佣兵之路 第三卷 第一次任务 第四节 瞄准镜中的油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0/

桥上的敌人还在混乱之中,而我们已经下了山,我虽然不是什么建筑师也不是什么桥梁设计师,可是以我的眼光来看,对方想修复这座桥还是比较困难的,也就是说我们这个任务算是圆满完成。下面,应该去对付那个油库了。

我们先跟着向导把驴取了回来。在高原山地负重行军对体力消耗是很大的,所以毛驴是必不可少的伙伴,我们把背着的背囊继续放到了驴背上,由向导牵着驴继续顺着小道向那个油库走去。

天色渐暗,我们这支小小的队伍就在这山间小路上悄悄的走着。走了那么长时间的山路,大家都感觉有点疲惫,整个队伍都显得有点无精打采,突然,我们听到前面传来大声谈笑的声音,这时,整个队伍一扫无精打采的样子,每个人都紧张起来,拿出了枪。前面带路的向导回头示意我们别乱动,然后继续向前走去,我也走到了队伍的前面,跟着两个向导一起向前走,大家也都跟了上来,但是队形有所变化了,本来大家是一个跟一个成纵队,现在队形散了开来,大家都握住了藏在衣服下的枪柄,我感觉得出来。

我们继续向前走着,不一会儿,前面转弯处走出来6个人,一边走带一边谈论着什么,忽然,他们发现了我们,一齐举着手里的AK-47指向我们。走在前面的那个家伙向我们一挥手,说了句什么,我们的向导听到后,也回了一句。他们说的话我听不懂,可弗拉基米尔懂,他小声的给我们翻译着:“对面的家伙好象是塔得班的巡逻队问我们是干什么的,向导回答说我们是牲口贩子,把牲口卖掉了准备回家。”

那伙人开始向我们走来,他们的枪还指向我们,而且一边走一边问着些什么。

“他们问我们路上有没有发现什么情况,向导告诉他没有。”

说着,那伙人走到了向导面前,跟两个向导谈论着什么,弗拉基米尔怕他们听到就没有再帮我们翻译。这时,他们其中有一个家伙走到我们的驴那里,好奇的想用枪口挑开上面盖着的羊皮,我看到这种情况走上前去哈着腰,对他笑了笑,双手比划着,嘴里阿巴阿巴叫了几声,那家伙很奇怪,回头问那个向导,反正他们说什么我也听不懂。趁着他回头的工夫,我把插在腿上的三棱刺拔了出来,双手一拢,插到了左臂袖子里之后回头向谢辽沙看了看,谢辽沙使了一个眼色,我就看到大伙儿的手都在长袍底下活动起来。

那家伙跟向导说了几句,然后回头把我拔到一边,伸手就要去拿驴背上的东西,我看到此情景,又回头看了看谢辽沙,他向我轻点了一下头,我心里有数了。

这时,那个检查货物的家伙已经看到了驴背上背着的羊皮口袋中露出的数码色背囊,我看他就要回头,右手抽出左袖中藏着的三棱刺,扑上去左手捂住他的嘴,右手紧握三棱刺从他后背肩胛骨的下部向斜上方捅去,三棱刺刺穿了他的心脏,在他的躯干上穿了个洞,从他的前胸露出刺尖。他的伤口被刺刀的刀身堵住,鲜血虽然不能喷射出来,可还是从血槽上沽沽的流出,而他却在惊愕中软软的倒在了我的怀中。与此同时,我的耳中也听到了“噗噗”几声沉闷的枪声,回头一看,我怀里那家伙的伙伴们已经被我的同伴干净利落的干掉了,没有发出一声喊叫。

我看了看怀里的家伙,他的眼睛还无助的睁着,瞳孔已经开始发散,这标志着他的生命已经开始离开他的身体。我右手握着的三棱刺又在他的伤口里搅了几下之后猛的一下拔出同时我的身体往边上一闪,此时他的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血压没有了,血液没有喷射出来,只是从他身上一前一后两个洞口流了出来。我放下他的尸体,不由自主的伸出舌头舔了一下手中的三棱刺,接着蹲下身子,在尸体上擦了擦刺刀后归鞘。

我站起身来,做了个深呼吸,品尝着口中的血腥味,心里又产生了一股快意,这快意让我很兴奋,兴奋的我想狂吼两声,可我马上又清醒过来,知道现在我们的处境还不算安全。

谢辽沙说话了:“伙计们,敌人的巡逻队被我们干掉了,我们不能在磨蹭下去,要赶快行动了,丢掉一切不必要的装备,轻装快进!”

于是,我们除了武器弹药和一些野战口粮,其余的东西全部都丢掉,加快速度向那个油库前进并于夜里十一点多的时候,到达了目的地。

那个油料库所在的位置很隐密,是在一个山凹里,山凹三面是陡峭的山崖,唯一进出的山口有个哨卡,两边还有两座了望塔,塔上有两个探照灯在来回的照射着,而哨卡前面是一片小山坡,没有任何可以遮挡的东西,在山上至高点还有四个哨位,防守的十分严密。两个八九米高的圆柱形油库就在这个峡谷中间一个比较开阔的地方,边上还有三辆油罐车停在那里,油库边上有两座房子和三个帐篷。以上是猴子侦察到的基本情况,而我们就围在一起讨论着进攻的方案。

谢辽沙拿了几块石头摆了个模型,这个油库的防御非常严密,正面进攻那是异想天开,渗透倒不是不可以,但高处的几个哨兵不好解决必须要杀掉几个,而我们安放C4必须要安装延时引信,因为油库装满了油料,爆炸的危力很大,必须要留足够的时候供我们逃跑,而如果就在这断时间里被杀掉的哨兵被发现,那他们肯定会进行搜查,如果C4被发现那我们就前攻尽弃了。

我们时间很紧,如果不能尽快解决问题的话等那个被我们消灭的敌人巡逻队员的尸体被发现的话他们肯定会进行大搜捕,那时候我们很难跑全身而退的。弗拉基米尔问两个向导有没有小路通进去,那两个向导也不知道。

油库,应该怎么把它做掉呢?我一边想,一边摸着自己的SVD。。。。。。

对了,就用狙击步枪吧!

“谢辽沙,我有主意了。”

我把我的主意跟大家说了一遍,就是用我的狙击步枪!我先用一发穿甲弹击穿油库或者油罐车的外壳,然后再打一发爆炸弹引燃泄露的油料,而SVD的最大射程是3800米,我手里的这把又改装过,当然在这么远的地方子弹很难打得中,不过在1500米左右的距离击中油库或者油罐车这么大的目标以我的能力还是可以的,那个油库的位置又是正对着谷口,谷口对面不到一公里的地方就有一座比较高的山头,完全可以在那里进行狙击。至于枪声的问题,完全可以用布和我们向导带着的水壶做一个简易的消声器。

“尤,你的主意不错,我们就这么办了!”

于是,我们开始行动,来到了那座小山,找了个视野比较好的地方趴下,在弹匣中先压了两发爆炸弹,再压两发穿甲弹,灰狼来到我的身边,做我的观察手。

等一切准备完毕,灰狼开始报诸元:“距离,950米,目标左边的油库,风速12米/秒。”

“收到,距离,950米,目标左边的油库,风速12米/秒。”我一边重复着灰狼报的诸元,一边调整着瞄准镜,调整好之后,我狙好枪,右眼从瞄准镜里看着那座油库,准备击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