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63/




长夜航班 (续)


双方的对视让气氛一下子紧张了起来,年轻的小伙子不安的抚摩着腰间,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中年男子,迷惑的中年男子开始把目光转到年轻小伙子的腰上,这时,空乘小姐无奈的对双方说道:“希望大家不要有什么误会,这么晚了大家早点休息吧,这有柠檬水,谁需要来一点?”已经有很多人开始把目光集中到这里,可爱的空乘小姐微笑着看着双方,希望不要发生什么事情。慢慢的,双方的情绪有所回收,都回到各自的位置上。小伙子低下头,用手抚摩着腰间的物品,嘴里叽里咕噜的念着什么,他的这个动作被后面的中年男子看的清清楚楚。

此时的剀瑞没有丝毫的睡意,目睹着眼前的一切,记者的敏锐性让她感觉到这个年轻人的举动很异常,剀瑞在飞速的回忆亚洲地区的一些古老传统,但她怎么也想不起来有什么不对,当她正在思考的时候,看到那个中年男子在对旁边的人说着什么,还在用手指着前面的年轻人的腰.剀瑞回过头,晃了晃皮尔斯:"皮尔斯,快醒醒,我想知道些问题,皮尔斯......"皮尔斯睡的很香,根本无法接收到外界的语音信息,剀瑞着急了,用手捏住了皮尔斯的鼻子,没过多久,皮尔斯像逃命似的醒了过来:"救命,剀瑞,救我..呜..."剀瑞连忙捂住了皮尔斯的嘴:"没事,是我,我就是剀瑞,我在救你呢" "刚才我梦到我被人杀,差点都没命了,辛好你在,哦,上帝,难以置信" 剀瑞看着皮尔斯的样子很想笑,但是忍住了,说:"不用怕了,你醒过来了"皮尔斯说:"刚才...."剀瑞马上打断了他的话,说:"好了,现在听我说,你看那边的那个年轻人,他在做什么?" 皮尔斯揉了揉眼睛,看这那个年轻人,那个年轻人闭着眼睛,双手抚摩着腰间的物品,嘴里叽里咕噜的念着别人不懂的语言,奇怪的是他同伙的年轻人也都在闭着眼睛,念着同样的话."让我想想,这个,好像,大概是一种祈祷,我想应该是的,哦,是的"皮尔斯很模糊的给剀瑞解释着, "你敢肯定这是在祈祷,难道是恐怖袭击前的祈祷?"剀瑞疑惑的看着皮尔斯.

多年来的各种恐怖袭击已经让美国人无法去很平淡的去看待每一件事了,何况这是在大西洋20000米的夜空上.5\6个年轻人不停的念着,让很多人都无法入睡,大家都开始议论纷纷."他门在做什么?""不会是恐怖份子吧?""哦,我的心跳好快,有药吗?""我受不了了"各种猜想已经在人群中传开,后排的中年男子很激动,他猛的站了起来,就在这时,剀瑞担心出事.也跟着站了起来,对中年男子说:"先生,对不起,我的药放在了后面的行李仓,帮我拿一下好吗?我有恐高症,谢谢" "你不是有同伴吗?"中年男子愤怒的回答. "是的,他的腿不太方便" 皮尔斯机灵的看着中年男子,无奈的耸了耸肩. "好吧,我帮你拿""非常感谢"

这时剀瑞看到那些年轻人还在继续的念着那些让人感到恐怖的语言.刚走过洗手间,剀瑞转过身对中年男子说:"对不起,先生,我是记者,我刚才也看到了他奇怪的动作,但是我不想你门发生冲突,所以......" "听着,记者女士,我可不管那么多,我要制止他,我不想我坐的飞机撞上什么标志性建筑,我是个生意人,在莫斯科有200多万的意..." "你凭什么说他是恐怖份子,也许他在祈祷什么?" "算了吧,女士,所有的恐怖分子在有动作前都要祈祷,难到你想把这个爆炸的过程拍下来,去拿你那天文数字稿费的独家报道?" 剀瑞愤怒了:"你给我听着,不许你侮辱我的职业,也不许你制造恐怖气氛......"

