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父亲,一名老警察的从警历程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原创 1969年,父亲结束了三年的高中生涯,开始考虑自己今后的出路了。当时学校想让他留校当教员,可父亲认为当老师在当时很容易犯错误,成为大家批判的对象。他自己有点想回家跟我祖母学点裁缝手艺好混口饭吃,这样比做老师稳妥一点,谁知道命运却和他开了个小小的玩笑,当时县里面要为镇公安派出所补充两名民警,镇派出所所长亲自来县中要人,不知怎么的,也许看见父亲和他的另外一位姓龚的同学英俊潇洒、高大威猛(当时我父亲和小龚身高都有1米73左右,在我们南方民族自治区当时这种身材算挺高大的了)又有文化,要知道,接受过高中教育在当时也算很好的了。所长就把他俩给选中了,于是父亲就进入了派出所工作,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职务是民警治安员,按照当时的民警序列被评为民警八级(正排级),就是今天说的治安民警。这是父亲人生的一个转折点,改变了后来自己的命运。父亲一直很感激所长的信任,直到二十五年后父亲担任地级市公安局副局长,肩扛一级警督警衔时,每次回老家都不忘记去老所长家里,看望这位仅挂二级警督离休的老领导。

即来之,则安之,父亲成为人民警察后,就全身心的投入到公安工作中去,埋头苦干,精习业务,很快就成为了一名“拿起枪能保卫红色政权,放下枪能维护社会稳定”的公安业务尖子。1971年初,刚入党不久的父亲奉命押送一名手上沾满两名解放军战士鲜血的“极端仇视红色政权”的反革命分子去邻省罗定监狱关押,此人听说原来当过几年兵,后来因为个人问题被组织上提前退伍,不久就被国民党特务在大陆策反成为阶级敌人的。一路上,这个湖南崽很不老实,几次妄图袭警脱逃,都被父亲兵不血刃的制服了,折腾了几次后,这小子只好乖乖的说了个“服”字,老老实实的被父亲带到了他应该去的地方。完成任务后,组织上对父亲的表现很满意,特批了父亲两天假,使父亲有机会跑到了广州这座华南第一大城去逛了一圈,这是父亲第一次离开本地,后来就在广州市的一幢大楼前警容严整的留下了一张合影,后面的背景有一道很长的标语,上面写着当时很流行的一句口号:全世界人民联合起来,打败美国侵略者极其一切走狗!几年后,父亲和江苏公安部门的同志组成的专案组曾经又来到了这里,当然,这是后话了。

转眼到了1971年底,正当父亲在派出所干得有声有色的时候,忽然从首府来了几位表情严肃,警容严整的警官,原来他们是自治区革委会人民保卫组的保卫干部,也就相当于今天的公安厅警卫局的武警警官。他们此行是专门为了从基层选拔一些优秀的年轻民警到自治区革委会保卫组工作,出色的还要担任自治区一号首长的警卫员,一号首长是1955年授衔的解放军上将,当时担任中南局第二书记、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兼革委会主任、中央军委委员兼大军区第一政委。一年后党的十大上还当选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名副其实的“本地王”。主政我们自治区长达二十年之久,本省人主管自己的省份这么久,这在当时的高级干部中是没有先例的,可见党中央和毛主席对他的信任。一号首长是1929年参加百色起义的老红军,是走过雪山草地、参加过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指挥援越抗美的在炮火硝烟中横刀立马的开国将军,因此他对自己的贴身警卫员的要求是很高的,不仅要“政治清白,根正苗红”还要身手不凡而且文化水平高,编制要是干部,战士是不能成为他的贴身警卫的,因为当时全国各省的情况比较复杂,不久前发生过时任云南省革委会主任兼昆明军区第一政委谭甫仁这位1955年授衔的中将在军区自己的住所被歹徒开枪打死的重大案件,为此各省领导都很紧张,加强警卫工作自然成为了工作中的重中之重。不出所料,父亲这次又和那位一起从融中来到派出所的小龚被选中,打着背包到自治区革委会保卫组警卫组报到了,父亲离开了养育他二十年的苗山,来到了首府。

