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地 第一章 第三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7/

这天刚从山里采药回来的陈二发现城里的情况有点不太对劲,街上凭空多出了许多游民散兵。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只有一种表情,那就是惊慌。一打听才知道,小日本打过来了,而且离冷山地区并不是太远。接下来的几天,从北方又源源不断的涌来了更多逃避战火的人。陈二跟安师傅才感觉事情真的不那么简单。看着那一群群经过县城只做短暂休整便又重新起程朝更南的地方赶去的人潮,师徒俩在心里也有了几许跟随的念头。但也只是这么一想,并没有再去深思。

要说战争时期什么最快的话,那么绝对是流言跟消息的传播了。随着各种不利消息在县城每个角落涌动开后,县城本地的人也开始躁动了起来。刚开始还只是极少数有钱有权消息灵通者向外转移。接着人数漫漫变得多了起来。然而真正把这一行动推上高潮的确是鬼子飞机首次对这个南方小县城的轰炸。也就是在这一天,县城里所有的人才政治感觉到战争的可怕之处。但也是从这一天起,那惨死于轰炸中的78条生命在冷山人心中埋下了仇恨的种子。

鬼子飞机飞走后,陈二跟安师傅都参加了由县政府组织的抢死救伤的行动。看着那些被炸得血肉模糊的死者跟伤员,小陈二心里十分难受。那惨景让他差点没把自己的五脏六肺全给吐了出来。

经过一天的忙碌后,陈二才把那难受劲给压下去。血腥的例子给师徒俩原本还有几许犹豫的想法很强烈的冲击。转移与否一下便直当当的摆在了两师徒的面前。可老天就是喜欢捉弄人。当陈二跟师傅刚定下决心离开县城去躲避战火之时,却发现已经失去了离开的最佳时机了。大批从前线溃败下来的军队跟伤员把县城给控制了起来。

有伤员那就必须得有医生,单而靠军队里的那些医疗人员根本顾不了这么多的伤员,加上战争时期的西药又极度短缺,因此像安师傅这种单靠草根树皮就能治病疗伤的人一下子就变的金贵了起来。没有任何反对的权利,安师傅跟县城里其他的郎中们全被军方接管了。虽然对军方这种强硬的做法有几许反感,可世代相传的好医施药跟为善之心让安师傅跟所有被军方扣下的大夫们并没有生出太多的怨言。很快就字节的投入到对伤病的医疗中去了。不管怎么讲,这些伤兵们也都是打鬼子打的。如果不尽心去治疗他们的话,自己的良心也过不去。

随着时间一天天的流失,前线送下来的伤员也越发的多了起来。每天除去睡觉的那点时间,郎中们的时间机会都用在了病人身上。好在冷山一带大山多,草药好找,倒也没有出现过断药的局面。而这时县城里遗留下来的人们已经可以听到枪炮的声音了。鬼子飞机对县城光顾的次数也变的越发频繁起来,几乎每天都要炸上几回。这是的陈二对轰炸已经不再害怕,习惯了也就无所谓了。看多了鲜血跟死亡,陈二的心也变硬了许多。随着炮火的临近,军方也开始下达后撤的命令。因为安师傅他们多日对伤兵们的辛劳照顾,让他们得到了军方的肯定跟关照。他们很荣幸的成了首批往后方转移的人。

背着几件简单的家当离开已经居住了六年之久的家时,师徒俩的心里都不好受。怎么说也住出了感情,就这样一下子走了,换谁也不会好受到那里去。况且这一走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了。也许是一辈子吧。。。

离开县城往西南走了不到三十里,他们便遇上了鬼子飞机。鬼子飞机在发现撤离的队伍后,便呼啸着扑了下来。顿时,火光和硝烟就笼罩了整个队列,公路一下子变成了人间地狱。横飞的弹片在带走了人们的希望的同时也在收割着生命。陈二就眼睁睁的看着一枚从天而降的炸弹生生的把自己最敬爱的师傅给炸成了几截。也就在这一瞬间,小陈二心的天地哗的一下全部塌陷了。陈二发疯一般的不顾一切扑了过去,冒着横飞的弹片,拼命的哭着喊着想要把舒服的遗体拼和起来。可不知道什么原因,他总是没有办法把这一切做好。

飞机什么时候飞走的,陈二不知道。他只是流着眼泪,口里叫着师傅,一次次重复着他永远都做不好的动作。直到认识他的人把他打清醒,他才停下这毫无意义的动作,抱着师傅的遗体放声大哭起来。

在大伙的帮助下,陈二把师傅的安葬了下来。当土盖住师傅的那一刻,陈二抽出了一把短刀,割开了自己的手指,合着鲜血,立下了他这一生中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血誓:杀鬼子报血仇!

双眼的一阵刺痛把陈二从回忆中拉了出来。哭的太久已经让他的眼睛又红又肿,非常难受。陈二决定不再哭了。他知道再哭下去,对眼睛该有伤害了。在没有完全报完仇前,他绝对不允许自己有什么闪失。师傅的仇就是杀一百个鬼子也无法洗清,何况自己这才干掉了俩,离目标还远着呢。哭累了的陈二晕沉沉的趴在师傅的坟前谁着了。睡梦中,他又回到了往昔与师傅一起的幸福时光。。。

伴随着清晨的阳光,陈二从睡梦中醒来。看着眼前凸起的坟堆,他的鼻子不禁又是一阵发酸。师傅死了,永远也不可能再回到从前那幸福快乐的时光了。打今以后,自己与小鬼子势不两立,不死不休!

再一次给师傅磕了九个响头,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坟地。天一亮,这里就显得不怎么安全了。鬼子死了人,是不会这样轻易放过的。在这里多呆一刻就多一分危险。要想报仇,那就不能不动脑子。只有先保存自己才有机会报仇这个道理陈二十分清楚,于是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开始仔细盘算这往后的路该怎么走。

心静下来的陈二很快就理清了头绪:第一,现在自己已经不是赤手空拳的,好歹也搞了两支枪,上百发子弹。虽然对打枪不在行,但自己多少也从伤兵那里学过几回。估计上心多试几回,浪费点子弹准能把枪打会了。只要枪打会了,那杀起鬼子来也就省事多了。这第二呢,这山外城里的鬼子兵太多,也没什么好供自造窝落脚的好地方。如果一旦被鬼子发现自己的话,也没什么地方好躲。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暂时先进山躲过这阵分头。相信鬼子不能总这样严防死守。到时再出山干他几个狗日的小鬼子,然后又再躲回山里。反反复复搞他娘的几次,光累都能把那班畜生累死。再者冷山山区方圆数百里,山里可以躲他人的地方多了去了。加上各种飞禽走兽的,食物也好找,比在外面强。

想清楚了后,陈二便开始往山里赶。因为杀了两个鬼子,怕风声紧,陈二不敢抄近道,只能绕着走。这一绕就是几十里地,把这小子累的够戗。好在安师傅在天有灵,让这小子有惊无险的进了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