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曾经有人问我:你为何如此热爱战列舰。

````我的回答是坚定的:因为他美。

````这的确是一种瑰丽而神奇的魅力,这种美,不会体现在一个提着一柄轻飘飘的宝剑的俊朗书生的身上,不会体现在一位软绵绵的香软女士的身上。不过,如果你在一个苍苍莽莽的黄昏,屹立于高山之巅,暮霞喷彩,千里熔金,一抹巨大的钢铁身影缓缓地、坚定地滑入你地眼帘,你也许可以体会到一些这样的壮美。

````这是一种原始的美,一种雄性的美。

````这便是战列舰,钢铁铸就的身躯,钢铁铸就的精魂。不消多说,任何人只消望上一眼,他的心立刻就会被一种前所未有的威严所震慑,在心头激荡,最坚定的人也定会茫然无措,只能谦卑地用无比虔诚的目光瞻仰他那震慑人心的仪容。

````当世界上第一艘战列舰从造船台上缓缓滑入冰冷的海水的时候,这个世界就注定要经受一次伟大的浩劫,这艘史无前例的巨舰,也注定要彻底改变这个世界。这一点不难看出,在所有人类制造的机器中,在浩瀚苍渺的大自然面前,唯一不会变得卑微的,只有战列舰。

````当海神变得狂暴的时候,天宇间,豪风万里,巨浪滔天。无助的驱逐舰和巡洋舰在狂涛中瑟瑟发抖,大而无当的航母在颤栗中小心翼翼地绑紧她那些娇贵的飞机的时候。唯有战列舰,敢于昂起他高傲的头颅,毫无惧色,气势如虎,乘风破浪,一往无前。他是一个可怖的凶神,他的怒火能令人忆起上帝的怒气。如果他愿意,他能够轻易地夷平任何一座凌云的雄峰,那滚滚惊雷似的炮火,映红了天际,硝烟如狼烟一般直插云霄,庄严而雄浑,他是唯一能够藐视自然的人类机器。

````假如真的有天外来客,当他们看见这颗蓝色星球上一艘艘银灰色的艨艟巨舰的时候,他们自负的面庞上定会出现一些微妙的变化,这种气吞斗牛的威严是他们前所未见的,任何人都会为其所折服。

````如果他们能观察得再仔细一些,他们会发现,在这艘钢铁的缝隙中,许多个健悍的生物在来回穿梭,他们不同于那些岸上的同类,他们大声地咳嗽,扬起粗硕的臂膀,无时无刻不显示着生命的强悍,他们可以被称作“真正的‘人’”,他们才是这艘巨舰真正的灵魂。

````军人生来为战胜。战列舰亦是如此,他是海上的巴顿,地地道道的军人,为战而生,为战而亡。可悲的是,他从诞生到衰亡,不过是弹指一瞬间,但请相信,他曾改变了世界的命运,成就了一个个海上帝国的霸权。他在枪林弹雨间穿梭,泼弹如雨,怒吼着,亮出壮硕的胸膛,雄性的霸王尊严,此刻被显示得淋漓尽致,震撼人心。

````当飞机时代无可置疑地到来,他必须退场的时候,他仍在徒劳地抗争,炮声隆隆,水柱如林,一群群苍蝇蜂拥而来,他面无惧色,力图挽回自己曾经的尊严。他倾覆了,倾覆时,他愤怒了,也变得自私。此时他同样能令人忆起上帝的怒气,他贪婪地将那些英勇的人们牢牢地禁锢在自己的身边,此刻他成为了一个暴君,一个乖戾的寡妇制造者。但当他缓缓走向地域的深渊时,他又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庄严,他和他的灵魂,静静地躺在崎岖的海底,而他那些经历了无数惨烈血战却被迫在船坞中被肢解的同伴们会对这些英魂致以最为崇高的敬意。

````这一切都静静地过去了,现在已不在是无畏舰时代,不再是铁甲巨炮的时代。那些伟岸的身影早已从苍苍莽莽的大洋上消失,与他们一起消失的,是那个震慑人心的威严时代。

````但忘记历史意味着背叛!他们永远不会被抹杀!现在的水兵们早已习惯用导弹互射,歼敌于千里之外。在他们用拇指来决战的时候,他们永远不会忘记,他们的先辈,在巨舰的时代中,力挽狂澜,用他们的方式,用那些英魂的威严,彻底改变着世界的命运!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