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谁是英雄,那些曾战在辽东大地上的人,才最有发言权

又看见倒袁的人,我忍不住又要来骂骂

我一直都很奇怪这一帮人的心态,不知道他们明不明白什么叫历史之重。我不知道为什么在他们看来,颠覆一段历史是那么轻松容易,也那么能让他们感到刺激和成就感。最初的一小部分人是喜欢标新立异,他们的确出名了,虽然方法龌龊。但后面跟风的大部分人,就仅仅是因为自觉我可以和别人不同了,你看,别人都认为袁是英雄,我却跟他们普通人不同,嘴里虽然不说,心里却独自偷乐,跟普通人不同我可就比普通人更聪明更有学问啊。就为了这点可怜的逻辑,跟着风走了。

愚民愚民,这个词想起来真的是很可怕,这种盲目跟风的人往往有种可怕的毁灭力,当年袁崇焕被狂热的看客生啖其肉,这种跟新风就窃喜的小市民心理,不能不说起到了莫大的作用。从天启到崇祯,袁多年的正面形象,是根深蒂固,由杀他的大明皇家一手宣扬的,却能在顷刻反转为国贼形象,真与今天倒袁之风如出一辙。真正的悲哀

不知道你们倒袁的根据是什么???凭的是什么???不要一列一堆的明季北略第几页,清太宗实录又是第几页,你真看过吗,你知道你所谓引用的明季北略是清初版还是民国版吗,知道它的真实性吗,和其它史料对照过吗?没有,当然没有,因为只是真正看过的人引用在自己的文章里,你原封不动复制过来而已,作者有没有查证过,有没有哄你,他知,你不知我不知。说引用了明史第几卷,知道是哪一次修订的版本吗,知道哪版是前明遗老修订的吗?都说明史有假,知道是哪一版在哪一卷哪一页做了假吗????

不知不知你都不知,那你还好意思继续张嘴史料闭嘴史料。

你要问我知不知是吧?我告诉你,我不知,所以我不提。我才疏学浅,没有跟你们一样随意把玩各种史料的能力。历史的真实,自有历史学家来研究,关于明末风云际会之际,混乱的形势,以及大规模大范围数次修订过的史料的真实性如何还原,当今的历史学家提到明末,也只是“我认为”“应该是”“据考证”,李自成从北京搜出多少钱,崇祯内库多少,山海关一战三方兵力,以及最模糊的辽东战事,凡此种种,根本就不是你我可以凭某本书的记载就可以一口咬定的。

那我们该怎么办?我自觉没有历史学家专业,网上也有流传一些文章,貌似说自己研究对比过诸多史料,我是不信的,你要随便标新立异点其他什么,无所谓,但你若要颠覆历史,请你拿证据,不是拿给不专业的我看,去拿给中国社会科学院看,哪天专家们认同了,学术界认同了,学术刊物认同了,然后面向社会发表了,我就信了。我确实顽固不化,没有办法,历史二字,在个人心中的重量不同,有的人愿意轻信,我不行。

所以了,我只相信现在公认的历史,公认的历史中,袁是英雄。各方面有各方面的专家,你再是能人再辩才无碍,我想在历史方面,我也宁肯信写历史书的人,不愿信你。你再说自己对,别人也只当你是小丑。我可以明告诉你我也跟你们一样曾经兴趣昂昂地去读过一点史料,但明季北略和清实录与明史所载大量冲突,这种问题,我自认是没法解决的,所以我放弃。你所谓“引用”的时候,请记得告诉我你通过什么方法,对比了哪些史料,查证了哪本书哪一节哪一句的真相。如果你做不到,那你闭嘴,暂且相信历史学家给出的评价,好不好?

并不是说传统的就是绝对正确的,只是说,去挑战一方面传统的人,应该是这方面的专家,他才能真正的尽力,真正的负责,对中华民族的历史负责。你们这种盲目跟风的门外汉想要随便挑衅历史之重,哼


说到底,倒袁的数来数去有几条所谓的理由?

不服节制之将该不该杀?当然令行禁止这四个字,不懂军事的人是不明白其重要性的,我多说也是白说,能懂的自然会懂。不要说你毛文龙那点能耐就吊成那样,就算赵云不听诸葛亮话了,那也同样不得不杀。杀一镇重将又如何了,督师督师,大明朝文不设宰相武没有元帅,又没国师这号人物,戴督师帽子的人,那就是官大顶到天了,不让管刘策那是因为蓟门是皇帝老子门口,管了会让我们的小皇帝小心儿咚咚乱跳,但你东江乃前敌重地,连这都管不了老子还谈个屁的统兵打仗啊

袁身死之后东江诸将才叛逃,这帮家伙究竟是不服谁,说造反造反,袁在生时不造他的反,他冤死后却造反了,造的谁的反,反的究竟是身死之人还是尚在位者,自不必说。这么牵强的理由,我都为你们脸红

