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7/


第四十四章 义勇军

王铁汉团长两眼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王铁拳,想说一些鼓舞士气的话,但话还没有说出来,泪先流了出来。

“团长!”王铁拳声嘶力竭,号陶大哭,“团长您经常对我们说,我们的衣食来自老百姓,我们手中武器来自老百姓,我们的父母姐妹,也是老百姓。我们的职责,就是遵从总理遗训,努力工作,保家卫国。现在,老百有难,山河破碎,我们这些人却要撤退!团长,弟兄们的心在流血啊!团长,您若是限于军令,不能去,就放了我吧,我一人一枪,也能拼上几个小鬼子。也好叫小鬼子看看,咱们中国人当中,也有带把的。”

“团长!”押解王铁汉的几名警卫,还有附近的一大片人,全都跪了下来。

“团长,给我一个打鬼子的机会吧,我不要军饷,既便我死了,也不要抚恤金。团长,只求你让我去。”

王铁汉硬着肠道:“革命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团长,保家卫国也是我们的神圣职责,我们不能丢下我们的父母兄妹于不顾啊。”

提到父母兄弟,620团全团都跪了下来,呼呼啦啦的一大片。第七旅绝大多数是沈阳的子弟兵,谁能弃家而不顾呢?

王铁拳身边的几个军官对他道:“王连长,我们和你一起去!”又对王铁汉道:“我们也不要军饷,不要抚恤金。”

王铁汉默不作声,仰望苍天,看着大雁南飞,心道:大雁来年春天,还能再飞回来,我们可以吗?两行热泪再度奔涌。

620团这么一跪,整个行进队伍不得不停了下来,王以哲得知,抽动着马鞭,冲了过来,士兵们向两边分开,给王以哲让道。

“王团长,怎么回事?”

王铁汉望着马上的旅座,揶揄道:“士兵们想回去。”

王以哲骑在马上,两眼变成了等边三角形,怒道:“你们想做什么?军令都不听了?想造反吗?少帅命令我们去北平,那怕北平是刀山火海,作为一名革命军人,也必须服从,更何况我们去,是去休整。”

士兵们默默的看着他,无人一说话。全都是一脸悲愤。

“唉——”王以哲长叹一口气,痛心道:“你们的心情我理解,如果少帅下令抵抗,我王某端着一挺机关枪就去了,可是无论如何,我们都必须服从命令啊。只要我们的军队,令行禁止,就是一支能打仗的铁军,等将来时机成熟,我们还能打回来。如果连军令都不服从了,我们还能打什么仗?就算我同意放你们回去,凭着你们这些人,能打败日军吗?”

“长官!”王铁拳道:“就算打不赢,洒撒疆场,我们也是死在保家卫国的战场上,而不是死在逃跑的路上。我们死了,还有父母兄妹来给们收尸,可以入祖坟。如果死在逃跑的路上,将父母兄妹丢给日军,既便发抚恤金,也没有人替我们领,更没面目见祖宗。”

“你说什么?”王以哲挥动着马鞭,在空中乍响,呼的一下抽在王铁拳的脸上,留一下了一道深可见肉的伤疤。“谁他妈的是逃跑了?我们是奉令南下!去北平休整。”

王铁拳被这一鞭子打出了火气,红着眼,怒视着王以哲,“敌军在进攻我们,我们一枪不放的就跑了,不是逃跑是什么?”

“你再说一遍!”王以哲整张脸都变成了三角形。

王铁汉一见,吓了一跳,急忙将王铁拳拉到身后去,凭着他对旅座的了解,他这个样子是想要杀人了。

王铁拳奋力挣开,再次怒视着王以哲。吼道:

“我再说一万遍,也是逃跑!”

“来人,将他拿下毙了!”

旅部军法处的士兵冲上来,将王铁拳按倒在地,绑上,往外拖去。

王铁拳仰天大笑,“可恨,不能死在战场上,却要死在不抵抗将军的手中。哈哈哈哈……”

王以哲此时,并没有真心想要枪毙这个王铁拳,因为他知道,这是一个能打仗的兵。只等王铁汉求情,就借机放了他,这会儿见王铁拳骂他是不抵抗将军,下不得台了,脸色铁青,连连大喊,毙了他,毙了他。在喊的时候,右手往腰间的手枪摸去。手枪还没有掏出来,右手却被两只铁钳一样的大手,死死的抓住了,低头看去,发现抓住他的是王铁汉团长。

“旅座,王连长是求战心切,一时口无遮拦,您就饶了他吧。”

“放开!”

