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理论 落日余辉 第八章 河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50/


站在风暴的中心,却平静如水,古井无波——风眼是静寂的存在。


蔡玮看着这些个弄臣,逆臣——他的政敌不少,但也没有谁能够动摇他的地位,除非他任满辞官,朝廷始终在蔡党控制下,执行着他的意志。


眼下,这些小丑跳将出来,在蔡玮看来他们以为反对的仅仅是王拓——枢密院张典涵的人,然而他蔡玮和枢密院业已达成共识,这些个政务院赵文博的手下,现在显然没有弄清楚情况。


王冬瞥见首辅的动作,没来由的眼皮跳了一下,心里不安,忙指住话头,规矩坐下了,但见刚才几位同心竭力指责王拓的阁老也一并坐的规规矩矩,几个人互相打着眼色,示意不要再当出头鸟。他们得罪了枢密院不用怕,那是互不统属,但却得罪不起首辅大臣,一人损,则赵党在内阁的分量,必会大落。


现在还不是和他蔡玮党争的时候,王冬几人这时心里都想起赵文博给他们的嘱咐来。


蔡玮待朝房内再无余音过后,方才向着王拓招手,一面向列位阁老说道:“各位都是朝廷股肱之臣,怎的那样激奋,需知我等身为内阁执事,当身当陨首,死当接草,为朝廷,为陛下,为百姓分忧才是。”这边给阁老们讲完一通天下大义,又回转来对着王拓说道,“王大人既是兵部尚书,所言当是非虚,此案老夫与张议长既然通通看过,此时呈上来,端的是可行之举。众位要与王大人详细商催方为妥当。”


说罢,又坐下身来,朝房内一时没人说话,到显得有点被蔡玮威势所震。


王拓知不会再出现意见相左之人与他为难,又一躬身,拜谢蔡玮忠良大义云云,方才继续指着荧幕说道:“此等利器,工人国既日夜图之,当非难事,况我朝今千古盛世,更当有千古之壮举也。”王拓指着荧幕上呈三菱锥形状的战舰尾部,“装甲,武器,人员配置,皆可,唯动力系统,俄罗斯久无头绪,然其谢顿者,亦于十年前在此文件中手绘一图,问其故,其亦不知为何。”


荧幕切换到一副数字图片上,九个阿拉伯数字看上不去不规则的在一个三乘三的方型里排列着,令人毫无头绪,然而众位阁老却悚然动容。


只见荧幕上写着: 4 9 2

3 5 7

8 1 6


朝房里静的连一根针落地之声都能听的清清楚楚,阁老们望着王拓手指所向,迟迟未能把目光移动分毫。


良久,蔡玮笑道:“看来,这位谢顿先生,当真是博学多才,尽对我华夏秘术亦有所研究。”眼睛里却毫无笑意。众臣回过神来,都闭口不言,一时间大眼瞪小眼。


王拓等待着话头的挑起,以被动换主动,他向来是如此。


“这莫非就是.....”次辅李元喃喃说道,却并未把下文道出,众位阁老心里已同时呼道:河图!


见李元话说一半,张口不言,王拓觉得火候已到,接道:“此图若以我华夏文字表示,当是河图无疑,可惜只是残本,并无后续,谢顿其人亦殁,此图何意,工人国又密不外宣,故无人知晓。”


既已说出此物为何,众人便把心放下,计较着好坏得失。房内仍是沉咛不已。


王拓不待阁老计较,续道:“动力既以此图为准,可教钦天监拟人予以解读,臣下以准备妥当,旬月之内,可见分晓。” 眼睛看着蔡玮,道是把该说的都说了。


说罢,躬身行礼,退下一旁,由人引着往外间走去。荧幕收起,众人心里打鼓,到是手中的投票器捏的汗水淋漓。


此物既以拟案,等候内阁裁决。可惜事有蹊跷,阁老们只待各派系大佬发话,好望风驶舵。


“既然先前枢密院张大人与首辅蔡相都已看过,当无大碍,只等钦天监廷议便是,卑职以为,通过便是。”众人往那声音处瞧去,却是蔡党靡下三号人物——观文殿大学士何誉。这一来,都知道是蔡相要保举的提案,哪有不通过的道理。


八十七票赞成,十二票弃权,零票反对。教赵党一众阁老好生知道了枢密院与内阁合作,张蔡联盟的庞大实力。这样看来,是要联合打击赵文博一众派系了。王冬等人不由的心紧了一下。


王拓站在外间,并不知道朝房里的行情。此时他正拿着电话,神情轻松的交谈着什么。


“你儿子的事,叫张小子去办,该是无碍了吧。”那头的声音,却是枢密院张典涵。


“有劳张大人关心,犬子有宁远护卫左右,四平八稳才是,那谢顿一案,钦天监已有定夺,我子副大命大,正是那天人也。到教卑职提心吊胆,好在先如今有宁远去了,放心不少。”


“张小子可是厂卫第一将,有他出手,晟儿该可学成后平安回国了。”


“大人说的是,现下看,再有两年,那时巨舰已备,回来亦可接卑职的班了。”王拓捋着胡须,笑道。


万事俱备,只待东风。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