觉华岛能救与否,当时袁管得到觉华岛吗?他的说话出了宁远有谁听吗。去了解清楚了他什么时候是宁前道,什么时候加督师领兵部尚书衔。管事的人躲山海关看热闹呢。继续脸红

朝鲜能救与否。与不懂军事的人说这问题有点费事,如果我让你去查地图,让你去看辽西走廊和辽河平原地势图,估计是有点为难你了,毕竟不懂军事的对地图一般不咋有兴趣。我只提醒你几个字,全骑兵,辽河平原。严格来说,关宁锦防线并不是因为袁崇焕才守卫了大明的花花世界不被全部打烂,而是袁崇焕因了辽西走廊的地形才守住了那么多年。袁不是神,从来不是,只是一个稍有才的英雄而已。大军从锦州再前出行不行?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如果袁督师的督师二字真能名副其实,真能如其二字一样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统御兵马钱粮,是可以做到的。但你家崇祯肯吗?不提也罢。敌后游击骚扰是可以的,所以毛文龙可以去骚扰,但大军开到辽河平原上,跟毛文龙打打游击就不一样了,所以有人说毛帅敢进攻,袁不敢,此进攻比照彼进攻,我无话可说。兵变兵变,袁走了一年,关宁之地,系大明存亡之地居然因皇帝不发工资闹兵变了,真是笑死人不偿命。袁崇焕复出第一件大功劳居然是平了兵变没让关外彻底垮掉在大明自己手里,当真是悲凉了。事情到了这种地步,你把诸葛请来,只怕也做不了太多事情了。要说不该,千不该万不该对大明忠心,老子扯大旗辽东反了,改朝换代还能保汉人正统。砍掉了北京这个掉在身上的毒瘤,辽东必然大有作为。看看辽东都出过些什么人,左良玉吴三桂祖大寿之类,明末能打的和稍微能打的,也都是辽东系的将了。到时让老吴屁颠屁颠开了山海关平了京营,袁崇焕坐北京满清还敢掠入长城揩油,白痴都不信。

关于破蓟门。袁名义是督师蓟辽,实际蓟门乃守卫皇幾重地,崇祯肯让敢让边关大将统御?拜托你用用脑子吧,知道在明朝什么是督师什么是总督吗,管个小小蓟州,居然一督师下还有一总督,这不纯粹扯的吗?刘策真能听他上司袁的了?袁奏报要求加强蓟门边防,崇祯痛银子不肯,妈的这种事情还痛银子三番五次不理,出了大事怪起袁崇焕来了,你们羞也不羞?你们以为九千退十万凭的是什么,是袁的威名,换你家毛子来带,你来给我演一出“毛帅血战京畿退兵十万”,你行吗,毛行吗。实际上广渠门一战是袁的败笔了,被一帮朝廷的蠢材逼得这样靠城门一战,毫无战略战术发挥的余地,却不得不战。当真是抱定必死之心了,赢得莫名其妙,全靠了铁血威名。换个人来,就算换个神来,崇祯也就该早点交代了。关宁铁骑不止袁崇焕带过,大明精锐也不止关宁一家,能打成这样,明末也就一人而已了。

至于为何不聚兵守蓟门,免北京被胁。有山海关他可以绕道破喜峰口,你守蓟门他就不能绕道昌平了?北京又不是四川那种四面环山大江横断全球一绝的地形,你全军守蓟门有屁用

还有与蒙古交易一事,倒袁的一边说袁大修城堡坚守不攻是不该,一边又说拿粮跟蒙古换马是不该。妈的横竖反正是袁崇焕不对。进攻进攻,辽河平原上拿步兵去进攻?拿人去拖大炮?你要战马,蒙古人要粮,不给粮你给我生小马去啊。九千退十万的时候,发现,嘿嘿,关宁铁骑还真是好用啊,等退了兵,二郎腿一翘,谁让你买马了,重罪一条。羞,当真是羞

关于议和。等真的不能再议和,你说议和也没人再理你的时候,崇祯告诉陈新甲,你议和去。他醒悟议和是出路了。袁崇焕在能议之时议和,崇祯却不干了,我没想到的事你想到了那不是伤我面子吗,重罪一条。可怜大明本可以不用两线作战,本有休养生息后各个击破的可能,本来中兴之主崇祯是能当的,可惜他脑袋被驴踢了。说袁清议和是便宜了皇太极的人,是最愚蠢的人。女真才几个人,强也只是逞一时之强,真正需要休养的是明朝。快瘦死的巨人和同样瘦的矮人,同样的停战时间回一口气,谁更赚?只是回过来的力气自有人又再耗空了,致使粮饷问题居然成了辽东战局的最大问题

