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近自由 声名鹊起 第五十章 家庭会议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8/



埃里克森在三天前接到家里的电话说是自己的父亲生病之后,就急急忙忙从汉堡赶回了瑞典的斯德哥摩尔。刚刚走进自己家族的主宅他就发现气氛很不一样,自己家族的几乎是所有的亲戚都来了,包括什么七大姑八大姨什么的,和一些平时根本看不到的八杆子也打不到的亲戚都出现在客厅里面。埃里克森把外衣递给老管家埃默尔之后问道,“怎么回事?怎么来了这么多人?爸爸的情况严重吗?”

“老爷没什么事,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少爷……”埃默尔露出欲言又止的神情。

“怎么了,”埃里克森奇怪地问道,“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吗?”

“多奇二老爷和卡拉尼三老爷也来了,看起来好像有点……”多奇·埃里克森和卡拉尼·埃里克森都是埃里克森爸爸尼克斯·安·埃里克森的弟弟,只不过是同父异母,除了特殊的原因之外一向不太往来,现在同时出现,多多少少让埃里克森有点意外。

“卡尔哥哥,你回来了。”一个大约十四五岁的少女惊喜地从二楼叮叮咚咚地跑了下来,一下子跳进了埃里克森的怀里,“爸爸还叫我出来看看你到了没有呢,好多人在主客厅里面等你呢,不过那些人我都不喜欢。”说着她还吐了一下舌头表示出自己是真的不喜欢那些人。

“好的,伊丽莎白,哥哥马上就上去,不好意思,没有给你带礼物。”埃里克森笑着拍了拍自己妹妹的脸。

“你说过要带我去中国和日本玩的,我们马上要放寒假了,我想你带我去。”

埃里克森对着埃默尔点了点头,示意对方不要担心,然后对伊丽莎白说道,“好的,等你一放寒假我就带你过去玩,还可以给你介绍好多朋友的,相信那些人会比会客厅里面的人让你喜欢。”说着他挺直了身子,把伊丽莎白交给了埃默尔去照顾,自己向楼上走去。一路上不断地有坐在客厅里面的所谓的亲戚向他点头或者是打招呼,埃里克森只是点头回礼,然后快步走向了二楼的会客大厅。

站在门外的男仆推开了沉重的木门,埃里克森一走进去就看见自己的父亲脸色有点惨白地坐在离门最远端的主位上,自己的母亲坐在他的身后,紧紧握着他搭在扶手上面的手掌,脸色有点不满和愤怒,但是已看到埃里克森进来,顿时绽放出一点喜悦的光芒,但是又马上暗淡下去。坐的离父亲最近的是自己的两个舅舅,接下来才是自己的两个叔叔多奇和卡拉尼,然后是自己的两个阿姨和他们的丈夫,自己的二弟和三第,也许是按照年龄排的位子,反正埃里克森对于自己家族的传统不是很上心。

多奇和卡拉尼一看到埃里克森进来,顿时眼睛冒光,有点压制不住的兴奋,埃里克森耸耸肩,说道,“母亲大人好,父亲大人,您的病怎么样?好像您的身体不是太好的样子,怎么这个时候开什么家族会?”

“哼,”尼尔斯冷冷哼了一声,“我倒是没什么,今天只是一个小的会议,明天还有一些长辈要过来,到时候还要开一个更大的会,你能够准时回来实在是太好了,先给亲戚们打个招呼比较好。”

“有什么事吗?”埃里克森向自己的亲戚一一打招呼后走到自己二弟旁边的空位坐了下来。

“啊!小卡尔,这么多年没有见,你倒是长得越来越帅了,多奇叔叔这些年来一直很关心你呢,前段时间听到说你的公司很了不起的消息……”长得肥头大耳的多奇首先发言道。

“行了,多奇,收起你的假惺惺,还是直说的比较好。”瘦瘦的留着络腮胡的卡拉尼打断了多奇的话,转过脸来,目光精精地盯向埃里克森,“当年你爷爷,也就是我们父亲在分家产的时候说我和你的多奇叔叔很不成器,害怕我们拿钱乱花最后饿死,所以把我们那份遗产划给了你的爸爸,就是我们大哥帮我们管理,现在我和多奇觉得我们已经能够管好自己的钱财了,所以我们现在来向你爸爸要我们当年的那一份。”

埃里克森把目光望向自己的父亲,父亲略微点了一下头,表示确实有这么一回事,埃里克森看到自己的母亲在听到卡拉尼的话之后有点咬牙切齿就知道这件事情不是这么单纯,他想了想回应道,“那么米切尔姨妈和莱尼姨妈也是因为同样的原因吗?”

在座的两位三十来岁的漂亮女性相视了一下,又看了看自己身边的丈夫,然后米切尔才回答道,“我们倒是没什么在大哥手上的遗产,不过我们很想知道我们在家族企业的股份到底有多少。”

“对啊,”莱尼回应道,“特别是我们想知道埃里克森家族控股的阿拉希姆投资公司到底有多少股份。”

“啪!”这时候传来一声震响,是尼尔斯·埃里克森用力拍了一下桌子,埃里克森的母亲玛格丽特连忙拉住自己丈夫的手,轻轻说道,“冷静,亲爱的。”尼尔斯·埃里克森好像被抽掉力气了一样,马上软倒在椅子上面。

“大哥,你可不能生气啊,你的病还没有好呢!”多奇阴阳怪气地说道。

埃里克森的弟弟沃尔夫和埃尔文也站起来劝自己的父亲不要生气,米切尔和莱尼和自己的丈夫窃窃私语,一时间整个房间都有点混乱了。

“卡尔!”尼尔斯有点愤怒地叫道,顿时整个房间安静下来,只听得见尼尔斯的声音。“把你公司的情况给你的长辈们好好说说,顺便把我们的家族企业的情况也说说。”

“好的,这倒是没有问题。”埃里克森站了起来,很轻松地说道。“大家一定是还不知道什么具体的情况就过来了,实际上这个公司的情况也许远远不如你们想像的那么乐观,如果诸位长辈不介意,我倒是很愿意说说我的公司,或者说是我和我朋友的公司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