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近自由 声名鹊起 第四十二章 和一个国家的交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8/



“我绝对不相信你们是这么好心的人,”安平摇了摇头,“这背后一定有阴谋。”

“能有什么阴谋?”萧虹飞笑嘻嘻地说道,“这样子至少你不用被限制离境了,连我们都知道你爸爸被调到省委人事部了。”

“你妈妈听说也调到省教育局了。”汤因比接着说道,“你要是不想被征兵到国防科大当教授就最好按照我们的计划来,当然,多亏你的电影和收购足球俱乐部的举动,你看看这个。”汤因比扔过来一份报纸。

“《中国芯片王兼名导演是多特蒙德俱乐部的幕后老板?!》”安平咕噜道,“这是什么?《亚洲周刊》?”

“你现在的影响力比较大,”汤因比摇了摇头,“但是这些对于你身份的保护还不够,我让克拉克和科克先帮你分担一下压力。所以荣世源一打电话过来我就表示能够合作,只不过我们的要求比较高。”

“哦?”安平把头转向了萧虹飞,“你们有什么要求?”

“你想听详细的吗?”汤因比向萧虹飞示意了一下。

“完整的计划是这样子的。”萧虹飞拿出了一个笔记本,“克拉克和科克博士帮助平安科技建立新的数十纳米的芯片生产线,并且帮助平安科技完善双核和四核技术,帮助他们完善嵌入式系统……”

“够了够了,”安平擦了擦汗,“你们这么样子想干什么?这个已经打破了美国和欧洲的技术封锁令了,传出去不就完了吗?你们想惹中央情报局和FBI吗?”

“当然好处也是大大的,首先是克拉克和科克教授的行为将为我们增添10%左右的股份,中国政府将把平安科技的总资产扩充到200亿,这就意味着我们直接得到了二十亿人民币。”

“这些技术绝对不止二十亿人民币。”安平打了个哈欠,“而且还不能够向外公布,你敢肯定对方不会毁约吗?一旦这个公布的话,我们可就是被欧洲和美国所唾弃啊!”

“你还没有把条件听完,”萧虹飞不高兴地说道,“技术专利表面上将是中国自己研制出来的,虽然实际上他们要为此每年以分红的形式付专利费给克拉克和科克博士十年,然后我们集团的公司采购芯片及相关的产品将获得优惠和优先,同时政府还会给我们公司开放内地金融市场的进入许可和相关的优惠政策,包括退税,免税等等,同时他们的所谓的国有企业也会和我们大力合作等等。”

“你们的这个条件已经交给荣世源了?”安平皱了皱眉头。

“还没有,这是我们这边认定的谈论条件而已,今天会正式交给荣世源,看看政府方面会不会直接派人来谈。”萧虹飞很有信心地说,“我认为政府会好好考虑的,毕竟在芯片加工上面我们受制于美国实在是太厉害了,导致自己的芯片工业根本没有发展,国家一定会很想打破这种状况,我们的条件实际上根本不算什么。”

“但愿政府有你想象的那么天真,”安平有点不耐烦的说道,“这个大的条件政府怎么可能答应?现在金融市场还没有开放给外国公司,勉强发放给我们了,现在你们还要这些条件,这不是摆明了想在WTO条件达成,中国市场全面开放之前抓紧机会圈钱吗?”

“谁圈不是圈吗?”萧虹飞冷冷笑了一下,“金融市场不就是拿来圈钱的吗?”

“亲爱的安平,”汤因比端着自己的咖啡杯说道,“你从正统的想法上面想倒是没有错,不过你没有想到的是你的政府巴不得我们提出这样子的条件呢!”汤因比笑了一下,“你只要想想我们手下控制的企业,再想想中国政府一直努力希望打破的技术封锁,然后再想想他们到底愿不愿意和我们合作。说实话,提这些条件我已经觉得自己很掉价了!”

“但是你能够肯定那些家伙会明白你的想法吗?”安平还是皱着眉头,“你们居然一点也不怕美国政府方面吗?几乎是光明正大地把高科技技术而且是违禁技术往中国送,有了这个芯片技术就算是中国造出TMD系统也不是一件难事呢!”

“我还以为你会很高兴呢!”汤因比嘴巴牵动了一下,“一个外国人,毫无利己的动机,把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当做他自己的事业,这是什么精神?”

“你想赚钱的动机很明显的!”安平的脸都要僵掉了。

“那么你以为我们不这么做美国政府就会放过我们吗?”汤因比摊了摊手,“实际上这也是一种策略,站在两者的中间我们获利最大,不过现在有一边不是那么强大,所以我们要帮帮忙,你以为任何一个国家允许像我们这个样子的金融集团的存在吗?我们现在在欧洲和美国的许多收购计划都被扰乱了,如果现在不向亚洲地区发展的话,我们也就止步于现在的规模了,实际上欧洲的不少政府已经开始施加压力给我们要求我们出售一些公司的股票了,说实话,我们正在被严密提防之中……”

“我知道了,”安平有点没精打采的,“这真是一个问题。”

“所以我们在想法子向中国和俄罗斯和古巴方面发展呢!”萧虹飞说道,“这些地方都有我们收购的分公司呢。但是主要的方向还是在中国,其他国家多多少少还是实力不够让我们能够骑墙头。”

“原来如此,”安平搭了搭眉头,“这未免也太辛苦了。微软的钱不是比我们还多吗?”

“但是,”汤因比接着说道,“并不是只有你是聪明人,很多人看到我们这八九年时间是怎么发展起来的,多多少少会感到威胁了,何况你和科克他们又出了这么大的风头,现在西门子的情况落在有心人的眼里,也会大约看到一点点趋向吧,我们也要早早地确立自己的对策不是吗?之所以能够站在财富的顶峰就是因为眼界高远呢!”

“看起来你的想法非常有远见呢!”安平瞥了一眼汤因比然后又看了看萧虹飞,“萧小姐居然也同意这样的计划,当然,也许还完善了这个计划真是让我感到感动啊!”

萧虹飞微微一笑,背道,“人恒过, 然后能改;困于心,衡于虑,而后作;征于色,发于声,而后喻。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然后知生于 忧患而死于安乐也。”

“啊,我真不好意思!”安平躺倒沙发上面故作痛苦状,“我居然是中文系毕业的,我太惭愧了。”

萧虹飞脸上微微一红,说道,“安大作家实在是太客气了。你不是说过强烈的爱国主义是表象的表象吗?”

“但是表象并不等同于假象,也不是可以随时可以抛弃和羞辱的东西,这个世界不是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吗?”

“是的,”汤因比放下咖啡杯说道,“哲学家先生,您也许应该去赴一下您的约会了,那位前田元次郎先生也许已经等你很久了。当然我想荣世源先生大约也在他的办公室里面等我们,那么为什么我们不马上一起出门呢?”

“好吧,”安平拍了拍自己的嘴巴,“看起来你很不喜欢哲学,这很不好。”

“是的,”汤因比耸了耸肩,任由萧虹飞挽住自己的手臂,“谁叫我的祖父是一位历史学家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