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地 第一章 第九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7/


在陈癞子跟朱五的共同推动下,再次出山杀鬼子搞枪的事也就成了定局。窝在大山里的土匪们并不知道,自打他们上次搞鬼子的行动给冷山这一地区带来了怎样的变化。首先是鬼子为了找回从他们身上丢掉的脸面,先对冷山一带组织了好几次大规模的扫荡。主要把精力集中在了靠近公路铁路两线的大大小小的山头山岭,把这些地方狠狠的梳了好几遍。然后为了加强自身对占领区的统治,在冷山全境实行了所谓的集中管理,负责连坐的恶毒方法。村村必建村工所,院院要搞巡防队。遇见生人要盘查,发现土匪要举报。这样一来,这一带的乡亲可又遭了大殃,好些人家给闹的家破人亡。可鬼子没有想到的是冷山是怎么样的一个地方,那些在其他占领区好使的毒计,在这里的效果并不会像鬼子想的那么好。相反的,鬼子这般倒行逆施,只会引发越来越多的抵抗。

不可否认,鬼子在这一带实行了一系列毒计后,确实是在短时间内的得了他们想要的平静。老长时间里没有看到哪里再遭到袭击了。这倒让鬼子头目敬山永寿高兴了一小会。但敬山心里清楚,真正让他损失惨重的人,他并没有抓到。这班人好象突然从这一带消失了,一点都找不到关于他们的线索。敬山估计的到,他们是躲进了山区。他也不是没有想过进山扫荡,可一旦进了山才知道,这山区之大已经超出了他能力范围之外。绵绵大山方圆数百里,山连山沟套沟的。就他手里这点兵力,想在大山里闹腾点什么,那是做白日梦。勉强突进去了四、五十公里,便灰溜溜的撤了回来,毛都没有捞着一根。还连摔带蛇咬的,伤了十几个,把鬼子敬山郁闷的差点脑溢血。

就在鬼子头目敬山心情刚好点的时候,冷山土匪的三把头朱五正在出山的路上。因为冷山土匪的大把头陈癞子已经决定出山搞枪,做大买卖了。于是朱五一大早就往山外赶。出山后的朱五才发现,一个多月没出山,这山外世道真他娘的变了。一路上所有重要的路口村镇,全让鬼子给建上了炮楼,设上了关卡。最可气的是这班鬼子还搞了一个什么狗屁“良民证”,竟要求人手一份,随身携带。因为狗日的鬼子在过卡子的时候要查看。烦!好在朱五手里的关系户还都活着,花了点钱就很快办了一个,不然这一路还真不好过。

陈癞子带着兄弟们在成阳岭等了足足三天,才把狗日的朱五给盼回来。风尘仆仆的朱五带回了两个消息,一好一坏。坏消息是这次出山杀鬼子的事,完全没戏了。自打上回鬼子吃了亏后,那群天杀的畜生变乖多了。整天不是窝在县城跟据点,就是趴在炮楼岗哨中。除了大队人马的巡逻,平常很少出门。要出来祸害乡亲,那也是工夫做的十足,落单的几乎没有。以土匪们目前手里的家伙来看,搞掉几个落单的鬼子不成问题,可人不给机会不是。要动也只能打据点搞炮楼,可这对冷山土匪来讲,有又似乎不太可能。要搞那边,起码不是目前这点人马可以去想的。

好消息就是搞不成鬼子倒可以打伪军的主意。前一向,鬼子为了加强对冷山一带的控制,特地从北方调了足足一整团的伪军。并且分散开,放到一些地方帮鬼子维持治安。这般孙子自打来了冷山就没干过一件有点人气的事,变着法的祸害乡亲,比他娘的鬼子还坏。搞掉他们也算是为民除害。朱五通过关系打听到,在远离县城的紫水铁路大桥附近,新建了一座兵营,里面驻扎了一个连的伪军。一水的三八大盖,还有三、四挺歪把子机枪,营里还有一个小型弹药库。油水绝对足的厉害,是块大肥肉。可惜就是忒大了一点,土匪们恐怕一口吃不下。

接下来的合计大会就热闹非凡,一个个吵的面红耳赤,就差没打起来。吃与不吃,吵了半天也没得出一个所以然来。最后,气急了的陈癞子指着手下的土匪们破口大骂:“吵你姥姥的XX,把老子气急了,把你们一个个用闹羊花全药翻了,看你们他娘的还有劲吵不!”