父亲离开了家乡,来到了首长身边工作,这段时间,他工作小心谨慎、兢兢业业,用自己的努力和忠诚得到领导的信任和好评。1972年还因为保卫首长成绩突出被公安部和大军区记荣立个人一等功一次。这也是父亲一生中唯一的一次立一等功。基本情况是:当时有两名参加过中苏珍宝岛还击战并立有军功的本地籍军官,因为对转业安置不满,当时首长曾经在军转会上讲过:本地的官兵服役后都要回到本地,建设本地,不允许留在服役地。这个讲话后来还形成一个文件落实到本地籍干部战士复员转业安置政策中,限制了一些干部和战士的个人发展,引起了部分人的不满。这两名军官利用当时武器管理上的漏洞手持非法搞来的56式冲锋枪擅自闯入区革委会,打伤两名在外围警卫的解放军战士,阴谋对首长进行谋害活动,妄图制造第二个“谭甫仁”事件。可是他们低估了对手,还没有得意多久,就被初出茅庐年仅二十岁的父亲击毙一人,活捉一人,及时粉碎了这个阴谋。记得首长在调离时曾对父亲说“小梁是个勤恳优秀的好同志,好好干,争取为党和人民再立新功”。当时父亲曾提出要求希望和首长一起去邻省工作,继续留在首长身边,但是首长拒绝了父亲的要求,他说“本地人就应该留在本地,我是身不由己,中央一声令下,我就要服从,但是我还是希望你们能留在本地,为我们家乡留下一些人才。”听了首长的教诲,父亲就算当时有一百个不愿意那也只能服从了,首长可是个说一不二的军人。首长在准备去邻省任第一书记前,特意和父亲还有他的政治秘书一起在区党委小院他的住所一起合影留念。

1976年左右,当时自治区公安机关的建制已经恢复了,称为自治区革委会公安局,不久又恢复为公安厅。父亲从革委会警卫组调到了公安厅工作,开始是在刑事侦察处工作,后来又调到技术侦察处,最后调到了一处,就是大名鼎鼎的政治侦察处(后来改称为政治保卫处,现在又改为国内安全保卫处)可以说父亲在公安部门工作的三十年里,除了交警和当时还没有的缉毒、网监、法制等部门,公安部门的每一个警种,每一个工作他都做过。父亲来到一处以后,干起了对他一生都影响很大的政治侦察员工作。其实在当时民警早就换着了72式全蓝制服和大檐帽了,只有部分现役编制的武装民警和边防、消防等部门的民警着上绿下蓝和解放帽的制服直到1984年,1979年组建人民边防武装警察部队和1982年重新组建人民武装警察部队的时候,武警的制服也是上绿下蓝和解放帽,和父亲当时在公安厅边防处的着装是一样的,这就说明,父亲当时担负的工作和岗位十分重要,必须区别于一般民警,所以,即使父亲是职业民警编制,也必须穿着现役制带军事色彩的警服,以外在形式来表现重要性。这种做法一直到武警部队1988年底和1989年初实行警衔制(实际上就是军衔制)为止。因为当时军地体制已经完全区分开了。父亲在在公安厅边防处工作了一年左右,不久又调回了一处。

