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理论 落日余辉 第十一章 叛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50/


列车行使在旷野上,并没有因为后面车厢的动静而减缓丝毫的速度。无人驾驶的缺点被体现了出来,然而现在却无暇顾及了。


张宁远被两个警察按在身后,看着另外几个警察在那儿楞楞的站着,似乎被这火箭筒的威力给吓傻了。张宁远到是见多了这种阵仗,反应比其他几个人快了不少。当下就挣脱两个警察的束缚,身子一矮,后脚一登,就朝前扑去,两步跨过五六米距离,已进到了下节车厢。


后面警察这时才注意到那学生摸样的年轻人突然又蹦了回去,都是脑门冒汗,离他最近的一人急急地就要去拉他回来,嘴里还嚷嚷道:“叫你小子到后面去你妈的怎么就不听,给老子过来。”


张宁远回头横了那警察一眼,刚被抓住的右手一扭,轻松的挣了出来。那警察一惊,他这手劲可不是一般大,那可是逮过千百个黄牛没脱过手的,怎么就被这学生给挣脱了呢。当下不急细想,眼睁睁看着张宁远三两步就站到了那车厢的接口,翻身就要往那后边车厢滚进去。


砰,砰.......


“危险!” 那警察看的真切,只见张宁远刚翻到那车厢里边,一个蒙着头巾手持一把微冲的匪徒突然从那过道旁第一个房间里跳了出来,抬手就对着张宁远两记点射。


张宁远早先已听到动静,看也不看那匪徒一眼,往前迅速的小挪一步,一个手刀直接劈在那人脖子处,那人惊讶于这学生动作怎的如此快,这时根本就没闪躲,只觉得颈子一阵剧痛,两眼一翻,身子向后倒去。


厂卫本就是高危职业,自古便要习得一身招数,临敌之时方能处乱不惊,于万军丛中脱围而出。张宁远那会给那匪徒昏过去这般高等待遇,双手抱着匪徒脖子,一拧,骨碎人忘。


这匪徒肯定不只一人,刚才那蒙面人持枪跃出,本是要想开开杀戒,可惜分秒之间,已经颈断身死,后面的匪徒看的清清楚楚,都是大惊,怎的这学生有这样身手。


张宁远拿过那死人手上的微冲,又从那人身上抢出两个弹夹,倚着房门蹲在内侧,任凭外面枪声大作——三个匪徒持着微冲也不点射,就往那房门倾泻着一夹夹子弹,那门只是木制,早已被打的只剩一溜门沿,可那学生却不见了踪影。


“火箭筒,给我炸死那混蛋!”一蒙面男子高声吼道,他身后的匪徒已把那肩扛式平放了下来,正往里面放着炮弹。前面的警察平时那见过这等悍匪,外加身上也只有一把手枪,虽然也替那学生担心,却是无能为力,只能就近找着掩护,不时发几枪,到是成了鸡肋。


“快点!妈的,我来。”刚才那蒙面人见同志死在对方手上,脑袋一热,回身将刚装好的火箭筒朝着肩上一挎,不屑那几个鸡肋警察乱七八糟的枪法——这距离根本就打不中,中间还隔着刚才女孩所在的那一节车厢,起码三十米距离,慌乱之中,手枪子弹尽数打在接口上,砰砰作响。


那蒙面男子抬手就是一炮。轰!火箭直接打进张宁远刚才蜷身而进的房间,直接将那房间靠车厢内的墙壁炸的悉数倒塌,甚至对面的墙也出现了巨大的裂痕。


蒙面男子似乎是头头,冲身旁的另一个匪徒伸出二指遥遥一动,示意去看看,那人点点头,亦步亦趋的端着枪走到那门边,眼睛瞥着门沿,对那几个警察根本视而不见,只全神贯注地定在那儿,猛一转身,冲进那房间,左右观察。


却见一片黢黑的房间内,空无一人。外面的冷风夹杂着硝烟从破烂的窗户中向旷野中飘散着。


蒙面男子见那匪徒转身出来,正待说话,忽看那人把抢平端起来,正对自己,不由吓了一跳,正待躲避,那人却已颓然倒地,眉心处一朵大丽花冒出股股红水。


张宁远方才进到那屋里,却是趁着对方枪声大作时把身上的微冲抵在那钢化玻璃上,把那密不透风的三层玻璃直接打出了个大洞,也不管自己身上只穿了单薄的衣物,纵身就跃到了车顶上去。这时从那蒙面男子后方的房间跃然而出,一枪便解决掉那刚刚转过身来的匪徒。


