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三国时代 第三章 飞奴初创 第一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5/


姚远随大队人马离开隆中时,不知怎的,心中竟然涌上一阵酸楚,回首看隆中景物,处处充满离情别意,就连整日与小妹玩耍的那条小溪,似乎也像流过脸颊的一行清泪。他心想,自己这是把隆中当成“家”了,离开家的感觉确实不太好。忽然,透过朦胧的双眼,他看到小妹正沿着小路追了过来,头上的两支发髻披散开来,像蝴蝶的双翼,在秋风中舞动,后面一个女仆正忙不迭的追赶。

姚远看到小妹好像哭着喊叫什么,一跤跌到地上,被女仆连哄带劝的抱回去了。

姚远转过身,擦干眼泪,一抖马缰,赶上了前面的大队。


时刘备屯樊城,遣赵云别督一军驻新野,二城皆属刘表。刘备虽贵为大汉左将军,但寄寓客军,无有治权,并不曾开府治事,对新招人才也就无从封官加爵,唯关羽曾得封偏将军、汉寿亭侯,但羽不以为意,据不受禄,因此准确说来,当时刘备集团一干人等,皆为布衣。不过好在刘备本人礼贤下士,议事则集于一堂,众皆杂坐,如今之圆桌会议,大家也都能泰然处之,更兼事务不烦,倒也十分清闲。

樊城在汉水以北,与襄阳隔江相望,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时人有:“若失樊城,襄阳不保”的说法,襄阳为荆州治所,刘表的大本营,随着荆州内外形势一天比一天复杂,刘表虽对刘备有所忌惮,但也想依重刘备的能力自保,于是调他至樊城驻扎,拱卫襄阳,以防内忧外患。

一日,众人正在府中议论二袁兄弟相残之事,忽报新野赵云遣将送信至。

备命招入,但见一员小将身着牛皮软铠,甲胄凌乱,身带数箭,血染战袍,进门强持免胄拜告曰:“末将奉赵将军令,特来报送军情。”

众人见状大吃一惊,不禁都站了起来,刘备近前双手扶起小将,姚远这才看清,这人正是薜丰薜文郁,忍不住“啊”地惊叫了一声。

刘备制止薜丰说:“暂且勿谈军情,先请至偏房疗伤。”

于是让军士扶持薜丰至厢房,安排人请医者,找刀枪药,忙了一时,看看安顿下来,刘备等人进入厢房看视。姚远因为挂念薜丰伤情,也随众人进入房内。

薜丰见刘备进来,忙要起身下拜,被刘备止住了,于是在床上撑起身体,从怀内取出书信,道:“近来曹仁部下骁骑多次深入新野境内滋扰,赵将军亲自领兵拒敌,虽有小胜,怎奈兵力单薄,顾此失彼,百姓深受其害。是否增派大军反击,赵将军请主公定夺。”

说完这番话,已是脸色发白,气息不继。

刘备拆信读毕,递给了诸葛亮。近前问道:“小将军伤从何来?”

薜丰道:“末将在道中遇见一队曹仁斥候骑兵,奋力斩了几人,冲出重围,因此负伤。”

刘备温言道:“你且在此静心养伤,子龙那边孤另派人通报。”

转身走出门外,又回首问道:“小将军姓甚名谁,现居何职?”

薜丰答道:“末将薜丰,现为赵将军部下飞骑营第五曲曲长。”

刘备随即对身边书佐道:“传我令,即日起迁薜丰为骁骑侍卫,随侍孤左右。”

姚远见众人出去了,赶忙至薜丰榻前,两人相视一笑,双手紧握在了一起。

原来薜丰投军至新野,却正好遇到赵云招兵,见薜丰弓马娴熟、武艺出众,就任命他做了一个曲长,手下有一百多名轻骑兵,遇到曹兵,也打过几仗,小有斩获,因此很得赵云重用,这次军情紧急,就派他至樊城送信,谁想途中遇到一股曹仁的斥候骑兵,脱离接触后中了他们几箭,好在没伤到要害,估计将养几天就会好。

等姚远回到大堂中的时候,却见众人正为新野之事商议不决。只听徐庶开言道:“主公且不可再犹豫不决,今樊城、新野两城中步卒亦不过三千,骑不满一千,倘分兵两处,则首尾不能兼顾,合兵一处,足可一战。且曹操已破冀州,袁氏覆灭无遗,不日必将挥师南下,新野首当其冲,不可不虑啊。”

关羽闻听此言,睁开丹凤眼,剔起卧蚕眉,道:“量曹仁鼠辈,何足挂齿!某即替子龙回来,与之决战。”

张飞也道:“子龙也太忍让,若让俺去,保管杀他一个屁滚尿流。”

刘备目视张飞,飞默然止口。

诸葛亮进言道:“亮以为,主公以数千将士当曹操数十万之众,若无荆州兵为后援,断不可行。为今之计,只可劝刘镇南早作准备,在新野一线多屯重兵,以防非常之变。我部可缓缓自新野撤军。想曹操现今远征乌桓,转运万里,即使得胜,回军攻荆州也当在一年之后,那时我部已在樊城布防完毕,有荆州兵在前,齐心协力,庶几可济。”刘表时为镇南将军、荆州牧,因此时人多称之为“刘镇南”或“刘荆州”。

孙乾道:“先生之言甚是有理,但缓缓撤军却是为何?”

