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狂想曲 梦回1910 第四十七章 攻占谅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2/


按照中央军委的部署,我军东线战场主要以打击法国殖民地为主。所属战斗部队由广西军区步兵第一旅,二旅,贵州省军区步兵第一旅,二旅,以及属贵州省军区建制的山地步兵第一旅和刚组建半年的属广西军区建制的山地步兵第四旅,广西军区所属的六个边防团,云南省军区文山军分区所属的三个边防团,广西和贵州省军区的两个炮兵团组成。拥有六个旅,九个边防团,两个炮兵团,共八万多人。


在西线战场以打击英国殖民地为主,战斗部队包括云南省军区的两个步兵旅,山地步兵第二旅,云南省军区炮兵团,云南省军区边防四到九团和四川省军区三个步兵旅,山地步兵第三旅,四川省军区炮兵团组成。拥有七个旅,六个边防团,两个炮兵团,共七万多人。


一九一三年五月二十四日,我广西,云南前线部队,分别进行了大战前的最后一次动员。各级政工干部组织官兵认真学习中央军委发出《孰可忍,孰不可忍》的严正声明。以事实为依据向官大官兵详细的列举了英,法两国从鸦片战争以来,对我国进行压迫、剥削、烧杀掠夺等无耻的侵略行为,和这一次英,法两国不断在我边境地区寻衅滋事,挑起事端,打死打伤我多名边防官兵和群众,妄图再次将不平等条约强加到中国人民头上。


经过政治动员让指战员们明白了我们为什么要打仗,以及战争的正义性和必要性。大家怀着对英,法帝国主义者的仇恨,和保家卫国的神圣使命,纷纷向部队党委和连队写请战书和决心书,作战的士气极为高昂,达到了动员的效果。


一九一三年五月二十五日凌晨三点三十分,我军在中缅,中越长达上千公里的边界线上,跨出了国门,向在边境地区的英,法两国的殖民据点发起了攻击。在进攻发起的当天,我军就扒掉了在边境上的一百多个英,法殖民据点,共歼灭英法两国军警和仆从人员五百多名,俘虏三千多人。


英,法两国政府显然没有意识到我军会率先发起攻击,因此一下子就被我军打慌了手脚。英国政府一面让驻缅甸总督组织部队进行抵抗,一面马上命令还在地中海上航行的十万远征军立即在缅甸登陆,紧急增援驻缅的英军。


而法国政府显然未意识到中国华南军政府进行战争的决心,目前只在印度支那半岛上部署了两个师,三万多人的部队,而国内的军队还相隔着万里之遥,显然是远水解不了近火。法军参谋部一面命令法国驻印支军队收缩兵力于大城市中防守,一面在国内进行紧急动员,从法国本土抽调了二十万人部队扑远东参战。


在东线,我军第一阶段的部署是:以广西军区步兵第一旅,二旅和山地步兵第四旅首先集中兵力夺取越北重镇谅山,然后歼灭谅山地区有可能从河内赶来增援的敌人;以贵州省军区所属部队直接向越南的高平发起进攻,歼灭当面之敌后,并视情况扩大战果;云南省文山军分区所属的三个边防团,集中所有兵力,负责歼灭越南老街之敌;同时广西凭祥,白色军分区部队,向当面之敌反击,配合主要方向作战。


谅山,位于中越边境越南一侧,该地山多在一千五百多米,境内森林密布,气候恶劣,人烟稀少。该地区历来是兵家的必争之地,自古就有中国军队只要攻克了谅山,越南王就会自缚请降的说法。法军在此处部署有一个步兵团,和一个安南国王所属的仆从军一个师共两万多人。我军根据法军的部署,决定以广西军区步兵一旅和二旅从正面进攻;山地步兵第四旅从谅山以西地区越过北仓河,穿插到谅山后面,配合两个步兵旅对谅山守敌进行两面夹击。


我军从正面进攻的两个步兵旅,根据敌人前重后轻,侧翼暴露,正面宽,纵深线长的部署特点,贯彻我军集中兵力打歼灭战的原则,以绝对优势的火力,采取两翼开刀,迂回侧后,包围分割,各个歼灭的战法,于二十六日拂晓开始对谅山发起攻击。


