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公司强制遣返中国女实习生 违法行为令人发指

12月11日,在日本岐阜县岐阜市一家缝制工厂里,5名中国女技能实习生向《中文导报》控诉:遭到该企业强制遣返。女实习生们对记者说:这家企业不仅对她们实施遣返,而且按照劳动基准法,企业还拖欠她们每人435万的未付加班费和工资,这家企业的一系列违法行为令人发指。


这5名中国女实习生于2001年1月15日来到日本,第一年为研修生。虽说研修生本来是来日本学习先进的工艺与技术,但是她们却一开始就被人作为廉价的劳动力使用。她们每天要工作15个小时,加班费前3个月每小时200日元,后9个月每小时250日元。第二年、第三年为实习生,每天工作13.5个小时,加班费为每小时300日元。三年的工资第一年为每月4.5万日元;第二年为5万日元;第三年为5.5万日元。


2007年10月13日,在合同没到期的情况下,老板把她们从睡梦中拉起来,赶出工厂,并让她们回国。后来在岐阜一般劳动工会的中国人甄凯的帮助下,制止了这家企业的错误行为。她们在甄凯的帮助下,还来到了劳动基准监督署。劳动基准监督署对这家企业的违法行为作了深入调查,告知她们:按照法律,这家企业少付她们应得的加班费和工资每人达435万日元。


这家企业受到调查后慌了手脚,答应在12月13日与5名女实习生的委托人甄凯谈判。


但是她们没想到的是,12月11日早晨,企业的人说今天给她们钱,并骗走了她们的登录証。之后,突然十几名大汉闯进了她们的房间,将她们5个往外拖,抓胳膊的抓胳膊,扯头发的扯头发,三个人对付一个弱女子,不管她们如何挣扎和呼喊全都置之不理,强行用暴力把5名实习生拖上旅游巴士。


几个弱女子不知他们要把她们怎样,她们挣扎着想往车外逃,这时一个老板把一名女实习生按倒在汽车通道里,并一屁股坐在了她的身上。


在这紧要关头,甄凯打来电话,但是那些看守她们的人立刻夺走她们的电话。


到了机场,一群老板雇用的其他帮凶蜂拥而上,押着她们走向登机口,连厕所都不允许她们去。她们哭喊着,有的跪了下来请求周围的人帮助,但是周围的机场工作人员和警察都无动于衷。


到了停机坪,她们抓住最后一丝希望,向机组人员哭诉她们的情况,机组人员看到这5名中国实习生头发零乱、衣衫不整,有的身上还带着血迹,就对那些押送她们的人说:她们现在情绪很不稳定,等事情处理好之后再让她们回去吧。拒绝了她们登机。


这伙人没有办法,只好押送着她们往回走。这时她们5个已是浑身青肿,有的身上和袜子上血迹斑斑,其中一个人手脚已经不能动,话也说不出来。实习生们要求就地休息一下,押送她们的人不准,让他们找医生,他们不去。后来这个女孩子几近休克,真的不能走了,他们才不得不叫来担架,将她抬走。


第二天,这家企业仍然试图把她们强行遣返,但在最紧要关头,甄凯赶到现场,这伙押送者才不得不罢手。


而这家企业对《中文导报》记者说:不是我们打她们,反过来是她们打我们,我们有许多人都被她们打,被她们咬。记者问:那么你们为什么要强制把她们送回去呢?这家企业说:她们长期占据宿舍,而且有人还有很严重的问题,因为这些问题,我们和中国的的中介机关交涉,他们下达了送还令和请求送还的文件,因此我们才这样做的。记者问:听说你们还拖欠她们的工资和加班费?这家企业说:我们没有拖欠,11月份她们什么工作都没干,我们都给她们了。


而据甄凯指出:他在机场亲眼目睹了这家企业强制送还这5名实习生的事实,而所谓拖欠工资已付的说辞不符合事实,那是因为这家企业看送不走她们,给了她们一点厚生年金和工资,根本没有涉及劳动基准监督署所计算的他们所拖欠的435万日元的工资和加班费。而岐阜市这家缝制工厂强制遣返5名中国女实习生的事件,无论有什么样的理由都是侵犯人权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