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8/



宫泽栩面对这种尴尬的场景,只好咳了一声,假装看看表说道,“啊!已经是这个时间了,埃里克森先生和小伊丽莎白快要到了吧,我们还是快点去接他们吧。”说着马上就站了起来。

安平对着亚美丢过去一个会意的眼神,亚美忍不住笑了一下,但是马上又捂住了自己的嘴,安平也随着宫泽栩站了起来,感叹道,“才从机场出来没多久又要回去一趟,人生真是无趣啊!”

“嘿嘿!”宫泽栩拍了拍安平的肩膀,“你还是不要随便向别人灌输你那消极的人生观比较好,提前告诉你,我的车子最多坐三个人,你的保镖什么的请他们自己打的过去好了。”

“我们有车子的。”看到他们站起身来也马上走过来的龙雨没好气地用日语接道,“我们自己开车跟着你们就好了。”龙五在她的身后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哦,那辛苦了!”安平笑着说道,“其实你们不用一天跟着我的,日本哪有那么危险,你们以为这里是阿富汗吗?你们这么紧张让我不禁想起了相良宗介了。”

“这是我们的责任。”龙雨面无表情地回应了安平的笑话。

亚美快步跟上自己的哥哥,拉着他的袖子小声问道,“哥哥,你的朋友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有政府的人跟着他作他的保镖?”

“当然不是普通人,”宫泽栩拍了拍自己妹妹的头说道,“都怪你不看新闻,连他最恐怖的身份都不知道,实际上他是中国政府某位高层的私生子来着。”

“真的吗?”亚美吃惊地捂住了嘴。“那也太让人吃惊了!不过这好像不是报纸上面能够报道出来的。”

“确实是假的,”宫泽栩笑着用钥匙打开了车子坐了进去,“我骗你的。”

“讨厌!”亚美钻进了车子,在副驾驶座上坐下来后撒娇似的打了自己的哥哥几下。

“嗯,”宫泽栩故意装作很痛苦的样子,“今天晚上给你讲讲他的光辉事迹好了,这小子可不仅仅是一个导演那么简单哦。”说完看着气鼓鼓的坐好的亚美笑了笑,便发动了车子开刀了饭店的门口。安平在那里招了招手,宫泽栩便把车子便停在了他的身边,安平带开车门钻了进去,对宫泽栩说道:“做好必要的防护措施,我老是感觉要出事。”

“真是多心!”宫泽栩虽然口头上这么说,但是还是按了一下自己车子仪表下面的一个红色按钮,然后又转过身来对着亚美说道,“系好安全带啊!”

亚美点了点头,宫泽栩便又发动了车子向机场方向驶去,同时随口向安平问道,“你的保镖呢?”

“在后面的车子上面。”安平笑眯眯地回答道。

“居然是本田,”宫泽栩看了一眼后视镜,“他们居然开日本车,我简直不敢想像。”

“入境随俗嘛!”安平可有可无地说道。

亚美对着这两个讲中文的人有点发呆了,同时开始想,没怎么看到哥哥学中文啊!怎么讲得这么好?

车子开了半个多小时左右到了机场,时间刚刚好,安平宫泽栩一伙人刚刚走进机场大厅就看到埃里克森带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小美女向他们走过来。

宫泽栩一看见伊丽莎白就靠近安平说道,“长得真像洋娃娃,怎么养的?”

安平看了他一眼,只是点了点头,然后看到宫泽栩把目光投向了他自己的妹妹,带着一张苦瓜脸,显然是认为自己的妹妹不如别人的可爱,亚美一下子明白了他的意思,伸手在他的腰上狠狠地掐了一下,让宫泽栩的苦瓜脸变的名副其实。但是身为女孩子的亚美也抗拒不了可爱的东西的诱惑,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伊丽莎白看着。

安平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的一对活宝,摇了摇头快步迎了上去,埃里克森也向他走来,两个人遇到一起,马上是一个热情的拥抱。

“二十多年没见了,你倒是不错。”安平在埃里克森的耳边说道。

“你也不错,”埃里克森同样在安平的耳边回应道,“麻烦的事情全部交给我们办了,舰长大人。”

然后两人放开,哈哈大笑,互相拍对方的肩膀,简直像分别多年的老友。伊丽莎白走到自己哥哥的身边,拉着他的衣服,好奇地打量资格和自己哥哥很亲密的人。对面的宫泽兄妹也走了过来,两兄妹都注视着小伊丽莎白。

这时候埃里克森看着戴着墨镜和帽子的宫泽栩,伸手拍了拍他的头,说道,“难得大明星也亲自来迎接我啊,你还好吗?这是你的妹妹?”说着把目光转向了亚美。

亚美感到这个高大英俊的白人的目光,不由得有点脸红,便操着夹杂着日本口音的英语和伊丽莎白说话,伊丽莎白听到这样有趣的英语,也感到有意思,双方便边听边猜地聊了起来。

宫泽栩站在旁边笑了笑说道,“还是先去酒店好了,房间我们已经定好了。”

安平看了看不远处,龙雨和龙五正在四处张望,于是也笑着说道,“还是先回饭店比较好,这里说话实在是不怎么方便呢。”

于是埃里克森和宫泽栩拍了拍各自妹妹的头,向着出口停车场方向走去。聊得正起劲的两位少女也不以为意,拉着手就跟着这一群人向着外面走去。安平望向满脸笑容的宫泽栩和埃里克森做了一个鬼脸。

为了身份的保密,龙雨和龙五只是远远的跟着安平他们,所以看到安平他们上了车,他们也上了车随时准备跟上去。那边,宫泽栩刚刚分配好座次,宫泽亚美坐在副驾驶座上,伊丽莎白坐在亚美的后面,埃里克森也坐在后排隔开安平和自己的妹妹。这样子安排也无可厚非,但是安平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宫泽栩要故意用英语把自己的意图说出来。埃里克森在自己妹妹坐进去之后对着安平耸了耸肩,意思大概是自己明白宫泽栩的想法,但是就在此刻,一股危机感同时浮上了安平,埃里克森和宫泽栩的心头。

宫泽栩在驾驶位上急转过头来大声大叫,“快上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