实施主要突击任务的右翼部队广西军区步兵二旅在枪冬,西眉之间强渡冰冷刺骨的北仓河,向枪冬,西眉,磨溪,花笤等地攻击。指战员员们冒着枪林弹雨,互相掩护,交错前进,与法军展开了激战。负责摧毁北仓河南岸的花笤据点的我二连六班班长杨安廷一往无前,带领全班战士前仆后继,勇猛攻击,共攻克了安南仆从军的二十七个据点,为攻占谅山创造了条件。战后,该班荣立了集体一等功。当天我军既清除了谅山外围右面的枪冬,西眉,磨溪,花笤等敌军。


担任左翼助攻的步兵一旅,向谅山左面的沙测,仲昆,克林,的敌军进行猛攻,沙测的敌军在这里构筑了战壕和百多个碉堡,由安南仆从军一个营在此驻守。攻占沙测就可以直接威胁到谅山,于是部队穿密林,攀上悬崖峭壁,迅速突入到敌军阵地前沿,首先切断了沙测与谅山的联系。在沙测战斗中,九连二班班长熊平带领全班连续攻克了敌人四座碉堡,在攻占第五座碉堡时,他身负重伤,向敌人扔出了最后一颗手榴弹后,并起双脚顶住了敌军的枪口,壮烈牺牲。战后,中央军委授予他“战斗英雄”荣誉称号。


在清除了谅山外围的敌人后,我军于当晚十点对谅山城内的敌军发起了总攻。在夜幕的掩护下,部队很快就突入到了城下。守城的法军在城内依托建筑物和临时构筑的工事,架设起重机枪,对着黑夜漫无目标地开枪扫射,在城下筑起了一道火网,妄图阻挡住我军的进攻。但就在这时,我军的炮兵开始发言了,一发发的炮弹非常准确地落在了谅山城内,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把没经过什么大阵仗的安南仆从军吓得发抖,纷纷丢下枪趁夜向后面逃跑。在炮兵三发急速射后,天空中突然升起了一发又一发的照明弹,把整个战场照得透亮,我军潜伏在谅山左右两侧,担任这次主攻任务的一旅三营和二旅四营,分别挥舞着军旗,指引着部队向谅山城内冲锋。


在一通手榴弹爆炸的掩护下,先头部队很快就在法军和安南仆从军组成的防线上打开一个缺口,向城内冲去。其它后续部队也顺着这个缺口向城中心突了进去,短短十五分钟时间,左右两边的攻击部队就在谅山城内会师,并开始对城内的守军进行切割。在我军两个步兵旅勇猛的攻击下,将敌人在城内的部队分割成了四块,并对敌人分片逐一进行打击,不段蚕食着敌人的阵地。激战到黎明时分,城内的敌军除了少数人利用地形和夜幕得以逃脱外,其余全部被歼灭。


从河内坐火车赶来增援的法军第十一步兵师和安南仆从军第八师共三万多人,在二十七日上午赶到了谅山外围。当从被击溃的法军口中得知谅山已被中国军队占领后,法军的增援部队选择了就地防御。但法国驻印支总督严令法军一定要夺回谅山的命令,让很久都没有打过仗,在远东来只是为了养老的法军第八师师长费尔兰德斯少将只得硬着头皮指挥部队往中国军队组成的铜墙铁壁上撞。


法军仗着人数多的优势,不断地冲击着中国军队的防线。我军利用敌人大部队在山区不利于展开进攻的优势,依托着山区地形拼命地阻击着敌人。在谅山以南的352高地,法军集中了一个团的兵力对我驻守此地的一旅七连阵地进行了轮番进攻,妄图就此打开一条通往谅山的缺口。我七连一百八十多名官兵在连长和指导员的带领下,沉着应战,利用灌木和乱石堆的掩护,居高临下对着山下的敌人进行着精确的打击,先后打退法军营级规模的冲锋四次,山下到处都是被我军打死的法军尸体,硬是以一个连的兵力,将法军进攻部队的一个团活生生地打残了建制。


法军第八师师长费尔兰德斯少将见部队久攻不下,而且伤亡极为惨重,马上下令法军部队停止进攻,撤退到后方进行修整,由安南仆从军接替法军担任主攻任务。安南伪军大都是为了混一口饱饭吃的越南人组成,平时帮助法国人维持一下街头治安,镇压一些闹事的民族独立分子还可以,可真要他们去真刀真枪的前去打仗玩命是谁都不愿意干。安南伪军这一下子一看法国人的进攻被中国人打得尸横遍野,都知道上去只有送死,既然法国人都向后退,那也就更没必要去和以前的宗主国家军队玩命了,更何况还是去送死呢!都纷纷逃得远远的,任法国人怎么命令,怎么催促,就是不愿意前进一步,把费尔兰德斯少将气得一点办法都没有,只好命令部队全体向后撤退。


