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忘国耻——南京大屠杀70 周年

南京 南京

站在“哭墙”前

2007年12月,南京。

雨水落在街道边已经枯黄的梧桐树叶上,发出沙沙的声响,寒意袭遍了全身,但在新街口、夫子庙和湖南路这些繁华的地段,时髦打扮的年轻人步伐匆匆,如织如潮,在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和商场外的霓虹灯映照下,南京这座现代化的城市已看不出被战争伤害过的痕迹。

但是,有人依然沉浸在70年前的悲伤之中。

大屠杀幸存者常志强老人时,79岁的老人双手颤抖地不断拿着一块手帕擦掉眼角的泪水,常志强有严重的心脏病,捂着胸口讲亲眼看见一家6口惨遭日军的屠杀,老人说当时他年纪太小,一直天真地以为只要捂住母亲被刺刀穿透的伤口,不让鲜血流出来,母亲就不会死,但是……很多个瞬间老人哽咽难言,回忆变成一件太残忍的事情。但他说:“虽然难过,但还是要讲,我临终前最大的愿望就是使更多的人晓得,特别要让日本人晓得,日本人曾经在南京做了这么伤天害理的事!”

拜别老人,来到埋葬了层层百姓尸体的万人坑遗址,走过日军曾在江边射杀过5万平民的燕子矶公园,抚摸着日军机枪集体射杀5万7千人的草鞋峡遇难同胞纪念碑,站在日军最先攻入的中华门边,隔着漫长的70年时光,与历史对望。

“那些日本士兵在本国时大都是淳朴的百姓,为什么被灌输了军国主义思想的他们来到中国后,就变成了野兽?”

曾和东史郎有过13年交往的南京大屠杀纪念馆馆长朱成山说,东史郎曾多次坦言,使他和众多日本士兵失去人性的军国主义者教育他们说,侵略战争是“圣战”,讨伐粗野的中国人是“正义”的,这种民族歧视思想就是不分青红皂白屠杀无辜者的暴行的原因所在!

按照惯例,2007年12月13日上午10:00,南京全城将拉响警报,对遭屠杀死去的人表示默哀,与此同时,全国各地也将举行各种纪念活动。许多曾到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参观的人,都会面对“哭墙”站立许久。

这堵记载着当年无数被屠杀百姓名字的厚重墙壁,表达着对死难者的哀悼,也是对还活着的人们的警言:

尊重生命,让每个人内心深处善的种子都开出美丽的花朵!

对于这个“昔日敌人,现在友人”东史郎,最有发言权的莫过于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纪念馆馆长朱成山。

东史郎是原侵华日军第十六师团二十联队的士兵,“今天,我这个东洋鬼子是特意来向南京人民谢罪的。” 在朱成山的回忆里,东史郎当年83岁。那一次,东史郎在刻着中、英、日文的“300000遇难者”石碑前长跪不起。当是,东史郎在馆内见到每一个中国人都鞠躬谢罪,不停地弯腰,不停地鞠躬,嘴里还不停地说:“我有罪!我有罪!”

东史郎曾告诉朱成山,自己的亲生母亲受军国主义毒化程度极深,在东史郎出征前曾对他说:“这是一次千金难买的出征,你高兴地去吧,万一不幸被支那(中国)兵逮捕,就用这把刀剖腹自杀吧。我有3个儿子,死一个也没有关系。”说完后,母亲把一把刻有“菊”字的短刀交给了他。

菊花是日本皇室的象征物,刀则是武士的象征物。

而东史郎的养母却在与他分别时,痛哭流涕地对他说:“你一定要活着回来!”

两位母亲,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当年的东史郎就是带着这种复杂的心情走上侵华战场的。

“东史郎曾不止一次地说过,作为战争的经历者,讲出加害的真相作为反省的基础,这是参战者的义务。”至今朱成山还记得,老人曾介绍说自己1937年8月应征入伍,参加了中日战争,后来在1944年再次应征参加“大东亚战争”(太平洋战争)直至战败,东史郎曾和他说过这样一段往事:日本战败后,任军曹的东史郎负责率领几个日本兵从浙江省运输押送一批武器前往上海缴械,当他们的船到了十六铺码头时,负责接洽他的中国军官马上就认出了东史郎是当年参与南京大屠杀的日本士兵。

原来,这个中国军官在南京大屠杀期间,正是藏身在重重死尸之下才捡回性命的,与东史郎再度见面可谓狭路相逢。

眼看着这个中国军人的炯炯目光,东史郎感到万念俱灰,按照日本战场对待俘虏的惯例,东史郎断定自己已是在劫难逃。可是这个中国军官却告诉东史郎,“恨不能一刀劈死你,但上面有命令,以德报怨!”

后来,这个军官并没有为难他们。

中国人的宽悯,一直以来深深刻在东史郎的脑海里。东史郎回到日本后,娶妻育子,生活过得十分幸福,但他知道,是中国人的宽恕才让他拥有了第二次生命。

东史郎日记片段:

战友们不知从什么地方拉来一个支那(中国)人,像狗崽子一样戏弄他,西本(桥本光治)提出一个残忍的建议,即把他放进口袋里,浇上汽油后点火烧。

哭喊着的中国人被塞进一个邮政口袋里,袋口被紧紧地扎住。那个支那人在袋子里挣扎着,哭喊着。口袋就像足球那样被踢来踢去,像菜地里的菜那样被浇上尿水。西本从一辆破车里搞来汽油,浇在口袋上,又在口袋上拴了一根长长的绳子,以便拉着到处跑。

有同情心的战友皱着眉头看着这种残酷的处置,没有同情心的战友则感到有趣,呐喊助威。

西本点着了火,汽油“呼”的一下燃烧起来,口袋里立刻迸发出难以形容的KB的号叫。因为口袋里的人使尽浑身力气拼命挣扎,口袋自己跳了起来,又自己滚来滚去。牵着绳子的西本喊道:“喂,如果热的话,就让你凉快凉快吧!”随即将两颗手榴弹拴在扎袋口的绳子上,将口袋扔进对面的池塘里。火熄灭了,口袋沉下去了。就在水面即将恢复平静的时候,手榴弹在水中爆炸了。水一下蹿了上来,然后又恢复了平静。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