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原创】【大河征文】革命先驱王金奎“我的家乡在河南系列”


“我的家乡在河南”,我们都是河南人,我们也来自河南,我们希望可以利用这个系列的文章向大家展示一个真实的河南,崭新的河南。

点击进入“我的家乡在河南”系列




王金奎,在敌占区做党的隐蔽工作时,曾用名王华民。于1920年11月17日出生在获嘉县城内小东街的一个贫困家庭里。他原籍河南省获嘉县城关镇,1944年迁至辉县吴村镇。1949年过江南下,曾任共青团厦门市委书记、福建省委秘书长和中共福建省委党校办公室主任、厦门水产学院办公室主任等职。王金奎的父亲王国城是辉县(今辉县市)峪河镇一家私人粮店的雇员。王金奎7岁上学,读过3年私塾,后就读于获嘉县第一高等小学。小学毕业后,考入获嘉县4年制简易乡村师范学校,在读3年级时爆发了抗日战争。

卢沟桥事变后,学校停课,王金奎等几个进步学生在学校老师的带领下,走上街头演活报剧《放下你的鞭子》、《割地图》等节目,揭露日军暴行,还参加了获嘉县抗日救国学生洲练班。学习的课程有国际形势、游击战争、民众运动、三民主义等。这其间,给他印象最深的是八路军驻新乡办事处的朱瑞将军。朱瑞将军在给大家作国际形势报告时,穿的就是在平型关大捷中缴获的日本军用呢子大衣。民众运动课由王百评讲授。王是共产党员,也是训练班的负责人。讲授游击战争课的教师叫方升普。他资历很深,是东北义勇军的老战士。三民主义课、军事课分别由国民党县党部负责人和国民党军事教官讲授。

在训练班学习期间,王金奎和本县共产党员陈子毅经常往来谈心。1937年10月,经陈介绍,王金奎和同学王荣芬参加了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简称民先),从此走上了革命道路。

上太行山

在日军进攻平汉、道清铁路沿线各城市之前,国民党第一战区司令长官部和政训处,均撤到了黄河以南,获嘉县抗日救国学生训练班自然也停止了活动。

1938年2月18日凌晨,日军进攻获嘉县城。17日夜,王金奎和同学王荣芬在陈子毅的带领下,拿着两把大马刀离开获嘉县城,加入了新乡李毅之领导的抗日民众武装,并于18日清晨由清华柏山口上山,到达山西省陵川县县城。在那里,大家见到了朱瑞、刘子超等领导人,与党组织取得了联系。

部队在陵川县休整时,组织上派王金奎到华北军政干部学校(简称华干,校址在陵川县城北门外的崇安寺内)学习。李毅之领导的这支武装被编为平汉游击支队,由李毅之任司令员,陈子毅任副司令员,许雏生任政治特派员,返回新、辉、获农村进行游击战争。王金奎完成在华干的学习后,即返回平汉游击支队,任班长。

1938年夏,王金奎和郭鹏程、贺永济等人被调到辉县平罗镇八路军豫北工作团工作。该团对内称新(乡)辉(县)获(嘉)汲(县)中心县委,书记李超(后为朱光华),副书记陈济民,组织部部长刘清训,组织部副部长黄维(兼青工部长),宣传部部长张天性(先为朱光华),武装部部长王维庄。同年6月,在县委副书记陈济民(后叛变)的介绍下,王金奎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这年夏天,王金奎见到了八路军第一二九师师长刘伯承,还参加了第一二九师第三八六旅豫北作战后的祝捷大会,聆听了陈赓旅长在大会上的讲话。通过参加这次大会王金奎的思想觉悟有了很大提高,革命热情也更为高涨。

