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近自由 回到过去1931 第六十三章 分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8/



安平叹了一口气,看了看一脸木然的埃里克森和宫泽栩后说道,“少帅这次准备出关作战的话,请务必扼守住锦州一线,日军来势虽然凶猛,但是毕竟这次是关东军自行发动的事变,日本内阁根本跟不上,国内的预备兵役什么的都还没有动员,人数上我方还是有优势的。只要锦州不失,关内关外联系不断,各省长官还可以保持抵抗的信心,日本不拿下锦州就不敢贸然回援,到时候进可攻退可守。到时候就是寄望于国联调停和谈判,我们手上的筹码也多一些。不然锦州一失,关外就尽是日本人的天下了,他们若是全力进剿,以各省的武装,整个东北怕是可能不保,日本人在这方面可是从来贪心的很啊!”

张学L听了这番话之后,先是有点不悦,然后是埋头思考了一下,回应道,“我也是这样想的。”

但是那些请愿的代表,听到安平说什么“调停”,“和谈”,都是一副嗤之以鼻的样子,有几个年轻人马上站起来指着安平叫道,“看看,你就是一个汉奸。”

张学L又看了看坐在安平身边的埃里克森和宫泽栩,然后站了起来说道,“诸位可以相信,学L说话是算数的,大家还是早点回去告诉请愿的同胞们好了。”说完就挥手让侍卫送客,同时对着安平点了点头,示意他留一下,代表们有些人走了出去,看到安平一行人还没有走,马上又折回来,但是被张学L的侍卫和警卫员给劝了出去。那个叫做洪学峰的记者看了看安平他们,叹了口气,又看了看推着请愿代表们往出走的警卫,转身走出去了。那些年轻的学生也骂骂咧咧的走了出去。

看到人走的都差不多了,张学L站了起来对着安平说道,“诸位事来帮助日本关东军作说客的吗?”

宫泽栩冷冷笑了一声,安平和埃里克森都是摇了摇头,伊丽莎白和宫泽亚美都偷偷打量着一下这位传说中的民国四大公子。

“那么这位先生来干什么?”张学L奇怪的问道,“你们不是日本人吗?不是日本政府派来的?”

“不是,”安平接着摇了摇头,“事实上我们确实是外国人,不过和政府和军队都没什么关系,如果硬要说的话,我们倒想跟你借点钱然后去上海。”

“呃,什么?”张学L一脸不解地看着安平,又看了看他背后的埃里克森和宫泽栩。

埃里克森点了点头用中文说道,“安先生的话能够代表我们,我们确实和日本政府以及军队没有关系,只是想来见见阁下,同时不忍心看见中国的国土被日本分割,所以想向阁下提一点建议,而且我们的旅费确实是用完了……”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张学L冷冷的问道。听到这句话,他身边的几个警卫马上围了过来,拔出了小手枪指向了安平一行人。这时候,从后面走出来一个穿着旗袍长毛坎肩的年轻女子,一摇一摇地走到张学L身边说道,“汉卿,生什么气呢!别人有没有恶意。”

张学L转过头去,满脸的温柔,同时握住那女子的手说道,“小四,你怎么出来了。”

“你的病还没有好完,又要上前线了。”赵四小姐扶着张学L在客厅的主位上坐下,又转过头来对着掏出枪的警卫叫道,“干什么,都收起来,不要吓着别人小姑娘。”

亚美和伊丽莎白各自躲在自己自己哥哥的怀里面打量这位古典的美女,当然,主要是看对方的衣着。安平耸了耸肩,自己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

“少帅,”安平说道,“我知道你没什么心思和日本人打仗,不过锦州是一定要守住的,你还是不要寄望于国联的调停比较好,日本人什么性格你还不知道吗?他们要是在乎国联的话也就不会挑起事件了,你的东北要是一失去,那可是不可能再要得回来了。”

张学L有点尴尬的看向安平,说道,“这个你是怎么知道的?”同时可能是觉得这样子太失面子,便辩解道,“中央的指示就是要隐忍,一旦开战,以中国现在的局面就是亡国的可能,只有军令政令统一的中国,方可以以全国之力和日本一战,所以我负有重任防止事态扩大,以免造成全面战争。”

安平摇了摇头,看到宫泽栩眼里一丝鄙视的神情,自己也是神色一黯,随口说道,“你把日本的野心估计得太小了,以为他签个约,驻点兵就可以退兵了?你倒是不想自己损兵折将单独抗日,想保存实力,但是现在国民政府的南京广州还在扯皮,哪有时间和精力来支援你全国抗日。一旦最后日本得逞,丢了东北的地盘,黑锅可是你在背。而且听说天津方面日本已经在接触溥仪了,不是想吞下东北,绝不会抬出溥仪来作为手段。少帅你可要三思啊!你身上可是国仇家恨,到时候再背一个不抵抗的名声可是一辈子的不光彩啊!”

张学L被他说中心事,脸色先是一变,然后又是一黯,说道,“要打,你让我怎么打。先是打老毛子,结果输得一塌糊涂,现在打日本,怎么打得过。”说着忍不住地摇头,赵四小姐在旁边轻声安慰他。

“随便你了,”安平有点冷冷地说道,“我们想先去上海,想顺便找你借点钱而已。东北一失,接下来日本就会进军热河,热河一失,华北危矣。到时候阁下就是想保存实力也不得不任人宰割了。”

“去拿钱过来,”赵四小姐对着站在门外的侍卫叫道,然后又拿出手绢来查擦了擦脸色发白的张学L的额头,最后才转过来对着安平说道,“安先生很有眼光呢!能不能留下来帮助汉卿出出主意。”

安平摇了摇头,“我和我的朋友还有事情要办,何况现在东北的战事我们也帮不上什么忙,要做什么的话还是要看指挥官下不下得了决心。”说着瞟了一眼低头沉思状的张学L。“少帅麾下也不是没有人才,我们也就是一帮子闲人罢了。”

看到张学L没有说话,赵四小姐代他回答道,“安先生过谦了,您说的这番话就不是普通人能够说出来的,不知道你们到上海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太重要的事。”安平说道,“国府已经向国联申诉了,东北战事一定,国联大约也会派人到东北来调停,如果到时候日本已经全部占了东北的话,他们为了转移视线,可能会在其他地方搞搞事情,上海是极有可能挑起事端的地方,所以我们想早点去,好做做准备,也为国家出一点力。”

安平的话一说完,张学L差不多惊讶得跳了起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