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8/



第二天中午下船的时候,郑先生和他的两位朋友抢在安平他们前面急匆匆的下了船,连招呼都不打一个就跑了。安平他们倒是无所谓,和一群乘客一起下了船。大概是因为身边跟着埃里克森和伊丽莎白两个非常明显的外国人的缘故,一走出码头就有不少黄包车迎了上来,叫道,“先生,小姐,要车吗?”

安平回过头看着埃里克森相视苦笑了一下,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从他的的视野里面飘过,安平马上转过脸去,看到的是一个坐在奔跑的的黄包车上的女性背影。

“看到了谁?”宫泽栩走上来问道。

“嗯,是熟人呢!”安平微微一笑后说道,“还是先去饭店然后去吃饭好了,同志们,上车好了,这个待遇可不是现在在我们那个时代可以享受到的。”说着他自己登上了一辆最近的黄包车,那位拉黄包车的中年人在旁边已经等得望眼欲穿了。伊丽莎白和亚美也怀着好奇的心情和自己的哥哥各自登上了一辆黄包车。

“八国饭店。”安平说道。

“好勒!”听到目的地的拉车人马上兴奋的叫了起来,八国饭店离码头非常远,是个大买卖。

安平望向和自己所在车子平行而行的车子上面坐着的埃里克森叫道,“先生女士们,我们说不定马上能够遇见接待我们的人,大家放心好了。”

宫泽栩和埃里克森都是微笑着点了点头,亚美和伊丽莎白则是用一种羡慕的眼神看着街道两旁古老的建筑,民国时期远东第一商埠充满了无穷的魅力。

------------------分割线------------------

“公主们都睡了吗?”安平笑着看着背着自己妹妹偷进自己房间的两个人。

“当然,”埃里克森摊了一下手说道,“我可不能让自己的妹妹知道自己是长着触手和犄角的人。”

“这个比喻很不当,埃里克森桑,”宫泽栩靠着埃里克森坐下来说道,“我们不是基因变异的产物的说,我们是宇宙人啊!宇宙人,现在我们要做的事情是维护世界和平的说。”

“好了,”安平闭上眼睛,“你们两个就不用在我的面前卖弄你们那一点点从麦克斯韦的妖哪里借过来的动漫知识了,有这个必要吗?”

“我个人认为还是有点必要的。”埃里克森从怀里拿出一个小小的黑壳笔记本说道,“你们以后出来起码在身上带一个小型终端好不好,现在我们虽然不能够和麦克斯韦的妖的总系统连上线,不过我这个小型终端上面储存的信息也不少,我个人认为这对于我们今后的行动还是有帮助的。”

“很好,”安平拍了拍坐在自己身边的埃里克森的肩膀,“从前你就是一个喜欢把自己变成一个装备仓库的家伙,我们想到到现在为止你居然还是没有改变。不过很好,那么我们的身份问题的解决就全部交给你了。”

“嗯?”埃里克森有点傻傻的感觉,“怎么解决?只要一查不就知道我们在9月28号才首次出现在北平啊,接下来是怎么也查不到我们的身份的啊?”

“你要想办法让他们查到,”安平耸了耸肩,很轻松地说道,“比如说他们能够查到我们在瑞典上海领事馆里面有档案,我们有瑞典的护照等等,总之那些家伙不会一直查到瑞典国内吧,查不下去的时候他们就会疑神疑鬼,你也不用太担心,明天去瑞典驻上海领事馆把这件事情办好就好了。”

“我知道了,”埃里克森有点丧气地把笔记本收了起来,“这些历史资料资料你不要了吧?我拿这个终端明天有用。”

“虽然我不怎么明白这种低级的战争怎么打,”安平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但是该记的东西都在我的脑袋里面,这两天我倒是想在上海到处逛逛,看看能不能遇见我们的老朋友,我想我大概已经看到她了。”

“那么我做什么呢?”宫泽栩问道。

“好好陪陪你妹妹和埃里克森先生的妹妹好了。”安平打了个哈欠,“埃里克森先生最近会非常忙,因为他还必须把自己的身份设定为慎昌洋行的老板之一,为我们想办法现在上海储存一批军火,我个人倒是很喜欢美国的武器,M1918自动步枪大概是现在最好的步枪了。”

“我的任务这么重吗?”埃里克森不满的埋怨道。

“我们没有你的洗脑的能力,”安平只好说道,“虽然你一直避免使用这种能力以免给人类这种脆弱的生物造成伤害,不过现在的时间比较特殊,我还是建议你让那些慎昌的工作人员把你当作是一个国外来的大人物比较好。我相信我们的来自政府的朋友肯定会积极地为马上将要到来的战事做准备,为了帮助他,我们当然也要做点什么。”

“这就是所谓的爱国情绪?”宫泽栩说道,“还真是在民族危难时刻爆发出来的责任感呢!”

“当然,”安平看着他笑了笑,“等过几天我们搞到了钱的话,我想你也会有很重的任务的。”

“是什么?”宫泽栩问道,“我现在是一个瑞典籍的日裔人士了,而且对于日本本土的日本人相当地看不上眼呢!”

“那么我们还是帮助你的同胞们收购他们手上囤积的药材好了。”安平颇有深意地笑着,“我们会发大财的,当然是顺便。这段时间你最好好的给你的妹妹做做心理辅导,现在状态下,虽然你们的祖国现在有点像疯子,但是对于从心理上面背叛她自己的国家不知道她是不是能够从感情上面接受。”

“从某种意义上讲所有的八十后青年都可以发展成为世界主义者,”宫泽栩回应道,“至于亚美她非常坚强,只要我不倒,你完全可以放心她的。”

“先生,”安平说道,“二战后的世界主义者最后都被批判的很惨,被称为脱离实际的理想主义者,但愿你不要说出什么让人尴尬的言论,现在看来无政府主义就已经够离经叛道了,你就不要拿着星际联邦共和国的组成理论出来骗人了,会被打的。就算是到了二十一世界,联合国也是一坨屎。”

“我完全明白,先生。”宫泽栩说道,“所以有人会说年轻人too simple ,sometimes na ve.不过你可以放心,就我的妹妹而言的话,对于目前的这个社会还不是那么的认同,特别是他看到现在的所谓的日本侨民在街上横行霸道的时候,如果过几天她看到更过分的场景的话,她会很快过渡成为一个左派分子的,我相信,就好像西园寺小姐一样的。”

“我完全明白的。”安平点了点头,“那么我们最好把准备工作快点做好,我们的朋友看起来最近就会来找我们,当然重要的是最好不要让你们的妹妹知道我们干了些什么。”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