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前传:碧血丹心,红河怒吼 壮烈,血色信号弹(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


敌人的火力更猛起来的一刻,王治国刚在树丛里的一棵大树下瞬间躲过向他打来的一阵弹雨,鱼跃出去,数发高射炮弹就砸在了大树周围,弹片横飞,大树向王治国倒了下来!全身被不知被弹片击中几处的王治国,忍着创痛一个侧滚闪在一旁,粗壮的树干便砸在了王治国身侧,密实的树枝纠缠得他艰难摆脱了它,再几个扑爬,冒着敌人剧烈的火力,躲在了一处一人高的大石头下,剧烈喘息着;他冒着被击中的危险伸出半个头来一看,这里距离敌人密集火力工事已经不到100米远了,那是个以土木构成的‘A’形工事,周围树木稀疏,倒塌的树木正熊熊燃烧着,视界清晰,王治国有把握用‘60火’直接轰塌它。就在这时,近距离敌人同样发现了他,无数的子弹便招呼了过来,打得石头“噗噗”作响,王治国一回头,猛觉着后面“轰隆”一响,隔着石头,他就被强大的冲击波推倒了巨石后3米外的土丘下,他又猛扑上去,拣起‘60火’,数道高射炮弹在夜色中划过曳光,和着弹雨又在大石头上;原来敌人能准确发现藏在大石头后的王治国,一但石头被狂猛的高射炮削平,王治国就危险了……

王治国咬着牙一手抱着‘60火’,一手上好火箭弹。敌人‘A’形工事里的高射炮正一发一发打在王治国唯一可藏身的大石头上,大石头正被一点一点削平,激射出的碎石打在王治国钢盔乒乓作响,现在撤,再重新选择地方爆破快来不及了!看了看对着距离自己不到10米匍匐在横倒大树下已经身中数弹痛苦中的依然顽强坚持着的蔡京生,一个个已经牺牲的战友恍然浮现在王治国眼前;不觉间王治国两眼又模糊了。王治国摸了摸眼泪,他下定了决心,对着蔡京生悲怆吼了一声:“老蔡,给兄弟们报仇!”

蔡京生一抬头,就见着王治国从藏身的石头后猛探出了身子,举起‘60火’向着敌人轰击过去,但就在一瞬间,密集的子弹便在王治国身上爆开了无数凄丽的血花——“轰!”王治国带着些许欣慰的目光,颓然栽倒在地,滚落下来,再没了声息。

他叫蔡京生,红1团六连5班班长。一个生在京城,长在黔西的好男儿;6连最优秀的老班长,党龄3年。还差1个多月便是该他脱下军装,复员回家给爸妈尽孝了。

“王治国!”敌人近距离的射击消减了,蔡京生对着王治国大声呼喊着,但王治国没了声息。蔡京生悲痛中很快清醒过来,他一面垂着热泪,一面飞快上好弹鼓,喃喃道:“兄弟们,您们慢走……慢点走!看我给你们报仇!”

他迅速上好了弹夹冒着猛烈的弹雨向敌人冲去,此时虽然敌人的火力依然凶猛但没个准星;蔡京生强忍着伤痛迅速向无名高地顶点的巨石冲去,还有最后一个!

此时隐蔽在茅草丛中,猫耳洞里的黄忠虎靠着有利的地形同敌人展开的枪战宣告结束。因为有猫耳洞的掩护,黄忠虎在草丛里胡乱打了4个弹夹,120发子弹后,终于敌人的枪声停止了。他静静观察了一会儿,小心爬出了茅草丛,发现目标阵地上的敌人全部清除。当然,大部分不是自己的功劳而该归结于敌人的炮火。他也来不及磨蹭,迅速将敌人的手榴弹搜集起来继续小心在弹雨里向敌人剩下的据点摸去,一面还要小心着地雷。行进间他看到了受了重伤的蔡京生正孤零零向着艰难在敌人的弹雨里挣扎着向敌人最后的据点冲去,他决定迅速靠拢。

就在蔡京生向着敌人最后的据点冲去,他每接近敌人据点一分,敌人的火力便精确一分,但611高地上的火力就要减弱一分。原来是无名高地定点巨大的山石挡住了611高地上火力的射角。蔡京生更加快了速度,向着敌人冲去,就在这时黄忠虎靠近了蔡京生。

“老蔡!”黄忠虎喊了声,从后面搀住了蔡京生,一把把他拽倒在了灌木后,自己也倒下。看着蔡京生两眼通红,已然明白了,道:“你伤了,最后一个我去!”

