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近自由 回到过去1931 第六十二章 面见少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8/



“少帅接见请愿代表了!”随着人群里面一声喊叫,本来还在走动的的游行的长队马上就停了下来,安平看了看,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张学L在北平的行营外面了,穿着灰色棉衣军装,带着狗皮帽子,扛着大枪的东北兵站在行营的门口,一层层的,阻止游行的人进一步前进。有些兵冷冷地看着看着,更多的兵也是一副焦虑的样子,毕竟这些人的老家也在东北。

“少帅请北平市民的代表和东北籍旅平学生代表进去。”一个似乎是个军官的人站在守门的东北兵前面叫道,“请大家不要乱,选出代表出来和我一起进去。”

游行的人群似乎一开始就料到了会被张学L接待,很快队伍里面最前面的几个人就站到了那位军官的面前,不少都是穿着马褂的中年人和一些穿着像学生的人,数数大约有二十来个人。

安平转过头去对埃里克森说道,“你冒充一下外国记者,我也想进去看看。”

埃里克森苦笑了一下,对着伊丽莎白说道,“我们进去看看,你和宫泽他们在外面等,不要走开了。”

伊丽莎白不愿意,紧紧拉着自己哥哥的袖子,安平摇了摇头,说道,“算了,一起进去好了,看看看门的放不放好了。”

这时候宫泽栩拍了拍安平的肩膀说道,“我也进去看看好了,说实话,我对于张学L很好奇的。”

安平露出了惊疑的眼神,宫泽栩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说道,“放心,他们绝对会放我们进去的,哪怕知道我的身份。”

说着拉着自己的妹妹就往人群中挤了过了,安平和埃里克森连忙跟上,游行的队伍中的人看到埃里克森这个老外,还以为他是什么大人物,纷纷让路,同时对着和他在一起的安平,宫泽栩,亚美,伊丽莎白指指点点,嘀嘀咕咕地猜测他们的身份,安平走到那位军官的面前,稍稍打量了一下正在用奇怪的眼神打量自己的那些本地代表之后说道,“我们是记者,我们也想进去见见少帅。”

那位军官有点为难地看了看他们,旁边也有人嘀嘀咕咕的交谈到说什么之类的话,这时候站在安平旁边的一位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说道,“有什么关系,外国人想进去就进去好了,他是记者说不定可以帮少帅在国际上面呐喊两声呢。”

那位军官看了看自己面前这几位打扮古怪的人,想了想,似乎是记得少帅说过可以带记者进去的,便点了点头说道,“好吧,跟着我进去好了。”说完他身后的东北兵就让出了一条通道,安平和埃里克森对着先前帮自己说话的人笑了笑,跟在那位军官的后面走了进去,那位戴眼镜的中年男子一下子窜到安平的身边拍着他的肩膀说道,“不知道老兄在哪里高就啊?在下是《北平日报》的记者洪学峰。”

安平笑了笑,露出了洁白的牙齿说道,“这位埃里克森先生是瑞典国家通讯社的记者,本来是和他妹妹来中国旅游的,看到这么大的事情发生,忍不住就让我带他们进来了。”说着指了指埃里克森,埃里克森礼貌地对着洪学峰点了点头。

“那这位先生和小姐呢?”洪学峰皱着眉头看向宫泽栩和紧紧靠着宫泽栩的亚美。

“他是我们的日本朋友。”安平耸了耸肩。

“日本人!”洪学峰惊叫起来,顿时队伍大乱。

几个年轻的学生跳出来叫道,“那里有日本人,拉出来,撵出去。”

“不是不是,肯定是间谍,抓起来审问。”

请愿代表里面几个沉稳的的中年人倒是没有说话,只是看向安平一行人的眼神里面明显充满了鄙视。

前面带路的军官转过头来吃惊地叫道,“你们中间有日本人!”