更有甚者说袁战略不对空耗了国库,说末年辽饷一年两千万又或四千万之巨,有书为证云云。所以我说喜欢引用资料的人拜托动动脑子,不要人云亦云。这个数字又是各家不一,说不清楚的了,但我可以举个前面一点的例子,那时是盛世历史资料保存相对完好。大明全盛也就是海瑞的年代也就是万历初年,实际上是张居正灭了高拱自己做首辅的十年,大明岁出四百万,零零总总不到五百万。你丫要真是以辽饷之名年征两千万,真不知有多少得进了崇祯的内库了。千万千万,那可不是人民币,是白银,多少个关宁铁骑都给装备起来了,人手一大炮这钱才花得完。真要能有这么多钱,袁崇焕不论用什么战略,凭坚城筑大炮也好,或是后世那些事后诸葛亮说的凭舟船用大炮也好,或是练铁骑以对攻也好,总之无论什么战略,只要有那么多钱装备得起,辽东也早就平了。所以只可能有两个情况,所谓的“带兵大将只手遮天”的袁崇焕贪了,或是清廉勤奋的皇帝老子自己贪了,是谁在钱这个死循环里坏死了大明,自有公论。

袁崇焕抄家才抄出几两银子,崇祯那是万万不会贪的,他跟我们伟大的毛帅一样清廉。也不能是大明的大小官吏贪了,那不是说大明腐败吗,那可不行。那是不是明末并没征重税,重税之说所有史料都是杜撰呢,那当然也是必须有可能的,李自成之类的,那是饭吃太饱了没事做才反着图好玩的,那万万不能是重税抽得官逼民反,那决不可能。

那年年数千万的辽饷嘛,多半是被袁崇焕埋成了宝藏,倒袁的诸君找去吧

再说说总体战略,有人说是袁凭坚城用大炮的策略误了大明。这些事后诸葛亮也真不怕羞。更有人提他不重视科技,没有最大限度发挥火器威力。让我想到这人应该去提醒毛大爷,不要用小米加步枪,不要把精力放在分土地上,要集中精力办大学,造尖端武器才是王道。也不想想冷兵器时代谁能有那么超前的思维,如戚、袁、李、郑之类能想到善用火炮的人已经是精英了,你怎么能要求谁都对火器科技了如指掌,物尽其用,纯粹意淫。能想到的人是天才,想不到的是常人,说到毛文龙怎么又不说他没改造火炮,真是奇也怪哉。明末军力如何,大家都心知肚明,大谈进攻的人,想想你手里大部分就那样的兵,精锐就那么一撮,军政就那么腐败,朝廷还时不时地断粮断饷,当时的形势,谈什么主动进攻。我不敢说袁的战略是最好的,肯定不会是,他又不是神,但他的做法绝对是无错了。时局如此,唯有尽力而已


最后说几句,挺毛的人,当真就是觉得毛有多了不起吗,只怕未必。你们只是想反袁而已,挺毛只是反袁的需要。明末的牛人,且不说袁崇焕,孙承宗,李自成,史可法,郑成功,诸多人物,虽然他们都有这般那般的不是,但要数明末的人物,数来数去也数不到毛文龙这个有小功有小过多他不多少他不少的人物。没有他,东江同样是大明的东江,起牵制作用也还是只能起牵制作用,清无水军,换了个白痴去,基本上也还是游击骚扰那个打法。细节不多说,也没必要说他饷银如何与阉党又如何之类,在明末这现象也常见。我们只说,没有毛文龙,辽东还会是那个辽东,袁崇焕同样扛得住,但没有袁崇焕,天启二年之后辽东再不会有寸土姓朱,这是事实,无可辩驳,手下若无将敢出关,以孙承宗之能也仅能守住山海关而已。


你们若颠覆了袁崇焕,确实是做了件大事,满足了自己心里不自觉的虚荣。只是明末时辽东这块最风起云涌之地,历史的车轮也撞出了火花的地方,曾经想起就会让人热血沸腾,将人点燃,但若倒了袁崇焕这号人物,不知今后再想到这段历史,诸位会否觉得心里欠缺了些什么,会否有一种空出了些什么却无法填补的伤感呢?毛文龙,我虽挺袁但也并不认为他如何不堪,也就凡人一个吧,错了一些,也做了一些,如此而已。倒了袁崇焕,这么一号人物就能填补上历史的空洞吗,你们再怎么扶再怎么捧,能把他捧到一个什么高度呢?这一段历史能如此精彩,甚至每一段精彩的历史,都是因为有真正的英雄在其中。明末的辽东也是,它如此引人注目,必定是因为一个英雄人物。若你说袁崇焕不是,好,你说谁是,毛文龙吗?请你也尊重自己心底的感觉。你想到毛文龙的什么事能让你久久不能释怀?取镇江吗?算件军功,但对不起,这事我不感动。