双方在激烈的争论着,几乎都要打起来了. "对不起,打扰一下,这是夜间航班,希望你门能安静些,好吗?"甜美的空乘小姐出现在他门的面前,中年人瞪大了眼睛,看着空乘小姐说:"你能让那些土族人安静吗?所有的人都认为他们要炸飞机,你还要我安静,我能安静下吗?" "希望你配合下机务人员,在没弄清楚之前你不要乱说"剀瑞急忙配合着空乘小姐,"好吧,这样,如果你门谁能证明那人的腰上不是炸弹,我会在一分钟之内很安静的睡着,就像婴儿一样~" 空乘小姐说:"您先回到您的位置上,我去问一下,好吗?不要再大声的喧哗了,谢谢"虽然语气很不太友好,但是空乘小姐的笑容始终在脸上挂着.

空乘小姐几乎是监督加护送的让那中年男子做在了自己的位置上,空乘小姐低下头,小声的对中年男子说:"好好休息会,好吗?给你来一杯加冰的苏打水,要不来一份俄罗斯香肠?"空乘小姐微笑着看着中年男子,"好吧,但是希望你快点告诉我那不是炸弹"中年男子同样的小声对空乘小姐说.剀瑞也回到了自己的位置,"嘿,剀瑞,怎么样,没有和他打起来吧"皮尔斯开玩笑说着, "他认为那个年轻人就是恐怖份子,那腰上的是炸弹,但是我不敢确定,那是炸弹,他怎么上的飞机呢?一会儿回有答案的" "那是在爆炸前还是爆炸后?"剀瑞没有理会皮尔斯,回过头来看着那恐怖的区域,令人恐怖的祈祷声继续的回荡在飞机里,后排的中年男子依旧很愤怒的看着他门,空乘小姐已经起身,朝乘务人员工作间走去,剀瑞在想:希望那不是炸弹,希望那是和平的祈祷......

飞机在20000米的大西洋上空随风飘动着,像汪洋中的一叶小舟.夜空外显得格外宁静.


驾驶室

"您好,机长,对不起,打扰了,我是空乘205朱迪,有些事情需要向您汇报"电话这边的机长将飞机的操作权交给了副驾驶,机长文森端了一杯咖啡:"说吧,朱迪,有什么事?" 朱迪整了下嗓子说:"是这样的,大约有6个亚裔青年,在念着一些不懂的语言,一直在念,感觉是在祈祷,但是有乘客说他腰间有东西,说是炸弹,他需要我们给他答案,现在机舱里的气氛有些紧张" 机长文森喝了口咖啡说:"好了,朱迪,现在你可以告诉乘客,所有乘客的身上都没有炸弹,飞机上的任何地方都没有炸弹,请乘客放心的休息,祝他门晚安,对了,顺便播音,告诉大家,安安静静的休息,不要大声喧哗,影响别人" "好的"

机长文森转过头来对副驾驶说:"又是恐怖的炸弹,哪有那么多的炸弹,难道每架飞机都要被炸吗?"说完,又喝了口咖啡. "不好说啊,如果能猜透恐怖份子,那就不会有恐怖袭击了,呵呵"副驾驶是个年轻人,顽皮的和机长说着,这时驾驶室里的机械师说话了:"我觉得炸弹不一定会有,但是别的恐怖行为就不好说了" 机长想了又想,决定和塔台联系下,他接通了塔台的安全频道:"航班0577呼叫1023,航班0577呼叫1023""1023收到,请表明身份" "机长文森,编号Y-J201" "航班0577请讲" "我想核实下本次航班乘客的身份,现在有3级安全隐患" "好的,准备接收文件" 说完,机长叹了口起:"希望不要有什么问题"为了缓和紧张的气氛,年轻的副驾驶说:"你们觉得俄罗斯的女人怎么样?"听到这些,胖胖的机械师来了精神:"哦,我喜欢,记得上次......"只有机长在焦急等待着乘客的资料.