蔡京生一把推开了黄忠虎,爬了起来,急道:“别拦!我要报仇!”

黄忠虎死死抓住蔡京生,固执道:“老蔡,我去。你都这样了,不成!”

蔡京生抽泣着,执着道:“我答应了王治国!”

黄忠虎一愣,瞬间眼泪夺眶而出,泣道:“MD,咱不是六连的兵!?要报仇也有我一份儿!”

蔡京生一手紧紧抓着黄忠虎肩膀,流着泪求道:“一起……一起成不?”

黄忠虎最后点点头,他也不放心把蔡京生留在缺乏掩护,到处是野火堆的火场。他一手拉起了蔡京生,两个人连拉带拽,连滚带爬,在弹雨中冲出了出去,借着密集树木的掩护向着敌人最后的据点冲去。残留的敌人仿佛意识到最后时刻的来临,建在巨石夹缝里的兵洞口三挺轻重机枪更疯狂的向二人扫射着,敌人611高地上的100mm迫击炮第三次猛烈响了起来,但对二人威胁最大的高射炮近距离射击却由于巨石的阻挡停了下来;就在敌人炮击打在了二人周围之前,黄忠虎奋出力道一把抱着蔡京生就地滚进了炮弹坑里,一阵轰隆,他们成功避开了炮弹爆炸的冲击波和弹片,但就在要起身的瞬间被敌人据点的火力压了下去,抬不起头来。他们被敌人机枪压制在不深的弹坑里动弹不得,黄忠虎与蔡京生危险!

就在此时,一串汹涌的14.7mm高射机枪子弹拖着曳光准确砸向了敌人最后据点入口,敌人一个反应不及,火力顿然一滞;是申德庆!

原来申德庆被敌人的炮火震晕了,待他清醒时发现自己受了内伤,而操作的53式重机枪被炸得变了形,他在忍着头晕眼花,冒着敌人火力又紧急从敌人暗堡里寻了只能打的58高机时,等不及他火力支援的王治国已经阵亡,而他就眼见着剩下的两个战友被敌人火力压制在一个狭小的弹坑里,危在旦夕,于是机枪又一次响了……

“走!”就在敌人火力停滞的霎那,黄忠虎拎着蔡京生扑出了弹坑,侧滚到一处土丘下。但就一瞬间,黄忠虎到自己一肘压在了什么东西上,作为一名优秀的尖兵,他瞬间意识到了那是什么,顿然面如死灰……

“忠虎?”敌人的子弹瞬间又打在了蔡京生和黄忠虎头顶的土丘上,飞泥四溅;蔡京生发现黄忠虎没有行动,抬头一看见到黄忠虎脸色异常严峻,疑问道。

黄忠虎苦笑着用另一支手指了指身下,随即从腰间把从敌人那儿缴获的手雷全塞给了蔡京生,道:“老蔡,我有麻烦了……你快去。要是慢了申德庆可就有危险!”

蔡京生会意,重重点头,迅速把手雷插到自己武装带上,郑重道:“保重!”随即几个侧滚避过弹雨到了一个的弹坑里。

黄忠虎侧头一看,嘱咐道:“小心地雷!”

