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隼行动 第一章 第一章:第三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9/


“欢迎到来,女士们!先生们!”他离开桌子,将一行人迎接到一侧的休息椅上坐定,如果不是特殊接待的人员,工作人员会来为他们倒点喝的东西。由于符合特殊的性质,这方面的工作要靠他自己本人来做。

“大家先喝点什么?”他对小圆桌示意了一下,它的上面堆放了很多牌子的酒,三名男士点头应诺,只有那位模样迷人的女士没做出任何的表示,双眼直直地盯着司格登·克雷斯,像是首次见面式的好奇。一双碧蓝的大眼在他的身上,上下瞅视,仿佛是想从该人的身上,寻找到某种想要的信息。

然而他们都是相互熟知的人。克雷斯的公司曾多次与这家宗旨立志,解决公司各种矛盾的服务机构进行过许多次的合作。这四人是该机构里最出色的工作人员,当然他也只信任面前的这几位人士。单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信任与绝对的利益是紧紧地挂上钩的。

“我很想听一听他们对我做出的决策,对其进行的可行性的评估,是否是可靠。”

四人相互对视一眼,其中一位高个,干瘦之人频频地点缀了一下头后说道,“我们如今来到您这里,正好说明了这一点。”

“看来是可行的。”顿时兴奋起来,“来!来!”在他们每人拿着一个酒杯后,他把桌面上的酒瓶拿了起来,分别走到这些人的面前去添酒。“祝我们的认同再次干杯!”

所有人同时举起酒杯,在相碰之后,只有一人没有去喝杯中之酒,那是一位肥胖之人,粗犷无比的脸型上有一种让人胆寒的感觉。他将酒杯放了下去,像是要从外衣口袋里去掏什么东西,竟然掏出一把枪来,众人对此人手中突然拿出物件,感到很不解,但是又觉得是很自然的事,也许是……。

好像有一点不对劲,仿佛如同,哦,上天!第一个产生不良感觉的是干瘦之人,在他将手快速地往外衣口袋里伸去的时候。一声枪响,立即倒在地上。随后枪口指向随从之人,枪声连续,都被击毙。现在只剩下司格登·克雷斯先生。

事情如此地突然,可是脑海中的意识早已分辩出了成因。一个不容争辩的事实清晰地呈现出结果,并得出一个明确的答案。像迪比雷斯的鼓及鼓槌,奏响了激烈音乐的节拍。手中的酒杯掉落地上,被砸碎的声音是乐章的终止曲调。他鼓着一双恐惧的眼睛,望着面前的人,嘴唇颤抖。目光发直地注视面前的乌黑枪口,从那里还往外冒着少许的轻烟。

“有一些事我必须地向你说明白。”丘比尼斯将肥胖的身躯往前移动几步,跨过倒在面前的人,不想立即解决面前的雇主,“你很想知道,整个事情如何如此地突然与变化莫测?”

“是的,是的!”司格登竭力去保持镇静,一双大眼紧紧地盯着对方,希望从此人的脸上能够得到一点可以商谈的成因,他愿意与该人谈条件。

“没有人不去各怀鬼胎!”他扫视那些落败死去的人,对自己抢先一步获得成功感到莫大的高兴。“只有出奇制胜,要不然我可能会成为躺在地上的一员。”

“没有人愿意将到手的利益去与人分享。”他试着再一次地说。

“你没有说错,司格登·克雷斯先生!。”肥胖的杀手用脚去踢踏击毙于地上的同僚,从仔细检查的情况上看,显然是不想留下活口。

这是道上普遍客观存在的不成文的规律。一切罪恶源泉的动力在于利益的驱使。现在他面临一个不得不去判断的首要问题,因为面前这个来自服务性质机构的人,是否是执行该公司里的某种秘密指令,从而将他的同僚干掉。如果是出于这种原因,这样他就不会感到恐惧,就会放松下来。喝着酒用漫不经心的口气去与此人交谈,问题是无法猜透此人会不会是如此的性质。于是进一步去试探:

“有许多的事情对我来说,可谓是见多识广。丘比尼斯先生!”他耸了耸肩旁,虽然内心没有底,但是豁达开朗的性格仍然流露了出来。在他的脸上挂满了不拘一切的浅浅微笑,尽管不那么地自然,俨然是微笑之中的一种。“如今你是惟一的胜出者,我想我们该谈正经事情,你已经是名正言顺的代表。”

“这个固然没有说错。”

“这一切也许是你们公司安排的吗?”

