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近自由 声名鹊起 第四十九章 悠闲的一日(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8/



“逛了那么久的的书店你居然一本书都不买,这可不符合你亿万富翁的身份啊。”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龙雨转过身来对着坐在自己身后的安平说道。

“我突然想起自己在上海没有房子,买了东西的话就会很麻烦,不知道放在哪里才好。”安平很平和地回答道,“不过我没有想到我提议去吃火锅,你们居然不反对。”

“小伙子,”龙顺章说道,“老爷爷我是很喜欢吃火锅的,我的这些孙子孙女自然不会反对,不过你们呆的那些地方我看起来都很无聊呢,不如补偿我说说你怎么会武当派的功夫好不好。”

龙雨没有理自己爷爷的话,接着问道,“那你买的这个玩偶难道不占地方吗?你为什么买啊?”

“这个?”安平拿起放在自己身边的彭太君,“当时看了喜欢,就忘掉了,你要是喜欢就送给你好了。”说着把彭太君递了过去。

“我才不要呢,”龙雨转过身去,“你还是送给你的那个同学比较好。”

安平一拍脑袋,“哎呀,忘掉了。”

“小伙子,”龙顺章拍着安平的肩膀,“说说给我老人家听听不好吗?要是说了我就把我孙女嫁给你。”

“三爷爷,你说什么呢!”龙雨怒着又转过去看着自己的三爷爷。

“三爷爷,你就不要惹龙雨了。”开着车子的龙五说道。

“好好,爷爷不惹自己的孙女了,孙女,你帮我问问这小子到底是在那里学的功夫。”

“爷爷,你开玩笑拉,他那里会什么功夫啊,他上次还被别人打了黑枪啊!”

“生存与理性世界的人不相信理性之外的东西,生存与特殊阶层的人不明白平凡的意义,相比较而言,我的解释你肯定听不明白,你如果认为我是一个武林高手的话,我不反对你这么认为,如果想明白我的来历的话,那是没有用的。应为这不是你的环境能够理解的。”安平笑着对着龙顺章说道,“可以肯定的是,我也许和所谓的武当有关系,也许没有,你能明白的话,那就是天道了。”

龙顺章转了转自己的脑袋喃喃地说道,“怎么你现在说的话我都听不懂?”

“爷爷,”龙雨插话道,“他是作家,你说不过他的。”

“谢谢龙小姐的恭维,”安平接道,“相比较而言,我更希望自己是一个哲学家。这个样子的话更比较有信服力的。”

龙顺章搓了搓手说道,“哦,是吗?”

和三个没有什么关系的人吃了一顿火锅之后,安平觉得没有什么逛街的兴趣了,于是赶回去了旅馆睡午觉,龙顺章顺便也被自己的孙子孙女带走去教育去了。安平睡醒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了,当他百无聊奈打开电脑看动画片的时候,汤因比打来电话,“看起来你今天过得很悠闲呢!是不是感觉像回到了大学?”

“实际上,”安平,“和大学生活一样堕落的生活我好久都没有过了,在香港的时候的那段时光真的像张学L的晚年生活一样,当然如果只有一个赵四小姐陪着我的话就更像了,你陪着你的老婆还有时间给我打电话吗?”

“我们在这边的一家意大利餐厅定了位子,虽然我不希望你过来,但是还是可怜你打个电话问问,如果你是在无聊的话,到时可以过来和我们一起尝尝这边的意大利面条,虽然我知道你一直喜欢吃中餐。”

“你这么说完全是在阻止我过来,我识趣,你就好好陪你的老婆好了。”

“这样啊,”汤因比说道,“如果你这样子闲得话还是抽空去看看埃里克森比较好,如果我们有猜错的话,他现在应该寂寞得很。”

“哦,是吗?”安平想了想汤因比的言下之意,“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想先去日本看看宫泽栩,然后再去欧洲看看埃里克森好了,最后还要回来陪我老爸老妈过年。具体的行程等你们回来再安排好了。”

“那就好,如果我没有猜错的你是不是在看《全金属狂潮》的第二部?”汤因比在电话那头突然说道题外话,“那样子的喜剧结果我相当的喜欢,不过正剧还是不得不看的,虽然有点让人感到心痛就是了。”

“我明白你的意思,你还是好好的陪你老婆好了。”安平也笑了一声,“情况看来很严重了,不过你还是要相信埃里克森能够耐住寂寞的,毕竟他比你要大两岁,比我大上六岁的说。单单从这方面上讲,他比我们都成熟。”

挂上电话之后,安平还是有点不安,再也没有兴趣看动画片了,而是走到床边然后倒了下去。埃里克森,对于能够用暴力解决的问题在地球上来看根本就不是问题,但是现在拥有地球人身份的埃里克森到底有什么问题了呢?安平实在是没有兴趣在自己被监视的情况下打电话到欧洲去问埃里克森本人,不过埃里克森时候应该会主动告诉自己的,所以也没有这个必要。他不所不能的听觉这时候正好听到离自己不远处的房间里面龙顺章正在给自己的孙子和孙女训话。

“听着,这个姓安的家伙是个高手,这个情报一定要好好注意,最好直接递给大哥,让他来看看这个人,妈的,很邪门呢!”

“三爷爷,太爷爷不是很忙吗?这个安平只是一个富商而已,因为技术独特国家才注意他,他有什么功夫又不影响社会治安您瞎操什么心呢!”

“三爷爷,你就不要给我们的工作添乱子了,他和他的朋友现在都是国际金融界了不起的人,出了乱子我们会有大麻烦的,您还是早点回北京去吧,至于你说的他有功夫这一点我们会认真注意的。”

“小兔崽子,居然不听爷爷的话了……”

“……”

安平摇了摇头,随手打开电视,一个地方电视台正在放体育新闻,主持人正在用激动的声音播报道,“德甲重新开赛后第二十一轮,多特蒙德的白一剑又在慕尼黑奥林匹克体育场上演了帽子戏法,多特蒙德冬歇之后三连胜,慕尼黑1860三轮不胜,可惜的是邵佳一因为膝上仍在伤病名单里面,不然就是德甲的中国德比了。经过这一轮,白一剑在德甲已经打进十一个球了,照这个样子发展下去,到了赛季末,他能够拿到德甲金靴也不一定……”

安平稍稍一笑,六轮打进十一球,白一剑似乎干得不是普通的不错的样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