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近自由 回到过去1931 第六十八章 我们的朋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8/



到达上海后的第三天的早上,安平和宫泽栩,亚美,以及伊丽莎白正坐在八国饭店里面吃着饭。埃里克森先生为了大家连续三天跑东跑西,在天还没有亮就出去了,这让伊丽莎白非常的不满,好在还有亚美这个女孩子陪她。吃过早饭之后,宫泽栩也不得不出去忙着做事,当然这是对两位女生的官方说法,做事,找工作什么的。瑞典的护照到上海的第二天晚上就被埃里克森搞来了,对自己的妹妹解释是花钱买来的,伊丽莎白和亚美虽然有点疑惑,但是还是接受了这个解释。接下来就是宫泽栩和埃里克森每天忙着出去说是干活工作了。只剩下安平一个人陪着自己的妹妹们。

这几天安平不得不陪着这两位小姐在上海到处逛,当然,这两位小姐也不是没心没肺不明事理的人,她们也多次表示说也要找工作帮助自己的哥哥,但是被埃里克森和宫泽栩严厉地拒绝了。伊丽莎白和亚美疑惑于为什么安平不去找工作赚钱,埃里克森和宫泽栩解释说安平要保护两位姑娘,因为现在上海非常的不太平,黑社会光明正大的出现,两位小姐又过于漂亮,身份又是外国人,还是有一定的危险,所以安平先生有义不容辞的保护的责任。

这个解释虽然牵强,但是还算是被接受了,不过安平并不觉得自己不出去干活就是好运气,因为他发现自己陪着两位姑娘逛街实在是比埃里克森在瑞典领事馆和慎昌洋行给那些工作人员催眠来得更累。伊丽莎白对自己的态度还算是不错,但是亚美似乎对于除了自己哥哥之外的男性饱怀戒心,虽然相比较而言,亚美和安平的共同语言还要多一点,但是这位小姐似乎在面对安平的时候有一点顾忌,多多少少有点害怕,不敢怎么说话,安平就只好跟在他们的后面,看着这两位小姑娘用刚学会不久的中文交谈评论旧上海的建筑物。

“宫泽,今天你不用去上班吧?”安平打着眼色给宫泽栩说道。

“不用去啊!怎么了。”宫泽栩会意的回应道,同时看到自己的妹妹脸上的喜色。

“没什么,也许今天我要陪我们的一个朋友,所以可能没有时间陪这两位小姐上街逛了,所以今天就麻烦你去陪陪她们好了。”

“这个倒是没有问题。”宫泽栩说着同时看了看自己以及满脸兴奋的妹妹。

“给你妹妹多买点礼物,也别忘了给伊丽莎白买一点,免得埃里克森先生说我们偏心,前几天我想给她们钱让她们自己买的,但是这两个丫头死活不要,那么就花你的钱好了。”

宫泽栩用询问的眼光看了过去,亚美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说道,“我们的钱不是不多吗?我怕我们花了就不够了。”伊丽莎白也是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看着宫泽栩。

“虽然我说过不用担心,他们的哥哥都不是等闲之辈,但是这两个丫头还是喜欢乱操心。”安平接着说道,这时候从门口走进来一位外面套着黑色披风大衣,里面穿着西装,带着礼帽的但是明显看起来是女子的人。

“看看,我们的朋友来了。”安平说道,“在这个世界上能够遇见这么以为曾经在另外一个世界里见过的人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情啊。”

安平说着这话的时候,那位女子已经走到了安平身边的空位坐了下来,“安先生,宫泽先生和小姐,埃里克森小姐,我也很高兴在这里认识你们。”随着她抬起头来打量在座的几位的时候,大家才看清楚这位女子细腻的面孔上面散发出的勃勃的英气。

“自我介绍一下,龙月凤,中国安全局龙组的成员,为了保护着为安先生和你们一样倒霉来到了这里,不过我好像比你们早到上海一点,半年前我就到这里了。不知道你们到的是哪里?”

“宫泽!”安平看着宫泽栩顶了顶眉毛。

宫泽栩示意地站了起来说道,“好吧,姑娘们,让我们去逛街好了。这里的事情还是交给他们中国人比较好。”说着就带着满是好奇的亚美和伊丽莎白走了出去。

“看起来我们到的时间和地点都不一样,”安平等到宫泽栩带着小妹妹走出了饭店才说道,“十天前,我们才到的北平,你说的是你已经到了半年了吗?”

“是的,”龙月凤说道,“前几天就有人报告说有长得很像你,同时带着和我描述的一样的外国人出现在了八国发电,所以我就来看看了。”

“哦,看起来你的1931年的国安局组建得不错啊,情报这么发达。”安平不置可否地说道。

“不知道能不能够回去,所以为了今后的事情做准备的话,我还是不得不想办法自己做一点点事情。”龙月凤看了安平一眼,“你是一个中国人,我多少对于你还是有点信赖的。说实话吧,我现在手上有点人手,也有点钱,准备在一二八的时候大大干上一场。你和那两个日本人在一起,就一点也不担心?这几天我一直在观察你,埃里克森先生这几天一直在往洋行里面跑,宫泽栩我派出去跟他的人总是跟丢,你确定他没有背着你干什么事情。”

“龙小姐,你完全可以相信我的朋友的。”安平瞪了瞪眼,“他们都是很友好的国际主义者,你所担心的那两个日本人也绝对是日本人中的左派。”说着安平点了点头,“至于还要告诉你的就是我们还是有机会回去的,当然前提是找到那天在车子顶上面拿剑的那个家伙和她的剑。我可不敢保证那位也是国际人道主义者。”

“嗯,说起来,”龙月凤沉思道,“那天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我多少知道一点,”安平摊了摊手,“但是你不能理解,把名词堆在一起来没有什么意思。你知道这个结果就是了,我们多少有点超出你理解的能力就是了。”安平一脸真诚地看着抬起头来用疑惑的眼神看着自己的龙月凤小姐。

“那么,我需要你们的帮助。”龙月凤说道,“有几个同时代的同伴真的是好呢!”

“如你所愿,小姐,”安平点了点头,“我们大家现在都看着一二八事件的发生,说实话,很明显,我们的目的难道不是为了和平和正义吗?”安平笑着拿起了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茶。

“哦,当然是这样。”龙月凤的眼神有点游离。

“小姐,”安平说道,“我很愿意提醒你,如果这个时候你想插手你们党的内部事情的话,这是非常不明智的。但愿你明白可能的蝴蝶效应,而且能够明白我们是随时可能消失在这个时代的人,当然,如果你认为你能够留下来支持你们党的发展的话,我相信事情应该不会向最坏的地方走……”

“我明白的。”龙月凤打断了安平的话说道,“自由分子安先生。”

“谢谢你的夸奖。”安平放下了杯子,“投身到这样子宏大的场景里面,真是让人热血沸腾呢!龙小姐也是这么认为的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