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序章 第五章 “偷渡者到来” 第二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


在“衡东反击战”和“衡东会战”中功勋卓著的红旗军第4集团军司令王庸上将被皇帝任命为红旗军总司令官。军衔晋升为陆军元帅。这几乎是帝国军人的最高荣誉了。除了帝国元帅这个绝不轻授的最高军衔外,军种元帅已经是帝国军人的最高军衔。

王庸知道皇帝承受的压力和对他的殷切期望。当年,轩辕寂与玄武军校的崔群、蒙吉、高自诚、王庸、萧正心亲如兄弟。当时没有人能想到轩辕寂可以在众多才能出众的兄弟中捷足先登,当上神华帝国的皇帝。何况当时他的竞争对手中还有号称“小太宗”(指帝国第二位皇帝轩辕明)之称的太子轩辕台。

但轩辕寂最终成功了。为此,“五虎”之中的高自诚为轩辕寂献出了自己的生命。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历史。登上帝位的轩辕寂似乎忘记了他们几个的忠诚与贡献,萧正心甚至因为牢骚送掉了性命。如今在帝国为难之际,皇帝终于想起了他们这几个人,崔群担任了掌握军权的军政部长,蒙吉当上了最大的情报机关的首脑,他则被赋予了南线一个最大战略集团的司令官。王庸知道,皇帝再也经不起失败了,他需要一场自己的胜利来巩固位置,消除那些不和谐的声音,打消那些野心家的蠢蠢欲动。

全国都在渴望着胜利,但唯一的一场胜利却属于海军。那是废太子长期经营的地盘。皇帝对海军处心积虑,7年了,海军仍然游离于皇帝的掌控之外,针插不进,水泼不进。今年战争爆发,本来是皇帝整顿海军的最好机会,无奈的是至今找不到借口。

海军的事王庸只是想一想,红旗军的对面却虎视眈眈地蹲着兰斯人的200万大军。这才是王庸最需要关心的事。王庸在返回前线的飞机上就设想了几种进攻的腹案。他有这个本钱。如今,王庸掌握着红旗军建军以来的最大兵力,中央军和青旗军增援红旗军的两个集团军都正式划入红旗军编制之内,除掉被撤销番号的第14集团军,红旗军指挥着5个野战集团军。东至与青旗军的分界线朗波郡,西自与海军的分界线七星湖,经过大力补充的200万重兵一字排开,终于有了一条完整的战线和充足的预备队了。

王庸从帝都乘专机返回设在合班的红旗军司令部,立即召集军以上将领开会。大洪山北麓这个在地图上都需要仔细寻找的小城合班立即将星云集。经过红旗军参谋部4天的兵棋推演,王庸放弃了大规模进攻的念头。王庸于会议结束时提议在司令部下增设负责沦陷区游击战争的游击司令部,以红旗军副司令武大中上将担任游击司令。

“在南方沦陷区有我们3000万同胞和数以万计的失散官兵。”王庸目光炯炯地望着武大中副司令官,“如果他们开展有效的行动,敌人将很快露出破绽,那时,我们的机会就来了。”武大中曾任王庸的直接上级,武大中担任中将军长时,王庸是他麾下少将师长。如今,面对王庸肩膀上金光耀眼的元帅徽章,武大中只能响亮地回答“是。职立即研究组织游击战争。”

武大中上将是中规中矩的军人,骨子里看不起小打小闹的游击战争,对他的新职务有点不适应,不知道应当如何措手。确实,沦陷于敌手的南方5个州的神华帝国军人肯定不在少数,他们除了在敌人的俘虏营里,还有有组织的抵抗吗?武大中决定先将沦陷区情况搞清楚。12天后,经过紧急抽调的1200名军官携带电台被空降到敌后,武大中对这1200名优秀军官可惜,他们应当接受更长时间的训练,但王庸司令官等不及了。于是,利用几个暗无星光的晚上,准备了各种应急身份的特种军官们乘坐运输机飞向了南方。

7月21日晚,细雨绵绵。一架“盗食者”运输机将5名“偷渡者”送到齐宗城西南的山区上空。“偷渡者”是红旗军游击司令部为1200名进入南方开展游击战争的特种军官的代号。今天出发的这个小组也有一个代号“蜂鸟”。组长是齐平金星中尉,组员4人。凌晨2时,飞机到达指定空域,机长从驾驶室出来对齐平中尉做了个手势,齐平与他的4名队员最后检查了行装,等机舱的绿灯一亮,机组人员用力推开沉重的舱门,雨夜中2000米高空刺骨的寒风让齐平打了个寒噤,他回头看了一眼,第一个扑进漆黑的夜空。