下午五点二十五分,眼见阵地前的法军进攻部队被迫后撤之后,亲自指挥这次谅山作战的东线部队总指挥,广西军区司令员张英豪抓住敌人后撤时队形混乱的有利时机,马上果断地下令各前沿部队对敌人进行尾随攻击。随着一阵阵僚亮的冲锋号角吹响,各前沿部队阵地上红旗展动,指战员们跃出战壕工事,对着山下撤退的敌人爆发出令人心惊胆颤喊“杀”的呐喊声,向猛虎一样恶狠狠地扑向山下的敌人。


面对我军排山倒海的气势,从未见过如此大场面的敌人被我军指战员身上爆发出来的杀气吓破了胆,除了不顾一切的逃跑之外,根本就不敢停下来抵挡。有些士兵还被吓得腿发软,连路都跑不动,直接就坐在地上向我军举手投降。溃不成军的敌人很快就把担任掩护任务的法军一个营冲得七零八落,费尔兰德斯少将明白要是不尽快的稳住部队,第八步兵师将很快就会被中国军队歼灭。可是面对兵败如山倒的场面,任凭他怎么向手下的士兵们命令,但被中国人从气势上完全压垮了的法军无论如何也鼓不起作战的勇气,更何况还有一心只想着逃跑的安南伪军在一旁带动逃跑呢!


费尔兰德斯少将见部队建制全乱了套,再怎么下命令也无济于事,因此他把心一横,直接向整支部队中唯一还建制完整,而且还未出现混乱的警卫连下令,对着向前面溃败下来的法军开枪扫射。法军第八步兵师的警卫连长忠实地执行了师长的命令,立即组织警卫连在师部前面架设起重机枪,对准前面败下阵来的法军和安南伪军就是一通猛扫,打死打伤了一百多退下来的溃兵后,很快就稳住溃败的势头。费尔兰德斯少将趁此机会,马上组织师部参谋收拢部队,对中国追击部队展开反击。


就在法军开始收拢部队,对我军追击部队进行有组织的抵抗时。我广西军区所属的山地步兵第四旅,经过三天时间在山区密林中穿行,于五月二十七日下午六点穿插到位,部队正好运动到了法军的身后。全旅六千多人立即按照命令开始从法国人的身后发动进攻,成为了压垮法国人的最后一根稻草。


面对中国军队从前后两边发起的进攻,刚止住法军溃败势头的费尔兰德斯少将不得不命令部队向谅山东面的亭立方向转进。但是我军始终保持着高昂的作战士气,发扬了我军勇猛顽强的战斗作风,一路上不给敌人任何喘息的机会,追着敌人屁股后面一直打了下去。经过我军一夜时间的追击作战,法军和安南伪军被像狼追的小羊一样,被我军撵得到处躲藏,三万多大军完全处于一种毫无组织的混乱局面,不可避免地陷入了被全歼的命运。


五月二十八日早上,法军第八步兵师和安南伪军第十一师除了少部分人在黑夜中逃向山林丛中外,其余的部队是全军覆没。法军第八师师长费尔兰德斯少将带着几个警卫躲过了我军的追捕,在山林中艰难地爬涉五天时间,恶得头晕眼花的他终于看到亭立县城了的时候,却被以攻破亭立的我广西军区边防二团三营战士抓个正着。


因为在东线其它的几个进攻方向敌人守军兵力薄弱,我军部队又是占有绝对的优势,所以并没有费多大的劲就完成了预定任务。谅山被我军攻占之后,也标志着我东线部队第一阶段战事结束。此阶段战斗共历时四天,以扒除法军边界据点和打击法军增援部队为主,共歼灭法军五千三百多人,安南仆从军三千八百人,俘虏法军一万一千五百人,安南伪军两万三千多人,另有一千多名法军和三千多名安南伪军失踪。我军共牺牲六百七十二人,负伤两千七百五十三人,其中有三百二十五人负重伤,一百七十二人致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