诸葛亮道:“缓缓撤军一者可以稳定荆州兵军心,顺利完成换防;二者也可以让中原逃难之民随军迁至樊城,开荒屯田,拓展兵源,供给军粮,为长久之计。”

刘备曰:“先生所言极是。”于是分派人众,撤军的撤军,屯田的屯田。

徐庶又进言曰:“今新野距樊城600余里,快马一日尚且难至,况于路更多曹军骚扰,应多建驿站,以兵护之,保我军情畅通。”

刘备道:“元直所言,孤亦有所思,奈何兵力太少,恐多留则御敌不够,少留则无用。”

姚远闻言心中一亮,进前拱手而言道:“远有一谋,不知可行否?”

刘备道:“德兴说来听听。”

姚远道:“属下近日在樊城中闲行时,见养鸽人家甚多,且多有人家以飞鸽传递家书,虽至万里,旬日即到,快捷安全,不知可否用来传递军情?”

众人闻听此言,立刻交头接耳,莫衷一是。有说可以一试的,有说匪夷所思的,有的把头摇得跟波浪鼓一般,堂上一片喧哗。

其实姚远对“飞鸽传书”也没有十分的把握,但他知道历史上确有这样的例子,只是要晚一些。周密《齐东野语》有载:“魏公(张浚)尝按视端(曲端)军,端执挝以军礼见,阒无一人。公异之,谓欲点视,端以所部五军籍进。公命点其一部,于廷间开笼纵一鸽以往,而所点之军随至,张为愕然。既而欲尽观,于是悉纵五鸽,则五军顷刻而集,戈甲焕灿,旗帜精明。”说的是南宋时事。之前北宋和西夏间的好水川战役,是利用信鸽通风报信最著名的战例,此战元昊一举聚歼了任福军,使西北战局攻守异势,信鸽立下了头功。

信鸽传递家书则要早得多,至少在唐代以前民间即已存在,史载唐代名相张九龄就曾养过信鸽,命名为“飞奴”。但什么时候用于军事,姚远却至今未闻,因而也不得而知。

刘备与诸葛亮低头商议片刻,对姚远道:“德兴此计虽奇,但军情与家情轻重有异,鸽子乃一禽耳,安能如人一般通灵?倘误至敌军处,或为敌军截获,岂不要误大事?”

姚远道:“此事易耳,远还有一法,可保无虞。可着人收纳军中常用短语编辑成册,作为‘明语’,另以《诗》中一首为‘暗语’。于部将率军出征之即,主将发给部将一本‘明语’,并约好以某一首诗作为解码‘暗语’。”

姚远见众皆愕然,遂告罪后取随身短刀为笔,席地画之曰:“如军用‘明语’为三十二字,以《小雅·鹤鸣》‘鹤鸣九皋,声闻于野。鱼潜在渊,或在于渚。乐彼之园,爰有树檀。它山之石,可以为错。’共三十二字为‘暗语’。”

见刘备及诸葛亮等众人渐渐围了过来,姚远在“明语”和“暗语”之间画了一个箭号,并在诗句上标注了“一”至“三十二”的数字。指着两者说:“战斗中,如需增拨弓、箭,统兵部将可以密码本中查出‘请弓’为一号短语,‘请箭’为二号短语,然后在《鹤鸣》中找出其第一、二字分别为‘鹤’和‘鸣’。此将即可拟一公文,文中混编入‘鹤’‘鸣’两字,并在其上加盖自己印章。主将收悉公文,即可调集弓、箭前去增援。如遇诗中有重复字,可以在字上标注‘一’‘二’。”

姚远站起身,拱手一周,道:“此法重在机密,因此每一将出征,则需临时定一诗为‘暗语’,只主将与此部将二人知晓,即便军鸽为敌军所获,亦不致泄密。且为保万一,可一次放出多只鸽子,总有一只会传至我军,诚为良法。”

其实中国古代的军用密码由来已久,先秦的虎符就算一个简单的密码,至汉末三国时仍在使用。更早的姜子牙有阴符和阴书,尤其阴书,把一个军事文书分为三份写,派三个传令兵发出,到达目的地再合为一份,才能正确解读,即便一个或两个传令兵被敌人拿下,也不至于失密。但真正的军用密码至宋时才出现,是一个叫曾么亮的人发明的,熟知中国古代史的姚远姚德兴先生正是盗用了曾先生的研究成果,移花接木到了汉末,早了几百年。

刘备闻言附掌大笑曰:“德兴真妙才也,孤现任用汝总管此事,即日筹备,所有财物、人员调配,悉听尊便,务必于一月内完毕。”

姚远拱身谢过,自去筹备不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