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最后一天里,所有同学包括教官何都很沉默,压郁的气氛充斥着我们新生宿舍,大家没有了每次训练回来后的埋怨,也不在嘻哈说些笑话,一个个软绵绵塌在床上,我也躺在床上,我舍不得这样的生活,它他适合我,我也舍不得老何,哪个大我5岁的兵,那快硬石头。下午就是颁奖大会,也是送别大会,我们都不想参加,我更不想要那个狗屁奖,我知道得到了奖也就失去了老何,我敬重的教官和大哥。我想去找老何,想到我就立马起床跑向老何的宿舍,当时没想什么,就是想看看他,到门口我又不敢敲门,门没关紧,老何因该在,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在门外站了半个小时,我很急,我还是没想到说什么,我一急,不管三七二十一,门也不敲,就闯了进去。里面没人,房间收拾的很干净整洁,没多想,我跑到食堂操场找,不在,难道在会场,我真的急了,我不能去会场,我又回到宿舍,从枕头下取出我拾取的4发弹壳(有一发我觉得9环就没拾),跑到学校门口,蹲在那里等。也不知道蹲了多久,我听到了国歌,我知道大会开始了,我却哭了,就像那帮女孩子一样。

看着学校大门那几个字,我痛恨,我想我就和他们不是一类人,我不该在这里,因该在训练场上,应该拿枪!而不是尺和电笔!可我疼狠不了我的父母。

不知道多久,远处传来了大会闭幕的音乐,我站起身,脚有点麻,但我手里紧紧拽着那4发弹壳,我望向校门路口,等着老何。10几分钟后,一辆校车开来,后面跟着一帮同学,女孩子们还在哭泣,男孩子们追着校车,喊着各自教官的名字,老何在里面,我大喊着,朝校车奔去,因为我在前面,就一个人,老何一下就看到了我,他愣了一下,也许是我没在大会授奖上,他也立刻明白了我为什么在这,因为他也哭了,真的哭了,他向我挥动着手,我想把弹壳递给他,可是车子没有停下,我什么也没送出去,除了眼泪。

那一天,我伤心,今天回想起来仍然想哭。短短的一个月军训就这样结束了,因为这件事,我受到了批评,奖也取消了,但我觉得很值,我用我的方式表明了我的心,我不想老何走。今后很多天里,大家心情都不好,我将那4颗弹壳留了下来,放在枕头底下,时不时的拿出来看看,而其他同学却拿着一堆弹壳到处炫耀,很快就一颗颗的消失。我冷冷的看着这一切,他们,和我,不是一类人。

每天我都坚持整理内务,坚持跑步,坚持我在军训中所学到的一切,开始,大多数同学和我一样,可后来日子一久,人越来越少,最后就剩我和另外2位同学坚持着,之后我们成了朋友。

对于学习,我没兴趣,始终只保持及格,每天对我来说就是混日子,混到毕业,再去考兵。但是这样的日子一久,我就感到极度的无聊,我想老何,但是他走了,我想找他,我连他地址都不知道。2个哥们看到我这样,就告诉我,无聊的时候就抽烟,一抽烟就好多了,我相信了他们的话,开始学抽烟,几次下来,我呛得眼水直流,咳个不停,不过很刺激,我喜欢上了烟,也不管是什么牌子,只要是烟,我就抽,有时晚上还抽烟屁股,或把几个烟屁股的烟丝剥出来,再用白纸卷成草烟抽。等我抽上隐后,我发现那2只猴子不在买烟了,天天抽我这只猴子的烟。抽烟是学校不允许的,我们3个猴子(为什么叫猴子,呵呵,就是这个原因)变着法子抽,厕所,仓库,食堂厨房(那些家伙只要给他们烟就不会告发我们),当然,有时也免不了上白榜,我们发现,很多次被发现是因为我们的手指发黄,带烟味,后来我们换着手和手指抽,最后干脆买了手套抽,这段时间,由于游击战的需要,我暂时淡忘了很多事。但是,日子没过1个月,我就厌烦这种游戏了,烟对我来说,也不在怎么好使,我实在受不了没完没了的无聊课(不过我成绩还保持着及格),我开始旷课,一到我觉得还行的课程,我就溜出去乱逛,因此被老师教育了无数次,还好每次我考试都通过,在加上当时认罪态度好,一直没受到处分,这是幸运还是不幸我自己也搞不清楚。因为旷课,我认识了几个高年级的家伙,他们也经常旷课出去玩,我是在翻墙的时候碰上他们的,他们很讲义气,看到我我一个新生也这么大胆,邀请我加入他们,我想来一个人玩也没意思,就跟着他们一起玩,他们都抽烟,但是他们不像那2只猴子,他们有烟大家一起抽,要是剩一支的话,就轮流抽,我觉得很不错,每天一有空就找他们玩。他们喝酒,赌博。但是,酒,赌博,这两东西我天生就反感,我情愿请他们吃饭也不喝酒,赌博,这使我和他们始终到不了一快去。正因为这样,后来我躲过了让自己彻底坠入地狱劫难。那学期最后一个月,因为喝酒,后来赌博和社会上的混混起了争执,其中一个哥们被人砍死,几个受了不同的伤,就因为哪天他们去喝酒赌博,我反感没去。学校和市里十分重视,影响很大,他们有的进了劳教所,有的被学校开除。事情发生后,我才发现我走进了一个什么样的路,我害怕,在也不敢旷课,也不敢乱出校门,我又回到当初一样,除了继续抽烟,就当我还在混日子的时候,我收到玲的一封信,她说假期我们几个伙伴都回家,好好聚聚,说说自己在学校的事,还说了很多很多她生活的趣事,还告诉我,铁头,欢崽,我哥都给她写了信,为什么我没写。看着信,我感到了很久没有的温暖,想起了小时候很多开心的事,想到了她因为我没写信,她那气愤的脸。我想,我能写什么呢,我连家里电话都不接不打,我过的生活紊乱,除了我枕头下的4个弹壳,可那是我十分心疼的一件事,我不想说。

看完信,我苦恼,我该怎么回她呢`待续

本文内容于 2007-12-22 16:36:24 被nihaoyannan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