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近自由 回到过去1931 第七十一章 马永贞和徐焕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8/



“进来吧,门没锁。”龙月凤高叫了一声。然后门打开了,走进来一高一矮两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高的那个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披着大衣,帽子拿在手上,很有几分黑道老大的风范。安平猜是马永贞,矮的那个稍稍年轻一点,穿着黑色的留日学生似的中山装,带着帽子。他们走了进来之后,就直盯盯地看着安平。

“介绍一下,”龙跃风站了起来,指了一下说道,“这是马永贞和徐焕生,小徐还是日本留学生呢,不过现在跟着我们干事情。”

然后她又指了指安平说道,“这位是安先生,归国华侨,算是我的朋友。”

“幸会。”马永贞沉声说道,同时伸出了手,安平笑了笑和他握在一起,感到对方的手像钳子一样把自己的手紧紧夹住,当下也不反抗,任由对方用力。

“见到马先生真是高兴啊!”安平说道,“我对于你是闻名已久啊!马先生做的那些事情我到了上海略有耳闻啊!”安平一边说一边笑,马永贞发现自己无论怎样用力,对方都好像不在乎,而且自己用力上去好像没有效果一般,反而把自己的手硌得疼。

“过奖了,”马永贞红着脸说道,放开了手。

安平笑着向徐焕生伸出了手,同时问道,“徐先生在日本是学什么的啊?”

“学医的,”徐焕生很不好意思的回答道,“仙台医学院,但是被开除了。”

“了不起。”安平一边握手,一边拍了拍他的肩膀,“鲁迅先生也是那里的学生,不过后来也是没有毕业就走了,看看现在……你们留日的学生都很不错呢,国父在日本呆过,梁启超也在日本呆过,连我们的蒋主席都在日本呆过。徐先生前途无量啊!”

徐焕生很是激动,嘿嘿的笑着说道,“我怎么能和他们比。”

龙月凤插话道,“好了,好了,别的话不要说了,小马,小徐,兄弟们的训练怎么样了?”

“大姐,我就是来告诉你这件事情的。”徐焕生说道,“本来我们就人手不够,你还要抽人手去训练什么……那个叫军事素质,本来青帮那些人对于我们吞并他们在闸北的小帮派就已经很不满了,现在我们又不是青帮的成员,他们要是向我们下手怎么办?我们在闸北的人手不够啊,要不把训练的人拉回来吧,拿斧头砍人已经够了,何况我们还有点枪。这个训练也太花钱了一点啊。”

“不行,”龙月凤很坚定的说道,“马上就有大事情要做,要是没有几个能大能冲的人我们就完了,你以为青帮会怕我们拿斧头吗?你放心,安先生愿意帮我们搞一批军火,到时候根本不用怕青帮的人过来抢地盘,你们两个就好好去训练弟兄们,到时候打仗的时候少流一点血。”

马永贞和徐焕生已经在脑子里面把打仗直接等同于帮派之间的掐架了,没有领会龙月凤的话的深沉含义。安平倒是理解了,不过他此刻正面对马永贞和徐焕生听到他能搞到军火后的热切的眼神。

“青帮完全不是问题。”安平说道,“你们只要告诉我张啸林或者是杜月笙开的赌场在哪里就好了。”

其他三个人露出了奇怪的神情,徐焕生说道,“青帮在闸北有很多小赌场,不过他们和我们的生意没什么交集,我们也算是平安无事,他们最大的赌场在大通路那边,晚上六点才开,是杜月笙的产业。”

安平点点头,转过头去和龙月凤说道,“晚上你和我一起去就好了,我们也去认识一下杜月笙比较好。”

龙月凤点了点头,安平拿起了自己放在桌上的帽子说道,“那么我回去布置一下,大家晚上见。”说着向马永贞和徐焕生点头示意告别。

龙月凤说道,“还是我送你回去吧。”说着跟着安平出了门,然后又转过头对马永贞他们说道,“你们今天好好到我们的场子里面去看看,小心别人来惹事。”

马永贞和徐焕生回答说知道了,安平看到徐焕生眼中分明的羡慕的眼神。

“枪啊什么的,我会尽快想办法送过来的。”安平扬声说道,然后和龙月凤一起走下了楼,经过楼下的柜台的时候又听到了一阵小姐的叫唤声。

“你有什么安排?到杜月笙的赌场去有什么用?”龙月凤问道。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安平说道,“倒是我不知道你居然真的开始训练军队了。”

“练练手下的身手罢了,”龙月凤轻松地说道,“也就是一般的军事训练,找人给他们上上课,练练体能什么的。”

“那么有多少人,在哪里呢?”安平问道。

“好不容易才抽了一百多个人呢,”龙月凤回答道,“都在城外,搞了一点长枪,让他们练练手,熟悉熟悉一下而已。”

“你到了这边的时候,身上有没有什么武器?”安平突然想起来问道。

“有啊,”龙月凤在怀里一摸,拿出了一把六四,“7.62毫米口径的子弹还是很好找的。”说完她迅速地把枪收了起来

“国产武器,非常好。”安平摸了摸下巴,“你不用送我了,我自己回去好了。”同时他的身体一侧,从怀里摸出一把勃朗宁M1900递给了龙月凤,“但是现在还是用适合这个时代的武器比较好。”说着对她笑了一下,转身走掉了。

龙月凤倒是很高兴地收起了这把可能算得上是古董的枪来。楼上,把自己的头印在窗子上面的徐焕生带着一点哭腔问道,“马大哥,刚才那个小子是不是在摸大姐的手?”

马永贞看了一眼一脸倒霉相的徐焕生,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说道,“走吧,大姐叫我们去巡逻呢!”说这就拉着徐焕生向楼下走去。

在路上,安平边走边想,“抢劫张啸林的事情还是交给宫泽栩去办好了,我今天晚上还是好好的做我的赌神比较好,再想办法让埃里克多森搞点手枪什么的比较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