陈癞子的这番话不但让大伙安静下来,也一下子把一直静坐在一旁想法子的陈二给点醒:“对啊!来硬的不行,那就把那班孙子全部药翻不就结了嘛。亏我还在这想了半天,真他娘的苯死了。”打定主意的陈二告诉陈癞子说自己有办法让大伙把这块肥肉吃到口。凭借着在众土匪中新建立起来的地位,陈二的话还是很有份量的。听到二少有办法,大伙把眼睛直刷刷的望着他。

“如果朱五叔能有法子让我混进兵营,我保证让大伙不费一枪一弹就把这块肉吃了。”朱五听了说:“混进兵营绝不成问题。三天后便是中秋,兵营的伪军早就对附近的院子发过话了,让乡亲们准备鸡鸭鱼肉。并且要派人送进兵营,帮他们做中秋晚宴。只要你有好办法,我保证能让你混进兵营。”

陈二笑了“我保证,只要我进了兵营,这一连的王八蛋就算是活到头了。我管保把这连的孙子全部麻翻掉。到那时候,大伙自管放心去杀醉猪就成。”

对陈二的保证,土匪们是十分相信的。陈二学过水师这个大家伙全知道,作为南方人的他们也知道水师是干什么的。在水师众多传说般的功夫中,有一门叫药功的功夫,这可是专门用来麻翻对手的功夫。所以大伙对陈二的保证是深信不疑的。

法子想好了,那就开始准备行动吧。朱五连夜下山去布置怎么让陈二混入兵营的事,而陈二也在第二天一打早就满山窜悠着四处寻找麻人的药材来配置“三日醉”。别看这名字挺唬人的,其实材料挺好找,全是山里很普通的一些药材。中间有几味还是平常百姓在灾年时用来当食物活命的东西。可一旦你把材料找全了,加以特殊的制作手法加工成粉末的话,那它就成了三日醉。这东西,粘上荤腥再喝点酒,那你就得睡死三天。

加工三日醉时,陈二把身边的人都赶的远远的。他心里永远记得安师傅曾经说过的话:药这东西,心善则救人,心恶则害人!陈二可不敢让这方子从自己这里给漏出去。想着安师傅,陈二这心里就像刀绞般的生痛生痛,鼻子一阵阵发酸。

第三天一大早,朱五与陈二在定好的地头碰面后,便带着陈二赶往了铁路桥附近的唐家院子。在那里跟往兵营送吃食的人会合后,一起挑着担子进了兵营。因为这会冷山还没有发生什么杀伪军的事件,所以这兵营里的伪军警惕性非常差。对陈二一行人问都懒的多问几句就让他们进了兵营。

兵营内部挺宽敞,还有一大草坪。在草坪对面还有一排马圈。里面养了二十多匹马不像马,驴不像驴的东西。朱五讲的小军火库,可能就是离住房有一段距离的小房子。因为只有那里跟大门口有人站岗。

因为怕引起伪军怀疑,陈二没敢多打量,随着大伙一起进了后面的伙房。放下东西后,朱五跟其他人被伪军叫了出去,只留下陈二跟另外两个帮厨的。朱五临走前,暗地里给陈二打了个眼色,让小子多加小心,自己保重。陈二笑了一下表示明白。

目送走朱五后,陈二开始帮伪军准备晚宴,杀鸡剖鱼的忙活开了。好在陈二对厨房的活非常熟练,那麻利有序的手脚打消了一直在一旁看他们干活的伪军心里最后一点担心。等到起火架锅抄菜时,在一旁看了一下午的伪军早就远远的躲出了厨房。等最后一道菜递上宴席时,天色已经渐暗了下来。

听着伪军们热火朝天的劝酒声,陈二一边抹去脸上的汗水,一边会心的笑着。忙着吃喝的伪军派了一个小兵来到伙房,随便给了一点吃食,便急忙把陈二仨人打发出了兵营。出了兵营后,陈二关照好那二人不要吃伪军给的吃食后,便直直的赶往了离兵营不远处的小山岭,那里是冷山土匪事先约好的碰头地点。见到陈二安全回来,陈癞子舒了一口气。

天完全黑了下来。山下不远处的兵营里灯火辉煌,喧闹声传出了老远。陈二他们一边啃干粮,一边躺在草丛里耐心的等待着。为能把所有伪军不着痕迹的全部麻翻掉,陈二对药量进行了很精确的控制。从吃了药到一直完全发作,得有一个半时辰。就这样,一伙土匪在山上苦苦的等侯着。好不容易到了陈二事先估计的时辰,山下的兵营已经变的格外安静。又多等了一会,在陈二点头首肯后,陈癞子很是派头的狠狠挥了一自己的右手。早就趴的骨头发痒的众匪便连跑带跳的冲下了山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