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西班牙沙滩亲历的华人按摩女


12月中旬的西班牙CANARY岛是这样的迷人,脱去在挪威穿的冬装,换上漂亮的夏裙,坐在海边沐浴阳光,看着身边穿着泳衣的西方游客,真的很享受。

12月的北欧自然不能和西班牙最南边的这个canary岛相比,因此,很多欧洲人在这个时间来这个岛上度假享受这里的阳光和海滩。一个个白白的皮肤要晒到棕色为止才算有收获。

而我一向不喜欢被阳光晒出小雀斑来,因此,在众人皆裸的海滩边,唯有我一个人衣冠楚楚撑着阳伞!自然我变成了那里的又一道风景。

就在我坐在那里尽情享受欧洲美女的性感和海边戏水的孩子们时,一个衣衫朴素满脸被阳光晒的通红的亚洲女子朝我走来。她手里拿着一张脚底按摩的图片,上面写满着穴位名称,她对我说MASSAGE,MASSAGE,也许她弄不清我是亚洲哪个国家的人,因为那个岛上几乎没有中国的游客,她用最简单的英文词重复着MASSAGGE,MASSAGE,说着蹲在我面前给我看她手里的那张脚板图。不愿意看着她语言上的困难,我直接用中文问她,你是中国人吗,她听了很高兴,说是啊,说着还是说让我按摩的事情,说按摩下半身10欧元,按摩全身20欧元。我说我穿着白衣白裙实在不方便。她说那也没有关系,可以脱掉呀,我说我没有穿泳衣,所以真的不方便接受按摩。说实话,我真的是不想在那种全是西方人众木睽睽之下由一个中国女人来帮我这个几乎是唯一一个中国游客做露天按摩。我说我不喜欢按摩,真的不喜欢。她就指着我身边刚刚游泳完躺在我身边闭目养神的老公说,那你让你的朋友按摩吧。出于礼貌我问懒洋洋的穿着泳裤的老公想不想按摩,老公直接说NEI.挪威语意思是不。

这时候,这个中国沙滩按摩女还是不走,蹲在那里开始和我闲聊。

这才知道,她和她的老公以及同村的好多个人一起偷渡到欧洲的。我脑子里一下子就想起了几年前震惊世界的福建人去英国的偷渡案,那一次58个偷渡的福建人全军覆没,惨死在偷渡时乘坐的因该是装土豆的无空气的闷热货车里。58个活人土豆因炎热高温无空气窒息而死。那好像是2000年或是2001年吧。

于是我的好奇心让我对她产生了兴趣。

原来,她是浙江人,98年托人申请到了去南斯拉夫的签证,到了南斯拉夫又和她的老公以及同村伙伴们辗转了近10来个国家最后才与两年前来到这个西班牙最南边的一个迷人的canary岛度生。

这期间,她和老公在中国餐馆里打工挣钱,为了获得身份,他们不得不一个一个国家的偷渡,她说好在欧洲的国家都很小,国与国之间的距离都很小,他们就乘坐小船,还有坐在垃圾或货车里从一个国家到另一个国家,他们的胆子很大,她说他们乘坐火车时用她表姐和表姐夫的护照!

我问她那她和她表姐长得很像吗,她说不像,但是她说她和她老公坐在火车里的时候就睡觉,反正在外国人开来,中国人长得都差不多,从来没有被发现过。

现在几经辗转,终于有了身份,她和老公2年前来到这个西班牙岛上,她做沙滩按摩女,这当然不是一个正规的职业,但是没有人管,她和她的其他中国姐妹每天就这样游走在沙滩上一个游人一个游人的问他们要不要按摩。说到这时,我才忽然看到另外两个中国女人一个正在给一个欧洲人按摩,另一个还在寻找按摩对象。居然路过我们时还对着我们笑笑。因为他们互相都认识。

她非常自豪地说她的老公是中国餐馆里的厨师,我一下就想起欧洲有些中国小餐馆里的饭还不如我先生做的中国菜好吃。她说她的老公一个月加上小费能挣到1800欧元。

她说她自己一个月也能至少挣到1500欧元。还告诉我她不久前才回到中国家乡,45天就花掉了1万1千欧元。我问为什么会花掉那么多了,她说每天都请亲戚吃饭,一顿饭就吃掉1千多元人民币。