但只是想起当年城外铁骑滚滚,宁远城头曾有一个人刺血为书,宁远城在,袁崇焕在,宁远城亡,袁崇焕亡;想起曾经有一天各路勤王之师逡巡而不敢前,京营闭坚城而不敢迎的时候,有一个人曾退敌十万,征尘未洗却锒铛入狱,在大明皇幾北京城的天牢,最后一次提笔,以削官戴罪草民之身,以薄薄一张信纸,竟能回调大明的最后精锐,回来保卫这里的大明天子,大明首辅,各部尚书,只是,只是关宁军曾为之愤然置皇命不顾亡命而走,也因他一纸书信而回的人,却被这些大明的精英,以莫须有的罪名囚于天牢,终凌迟而决。

我从不相信会有圣人,当袁崇焕在天牢提笔之时,他必不能平静,决然不能,那是种怎样的心情,会否如后世之人所能感受到的万一一般,那种抑郁悲怆,那种愤恨难平,想来也让我久久不能释怀

历史的那种沧桑感,那种穿透力,近三百八十年了,每当想起,还能让人愤恨难平

不要说什么宁远大捷宁锦之战,不需要,不用管他在辽东的是是非非究竟如何,只凭这天牢传书,史料并无矛盾,决然真实的一件事,也容不得你们诬其为国贼、汉奸、蠢材,做事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别说所有的指责我在前面已一一驳过,就算我一点也驳不过,只凭他退兵十万即入狱,如此悲愤之时还天牢传书,就能盖过一切。人谁无过,英雄之所以为英雄,并不是因为他完美,是因为他的人格魅力。

袁崇焕有这个人格魅力让人感动,毛文龙,不能


关宁军获知袁崇焕下狱即抗命而走,不知道他们为的是什么,不知道袁崇焕有什么魅力值得他们这样做,他们这帮大明精锐比现在的某些聪明人可傻多了,他们肯定也不如三百多年后的某些人那么了解袁崇焕,否则他们怎么会为了一个国贼而抗皇命呢,这些人口口声声了解历史,那必定会比关宁军的这些傻孩子更了解那段历史那个人的。或者说关宁军中不论纵横沙场的老将还是忠勇的士兵,都傻的很,都被袁崇焕愚弄了所以才不服皇命只服督师,这断然不能是因为袁崇焕的人格魅力使然,你看人家毛帅的旧部,当时不反,隔了许久许久才反,多聪明啊,哪像袁崇焕的旧部,傻得紧,人家的毛帅的旧部才是因为主帅被杀而反的,人家毛帅才是得人心,你看他旧部反得多彻底,哪像傻兮兮的关宁军,一纸书信就召回去了,反得多不坚定啊


算了,不讽刺了。我只是真的心里难平而已。想想你们在做的是什么事,别以为自己只是在跟风那么简单,所谓三人成虎,你们正在做的,是在颠覆中华民族的历史,颠覆的不止是那个天牢传书的人,那个因人格魅力凝聚了大明朝末年唯一可战之兵的统帅,你们是在颠覆那段历史。凭的是什么,就凭还没有定论的一些相互矛盾的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史料?省省吧,历史的真相终会还原,但不是在我们这些门外汉手中。你们瞎掺和能得到啥,除了推倒一个英雄给历史留个空洞,还能有什么用。等两天无聊了,再推倒一个,谁呢,郑成功,寇匪出身,军阀世家,郑家一手遮天却没能在区区清兵手下守住福建,不错,可以大做文章。史可法呢,文人一个,不懂军事,瞎指挥,间接害死扬州百姓,断送南明花花江山,恩,也有文章可做。再之后呢,戚继光,文天祥,岳飞,你们就一个一个折腾吧。谁是完人了,谁能不被你们抓到点模棱两可的东西了,谁能在所有正史野史里都完全被推崇了?要找点所谓史料还不容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从岳飞到袁崇焕,哪个被加罪名时不是大条道理。所以了,谬论好编,证据也好杜撰,要评价历史人物,重要的是凭良心,如此而已


想想将来你的孩子问你明末有什么英雄人物呢,你告诉他没有,你告诉他辽东那块风烟滚滚铁马金戈的土地上没有英雄,从四川到广西到浙江,那些背井离乡的将士在黑土地上抛头洒血,所甘心用命的统帅,只是个国贼,你怎么忍心。或者你说有,他叫毛文龙,孩子问你他所守卫的土地挡住了满清大军的铁蹄吗,你说没有,但有一个人能挡住,坏人只能绕过他的防线,进攻皇帝不让他管辖的地方,可惜他是个国贼。你怎么忍心


谁是英雄,那些曾战在辽东大地上的人,才最有发言权,他们崇拜谁,我信谁,如此而已。若那些纵横沙场的将士也是被愚弄,那我情愿跟他们一起被愚弄。诸君以为然否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