1978年左右,在公安厅边防处工作的父亲奉当时公安厅主要领导的指示,和另外两名同志组成自治区公安厅工作组赴边境某地区某县德隆乡(当时叫德隆公社),蹲点半年。工作组组长由厅领导兼任,工作组下设办公室为工作机构,公安厅任命三处副处长林同志担任工作组办公室主任,任命老史同志为工作组办公室干事,任命父亲为工作组办公室秘书。林同志后来曾于1985-1995任自治区党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自治区公安厅厅长,1992年被国务院授予副总警监警衔。老史同志的儿子史x宁同志在后来担任了某县公安局局长。在当时艰苦的蹲点工作中,父亲的个人生活出现了一点涟漪,父亲认识了我的生母。生母总是利用在食品厂工作的职务之便经常托人捎带些饼干、罐头等好东西来给父亲,这在当时物质匮乏的年代就足够父亲感动三五天的了。其实在当时有很多姑娘愿意和父亲谈对象,或许是因为父亲的确相貌堂堂、一表人才又在大国家单位工作吧。父亲当时和过一个在某县公安局工作的漂亮女警谈过一下朋友,本来差不多要成了,恰巧我祖父来首府检查身体,祖父时任家乡县委组织部干审科科长,他得知父亲的个人情况后,表示了反对,认为两地分居不好,加上祖父自己又在老家,不成一个家的样子。或许是父亲明白了祖父的用心,也或许是父亲自己也觉得不妥,所以后来这件事情就没有了下文。不久,自治区公安厅史厅长受大军区欧副司令员的委托,让他帮自己在某部队医院当营职干部的小女儿在公安系统物色一个素质好一点的对象,当时史厅长就找到了父亲,介绍了他们认识。他觉得父亲出身好、人才好,又立过功,政治上可靠,又对领导忠诚,也年轻,应该符合司令员的要求。欧副司令员了解父亲的经历后,也同意他们交往,之后父亲也去过司令员在首府的家中吃过几次饭,欧副司令员对父亲的印象也不错,当他得知父亲说自己仅有一百多元的存款,对结婚有点压力时,这位1955年授衔的少将却说:钱不是问题,只要你人愿意就行,以后还可以和我一起到华南工作。这对父亲触动很深,感受到了这位从奴隶到将军的老者朴素的农民本色。后来他回忆说,如果娶了司令员的女儿,可能以后到大军区当个情报部长或者保卫部长、50岁前挂上个少将军衔都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但是后来父亲却没有选择司令员的女儿,这让许多领导和同事大跌眼镜,或许是当时年轻气盛的父亲不愿意被别人议论说自己的提拔是因为岳父的缘故吧,这是当时许多从农村出来的自尊心极强的干部的通病,都是这样要面子。甚至当时连史厅长都觉得父亲太任性,不服从组织安排,为此还冷淡了父亲一段。1979年,父亲和生母结婚,不久就奉命借调到对越作战前线解放军某部从事情报分析工作,挂任某部副营级参谋。当时中越正在打仗前线很紧张,许多作战部队的高干子弟都纷纷在开战前调回到了后方单位。母亲整天在家里听着《十五的月亮》,可那旋律再优美也很难驱散生母的紧张情绪,生怕一不小心就成了烈士家属,我们老家大浪有十一个人参军,有一个和我们家关系很近的亲戚梁世红后来牺牲在对越作战的法卡山前线,成为了为国捐躯的革命烈士。1980年底,我出生了,很可惜父亲并不在身边,当时父亲正在奉上级指示,带领一部分民警和武警战士护送一批被越南当局非法驱赶的归国难侨到江西省安置。

1983年,由于当时形势和对敌斗争的需要。中央决定,从公安机关中把原来分管间谍、特务案件的部门从公安机关中分离出来,和中央调查部合并设立国家安全机关,中央暨国务院设立国家安全部,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政府设立国家安全厅(局)。实行垂直领导体制。当时父亲刚刚从一处调到六处(当时称为外事管理处)担任华侨科和出入境科副科长,主管华侨管理和出入境的相关审批工作,不料又被上级选中,杀了个回马枪,去参加筹备组建自治区国家安全厅,在这批崭露峥嵘的三十出头的青年才俊中,有一位从某市公安局一科调来的副科长,他就是在2003年就任第四任自治区国家安全厅厅长的一级警监罗同志。1984年自治区国家安全厅正式成立,第一任厅长是1958年陪同毛主席畅游邕江的首府公安局老局长梁正。刚刚成立的安全厅机关还没有自己的办公楼,只好暂时在公安厅办公,所以我的童年是在公安厅大院度过的,幼儿园也是读的厅机关幼儿园,小学在民x小学读到三年级。直到今天,我还依然记得公安厅大院里有很多的木菠萝树。1990年,安全厅机关在星x路的办公楼竣工,我们家才正式搬到了大x二区安全厅机关宿舍,1995年又搬到了金x茶公园旁的安全厅机关宿舍直到1997年。1986年,父亲正式就任自治区国家安全厅一处一科科长,后来又调任八处一科科长。不幸的是,我的祖父这一年在首府因病去世,终于走完了辛劳而忙碌的一生,享年57岁,他倒在了县委组织部副部长兼信访办主任的岗位上,为党工作一生的这位1948年入伍的老游击队员还有三年就可以离休了,前一年他才刚刚被组织上明确为正科级干部。

因为工作的缘故,这一年上半年父亲一直都很忙,不久我生母又不幸去世,工作和家庭的压力使父亲几乎喘不过气来。好在父亲身体一直都不错,所以算是挺过来了。在安全厅工作的十年里,父亲的工作能力和豪爽义气的为人使他团结了自己科(处)室的一班老中青骨干,大家都很服他,无论是外出办案还是一起出去搞活动,大家亲密得就像兄弟一样,从来没有什么不团结、打小报告的情况,所以父亲所在的科室的工作效率一直在厅机关中都是名列前茅的。他们还参与破获了几起在全国范围内都比较有影响的特务间谍案件。也在国家安全部领导那里出了点小名。在很多年以后,我回到安全厅办理未婚证明时,提到父亲的名字,那些了解父亲的处长主任都还对父亲调离厅机关感到遗憾,说起父亲的为人,他们更是树起大拇指赞不绝口。1991年,父亲升任十一处副处长并和我现在的母亲结婚,那年父亲39岁。