我看着她那被太阳晒得红红的脸,还有衣服侧面露出的一个小开口裂缝,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忽然又问我上班吗,我说不工作,是全职太太。她羡慕极了。说我命真好。我无奈地说做全职太太不是我的追求,何况我还是个没有孩子的全职太太。她说我不愁吃穿,不用上班,多好啊!我说我喜欢我10年前在中国的日子,那个时候我热爱我的工作,觉得竞争显出我的价值,我觉得我好优秀。我于是想起自己曾经在工作中的自信和充实的自我。

这个时候身边晒太阳的老公睡醒,说想去喝啤酒。这个沙滩女抓住时机,求我说你让他做按摩吧,你让他做按摩吧。看着她近乎央求的表情,我对老公再次说你做做按摩吧。老公浑身怕痒痒,我知道他会说不还是问他。老公自然说不。说着起身收拾东西。我看到沙滩女失望的神情,于是我对老公说我想给她5欧元。老公说给她5欧元不会伤她自尊吗,我无语因为没有想那么多。这个时候,按摩女说做个按摩吧,老公不做你就做吧。我说我穿着白衣白裙真的无法做。她说那就脱掉嘛。我真的好为难,老公虽然不懂我们的语言,还是对我说,给她5欧元会伤害她自尊,还不如就坐按摩,给她生意呢。按摩女继续说你不想脱衣服,就坐半身吧,我真的是无可奈何啊!

老公说我在旁边的咖啡吧里喝啤酒等你。说完就想逃走了。我把老公叫住,让他给我和这个按摩女拍张照片留恋。按摩女听我说要照相,非常兴奋,还特意把头顶上遮阳的帽子摘下找了一个她认为最佳的姿势,于是便有了上面这张和她的合影。没有问过她我就把这张照片公布,希望她不会有一天看到了告我侵犯她的肖像权。

于是,她从旁边拖过一个躺椅,让我躺上去,我一身白裙就这样躺了下去。她掀起我的裙子,从她的小包里拿出一个瓶子,倒在我的腿上,是油。上帝呀,所有的人都是三点式的躺在那里,只有我一身白衣的躺在那里,还有被她撩起的下裙。她就开始用她的手在我的腿上和脚上摸来摸去。那哪里是按摩呀!想起我回挪威前在上海新天地的亚历山大会馆里的按摩,我躺在那里忍受着她的抚摸。终于30分钟结束了,我腿上的油!她没有餐巾纸,拿出一个破旧的脏抹布,往我的腿上檫。我想制止,但是太晚,而且我也怕伤她的面子。我给她10欧元,说过谢谢就逃离了她。

晚上回宾馆,脱掉鞋子一股臭气从脚上传来,我用手摸摸脚指头,然后放到鼻子跟前闻了闻,手也跟着臭了。我才想起,在沙滩那种地方,她那双给其他男人按摩过的手没有消毒没有清洗,她那块给许多人檫过脚的脏抹布就这样在我的白净的腿上脚上抹着。不知道哪个陌生男人的臭脚气经过这个按摩女的手和抹布传给了我的脚上。想到这里,我一阵子恶心。我跑到卫生间,打开淋浴,用香皂檫洗了至少3便,脚上终于没有了味道,可是心里,只要提起按摩,我的胃就生理反应地恶心起来。



图片附件: 71769535B6D89463.jpg (2007-12-20 16:01, 52.93 K)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那个按摩女还会每天继续游走在沙滩上,没有消毒没有清洗,用她的手和那块脏抹布继续给那些陌生的西方人按摩身体当然还有脚!包括干净的脚也包括满是臭气的脚。

我想着她回国,那些一顿饭就吃掉她1千元的亲戚们,是不是知道那1千元里有这个按摩女多少的不堪,那一次次被游客拒绝的尴尬,那烈日下游走的汗水,还有那一次次给陌生人摸脚的无奈......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