机舱

"女士们,先生们,我是本次长夜航班的空乘人员,编号205,本次航班经过6个小时飞行,将抵达目的地莫斯科,夜间的航班是很乏味和疲劳的,希望大家不要大声的喧哗,以免影响到其他乘客的休息,谢谢大家的合作"甜美的声音从广播里传了出来,很快的,机舱里很安静了,除了那些年轻人.不一会,剀瑞看到空乘小姐走到了那个中年人的身边,低下身体,小声的对他说:"您现在可以像婴儿一样的睡着了,希望您在莫斯科的生意成功!" 中年男人很疑惑的看者空乘小姐,"难道需要我哄您睡吗?"甜蜜的语言和笑容,让中年男子无法拒绝,长长的出了口气后,靠在坐椅上,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驾驶室

"机长,资料传过来了"机械师把资料递给了机长,机长看着资料,没有感觉到任何有威胁的情况,但是,他突然看见了一个名字:卡达耶维奇,最近几年里,他的名字家喻户晓,但是没人知道他在做什么,他从来不留任何痕迹,他偷过俄罗斯机密军事情报卖给美国,偷过核燃料卖给伊朗,偷过以色列的黄金运输车等等,但是没有任何人能指证他,他多年的交易使他成了一个有钱的商人,他可以光明正大的出没在世界上的任何地方.就是他,一个俄罗斯的赏金猎人--只要给钱,他可以做任何事情,包括偷核弹.他从美国到俄罗斯做什么?他在这次航班上会有行动吗?一连串的问号将老机长深深的困住了.....

机舱

皮尔斯又睡着了,他实在是疲惫啊,从伊拉克逃命似的回来了,还没休息到2天,就被剀瑞带上了飞机,他睡的很香,嘴里还嘀咕着爱人的名字,他多么的爱她,是真心的,但是工作让皮尔斯成了一个不守承诺的人.剀瑞看着熟睡的皮尔斯,看着安静了的中年男人,又看着那些年轻人,她在想:希望大家都能安全的到达莫斯科.

那些年轻人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诅咒般的念着那些不能懂的语言,出于好奇,剀瑞站了起来,慢慢的走向那些年轻人,她想知道他门在做什么,就在那个年轻人旁边坐了下来:"嗨,对不起,能打断下吗?"没有人理会剀瑞的话,"对不起,年轻人,我能问些问题吗?我是记者,想和你聊聊."年轻人睁开了眼睛,瞪了一下剀瑞,又闭上了,继续这着.剀瑞无趣的走开了.刚准备回到座位上,飞机猛的震了一下,剀瑞往后一倒,撞在了年轻人的身上,将年轻人腰间的东西撞到了地上,是一个盒子,包装的很华丽,但是摔开了一个口,有些白色的粉末撒了出来.看到这一幕,剀瑞马上向年轻人道歉:"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

飞机上的人都醒了,看到了年轻人快速的将白色粉末赶到盒子里,嘴里继续念着那些语言,但是表情越来越愤怒,突然,几个年轻人都站了起来,跪在盒子的面前,念着念着,所有的人都看到了这一幕,终于知道飞机上没有炸弹,但是又开始议论这几个年轻人在做什么,这时空乘小姐来了,将剀瑞扶起来,问了一下情况,然后对大家说:"都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可,系好安全带,飞机将飞过雷暴区,请大家坐好"空乘小姐对那几个年轻人说:"小伙子们,快回到你门的位置上"话刚说完,一个年轻人猛的站了起来,推开了空乘小姐,一把将剀瑞抓了过来,用胳膊勒住剀瑞的脖子,用一只笔顶住了她的喉咙,用英语对剀瑞说:"你不是想知道我们在做什么吗?我现在告诉你!"

几个年轻人将剀瑞和人群隔开了.人群开始沸腾了,惊呼着跑离了座位,聚集在了一起,空乘小姐安慰着大家:"不要惊慌,都到后面去"转过身对年轻人说:"你们放开她,你门想做什么?"剀瑞无助的看着还在熟睡的皮尔斯,她感觉到勒着脖子的手臂在用力,她无法正常的呼吸,也无法发出声音,剀瑞用力的拍打着年轻人的胳膊,希望能松开点.

这时有个穿着西装的人站了起来,双手握着枪指着年轻人说:"我是警察,放开你手上的这位女士,快点,不然我要开枪了"他的旁边还坐着一个带手铐的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