偷地在中国采集老人的血样,从事基因研究。童增当时感到中国人遗传基因这样流失出去可能会对我国的安全带来严重威胁,于是,他站出来力阻此事的进行,当时,国内有多家媒体对此进行了报道。

据童增说,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德国、美国、丹麦、日本等一些国家的有关部门,以及一些大学、研究机构和企业怀着各自不同的目的,利用中国当时还未认识到基因资源的重要性这一点,对中国人的基因资源进行了举世震惊的巨大掠夺。它们利用中国人的这些D NA,在它们具有的先进军事科学技术条件下,完全足以研究出针对中国人的基因武器———让中国60岁以上老人患老年痴呆症、让中国妇女患绝育症以及让中国军人在战场上熟睡三天三夜的各类基因武器。

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陆续有许多美中合作的人体实验项目在中国内地展开,常见的手段是美国的研究机构出钱,通过中国留学生回国做项目,在中国人中间进行人体试验,然后把试验获得的血清或D NA样本送回美国本土进行研究。

众所周知,血液是人体供氧和排毒的途径,通过血液可以了解人体对各种疾病的抵抗力缺陷,以及体液免疫和细胞免疫的情况。通过抽血和基因试验可以针对中国人的特点来制造相应的基因武器。只要找到基因密码的突破口,就可以利用其有效地防病治病,当然也可以利用这一技术祸害人。

上世纪90年代初期,美国还在北京、河北等地获取了中国百岁以上老人的血样带回美国进行研究。1995年,美国一个机构在中国北京、成都和杭州3个城市一共采集了300个老人的血样,然后送到美国。美国一个机构大为惊喜,随后,由美国联邦政府出资,通过美国健康研究院进行资助,由美国杜克大学具体实施,策划在1998年—2003年期间,在中国22个省市进行一万个中国高龄老人的血样采集,进行中国老人的遗传基因研究。为此,美国方面提供了数百万美元的资金。

也是在上世纪90年代,在中国广东的深圳、东莞等地,有一些日本人办的企业,日方老板要求中国打工者定期进行体检,进行抽血。但打工者不是到当地的医院去抽血,进行体检,而是在工厂里抽血。每年要抽几次血体检,最后也不告诉你究竟有什么问题,而日本工厂对中国打工者在自己厂里一年抽几次血究竟干什么?这个问题直到今天也没有一个答案。

在20世纪,中国各地相继出土了大量的中国古人骨。在1998年以前,由于中国对古人骨的基因研究还未开始,美国一些机构通过各种渠道,采取资助合作方式,将一些中国出土的古人骨运往美国的一些实验室进行DNA提取、扩增、测序、对比研究,以此来研究中国古人类基因与现代人基因的一致性和差异性,这对于从历史的角度了解中国人种的遗传基因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

从今年非典肆虐中国的情况来看,中国人显然属于非典病毒的易感人群,这说明中国人体内存在着抵抗非典病毒的缺陷。这种缺陷的研究,只有通过中国人的血样进行基因测试和分析来进行。这就联系到1996年美国健康研究院在中国进行的“中国人气管感应与肺功能的遗传因素”项目。

根据研究要求,美方选择了安徽安庆地区做采样研究。美国健康研究院的这个项目期限是1997年7月10日到2002年6月30日,不能排除有关部门将中国人的遗传基因无偿或有偿提供给美国其他的军方实验室或非军方实验室。

童增还提到,美方利用了中国在农村地区建立的三级医疗体系来提取血样,而且还有超量提取血样的现象。最终,仅哮喘病一项调查,美方拿到的DNA样本就有1.64万份。其中仅在安徽的肺炎和哮喘病样本的筛选就“涉及600万人”。加上上述其他的研究项目,“覆盖面达到两亿中国人”。可以说,中国人的几千年的生命信息在美国的各大实验室里暴露无遗。”

美国早就在研究冠状病毒

非典肆虐时,美国也发现了数十例病例。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结论,非典患者的死亡率约为15%,但美国无一例死亡病例。虽说美国医疗水平较高,但从传染病学来讲,美国人对非典病毒属于非易感人群。

20世纪90年代,随着基因研究的突破,美国军方的基因研究项目越来越向实战的目标迈进。为了确保美国未来的霸主地位,美国军方制定了以基因武器为秘密武器打击敌方的计划。美国《华尔街日报》根据参与者的透露报道说,中国的华人、欧洲的雅利安人、中东的阿拉伯人的基因,均属于美军的搜集范围。大量的非军方机构参与了美军的基因战项目,如美国的孟山都公司(世界最大的种子公司,农业类)、美国的MCRC公司(合成核酸,制造基因结构)、美国的国家医药总局、负责专业疾病研究的组织等等。

非典具有基因战基本形态

基因武器也称遗传工程武器、DNA武器,它一旦问世,人类将面临巨大灾难。

2002年8月23日,《俄罗斯人》报发表特约撰稿人波格丹诺夫的文章。在文章中他提到:在非洲某个神秘岛屿上,有人正在秘密试验一种新型生物武器,这就是被称为“种族炸弹”的基因武器。他还在文章中引述英国医学协会此前发布的《生物工程技术———人类基因武器》专题报告中的预言说,一种杀伤力空前的“种族武器”近年内即将面世。

英国《泰晤士报》曾于1998年9月披露一则秘闻:为报复伊拉克的导弹袭击,以色列军方正在加紧研制一种专门攻击阿拉伯人而对犹太人没有危害的基因武器———“人种炸弹”。

基因武器可以使已接种或预先储备的疫苗失效,基因武器的制造者享有单方面优势,只有掌握遗传密码的制造者才可以破解,即使最终能够破解,也会由于缺乏时效性而导致重大损失。童增认为,在这一点上,非典病毒的来源没搞清楚以前,其表现形式与面对基因武器难以防范的特点非常相似。

据一些中外专家估计,此次波及全球的非典疫情给中国造成了4000亿元人民币的损失,其对中国经济的影响远胜于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和1998年的大水灾。此外,非典还给中国造成了其他无形的损失,譬如一些国际性会议不得不因此而延期或易地举行,今年的女足世界杯就因为中国非典疫情使美国轻而易举地从中国人手中拿到了主办权。如果今冬明春非典再度在中国肆虐,那么它危及中国顺利举办2008年奥运会也不是没有可能。

记者问童增:“尽管有许多证据,但这也只能算是一种推测,你对此究竟有多达把握?”童增说:“也许事实并不像我推演的这样,但上述问题仍足以引起人们的重视。随着现代科技的发展,有许多事情都从不可能到了可能。可以说,非典给我们上了一堂深刻的国家安全教育课。”

似乎是为了印证自己的观点,童增说,目前许多国家都在研究冠状病毒,如果各国管好自己的实验室,不让冠状病毒流出来,那么我想今冬明春非典就不会再度肆虐。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07-12-21 22:29:37 被永远童话世界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