“今天我不想谈这方面的话题。”

“喔!别那样认准不放。”

司格登的口气有点生硬起来,一旦真正明白刚才让人惊恐万分的一幕是该公司计划里的内容部分,那么他会冲着此人嚎叫起来,因为发生的一幕吓得他半死。决定在谈定价格的方面,要狠狠地扣除部分款项。躺在办公室已经毙命的三个人,将他们从这幢写字楼里弄出去处理掉,那可是要承担很大的风险,同时也是频为费时的一件事情。

“是我说的,还是你说的。”

“当然是我说的,丘比尼斯先生,这是你公司的计划内容吗?”

“公司!”对方有一点给弄懵了,不明究理地望着。

“喔,别给我兜圈子。”

投射出去的目光像鹰隼一样的威猛,只是其中仍然夹带少许的、不踏实的畏惧。如果对方抱以承认的点头后,司格登会让人惊讶地暴发出努力压抑的、由恐惧层面过渡到放松层面产生出来的愤慨火气。他决对不会放过雇主有权去大发怒火的机会,因为突然间里开枪射杀同僚的做法差一点让他吓出心脏病来。

“闭嘴!安静一些司格登先生,到另一个世界里去只是一个刹挪间,很快速的事情。记得在很小的时候,我常听说,哦,是的!八十岁的外祖母,你可能不知道,也许每个人当到达一定生存年限的时候,脑海里的思维比平时更容易跑到天堂里去,从而更喜欢用一生经历的、掌握的知识去猜想天堂之路的进程,原因是从未有人去过天堂之后又返回来述说天堂里的所见所闻。不过也有过例外,在第四街拐角的咖啡馆,在那个屋角处的桌子,每天总被一个身形奇异的人占住,他是一个通灵者,自称是一个灵魂曾经到过天堂后复返的人。踏进上天堂的路只是一个不明智的选择,但是一旦踏上此路之后,所有的欢乐与痛苦全都由上帝为你承担,如果你曾经去问过他那就太好了,必然会告诉你灵魂出窍是神圣的。”

“我不想听如此胡说,我只喜欢控制局面,因为我喜欢这样做。”

“我从不喜欢提醒人,对你是一次破例司格登先生。”

那支紧握枪的手在空中划了一个圆弧大圈,将枪口对着他点了点。突然,他从嘴中迸发出一阵深沉的默笑声,随后是无法克制地加大音量,笑得浑身颤抖不已,眼眶因此溢出了泪水。现在他明白了对方误认为是雇用服务机构的人员。真是极为有趣,太有趣啦!他克制住欢娱,很想在投射过去的目光里带上让人害怕的目光,不过这一点暂时是做不到的。

“难道不是亚里斯综合服务公司的职员?你不是丘比尼斯?可是这个相貌骗不了我。”

“目前的科技能力,能够做到隐瞒过别人的感官,瞒过精密的仪器。”

“那么你是谁?先生!”仍然保持着优雅、沉静的气度。

“这正是我的目的。”丘比尼斯冲着他阴森地笑着。“我不是丘比尼斯!”

“这不可能!”司格登鼓着一双不知所措的大眼说道。

“是的!”对方很肯定地点点头,一只手在脸部上用力一扯,一张人工合成聚乙烯物制成丘比尼斯的脸面物被剥开,露出一张从未见过的粗犷之脸。

对方仍然是那种不紧不慢的微笑,扫视房中几名已经断气的人,一个目前不知道是何性质的人混在他们之中。同处一个机构,常常呆在一起的人,不能认出同事已被人调包,那么相对来说,又能指望门卫认出什么来呢?现在生命遇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一切后悔与过多的遗憾都是费力不中用的主题。而实质性的东西就是:必须去搏一搏,上帝将生命交到了人的身上,就一切全都不去再管,什么都得全靠自己。

司格登瞅准一个认为可行的机会,拔腿朝门边跑去,只要拿开那扇门,上帝就会像一个势利小人那样重新回到他的身边,也到这个时候,突然认识到把办公室装置到极佳的隔音效果是巨大的失误,不然只要大吼一声,情况自然会变成另外的局面。