齐平中尉安全降落到一块草地,身体没有任何不适,沉重的行囊也在。齐平暗暗庆幸第一步总算是迈出来了。他打开胸前“威力”自动步枪的保险,在降落点静静地等候了3分钟,确认安全后迅速将染成黑色的降落伞解开藏好,再次检查了胸前的“威力”步枪和指北针后,发出确认器第一声“咔嗒”声。暗夜里,确认器的声音传出很远,很快,北面回应了第一声“卡塔”,他再次掀动确认器,向声音方向摸去,一分钟后,他和第一个队员汇合了。半小时内,分头寻找的两人找到了另外两名队员,但最后一名队员却无论如何找不到。焦急中的齐平中尉看看时间已到3时30分,他们必须在天亮前到达接头位置,否则在这人地两生、充满敌意的土地上将无处藏身。齐平与3个队员合计一番,最后确认了方向,向东去了。

齐平小组预定的接头地点是汪肇镇的太阳神庙。汪肇是齐宗城南部的一个小镇,不算偏僻,但也不在主要的公路干线上。齐平小组的任务是联系此地的抵抗力量(假如有的话),查明齐宗城兰斯人的兵力部署,袭击和破坏敌人的交通线,鼓舞和坚定沦陷区神华人民的抵抗决心。关键是第一步,如果没有一个可靠的落脚之处,后面的任务都是空的。

凭着经严格训练的素质,凌晨5时35分,齐平和他的3个小组成员来到了汪肇,在神华帝国,太阳神庙绝对是最宏伟的建筑,齐平一行很快接近了神庙。

在凌晨最暗的夜色中,神庙像一个威严的老人,沉默地伫立在那里。

一个小组成员敲响了神庙的大门。“嗒嗒嗒”,声音在空旷的夜里传出很远。

一个身披长袍的年轻人打开了大门,“找谁?”

“迷路的游子回到故乡,你说应当找谁?”队员说出规定的暗号。

“欢迎你,来自北方的游子。神庙就是你的家。”暗号无误。接头的队员松了口气,正准备向后面发出信号,猛然发现开门的年轻人眼中闪现的一道厉芒!“杀气!”队员立即横过胸前的自动步枪,但晚了,一道寒光掠过,匕首毫不留情地插进队员的胸膛,队员发出垂死的一声凄厉的惨叫!

“中伏了!”齐平当即立断,带着剩下的两名队员向镇外撤退,寂静的镇子里突然灯光齐放,伏兵从暗处杀出。随即,爆豆般的枪声响起。

齐平和一个队员突出了镇外,另外一名队员倒在了突围的路上。茫茫黑夜里,齐平漫无方向地奔逃着,追兵在后面紧追不舍。

前方黑暗中突然响起枪声,是兰斯人“刘易斯”轻机枪独特的叫声,齐平绝望地站住了脚,甚至没有卧倒,“有埋伏!”宁死也不能当俘虏的念头闪过脑海,齐平刷地将手枪对准了太阳穴,但马上发现伏兵的子弹并没有射向他,“自己人!”又一个念头闪过,马上被心底涌起的狂喜淹没了。

一双手将齐平拖进树丛,“我们是帝国陆军,别害怕!”纯正的帝国语听起来是那么亲切。

齐平和仅余的一名队员鲁志明跟随这支身穿兰斯军服的小队伍摆脱追兵后一路急行军,天亮后到达一个小山村,齐平和鲁志明被引进一间石屋。庆幸的是,跟随他逃出来的鲁志明是小组唯一的报务员,袖珍电台也完好无损。不到10分钟,房门开了,一名身穿兰斯军服,但佩戴着帝国陆军金星中尉军衔的年轻军官向齐平伸出手,“我是292团中尉龙行健,欢迎你们来到敌后。”

下意识地,齐平报出自己的姓名与军衔,“中尉齐平。”年轻士兵报出的番号让齐平一愣,“你说你是98师的?”

“对,我是98师292团1营2连连长龙行健。”朦胧的晨曦中,龙行健雪白的牙齿格外醒目。

“捡到宝了。”对界口之战耳熟能详的齐平不禁大喜。在认真核实身份后,一道电波穿过沉沉黎明,飞越崇山峻岭,在红旗军游击司令部里被翻译成神华文字,值班军官立即按照程序将电文呈报上级,一小时后,齐平的报务员鲁志明接到了总部的回电。

“恭喜你了。”守候在电台前的齐平向龙行健伸出了右手,“我必须向您敬礼!上尉。根据帝国军政部的通令,98师所有军官晋升一级军衔,在我见到您之前,您已经是银星上尉了。现在恭喜您的是,根据总部的命令,您的部队的新番号是齐宗第一游击支队,您是支队长了,军衔是金星上尉!我将是你的副手。”齐平羡慕地看着并没有多少激动的龙行健,这个金星上尉,恐怕是帝国最年轻的上尉了,他作为帝国情报学院的毕业生,进入军队4年方获得金星中尉的军衔。而人家只用了不到三个月。而且还在于人家的年龄!齐平刚才已经知道了龙行健的年龄。

瞬间,龙行健想起了父亲。36岁的父亲阵亡时的军衔仅为银星上尉。而自己在18岁即超越了父亲。

“恐怕这是来自帝国最好的生日礼物,”周峰笑道,“今天正好是他的18岁生日,我想,没有比这更好的生日礼物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