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兵道"

“奶奶个熊,哪里去了!”大瓢闭上眼吐出一口粗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从头开始想。自重20吨的自行火炮直升机无法吊运,山地丘陵中履带车辆通行无阻,轮式车辆却行进困难,不可能用坦克输送车把自行火炮转移。但为什么行进踪迹突然消失了呢?


大瓢抢过炮队镜观察附近地形,左翼几座山头上林木郁郁葱葱,没有发现被履带车辆碾烂的草皮和撞断的树木,正面几座山头、高地上裸露着大片岩石,只生长着一些灌木乱草,根本藏不住高大的自行火炮。大瓢把镜头对准右翼,这里的山势平缓,但经过数次观察始终没有找到装甲车辆经过的痕迹,“蓝军”总不能把自行火炮拆成零件搬进生长茂盛的树林吧?


午后阳光猛烈,望远镜头指向哪里都是一片白晃晃的,大瓢起身揉揉酸痛的双眼,几乎要灰心了,忍不住回头又去看无人机。


“放出去吧?不然时间来不及了!”背负无人机基台的士兵建议说。



伪装的不错.侦察要更仔细.


《兵道》全文阅读地址:/Book/13178/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