王铁汉松开了手,跪了下去,“旅座——”

军法处士兵将王铁拳拖了几步,就发现迈不动脚了,四周已被620团的士兵们死死的围住了。他们喊着,让开。但根本没人理,反而越来越多的士兵围了上来。

王以哲深知带兵之道,看这情景,如若强行毙了王铁拳,这等于是站在士兵的对立面去了,搞不好,还会引发兵变。但要留下来,也不行,像这样敢于顶撞长官的连长留下来,不利于打造一支令行禁止的铁军。又见王铁汉求情,便借坡下驴,挥挥手叫军法处放开王铁拳,然后对他说道:“看在王团长的份上,我就饶了你!但,第七旅不需要抗令的军官,从今天起,你被除名了,今后你抗日也好,逃跑也好,都与我们第七旅无关。”

“谢长官开恩!”被王以哲革名,离开第七旅,王铁拳心中伤感,但一想到,从现在开始,就可以凭着自由之身,去打鬼子了,在伤感之中又升起了一份喜悦。

“还有谁,想要离开?”王以哲怒视左右。

“长官,我们……”周围的数百人,都站了起来。

“罢了,罢了……”王以哲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愿意拿自己的胸膛往日军的刺刀上顶。士兵们的想法可以理解,低下了头,扪心自问,自己若不是身受少帅的之恩,也说不定跟着这些人走了,毕竟故土难离啊。

这些人绝大多数,目不识丁,很少有国家民族的概念,教他们也不懂,在他们的心中,国家就是少帅,民族就是老乡,他们留下的最大原因就是,不忍看到自己的亲人被日军蹂躏。

马鞭猛的一抽,战马吃痛,唏吁吁的人立起来,却是不动。

“连马也不愿走啊……”王以哲满腔的悲痛,这时候再也忍不住了,像潮水一样的涌了出来。口中却骂道,“畜牲!等到了北平,少帅一定会率领我们打回来的!”战马长嘶一声,终于迈开四蹄,狂奔出去了。

两位王家铁汉,紧紧的抱在了一起来。泪下如雨。

“兄弟,此去多保重。”

“团长,你们也要早点回来啊!来年清明,记得给我们的坟上倒上一杯酒,兄弟们都会在地下盼着的。”

“一定!”

王铁拳松开了,义无反顾的走了。带着数百名赤手空拳的兄弟。由于他们是被革除的,不是执行任务,他们的配枪必须上交。

“铁拳!等等!”王铁汉发现了问题,追了上去,将自己的盒子炮,解了下来,交到王铁拳的手中,“这个带上,替我多杀几个鬼子。”

“是!”王铁拳“啪”的一声庄严的敬了一个军礼。

王铁汉又将王铁拳上上下下仔细看了一遍,将他牢牢的记在心中,最后咬咬牙,道:“走吧!”然后,猛的一转身,跑回自己的队伍,吼道:“唱起来!痛我民族,屡受强邻之压迫,最伤心,割地赔款,主权剥夺……”

王铁拳并着几百个兄弟,一齐望着越走越远的620团,悲壮的旅歌传来,不由自主的跟着唱起来,“……大好河山成破碎,神州赤子半飘泊,有谁人奋起救祖国?救祖国,我七旅官士兵夫快快来快负责……”

一曲唱完,几百个汉子,全都流下了滚烫的泪水,秋风为之呜咽,木草为之含悲。

“兄弟们!”王铁拳站在高处,对着兄弟们吼,“我们虽然离开了第七旅,但第七旅的军魂不能丢,都随我一起回去杀敌去!”手枪一扬,朝天连开数响,以示决死之心。

王以哲拍马,一路狂奔,参谋长赵镇藩拍马追了上来。

“旅座!”

“不要跟着我,让我一个人静一静!”王以哲松开缰绳,脸朝着天,闭上了眼。

“那些人,还空着双手……”

“你想怎样?”

“我们第七旅,已经丢了很多武器了,在路上也可能会损失一些……”

“照你的意思办吧。”

“是!”

善自将军火赠予外人,是一项大罪,赵镇藩不敢明着去办,仍用暗示的方法,告诉跟在后面的辎重部队。谁没有父母兄妹在沈阳呢?辎重部队闻之有兄弟,宁可被革除,也要回去打鬼子,心领神会之下,将能“丢”的,全都“丢”了。

一支大军朝南走,一支小队伍朝北走,行进中的队伍见他们,穿着军装,空着双手,很奇怪。一打听才知道,这些人是要回去打鬼子的。不少人,偷偷的丢掉枪,混了进来。长官们,这时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对部下们开小差,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发展到后来,甚至整班,整排的集体“开小差”。

悲愤之中的王铁拳,急着赶回去救援,一直没有注意到这些,等他突然看到路上丢弃的大量枪支弹药时,这才停了下来。回头望去,发现身后密密麻麻跟了许多人。吃了一惊,愣了几秒就明白了,选了一处高地,朝着公路的南方眺望,泪水再度滚了下来。

战士们看到这些武器,全都兴奋起来,涌了上去,各取所需,武装自己,士气大振。班排长们,集合队伍,清点人数,发现共计有一千零一个人。蛇无头不行,大伙儿公推王铁拳为头。在这里,军衔最高,也最让人心服的就是王铁拳,也就没有推辞,宣誓就任。随后简单的任命一下班排连长,便急奔沈阳。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