1938年夏至1939年春,是辉县盘上革命形势最为辉煌、八路军豫北工作团开展工作最为顺利的时期。王金奎曾在南村、司寨工作组工作过一段时间。

在开辟新的工作地区、建立新的工作组的过程中,有两个工作组给王金奎的印象最为深刻。一个是薄壁工作组。豫北工作团用长曾旭庆同志亲自带领大家到薄壁建立工作组,但由于当地国民党顽固派的多方阻挠和限制,大家无法开展工作,只在那儿待了一个多月就回来了。这充分暴露了国民党顽固派消极抗战的态度。另一个是杨闾川工作组。由新辉获汲中心县委组织部长刘清训同志亲自带队,驻在轿顶山阎玉秀家里。阎是个大地主家里有机枪、步枪、手枪,是当地民间武装组织联庄会的头目。他表面上对大家很热情,表示欢迎建立工作组。大家白天下山到常村一带工作,宣传中国共产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阎从不反对。经过一段时间的了解,周知道日本人、国民党和八路军都在争取他,所以他不仅和国民党代表有着长期的密切联系,还经常和辉县城内的日伪分子秘密接头,对八路军工作团他更是尽量搞好关系。因此,对阎的策略是:争取他不投降敌伪,不反对共产党和八路军,并支持我党在杨闾川的工作。

豫北工作团高庄工作组是王金奎工作时间最长的工作组。该组曾先后驻在高庄村教堂、牛王庙村、北坡根村,号称北坡根工作团。王金奎等以苏村为基点逐步推进到金章村一带。由于辉县城内的敌伪军经常到高庄进行破坏,所以与敌伪的斗争非常激烈。当时,王金奎任中共高庄分委委员,直到1939年去中共太行区委党校学习,才完全离开了北坡根。

在敌占区的斗争

王金奎于1939年春到中共太行区委党校学习,同年9月结业,回到中心县委驻地(陵川县沙场村)。中心县委任命王金奎为县委青委委员,负责敌占区的学生工作。

当时,党在敌占区的工作方针是:长期隐蔽,积蓄力量,等待时机,开展群众工作。根据这一精神,王金奎利用在获嘉县城南关杂货店当学徒工的身份,以读书会的形式,积极在获嘉青年学生中宣传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启迪他们的爱国主义思想。

1941年冬天王金奎利用亲友关系,把家属接到齐庄(位于峪河镇南1.5公里)齐麟魁家居住。第二年春天,经峪河镇大地主、联庄会头目周传同介绍,王金奎到赵固镇小学任教员。另外王金奎和该区的伪区长周传学也有一点亲友关系。有这样的身份作掩护,王金奎开展工作比较顺利,生活也比较安定。然而,由于敌占区的情况极其复杂,有些情况是难以预料的。该小学有一教师王某(辉县西关人)是日伪特务分子,所以王金奎对他十分警惕。同时,他对王金奎也有了怀疑,并处处对王金奎进行监视。一次,在饭桌上,他公开对王进行试探:“你当过八路军吗?”王金奎坦然地回答:“我是学生,什么也没做过。”这件事使王金奎觉得对他决不能大意。有一天他请假回家,王金奎偷偷打开他的箱子,发现了他给日伪特务机关尚未发出的情报信件和联络记号。王金奎冷静地分析了学校的情况,并作出判断:自己对他的侦察已提前一步,而他对自己还在侦察中,不会马上动手,所以一定要坚持到学校放麦假时正常离校,做到安全转移。

离开赵固小学后,王金奎又隐蔽在和庄村、王官营村的亲戚家里,继续为党工作。同年夏的一天王金奎去三位营村陈颖同志(陈子毅的爱人)家里接头。晚饭后,陈子毅要王金奎和他一同回刘桥村(陈子毅家在刘桥村)工作。半夜进村后,陈子毅回了自己家,王金奎则住在党员罗海云家中。

第二天上午9点钟左右,从获嘉县城里来了4个骑自行车的便衣特务。他们用手枪威逼大路旁的1个小男孩带路,抓住正在村外自家田里劳动的陈子毅就要带走。这时,该村的中共党员刘青海和一些群众纷纷高喊:“有土匪了!把子毅抓走了!”“快追呀!”有的人还拿着土枪朝天鸣放,吓得便衣特务们仓皇逃走。陈子毅同志获救后,被送往三位营村。

