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8/



从天津出发的葡京号到上海要一天一夜的时间,到了傍晚的时候安平一行人吃了晚饭站在了甲板上看太阳慢慢的从海面上落下去。伊丽莎白和亚美正试着用中文和自己的哥哥们交流,努力提高自己的水平,听到亚美和伊丽莎白奇怪的口音,安平躲在旁边只想笑。埃里克森和宫泽栩用催眠学习的方法加强了自己妹妹们的学习能力,只是几天的时间,伊丽莎白和亚美已经可以听懂一般的日常的对话了。不过安平像是喜欢逗两位姑娘一样,故意用很重的方言音和埃里克森宫泽栩交谈,看着两个小姑娘瞪着眼睛,一副费力猜测意思的样子哈哈大笑,这多少缓解了一下大家的紧张情绪。

“这位先生也是四川人吗?”站在安平不远处的一位旅客似乎是听见了安平用四川话和埃里克森以及宫泽栩说话,很感兴趣地走进了搭话道。

“哦,算是吧。”安平转过头去,看到站在自己旁边的这位先生大约三十来岁,穿着长袍围着厚厚的围巾,鼻子上面架着一副黑框的眼镜,一副旧式知识分子的架势。

“不好意思,贸然打断你们的谈话,”对方倒是彬彬有礼,“自我介绍一下,鄙人姓郑,名光远,也是四川人,听见了乡音,忍不住上来搭讪,诸位见笑了。”

“哦,哪里,郑先生也是到上海吗?”

“是啊,”郑光远笑着回答道,还好奇的看了看埃里克森和宫泽栩,因为他才他听到宫泽栩和亚美之间说了几句日文,忍不住好奇心多打量一下这几个中文不错的外国人。“不知道诸位到上海是做什么啊?”

“可能去见见朋友吧。”安平回应道,这时候埃里克森和宫泽栩都皱了皱眉毛,找了个借口躲到了甲板上的另外一端继续和妹妹说话去了,只剩下安平和郑先生留在原地,当然甲板上三三两两的还是有很多其他的人出现,有些人时不时的向这边打量着。

“哦,郑某也是去找朋友的。”郑光远笑着说道,一点没有因为埃里克森和宫泽栩一句话不说就走开而生气。“不知道您的朋友是哪一位,说不定郑某也认识啊。对了,还没有请教这位先生贵姓。”

“我叫安平。”安平平淡的说道,“我找的朋友郑先生肯定不认识,说实话,我都不知道她是不是在上海,不过我想碰碰运气可能还是有机会见面的,顺便说不定还可以在上海立足下来,慢慢找也不一定,我想即使现在她不在上海,过不了多久也会马上到上海的。”

“哦,是这样。”郑光远点了点头,“郑某在上海还是有些朋友,到时候安先生需要帮助尽管说一声,毕竟我们都是老乡嘛!俗话说得好,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到时候有什么事情只要到闸北的三乡旅馆来找我就好了,我是常住在那里的。”

“多谢郑先生了。”安平客客气气地说道,“还没有请教郑先生是干什么的。”

“本人在北平有两家纺织厂,最近北边的形势有点不妙,这次准备到上海去看看准备把工厂移到上海的租界去,图个平安啊。”郑光远说道,“安先生看起来和外国的朋友关系很好啊,不知道有没有兴趣在上海的商界插上一手啊?”

安平看了郑先生一眼,觉得这个人的眼神怎么看怎么不像一个商人的样子。“郑先生,看起来您对于张学L在东北的抵抗很不看好呢!上海说不定也不是那么安全的地方啊,虽然说现在上海乃至全国抵制日货厉害,而上海又是日本纺织的重地,你看好上海的市场我很能理解,但是你不觉得上海说不定马上也要大乱了么?”

“上海会乱?不可能的吧。”郑光远先生透出了一盒香烟,先是向安平递了过去,但是安平摆了摆手,示意自己不会,郑先生便自己拿出一根香烟用火柴点着,同时把熄灭了的火柴丢进了海里,“不会吧,你的意思是日本人会打上海。开玩笑吧,东北的战事起码还是会打上半年左右吧,张学L退守锦州,黑龙江不是还有马占山的部队吗?日本人不是还没有占了黑龙江吗?怎么着,日本人也不会笨到两线作战吧?再说我们开工厂只要开到租界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吧?”郑先生一边说一边拿眼睛斜着去看安平的脸色。

安平笑了笑说道,“如果张学L真的是能够下定决心的打的话,我倒是相信东北能够撑上半年。”

“哦,看起来安先生不相信张学L啊!”郑光远仔细看了安平一下,“他可是和日本人有大仇的,怎么着也要打上几场吧?到时候国联可是会调停的。”

“郑先生,我们还是不要谈这个话题比较好。”安平笑了笑,“有仇是有仇,不过如果对方过于强大有仇也是不敢报的。郑先生不也是往安全的地方跑吗?这也是人之常情,不过如果在安全的地方作不安全的事情也就不安全了。”

郑光远先是迷惑了一下,然后脸色一变,怔怔地看着看安平发了一下呆,才掩饰似的接道,“怎么说大家都是中国人,如果真的是和日本人打仗的话,怎么着捐钱捐物我也会出上一份力的。”说完这话,站在不远处的两个穿着西装戴着毡帽的中年人也向这边走了过来。

“郑先生,好像是你的朋友过来了。”安平看了一眼那两个人说道。

“是吗?”郑光远回过头去看了一眼,然后转过身来说到,“不好意思,安先生,看起来真的是我的朋友,似乎是找我有事。”那两人走到离安平和郑光远不远的地方就停了下来,不住的向这边打望。

“没事,郑先生,和你聊天很愉快的,我很高兴。”安平礼貌地说道。

“安先生,”郑光远额头上有点冒汗,“很冒昧的问您一下,你的那位日本朋友到底……”

“是中国人民的朋友,是国际友人。”安平露出了迷人的微笑,“这和你们的俄国朋友的性只是不一样的。”

“安先生说笑了。”郑光远擦了擦汗说道,“我哪认识什么俄国人。”

“是吗?”安平露出了耐人寻味的微笑,目送郑光远急匆匆地走开然后和那两个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那两人先是神色一变,马上看了过来,然后又在郑光远的劝说下急匆匆地走开了。

这时候埃里克森和宫泽栩也走了回来,“是未来中国的执政党员吧?”埃里克森问道。

“是的,”安平回答道,“你们的眼力让我惊叹!”

“不管怎么样,”宫泽栩说道,“他们的味道倒是一直没有变呢!”

安平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容,看了看亚美和伊丽莎白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回答道,“看起来历史上面的麻烦很可能是真的呢!”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