蒙面男子身旁两人大惊之下,匆忙之间,就要找掩体,张宁远哪给他们活命的机会,把枪口对着通道就是一顿扫射,那头头反映比那两人稍早,已先一步躲进身旁的房间,只剩下这两条人命被张宁远收割。



众人见状,惊为天人,这反映可不是一个学生该有的,再说就是学生难道杀了人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吗,学生会把枪运用的如此纯熟吗。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鸡肋警察们似乎也觉察出来现在形势一片大好,忙起身朝那激战过后的车厢奔去。


张宁远两步并做一步跨到那房边,只感觉里面没有一点声响。耳中仍被刚才那爆炸声影响的听不清,不禁恼火自己平时根本就只用过手枪阻击一类的武器,到这混战时候各处声响不断,到是弄得他有些不适应了。


蒙面男子此时到了紧要关头,先是被警察盘问道出了底细,再是被这突然冒出来的学生给杀了个片甲不留,现在只余他一人,当下脑门一股热血上涌,要与这学生同归于尽。看见张宁远冲到这房里,那汉子不顾扫射到他腿上的两个弹孔直往外冒血水的伤势,横身扑到张宁远跟前,一把将张宁远搂了个结结实实。


车臣之人,俱是经血雨腥风后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此时被那头领抱住,张宁远只感觉整个身子被套在铁窟窿里,浑身没劲。感受到对方鼓鼓的腰间,似乎背负着什么事物,思念一转,只让张宁远更加拼命的挣扎——无奈武功了得,却敌不过那人的身形巨大。那几个警察看去,却象是一只兔子在一头狮子的鼓掌之中摆弄。


“老子要你陪葬!”那蒙面汉子把外衣一掀,腰间的东西不禁让靠前的警察们又往回退了几步,人体炸弹不新鲜,可惜亲眼所见,到是第一次。这玩意可不是闹着玩的。警察们快速退出十多米距离,又站到了上节车厢的借口,方才举枪吼道:“别.....动,再动我就开枪了!”怎么听着跟电影台词似的......


张宁远单薄的身躯被蒙面人牢牢的抱在怀里,几次挣扎均告无效。眼看着这人从内里穿着的衬衣口袋里掏出遥控器,却是无能为力。


难道我就要死在这鸟不死拉屎的地方?我可不要象父亲那样!张宁远短暂的失神,忽然两手一翻,朝那汉子的腰肋戳去,手指直接插进了肉里,让那汉子发出震天动地的惨叫声。


“啊!”大汉两手一松,张宁远马上双脚借那人大腿一登,猛的跃出那人怀抱,却是跳到了两米开外。“我要你死!”那人冲张宁远吼着,双目通红,冲了过来。后边的警察的只一个劲喊道:“别....别....别过来!”却全然忘记了扣动手中的扳机。


“闪开!”一声娇叱在张宁远身后响起,他忙身子一矮,只感觉头上一阵冷风划过。再一看前方,一道身影却已经出现在那大汉身前,“是你!”


这身影却是刚才被那邋遢警察压在身下逃过一劫的女孩,此时张宁远见她那道身法,已然感觉对方使的是正统门阀功夫,与厂卫的杀手保命功夫截然不同。女孩停在那人跟前,大汉只是一楞,却见一记鞭腿横扫而来,夹杂风声呼啸,便踢在那大汉脸上,饶是他有两百来斤身重,却是被直接给踢出了车外,张宁远离的最近,看的最清,那人脑袋正好撞破车窗玻璃,脑浆迸裂,已然是死定了。


“好!”后面警察见现下祸事已无,匪首扶诛,都是拍手称快,根本不问这一男一女两学生,哪儿来的这身本事。


十二路谭腿?!肯定是的,那叛党不是已经被朝廷灭门了么,怎么在这儿会有用谭腿的女人?张宁远冷冷的看着离他五步之遥的女孩,而女孩的注意力却全被那窗户上的血迹给吸引了过去。


大好时机怎可错过?!飞身跃到尚在惊惶的女孩身后,一手掰住对方双手,一手绔在喉咙处。


“别动!”喊声在两处同时响起,只不过一方的对象是警察举枪瞄着的张宁远,而另一方则是被张宁远锁喉的女孩。


张宁远看着指着自己的枪口,眉头一皱,眼睛冷然的看着那个警察。腿一扬,把批在身上的单薄衬衣除去,一道黄铜色的光亮映在那警察眼中。冷冷的声音令人悚然。


“厂卫逮人,鼠辈敢尔!”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S:高三的学习真的很紧张啊,时间就象是侵水的海绵,只要挤,总还是有的。希望各位大大们,还是不要太吝啬你们手中的推荐票吧。先谢谢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