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近自由 回到过去1931 第六十五章 去上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8/



“你好,记者先生。”安平回礼道,“您不是怀疑我们是间谍,所以一直在这里等我们吧?”

“先生,你说笑了。”洪学峰笑了笑,“你如果是间谍的话,未免也做得过于高调了,实际上你说的那些话我也是那么认为的。锦州是关内的门户,不容有失,要守住,同时又是铁路枢纽,交通方便,便于集结兵力北上,如果少帅按你的安排打的话,说不定日本人要吃点亏。”

“你过于乐观了,”安平毫不客气地说道,“少帅只怕是没有什么勇气和日本人开战,能够守住就不错了。就那位日本友人的意见来看,他认为关东军只要三个月就可以占领全部三省。如果不怕别人说你泼冷水或者是卖国的话,那大可以把这段话写上报纸看看。”

“三个月……”洪学峰看了看正拍着自己妹妹肩膀安慰她的宫泽栩,有点吃惊。“东北军怎么说在东三省也有十万,关东军不过三万,这个也……”

“随便你信不信,”安平耸了耸肩,“我们想休息一下,然后马上去上海,你能不能够给我们介绍一下旅馆和船?北平我们一点都不熟。”

“好的,”洪学峰点了点头,然后突然很惊奇的问道,“难道日本人要突袭平津?”

“不可能的,”安平摇了摇头,“那样就是全面战争了,他们没有那么疯。我们到上海有事情的。”

“哦,”洪学峰点了点头说道,“我先带你们到帝国饭店好了,哪里的条件是全北平最好的,安先生,不知道我能不能和你谈一谈,然后写点东西发在我们的报纸上面。”

“可以,”安平跟着洪学峰走着,心不在焉的回答道,“我倒是无所谓,马上离开北平了,你如果敢登的话说说也无所谓。”

埃里克森和宫泽栩带着自己的妹妹跟在后面,看着周围的不少路人对着自己指指点点,有点无奈。

洪学峰把安平他们带到了东郊民巷的帝国饭店,同时打听到最近的一班去上海的船是三天后开的葡京号。安平拿着张学L送的五百银元,毫不犹豫地请洪学峰帮自己定五张头等舱的票,然后就在酒店住了下来。三天时间里洪学峰天天到这边来和安平聊天,主要就是聊东北的战事。

东北的战事和历史上面差不多,到了九月底的时候,吉林和辽宁的大部分城市都已经陷落,日军已经调转了枪头进军黑龙江,直逼齐齐哈尔,局势非常不稳,张学L带着从奉天逃出来的队伍退到了锦州,但是迟迟不见有反击的举动,前先不断地传来高级将领投敌的事情,到了十月一号安平他们离开北平的时候,东北军黑龙江洮南镇守使张海鹏投敌,并且按照日军的吩咐派了三个团进军齐齐哈尔。这几天洪学峰天天来听安平分析战事,看着安平的预言一条条实现,很是担心,整个北平被前线不断失利的消息弄得躁动不安,连胡适都开始在报纸上面呼吁张学L带兵早日出战,收复东北。对于这些消息,安平只是冷笑,让洪学峰叹息不已。

而宫泽栩和埃里克森最近抓紧时间让自己的妹妹学中文,宫泽栩因为身份的关系,连门都不出,一天都呆在旅馆,直到要上船去上海才松了一口气。洪学峰送安平一行一直到天津上船的时候仍然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虽然早就从知道安平那里知道了东北战事的结果,但是这个爱国记者还是忍不住抱有一丝的希望,随着这个希望被现实打破,多少有点丧失了的精神。安平上船时,拍了拍他的肩膀,什么都没有说。

上船之后他对埃里克森说道,“我这下子多少有点明白为什么当年张自忠被留在北京拖时间谈判的时候这些人为什么这么生气了,过于绝望确实不是什么好事情,怪不得连歼灭敌人一千多辎重队这种战例也成了极大地鼓舞人心的战例了。更不用说接下来马占山大破伪军还坚决抵抗了日本鬼子了。”

“事情没有超出历史的范围,你怎么办?”埃里克森问他,这时候伊丽莎白和站在他们的身边,费尽了力想听清楚这些人在用中文说什么。

“还是到了上海再看好了,”安平叹了一口气,看了看宫泽亚美,有些神情恍惚的站在宫泽栩的身边,一刻也不松手地拉着自己哥哥的袖子。“亚美怎么了?宫泽?”

“没什么大的事情。”宫泽栩爱怜的摸了摸自己妹妹的头,“我告诉了她我们马上要去上海参加十九路军和日本人打仗的一二八事变了。”

“哦,她在为自己的身份伤心?”安平侧着头问道。

“不是,只是我告诉了她这次大战双方死伤人数大约是两万,这还不包括平民,她倒是明白这是日本的错误,倒是从感情上讲还是有点接受不了。”宫泽栩拍了拍亚美的肩膀说道,“我倒是无所谓,我对于这个世界多多少少还是有点疏离感,但是看到亚美这么伤心,我也很难过,安平,你不是想上战场吧?”

“谁知道呢?”安平迎着甲板上面的风站着,“我的疏离感也很强啊,不过我总觉得我在这次战争中应该做点什么,如果你不想亚美有事,还是到了上海待在租界里面比较好。”说着他转过头来对着埃里克森说道,“你也和伊丽莎白待在租界里面比较好,我一个人出去逛逛就好,我总感觉在上还能够遇见什么人一样,不会遇到我们在日本的朋友吧。”

“近距离观察这种战争的机会可不多,我可不想呆在房间里面担心自己被炮弹打中。”埃里克森说道,“对于我们来讲,我们不做点事情确实过不去,特别是我告诉了小伊丽莎白说他的哥哥有点特殊的能力之后。”

安平很感兴趣的看了看埃里克森,宫泽栩插话道,“事实上,我也告诉了亚美我不是那么容易死的。”听到自己哥哥说出了死这个字,亚美又紧紧拉了拉他的衣袖,宫泽栩笑了笑说道,“我告诉她说我们每个人都有点特异功能,所以才会在网络上认识。当然,保护她不受伤害是我的前提。”

“你真是个好哥哥啊!”安平点了点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