当时,王金奎因一夜疲惫正在罗海云家里休息。刚听到枪响。就见老罗跑进屋,拉住王金奎的手,说:“快走,子毅出事了!”在老罗的掩护下,王金奎快步跑出了刘桥村。当王金奎到三位营村报告情况时,陈子毅已在他爱人家休息了。他们二人分析了形势,认为他的身份已经暴露,不能再待下去。于是他们结束了在敌占区3年的艰苦斗争,回到了林北根据地。

开辟辉县新区

1943年春,王金奎被调到安阳县任青救会主席。6月又被调到中共太行区七地委,随地委书记高扬南下,开辟林县、辉县新区。王金奎被分配到辉县新区工作,到驻在辉县盘上南河道沙窑村的中共辉县委员会报到。因县委正在筹建。县委书记李谦荣先让王金奎留在县委做秘书工作,不久又分配王金奎到盘下黄水口区(第三区)任区委书记。因区长马勋对高庄镇一带的情况都很熟悉,所以他们便以黄水口一带的村庄为基地,积极开展对高庄和县城敌人的斗争。有时,他们还到高庄东部张飞城一带进行活动,以扩大中国共产党和抗日民主政府的影响。王金奎和马勋在工作上配合得很好,很快就建立了区政府扩大了区干队的武装,各村也随之建立了抗日民主政府。黄水口区不断地巩固、扩大,给高庄伪军据点、高辉公路的日军造成了很大威胁,使得军分区武工队的活动有了可靠的后方。在新区工作的紧张时期,王金奎却害了一场伤寒病,不能工作,被人用担架抬到九峰山上,住在马勋家中,由马勋的母亲全力照料。因无医药治疗,每日仅靠米汤水生活,经过1个多月的调养,王金奎的病才逐渐好转。没等完全康复王金奎就下山继续工作了。

为了开展辉县西部的工作,1943年冬,王金奎被调到辉县第五区工作,任区委书记,主要开展对薄壁、赵固敌伪据点的斗争。这样,沿太行山麓的抗日民主政权就不断地建立和扩大起来。

王金奎在猪洼村工作时,刘西瑞身穿便装,由鸭口下山找他,要王金奎带他到敌占区找刘方生。他们先到黄水口秦家换上便衣,然后由上八里乘马车,到峪河镇北边的张千屯村,下车后又经大屯村,走峪河镇西边小路,到达齐庄村齐麟魁家里住下来。此后,刘西瑞又到楼村许光家里,由许光身背纺花车带路到南常务村,见到了刘方生。他们交换了意见,研究了建立获嘉抗日民主政府的问题。然后,王金奎和刘西瑞又到杨启营村,由联庄会人员护送通过吴村公路,于晚上在沟洼村和军分区武工队接上了头,又在武工队的护送下安全回到了石门口根据地。

1944年初,辉嘉县抗日民主政府在峪河口杏树庄村成立,刘西瑞任县长,刘方生任县委书记。王金奎于同年3月份被调到辉嘉二区(吴村区),任区委书记。他们以老磨庄为基地向南推进,经常到吴村南部发动群众,建立农会组织和民兵武装,二区的群众运动开展得既轰轰烈烈,又扎扎实实,涌现出大批积极分子和优秀农民干部。例如:老磨庄的李达(副区长,放羊出身)、郝大顺,沈庄的张连喜(武工队长),圪针庄的平心(武装干部),郭屯村的李守仁(吴村镇镇长),铁匠庄的樊德保(区委副书记),马庄村的崔树林等。

