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4个男人1个女人,我的从军梦!<2>军训

当我把枪对着人,没检查弹夹和弹仓情况下扣动扳机。后来才明白,军队中我所犯的错可以上军事法庭,教官何放过我,没缴我的枪真是天大的幸运。我也明白他对我一直抱很大希望,而我却````哎,那时我觉得到目前为止做的最傻的一件事。授完枪,教官何用十分严厉的口气再三强调了,持枪的规定,当中他那严厉带有愤怒的目光一直盯着我,我不敢去看他,只要一看上去,我就感到一种十分强大的压迫力,从来没有过的压迫,我的整个身体都僵直了,我想抵抗,我拼命的抵抗这种压力,真的很不好受,如果所在坚持下去我会不会因为气闷而````,终于教官何慢慢收敛了那种压迫力,(如果突然收的话,我一定很惨)等我感觉好一点后,才发现额头和手心全是汗。真不敢相信,他能爆发那种气势,那一天的训练中,我都没说话,甚至思想都没缓过来,当同学们回来休息时,谈论着今天的训练趣闻时,我一个人坐在床上,我回想不起来今天训练了些什么,只知道在机械的做着一些动作。就在大家说话时,我突然跳起来大叫一声,我一定要当兵!(当然这成了以后同学们取笑我的话题,不过确实吓了大家一跳,还把班主任给招来了)

第二天,外面下起了雨,女孩子们很高兴,男同胞们很扫兴。食堂成了我们的军训场地,今天教官何来的时候脸色不好看,而我却不敢看他的眼睛。军训还没开始,教官何向我走来,我立即就紧张了,心想自己又做错什么了,十分忐忑。他走到我跟前,小声叫我跟他到外面去,虽然外面下着雨,但是我可不敢不跟着去。教官何和我就在大家疑惑的目光下走出食堂,那一刻被那么多人看着,还有人在偷笑,议论,我感觉自己就像没穿衣服,脸一下就红红的发烫。

教官何毫不犹豫的一步就跨进了大雨中,感觉就像外面的天气是个大晴天,我呢,跟着走被。雨水很快就把我们淋了个遍,来到操场,教官何停下转身立正:“··林!”“到”,我条件反射的立正报到。我直直的盯着教官何的脸,心里嘭彭的跳,教官何还是很郁闷的脸色,只不过眼里很严肃,他盯了我一会,才开始严肃的告诉我昨天到底犯了怎样的傻事,到这个时候我才明白自己傻到那一点,真他娘的后悔,彻底的后悔。当我还在心理臭骂自己的时候,可能自己那衰样全写在脸上,教官何把帽子一摘,顺手戴在我的脑袋上。我才惊醒过来,可能是雨水的缘故,也许是教官何神情严肃,我不在心跳加速,看到教官何有话说,我整正精神从新站好,老何撇撇嘴,(看来自己戴上军帽也不怎的,哎):“你昨天的事你班主任找过我”,然后就没了下文,想说又不说,我正认真听着,我目前最敬重的人话到一半就这么停了,感觉吃了只苍蝇一样难受,等我思路转明白第一句时,教官何一挥手:跟着我跑!然后头也不回的冲向跑道,我脑袋短路了,也是条件反射的跟过去,2个人就那么在雨中跑着,跑到第3圈,我才弄明白他要道歉,不情愿的道歉,而我一想到那天的班主任和今天的老何,小脸又红了,我怎么老犯傻呢?从第三圈起,我就一直红着脸跑着,而老何在回过一次头后,脸上又回到当初那样硬。呵呵,我们之间的事一下烟消雾散,我加力跟得更紧了,这才是教官何,虽然不比我大几岁。

也不知道跑了几圈,今天我们都疯了,等他想起训练,我都累得不行了,裤子都是泥水,鞋子也是,还好,老何特许我换衣服,自己直接朝食堂跑去(我们发2套自己掏钱)回到寝室,慌忙从衣柜取出训装往床上一摔,把淋湿的衣物鞋子往桶里乱塞一通,匆忙穿好衣服就往食堂跑。然后是报道,入列,是,授枪和已经变得无聊的三点一线。

我又犯傻了,当值勤官把我们班内务分扣掉3分时,我才想起,柜子门没关好,床被弄皱了,衣物放了不该放的地方。教官何没说的,1分100个俯卧撑,300个,我足足做了4小时零17分,教官何拍拍手走人,一句话也没留,就是撇撇嘴。气得我心里一阵痛骂,最后可怜的垂着双手回去吃同学留的冷饭菜。第二天起来,第一次没跟上教官何,因为我的双手根本就摔不起来,跑完后,他冲我还是撇撇嘴!可恨的嘴!

军训到最后第二天了,要进行实弹打靶,地点,监狱靶场~~!当一棵棵亮红的新子弹变成亮黄色的弹壳冒着烟带着灼热远远的跳进草丛时,我才感到一丝兴奋,之前一路上,队伍中就我一个很平静,我知道军训离结束也不远了,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到我了,就剩最后10个人,100米,半身靶,5发弹,无风,我照训练一样,卧倒,双腿叉开,脚内侧尽量贴近地面,将枪管搭在土垒凹口,左手抓紧弹夹并向后顶,右肩死死顶住枪拖,瞄准,右手准备扣扳机。教官何也蹲在我左边不停的给我讲解要领:3点一线,扣扳机时要慢慢扣,直到突然扣响等等。我自个却觉得,慢慢扣不行,越慢月晃,我干脆直接把扳机扣在快击发状态,然后瞄准,我屏住呼吸,那一刻我真的全身心投入到准心与靶心之中了,外界任何东西都被暂时忘掉,我等待着准心和靶心的重合,当准心轻晃到快和靶心上下成一条线时,我毫不忧郁的开了枪,就这样5发子弹打完时,我还在瞄,还在扣扳机。

老何笑了,很开心的笑了,竟然还冲着其他教官得意的笑。成绩很快出来,10,10,10,9,10,哪个时候我“傻”得竟然还不满意那个9分!教官何看还有子弹,立即奖励了我30发,(其他教官没异议,第二名才20几环,而且等会是那写学校领导玩枪),因为不满那9分,30发子弹我打了连发,几秒就完,我没想到自己这次是最后一次摸真正意义上的枪,而以后为了再次拿枪,远离了我的伙伴,痛失我的恋人。第一次打枪我就这心情,我起来拍拍胸口的土,好奇的问老何他第一次打多少?50,自豪的说。我心里单纯的想,就差一分了,也许铁头,欢崽我老哥在就好了,玲看到的话一定很开心,她笑起来那么好看,不知道他们也军训不````待续

本文内容于 2007-12-22 16:37:16 被nihaoyannan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