对方仍然显得很悠闲,对他的行为十分讥嘲,“一个坏主意!”枪口很快对准他,就在司格登的手掌触击到门上的时候开枪了。司格登·克雷斯先生摊倒在地上。“我本不想这样做,”对自己处于不得已的情况做出如此的决定感到很遗憾,“但是你不应该得罪乌本理斯先生。”他走了过去,仔细地检查了一番,确定已经被击毙之后,安慰般地对死人说,“我以用了最大的克制能力使你在这个世上多活了几分钟,如果你不这样冲动的话,本还可以多活几分钟,可是你放弃了,但是你并不会孤单,因为你的女友也将在不久之后前来陪同你的。”

杀手对地上的死人们做出一个恭敬的弓身之礼,然后拿开门走出去。因为还得赶往下一个目标,很显然就是司格登·克雷斯的女友。一位在同性恋者的各自划分角色之中,去扮演女友角色的人。计划经过严格地验证,不能有任何的差错,不然将会获得同样的命运。

来到了街边,立即叫了一辆出租车,在告知司机所去的目的地,有意说出与目的地还有二条街区地方。这是一个小小的防卫策略,原因是相信进去与离开时并不是同一个人,离开那幢房子的时候,司格登手下的那位秘书置疑注视的目光让他慎重起来,虽然能够算定,秘书进入上司办公室可能还要一会儿时间,然而世事难料,任何可能都会发生,一旦此人进入那间办公室,见到惨状,最直接的反应不会报警,而是打电话给克雷斯综合代理公司,要是真的那样将要遭殃了。

下了车之后,装模作样地在这条著名的商业街上悠闲地散步,但又是步履匆匆,心事只反应在行为举止上。当来到那条目的地的街道口,有意识地在一旁的商店门口滞留,观察着街上是否有异常的情况,因为心中有一个时间的计算概念值在时刻提醒,最好能将指示里的事项办妥,别出现任何的意外。

该名身着风衣的大汉在街边休息椅子坐着,这时候将墨镜戴上,一只手伸到风衣的口袋里,紧握着一把带有消音器的手枪,通过目测的估计,把枪口调整到一个适当的角度,对准大门口,只要那人一出来,就可以开枪,保准击中目标。

可是目标只在门口现身一下,并立即重新缩了回去,这是怎么一回事,杀手闹不懂,因为遵照指示,准时地到达指定地点,信息没有假,现在只有一个假设,那就是此人恐怕得到了某种告诫的信息。

的确如此。属于SSSC公司的成员,警惕性及慎重性是首要的基本准则,敏捷与聪慧是必须具备的要素。每个人的身上随时都携带公司内部专用频率的微型接收器,这是一个依靠卫星信号接收的仪器,有了它可以在世界任何角落进行联络。该仪器平时只是个配套设备,因为从来没有传来过信息,显然出现信息原因一定重大。艾力克斯马上退回来是一种最基本的本能行为反应,这是工作中总结出来的经验。

传来的信息资料告诉他:危险!从现在起与公司任何人断绝联系,各自保护好自己。后面还发来象征公司最高级别的徽标,证明现在情况确实十分危急。到了这个时候,他急急忙忙地拆开那个信封,里面的信笺纸上只写了一行字,用手写的。“五街区贮藏室六排贮物柜七号,物品重要,誓死保护。”落款处的署名是梅塞姆斯。该笔迹见过一次,那是公司最高执行官的字迹。

历来以冷静沉着著称的艾力克斯,此时此刻也不免前额冒汗。最高执行官亲自下达指令,是从未有过的。保护好物件,公司选中他,一种莫大的荣兴,同时也是一种巨大的责任与危险。看来公司真正出现了危机。立即拔腿朝大楼的里面走去,需要寻找另一条出口。

守候在门口的杀手同样感到问题不妙,立即与总部联系,“目标由门口出来后,立即转身缩了回去,现在己有一分钟还没有露面,出了什么问题?”

“如今事态已经暴露。”

情况变得更直接。杀手希望出现这样的情况,因为从现在起就可以按自己有用的方式去完成任务,而不再依照指示去行事。但是这样做:从追踪的角度上来说,增加了难度,从而使事情变得更复杂。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