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近自由 声名鹊起 第四十五章 毫无悬念的谈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8/



安平在宾馆里面看到汤因比和萧虹飞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了,汤因比和萧虹飞敲开安平房间的门,汤因比说道,“虽然有点晚了,但是我们还是谈谈比较好。”然后是安平很自然地点了点头。

“看来我们还是低估了中国政府的决心和勇气。”汤因比感叹道。

“怎么?你的条件直接就被他们接受了?”安平端着一杯葡萄酒喝了一口说道。

“这个倒不是,”萧虹飞拿起放在桌上面的葡萄酒瓶给自己倒上了一杯,“我只是没有想到他们这么有诚意,直接拍了一个商业部的委员和一个国安局的人过来,对了还有一个中科院的院士,想和我们直接谈谈技术问题,不过因为克拉克和科克还没有来,所以只能够谈谈原则问题,但是收获也很大。”

“哦。”安平扬了扬眉毛,“国安局的人也来了,看来不是一般地重视,他介绍自己说是国安局的了吗?”

“那倒是没有,虹飞瞎猜的。”汤因比接过萧虹飞递过来的酒杯,“别人是负责技术安全和保密工作的保安部人员,但是估计不是国安局的就是军队那方面的,训练有素啊,一身彪悍的气息说是技术人员谁信啊!”

“那么你们的条件都答应了?”安平抿了一口酒,“不可能这么快吧!”

“当然不可能,”汤因比说道,“只是原则上面同意了谈判,对于我们的条件他们很没有心理准备,这个计划似乎大得有点出乎他们的意料,他们有点心动也有点不安,好多技术问题还需要克拉克和科克来谈,但是我有把握让他们满足我们大部分的要求。具体的条件不是不可以谈的,只要一谈我们就是胜利。”

“你这么认为吗?”安平皱了皱眉头,“也许上面会拿出大笔的钱来补偿你也不一定哦,为什么要拿特殊的条件来交换呢?”

“既然迟早要开放市场那么为什么不会开放给我们呢?”萧虹飞补充道,“现在国家希望能够有所作为的决心还是很大的,我们毕竟是希望之一啊,而且从谈话来看,我们似乎还是他们希望的唯一。”

“唯一的障碍就是他们有点怀疑我们的动机,”汤因比笑道,“当然,我不怪他们,毕竟外国人的身份过于敏感,实际上我认为有时候作为中国人的朋友的我们比中国人本身更值得信赖,比如说陈纳德和史迪威,再比如那位不远万里来到中国的伟大的医生同志。现在他们反而不相信我的国际主义精神了,如果我不要求的多一点,不是更惹人怀疑吗?”

“这几位谈判的先生隐隐约约提到了你,”萧虹飞做到汤因比的身边之后说道,“科学家先生,他们是多么希望你也能够出席这样子的会议啊。那位宋院士先生对于你不务正业地跑去写小说合拍电影表示了‘遗憾’,当然,但愿我正常的理解了他的意思,本来这些话应该是他自己来和你说的,我们作为转述的人员多多少少有点歪曲他的本意。”

“从某种程度上讲搞什么芯片才是我的副业,”安平举起了杯子,“为我现在放弃了这样子的重担干上一杯好了,这是我今天第二次被人关心这个方面了,大家对于我的期望重视和我自己的期望错位呢!”

“哦,”汤因比感兴趣地问道,“难道那位日本公子少爷也对于你之前的工作感兴趣吗?这样子还真是才符合他的身份啊。”

“我就觉得这位先生不是一位单纯的艺术的仰慕者,”萧虹飞把自己的腿伸了伸,“这位先生应该和漂亮的女演员在一起讨论电影才对,而不是和电影导演在一起说什么艺术的话题,你们在一起到底说了些什么呢?应该不会只是电脑和金融的事情吧?”

安平脸上挂着迷人的微笑回答道,“应该是足球和动漫吧,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也许我应该和他赌一赌今年的亚洲杯上面中国队遇见日本队的胜负才对,可惜我忘记了。真应该谢谢白一剑先生在欧洲努力地进球呢。”

“如果赌的话还是你的输面比较大呢,”汤因比把手伸过去握住了萧虹飞的手,“现在看起来你的政府对于你还是比较看重的,那位负责所谓技术安全的官员说什么你的表现有点过于活跃了,不符合一个技术工作者的身份,虽然那位商业部的委员先生一再给他打眼色,但是他还是完整的表达的自己的意思。”

“哦,那么你的回答呢?”安平很好奇的问道。

“我的回答是现在我们的公司不需要你给我们开发技术,我们需要培养一个导演来给我们拍广告,一个作家来给我们的公司以及我和埃里克森本人写传记。”

“这些人信了吗?”安平很怀疑地问道。

“他们看来对于这种英格兰似的幽默不是很敏感。”汤因比耸了耸肩,“荣世源先生倒是很感兴趣,但是他父亲的传记已经被中央档案研究室的人预订了,不过他愿意说服他的父亲授权你以私人身份写一部类似于评传的东西。他甚至于提到了你的母校南华大学的中国百位思想家评传这个书系,认为你也许有能力为这个方面做点贡献。”

“你确定他这么说吗?”安平很怀疑的问道,“荣国昌应该算不上是思想家吧。”

“他倒是愿意出钱赞助一个新的书系,怎么取名字倒还没有想好,不过荣小姐对于这个提议倒是感兴趣,她愿意到时候私下里来拜访你谈谈出版的问题。”

“开玩笑的吧,汤米。”安平脸已经开始抽筋了。

“没错,确实是在开玩笑。”汤因比潇洒的承认了,萧虹飞已经笑弯了腰,“不过她要来拜访你倒是真的,荣蓉小姐对于教育事业非常关注,她想邀请你到上海各大高校去做演讲,当然我不可能替你答应,只是答应转达,不过我想有一个学校你无论如何也应该去一去。”汤因比此刻脸上的表情相当的正经。

“哪里?”安平懒洋洋的问道,实际上就是不问他也知道是哪里。

“当然是南华大学了!”汤因比不出安平所料的答道,“我已经替你答应了,就是复旦和上交不去,南华大学你也会去的,这真是符合你们中国人衣锦还乡的惯例啊!”

安平把目光投向了萧虹飞,萧虹飞眨了眨眼说道,“是他自己想到的,不是我建议的。当然从某种情况上讲这是一件好事,多少表明了政府暂时不会动你的态度,也是在向你示好,虽然说比不上去北大或者清华演讲,但是也是好的啊。”

“你的话相当的对啊!”安平看着萧虹飞说道,“看来我要好好准备一下以便于应付那些学弟学妹们的质问了,希望我不要像克林顿先生在北大那么倒霉就是了。”

汤因比和萧虹飞相视一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