1945年农历正月二十日峪河镇解放。王金奎和区干队参加了这次战斗。他们由北寨门进入镇内和刘方生会台后,立即进行安定群众的工作,宣传党的政策,扩大党和抗日民主政府的影响。在王金奎还未返回二区的时候,党组织就任命他为峪河区(四区)区委书记,随即又调来张志民任区长,李颜模任区武委会主任,并迅速在裴村营建立了抗日民主政府(苏清渭担任秘书王长江做通信员工作)。经过艰苦的斗争,峪河区各村普遍建立了抗日民主政府、农会、妇救会等,民兵和区干队武装也很快建立起来了。

峪河区的工作开展得较为顺利还有一个因素,就是对大地主、联庄会头目周传同的争取工作非常成功。在解放峪河镇的战斗中,他向天开枪,不与我党我军对抗。峪河镇解放后,他把家眷迁到林县根据地,自己还任中学教师。他手下的“二杆子黑枪手”(不怕死的贫苦青年)没有一个人投敌或逃走。其中有的人参加了八路军,还立了功,成为党的好战士。

1945年8月15日,日本无条件投降。8月24日,太行第七军分区和辉嘉县第四十八团,收复了获嘉县城。然而1个多月后,获嘉县城就被国民党第八十五军占领了。他们返回峪河医继续坚持斗争。

1945年冬国民党军大规模进犯解放区,相继占领了辉嘉县根据地的峪河、赵固、薄壁等平原地区。他们动员各村干部、民兵及其家属,在国民党军进攻峪河区之前,连夜退往宝泉山。这一年的整个冬天,他们都是在山上度过的。这其间,还进行了整训、学习,并开展了诉苦运动。

1946年春,辉嘉县的斗争形势逐步好转,他们的工作中心区域也积极向前推进,由峪河口转移到石门口。

在辉县县委工作

随着薄壁、赵固、峪河、吴村等平原地区的收复辉嘉县的形势有了根本好转。这时,党中央发出了没收农村地主土地和征收富农财产的指示(即“五四指示”)。依据这一指示的精神,他们在全区各村开展了对地主阶级斗争的群众运动。各村群众都在农会的领导下,没收地主土地和征收富农财产,并将其分给全村农民。群众的情绪非常高涨,斗争也很激烈。

为了适应新的形势,地委决定将“三辉抗日民主政府”(辉北、辉嘉、新辉)合并为辉县人民政府。这时,王金奎调至中共豫北地委机关办公室,负责边地对敌斗争工作。由张志民接任中共峪河区委书记。

1947年初,地委办公室派王金奎到辉县了解边地斗争情况;当时,从西部吴村一带,到峪河、赵固、城关一区、高庄十区,直到县东部,斗争形势都很好。武工队、民兵积极开展活动,不断打击小股国民党武装,取得了不少战绩。王金奎回到地委后就给《新华日报》(太行版)写了一篇报道稿,介绍了辉县军军民斗争形势和取得的胜利。1月23日的《新华日报》(太行版)就以《辉县游击战十二月份战绩》的大字标题在头版刊登了这篇报道,使全县人民深受鼓舞。当时的中共辉县县委书记杜野平了解此情况后,认为王金奎是辉县的干部,应当回辉县工作。后经地委组织部正式调动,王金奎于1947年夏回到辉县,任县委委员兼办公室主任。这一年,他们的主要工作是贯彻“五四指示”,深入开展群众运动和坚持边地对敌斗争,打击国民党还乡团和小股武装保卫解放区。

1948年冬,解放战争进入大反攻阶段。为了解放辉县县城县委在城关一区增设了前线指挥部。有一段时间,王金奎主要负责指挥部的领导工作,学习城市政策,准备各项支前工作。正在他们为解放辉县县城日夜工作的时候,上级突然调王金奎回县委机关接受新的工作。领导与王金奎谈话后他才知道,上级是要调王金奎过江南下去执行解放全中国的光荣任务。

当时,从中共辉县县委抽调的南下干部共43人,由王金奎和平浪带队赴地委报到。从此王金奎就告别了辉县——王金奎的第二故乡。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