“抓起来,抓起来!”几个学生已经冲到了前面来,恶狠狠地盯着安平和宫泽栩,也有不少人偷偷向着他们吐口水。宫泽亚美看到这幅场景,一声不吭地躲在自己哥哥的怀里。

安平对着这些人摊了摊手,说道;“我觉得这个日本人比你们说得上话一点,不过你们倒是不用担心,我们也是来督促少帅出兵的,日本人里面也有点好人的,就好像孙中山先生也有一点日本朋友一样。”

“呸,日本人有什么好心。”有些人还忿忿不平地说道。

这时候,从里面的大方客厅里面走出一个身穿土黄色将军呢子大衣的人走了出来,站在门口叫道,“情愿的代表来了吗?怎么还不进来,吵什么?”

安平看了一眼那个人,虽然满脸的倦容但是还是难掩一脸的英气,留着八字胡,稍稍有点威严的样子,但是还是一股书生气。安平转过脸去对着埃里克森示了一下意,埃里克森点了点头。

而那位青年的军官马上跑了过去敬了一个军礼说道,“报告少帅,请愿团里面混进了几个日本人。”

“日本人!”张学L眼睛一亮,看了过来,有几个胆大的学生指着宫泽栩和安平说道,“就是他们!”同时眼睛里面像要冒出火来一样狠狠盯着安平一群人。

“一起请进来好了。”张学L淡淡的说道,“请各位代表进屋,汉卿愿意恭听民意。”

那些学生急急忙满向屋子里面走了去,经过安平他们身边的时候又是狠狠一瞪,伴随着不屑的哼声,那些上了年纪的代表路过安平的身边也是目不斜视表示自己的不满,有几个老头子杵着拐棍倒是想上来给安平他们几下,但是被旁边的人拉着了,凑在耳边说了些什么说不定时日本人的特务,专门来找借口打北平的,被劝了过去,但是安平他们还是不免被吐了口水。

伊丽莎白拉着自己哥哥的袖子问道,“这是怎么了。”

埃里克森摇了摇头,说道呆会再解释,便拉着自己的妹妹和宫泽栩安平一起,在那位青年军官监视的眼神中走进了大厅。

一进去就看到先进去的几个学生已经跪在地上哭得一塌糊涂,张学L正和自己的侍卫一个一个搀扶起来,张学L说道,“我姓张的如果有卖国之事,请你们将我打死,我都无怨。”

“那么少帅是准备坚决抵抗了?”洪学峰站在前面大声问道。

张学L脸色变了变,那几个学生都站了起来,站在他的旁边也纷纷说道,“少帅,赶快出兵赶走小日本,收回东北啊!”

“大家请坐,”张学L指示侍卫把椅子都搬了过来,等大家都坐下之后他才也搬了个椅子坐了下来说道:“大家爱国,要从整个做去,总要使之平均发展。欲抵抗日本,必须中国统一;如果中国在统一的局面之下,我敢说,此事不会发生。我如有卖国的行为,你们就是讲我的头颅割下,我也是愿意的。”

“那就是攘外必先安内了?”一个老头子在下面接到,“少帅,什么时候了,还想着打内战啊?”

张学L摇了摇头说道,“老先生,你误会了。我是听从中央的,忍辱负重,不求见谅于人,但求无愧于心。我敢断然自信的,第一,不屈服,不卖国;第二,不贪生,不怕死。”

“那么少帅是要顶抵抗的了?”洪学峰说道,“这次是绝对不能向日本妥协了。”他的话刚刚说完,就是一群人的附和声。

“东北是学L的老家,学L绝不轻弃。”张学L点了点头说道。

在座的几个学生马上站起来欢呼开来,马上又被被旁边的人拉住了,张学L接着说道,“各位东北的同学,我现在可以以两件事和你们相约:(一)请你们尽力研究中日之间的条约关系和妥善处理解决的途径,有何意见,可随时函告;(二)有愿意投笔从戎的,请先行报名,以便将来我和你们一同抗日。”

在座的学生听到这番话,以为张学L已经下定决心抗日到底了,纷纷站起来表决心和对于少帅的支持,其他的代表也是很欣慰的表情,只有安平对着埃里克森和宫泽栩苦笑了一下,张学L十万多东北军最后一枪未放,被人数远远比不上自己的关东军赶出关外,张学L本人背上了不抵抗大将的帽子,但是此刻他的言行,倒反而让人以为他是要武力抵抗的人呢!

说完了一番漂亮的话后,张学L转向了安平,埃里克森做的这边,问道,“几位外国友人不知道有什么事情想见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