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8/



“我倒是没有想到已经是这个时候了居然会有这么多人来听我的演讲,这简直让我感到可笑。”安平对站在自己身边的龙五说道,“一月的时候明明是考试的时候,但是这么多的人来听着无聊的报告会会让他们丧失对于考试的紧张感的,但愿他们考差了不会来找我的麻烦。”

“安先生,”龙五无可奈何的回应道,“您现在是这些莘莘学子的榜样,他们可都想像你一样功成名就呢,您就不用用这种语气抱怨了吧,怎么说这都是你的学弟学妹呢!”

“我们亲爱的学校领导倒是很有才,居然安排我们吃了晚饭才过来演讲,我还没有消化呢,说实话,要不是荣小姐请我过来我真的不想过来,对于这里我多多少少还是有点恐惧感,特别是接待我的副校长居然是我以前的系主任,真简直让人感到坐立不安呢!”说着安平装作很紧张的擦了擦汗。“不过你和龙小姐跟了过来倒是让我很吃惊,我倒是觉得无论如何我的安全还是有保障的,只要你的爷爷乖乖地回到北京去的话。”

龙五张了张嘴刚刚想说什么的时候,这时候主席台上的副校长已经满脸热情地用抑扬顿挫语气说道,“……下面我们请我们学校的杰出校友,也就是去年才毕业就已经是中国CPU之父,著名作家兼导演的安平同学给我们作报告,大家欢迎。”

顿时可以容纳一千人的大报告厅掌声雷动,龙五张了张嘴什么都没有说就闭上了,安平站起身了,一边挂着甜蜜的的微笑向现场的学弟学妹们,还有在读研究生的或者是博士的师兄师姐们挥手致意,一边走上了演讲台。

“啊,感谢王校长说我的好话,实际上我当年在学校的时候由他说的那~么~好。”安平的第一句话就让下面的同学们笑出了声,“虽然很多人想让我来谈谈芯片开发的事情而且现场也来了很多电子系和物理系的同学,但是我想我还是不要打乱你的为了复习功课迎接考试而好不容易弄清醒的头脑好了。也许明天还有很多同学有考试,所以我最好还是聊一点轻松的东西,当然从这里面有没有收获是你们自己的事情,就我而言,我从来不敢高看自己,因为我自己坐在下面听讲座的时候睡着的例子一直在提醒我做人千万不要自以为是。”

安平前面的一段话,让下面有些人忍不住脸有点抽筋,后面的话则又博得一声笑声,副校长坐在下面笑得很尴尬,龙五看到王副校长的笑容也忍不住自己想笑了。

“CPU之父的名称不敢当,实际上那东西是一个美国人,一个德国人和一个中国人合伙搞出来的,美国人和德国人做的工作还要多一点,我个人说得要多一点,微末的功劳拿了一个父亲的名号,美国人和德国人是首先不高兴的,我个人也很惶恐。之所以取龙芯那个名字主要是因为我和他们在划拳的时候侥幸赢了,得了命名权,仅此而已。”

“后来发现,这项技术实在是很赚钱,于是就有人来投资,那么我就什么都不干就数钱了,开发自然有更厉害的技术人员去做,再后来太闲了,他们就说你想干什么就去干什么吧!我一直琢磨着中国的电影不行,我个人虽然是学中文的,但是多多少少和电影沾点边,于是就顺便拍了部电影,这还是要感谢我的高中同学的本子写得好,你们都知道他是谁了,他是什么专业的?计算机专科,看看,这就是人才,写文章和写代码的水平差不多。我喜欢的几个网络作家一个是武汉大学计算机专业的,一个是厦门大学计算机专业的。我哥们喜欢的作家,一个是北大化学系毕业的,一个是清华建筑系毕业的,我就说,不行啊,这样子下去我们中文系的脸不是全被丢光了吗?于是又把自己以前写的东西拿出来发表了一下,这样子又混上了一个作家的名号。”

“说到这里,大家一定以为我很骄傲,把自己办的几件事情,取得的成就说的好像很轻松一样,其实也不是这个样子,我要提醒大家的是我们在平时就要知道自己想干什么,要干什么和能干什么。我是南华大学毕业的,也认识不少同级的和不同级的同学。总的来说中国的大学生活的很空虚,不知道怎么充实自己。但是也有一些活得很有目标和远见的。和我同级的物理系由一个同学,你们应该听过,叫李泽的。进校之后星期天就没有出去玩过,大一就进了实验室,每天很早就起来背英语,现在已经在普林斯顿读硕士了。我知道物理系有很多和他一样有天分的人,但是没有人勤奋比得过他,说起一些事情大家认为很苦很麻烦,只想活得一般和轻松一点。那么也没有办法,事实上看看成功人士的范例,除了运气好之外,他们大多是不甘于平凡生活的,也是不处于平凡生活的。当然李泽同学以后会怎么样我们可以接着往下看。”

“这里可以稍微说一下,我从上初中开始就开始玩电脑,写东西,到大一的时候我家里的电脑已经换了四个了,电脑书买了整整一书柜,我写的东西塞满了一个抽屉,我今天的所有的功底都可以说是当年的疯狂打下的底子,很多人不明白那些知识是怎么积累起来的,当然就是慢慢积累起来的,如果你自己审视一下自己的生活,看一看自己是不是无所事事的在活着的话,就会明白自己和有实力的人的差距在那里,仅仅寄望于身边绝大多数人都接受的教育的话,那就意味着你自己本身就给自己下了过平凡生活的咒语。”

“大家进了我们南华大学,那么自然有人会夸你们是什么天之骄子,不错,南华大学是一所了不起的学校,但是看一看它上面还有北大清华,外面还有普林斯顿,耶鲁哈佛,海对面有东京,早稻田,大家是不是就仅仅满足于一点点赞美,一点点的与众不同就行了呢?当年抗日时期我们的校长就说过:‘抗日是国家的全面对抗,就是军事对军事,经济对经济,教育对教育,我们南华大学的对手就是日本的东京大学。’那么那时候培养出来的我们的校友是不是仅仅满足于自己从老师那里接受过来的,国家教育部制定下来得东西就够了呢?”

“当然,我的经历特殊,不足以做大家的模板,如果硬要说什么的话只能够给大家一个忠告,那就是你必须知道你想要什么,能够得到什么,和能够怎么得到什么,没有这个眼光的话但是偏偏有野心勃勃的话,还是做一个普通人比较好。”

“……”

接下来安平的讲话大多是这样子围绕着年轻人的志向和实际而谈的,这对于那些渴望听到绚丽故事和精彩八挂的人来说不能不说是一个打击,这番演讲看起来平淡但是多多少少含有很实际的成份,现在现实的教育就是过于浮躁,而听不听得进去就是年轻人自己的事情了。好不容易应付完那些积极提问的学弟学妹之后,安平看到汤因比和萧虹飞居然出现在了大厅的门口,汤因比对着安平露出了会意地微笑,安平知道对方指的是自己明明不是依靠勤奋学习获得的知识却给学弟学妹们大谈勤奋的重要性。没办法,安平心说,虽然我不是正确的例子,但是这个道理是正确的。

就在自己在校长的陪同下走出去的时候,杨露向自己迎面走来,在经过自己身边的时候说了一句,“讲得很好啊!”

安平只是笑了笑,说了句,“谢谢你的夸奖。”然后就不得不和汤因比会合了向停在外面的车子走过去了。杨露看了一眼消失在报告厅外的身影,咬了咬嘴唇。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