1992年,在共和国的人民警察历史上又是值得纪念的一年,继四年前解放军和武警部队实行军衔制之后,人民警察,包括国家安全、劳教监狱、法院和检察院的职业制民警开始实行警衔制,父亲以二十三年警龄和副处长的职务被国家安全部授予二级警督警衔。这个衔级大约相当于军队里的中校副团长,这年父亲刚好满四十岁。不过警衔制在基层却没有军衔制那么严谨,当时厅机关有一位半路出家的正科级主任科员同志,他的三十年“警”龄,实际上有二十五年是在工厂里度过的,结果他居然得到了比父亲领章上还多一颗星的一级警督警衔,这真是“中国特色”。

1994年初,根据上级指示精神,父亲和部分业务骨干到新成立的地级边境沿海城市—某港市组建国家安全部门,某港市是经国务院批准,于1993年成立的地级市,下辖四个县级单位。由于工作需要,需要在某港市属某边境经济开发区建立一个工作站,后改称办事处,某边境经济开发区是国家一级口岸,又与越南的x街仅隔着一条窄窄的北x河,是我国人口较少的一个少数民族—x族的唯一聚居区,1992年中越关系正常化不久,特别是北x河中越友谊大桥重新修好以后,当地居民长期与越南人民做生意,社会和人文情况比较复杂,也有很多人利用这一便利条件和出境的方便借道越南偷渡或叛逃到欧美国家,所以上级决定在这里设立一个工作站,任命父亲和某港市第一任国家安全局局长苏同志(苏同志后来任某港市委副秘书长兼政法委常务副书记)为负责人。经过父亲和同事们共同的努力,这一地区的安全形势大有改观,为开发该地区创造了稳定的政治安全局面。当时的交通还没有现在这么好,我区境内根本没有高速公路,从首府去一次港口汽车要走三个多小时,都是二级路,甚至还有几段县乡道路,所以父亲后来回忆说,那年月真有点七十年代下乡的感觉,唯一进步的就是当年的北京212吉普换成了日产三菱。

1995年,父亲考虑了很久,决定响应他朋友兼老乡的号召到某港工作。父亲的请调报告打到厅里,厅里开始并不同意。因为在当初筹建港市国家安全局的时候,组织上已经决定留苏同志担任局长,因为厅里也需要留下一些业务骨干,不能把所有的精英都放在一个地方,后来父亲和魏厅长长谈了很久,父亲的执着令厅长勉强同意了,不过有个要求,就是让父亲在由市委安排到公安局任职后,依然要协助安全局这边的工作,并协调公安和安全两部门之间的关系,由于公安局的条件设施较好,所以让父亲尽量在安全局办案时让公安局利用有利的条件予以帮助,并让父亲继续兼任安全局党组成员,这个职务不对外宣布,厅长的要求,父亲同意了。不久,父亲正式调到了某港市公安局,担任副局长、党委委员。主管政治保卫科、外事科、出入境管理科、特工科、武警边防支队和边境经济开发区公安分局(后改为边境县级市公安局),并兼任市公安局签证中心主任。