“明白!”蔡京生含着热泪回了声。他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黄忠虎,因为黄忠虎的身子就压在了敌人的地雷上。

冒着敌人的弹雨,申德庆手里的54式高机毫不停息地向着敌人攒射着;敌人近距离的射击在申德庆的火力压制下稍有平息;但611高地上敌人把密集的火力聚焦到申德庆的身上,数十道火舌汇集在在申德庆周围,机枪、高射炮更要面对敌人一阵阵敌人的100mm迫击炮。申德庆没有退缩,他在敌人残破的山石碉堡墙后拼命射击着,并迅速把对蔡京生威胁最大的敌人最后据点前,布设在缓坡上两个露天的环形散兵线给打熄了火,又对敌人据点口的三挺机枪进行了有效压制,使蔡京生能顺利迅速逼近了敌人据点。但在敌人的疯狂射击下申德庆赖以藏身的残破地堡墙愈发残破,如果蔡京生没有迅速接近并接近敌人据点,申德庆便不会熄火在雾气和夜色的掩护下转移,申德庆就会有生命危险。蔡京生必须快!

就在蔡京生在土丘和山林、树丛间忍着剧痛灵活、迅猛移动到敌人据点入口前的缓坡前,没了射击角度的敌人在申德庆猛烈的火力支援下凶悍的将3颗手雷掷到了坡下,“轰!”——

蔡京生一个飞扑,倒在缓坡上,虽然缓坡令敌人准确投掷的手雷滚下了坡,但爆炸后没有掩体藏身的蔡京生还是被密集横飞的弹片击中,顿时蔡京生伤上加伤,大量出血,令自己有些昏厥。仿佛意识到自己距离光荣不远了,蔡京生奋起身体里最后的一些力量,把手雷砸进了敌人据点的入口,“轰”——

“杀!”身体已经极度虚弱的蔡京生血红着眼眸瞬间一咬牙迅疾如猛虎一般,爬起了身冲上了缓坡,冲进了据点;手里的56班用机枪一刻不停的向敌人喷射着愤怒的怒火,黑暗中的敌人也不停向着蔡京生疯狂射击着;枪口的尾焰伴着如炒豆子似的密集清脆响声,把黑洞洞的洞窟映得人影飞速闪现;怒吼、惨叫、爆炸、呻吟响作一团;不过一计迅雷间,蔡京生已经身中数十弹,但就在他生命的最后一息,一颗手雷砸在了敌人的囤积的弹药箱旁,“轰隆”——

无名高地上的剧烈的枪炮声顿然平息了,申德庆哭喊着向着无名高地制高点冲去,数分钟后一发红色信号弹在611高地北路升起,瞬间万炮齐鸣……

当我们要进入无名高地制高点敌人据点抬回蔡京生时,我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狭窄幽深的敌人据点里横七竖八躺着17个已经死透的敌人,他们或爬着,或躺着,或倚着,或蜷缩着,但他们最后愣愣瞪大的眼神里无一不写着恐惧与震惊;狭长的坑道里到处是子弹砸出的弹坑,一蓬蓬血迹,一滩滩粘稠的猩红举目到处都是。蔡京生,这个我们亲爱的战友就躺在坑道最里边,当时每一个见到他的六连战友都齐齐哭嚎着抱着他还剩下的残缺上半身痛哭起来;最后临别时,他还挂着平静坦然的淡淡微笑,我永远也忘不了他那张脸……

北路敢死队队员的任务基本完成了。压在地雷上的3班长黄忠虎在申德庆的协助下,脱了险,但最后还是没能活着回家;申德庆遍体鳞伤,身中2弹,坚持了一天后被接战友冒险接回了后方;赵智化副指导员伤势过重,因为敌人进攻来不及转移回去,终是壮烈了。但611的战斗才刚刚开始……

(PS:OK,完毕。昨天看了冯导的《集结号》感觉不错,气氛和这书前传差不多。在随后让‘獠牙’同志稍稍缓和下悲壮气氛后,大家会看到‘老山四大恶人’之首,史上最牛B的上将廖佑铭出场。但在这之前,希望喜欢本书的朋友想象一下,人送老廖匪号‘疯虎’二字是怎样得来的?我会在下周的更新中逐渐公布。哈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