父亲在市公安局担任领导职务的这三年多时间,除了业务工作,还十分关心他的手下干部,不记报酬的给他们帮了不少忙,很得人心。例如父亲的专车司机老林,他长期在局机关工作,先后担任过两任局长的司机,原来也给市委常委开过车,但是转警问题一直没有解决,出于领导自己的考虑,没有一个领导帮他说过一句话,是父亲不避嫌,在党委会上的一句“老同志兢兢业业几十年很不容易,给他吧”。这才让老林扛上了三杠一星。还有后来担任分局局长的邓同志,老邓是一名军转干部,在父亲手下任武警边防支队上校支队长,因为为人正直,不慎因为走私车的问题得罪了市里的一位分管政法和公安工作的领导,若不是父亲顶着那位领导的压力力保他过关和找到自己在边防总队担任大校副总的老战友出面,可能就会提前转业了,更别说几年后还能捞到分局这个好差事。就是因为这件事情,父亲遭到了那位领导的嫉恨,为后来局领导班子的事情埋下了伏笔。曾任分局派出所所长的孔同志,若非父亲慧眼识才,可能再轮八辈子也轮不到这个老实憨厚又能破案的老孔来当县级市局的副局长,更别说现在还能在政法委高就了,所以老孔在他的县级市公安局副局长任命下达以后感慨了一句“要不是梁局,我这一身本事就丢在这个乡下,一辈子也就是个所长了”。时任交警支队办公室主任,后任副支队长的老符同志,他的儿子小符和老林的儿子小林警校毕业,也是托了父亲和另外一位局领导的福,在他们的热心帮助下才穿上了橄榄绿,此类事情根本不胜枚举。此外,父亲在对人才的使用上也很有一套,父亲用人,更多的是任用那些有本事和真才实学的干部,而对一些平庸的干部比较反感,都不会委以重任。例如在刚设立某港市的时候,凭自己的能力通过人才交流从高中英语老师岗位调来市公安局外事科任民警的陶同志,是一个讲原则,业务能力强,综合素质比较好的干部,以他的能力,应该完全可以当上科室领导了,但由于他为人比较严谨,不会吹吹拍拍那一套,所以没有能提上来。父亲调来市局主管外事工作以后,了解到了他的情况,本着用人唯才的原则和公安外事业务工作的需要,提拔小陶担任了外事科副科长,并在后来局党委讨论决定外事科科长人选的时候,父亲又提名了他,因为时任外事科长老李这个人没什么能力,不熟业务而且平庸,只是因为他和某位分管干部的局党委成员有同乡之谊才被放到这个重要的岗位上来,当时父亲认为用人应该凭本事,搞“五湖四海”所以坚决要把老李免下来,在这件事上,父亲完全是出于公心,若论私交,父亲和小陶根本八秆子打不着,反而是老李父亲认识的时间还长一些。后来因为有两位班子成员反对(这两位一位是老李的老乡,一位和老李私交不错),所以小陶的任命没有通过,后来在父亲不担任局领导后他还被莫名其妙的调去了不能发挥自己外语特长的指挥中心110大队。就是这件事情,父亲在无意中又得罪了一些心胸狭小的人。后来的事情证明了父亲眼光的正确和某些领导的无知。2001年市里发生了在国际上影响较大的海盗案件,惊动了公安部,外事科居然找不出一个既精通外语又熟悉业务的人,无奈老李只好在新局长的要求下厚着脸皮去把小陶临时请了回来,小陶果然不负重望,在破获这个案子的关键环节上立了大功,得到了公安部和自治区公安厅领导的好评并记了个人二等功,后来还被选送到公安部管理学院学习并借调到公安部工作了一段时间。

1998年,因为市委主要领导变动的影响以及上一年发生的福建籍人违规异地办理护照的案件,其实这个案子是公安局为了搞创收增加办案经费和奖励提供破案线索的“线人”(在当时公安的经费还没有像现在这样由财政绝对保证,当时很多费用都只能公安局自己想办法),在局党委讨论通过之后才交给主管领导我父亲签字批准的。这个事情的发生有当时特殊的历史原因。而且在当时的情况和条件来看是合理的,理论上也没有违法,公安厅六处的领导也没有反对。仅仅是有点违规操作。正好碰上新上任不久的“茅台书记”(此君嗜好国酒茅台,每餐必饮一瓶,下乡考察时下属还将茅台装进矿泉水瓶里向他进贡,美其名曰“峒中米单”。故群众给他起了这么一个十分贴切的外号)新官上任烧三把火,因此组织上决定免去由市委常委兼任的市公安局长职务,调任某地区行署副专员,免去老许的党委副书记、副局长兼交警支队支队长职务,调任某地区公安局局长,(当然,后来这两位领导又东山再起了,前者高升正厅级的某市政协主席,后者也高升了,任副厅级的自治区检察院检察委员会委员、自治区反贪局局长,这是后话了)父亲不再担任副局长和党委委员的领导职务。改任非领导职务调研员。由原某地区公安局副局长周同志调任市公安局局长,提拔了林老厅长的乘龙快婿,时任市局治安支队支队长的小周和分局局长老黄担任市局副局长(现在这三位也不在市局领导的位子上了,这也是后话了),完成了班子调整。好在父亲对官场沉浮看得开,没什么计较,反正自己问心无愧,不管事也好,无官一身轻,做个“逍遥派”也不错,两年后父亲按规定晋升三级警监之后,就高高兴兴的响应朱总理号召,提倡三十年工龄提前退休,父亲向组织上打了请退报告,不久获得批准。

本文内容于 2007-12-23 21:26:44 被苏铸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