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45/


耳木,一个位于缅甸北部佤邦地区的一个小村寨,这里与中国的云南省接邻,位于举世闻名的“金三角”地区,这里崇山峻岭,丛林密布,土地肥沃。从外表上看,这里和东南亚其它的农村差不了多少,在热日炎炎中,农们们正在田地中忙碌着,看看那绿油油的田地中,一朵朵洁白的花朵正灿烂的盛开着,一片枝繁叶茂的景色。这些正是当地农民们种植的“经济作物”——罂粟花。虽然在世界范围中,毒品海洛因价格不菲,而罂粟又是加工成海洛因的原材料,但这里的农民却依旧贫困,在这里能吃饱肚子就算是富裕的人家。


烈日当头,太阳火辣辣的照着,一个满身污渍的孩子正步履蹒跚的向村寨走去,他光着上身,赤着脚,全身唯一的一条遮羞小短裤也已破烂不堪。很明显是个小乞丐的样子。刚来到村子门口,只见他摇摇晃晃,一头栽了下去。


正在村子,一个留着常常的白胡子,抽着旱烟的瑶族老大爷正观察着这孩子,这个村子与中国邻接,有时也会有各路商人路过也算正常,可这么一个可怜巴巴的孩子来到这里,却真是少见。见到小乞丐一头晕了过去,老大爷连忙走了过去,一把扶起了他。


真所谓,远看不知道,近看吓一跳,只见这孩子满身的都是灌木划破的伤口,他的嘴唇已经厚厚的翻起,干燥的爆裂开裂,隐隐的渗透着血丝。真是可怜的孩子,虽然并不知道他从哪来,白胡子老大爷还是毅然将他抱回了自己家,农民就是纯朴,在那里都一样。


不一会,孩子感到一股清泉流进了嘴里,瞬间感到格外的舒服,他睁开眼睛,看了看周围,一个留着常常白胡子的老人正坐在他的面前,而房间里除了被子,最重要的“家具”竟然就是两个半人高的大铁皮桶,一个桶里装了五分之一的米,另一个是空的。


“爷爷,这是哪?”孩子一脸天真的问道。一听孩子说话,老人愣了一下,用蹩脚的中国话说到:“你从中国来?”孩子点了点头,低下了脸,一声不啃起来。


老大爷,走了过去,摸了摸孩子的脑袋,说道:“来,跟爷爷讲讲,发生了什么事?”孩子慢慢的抬起了头,泪水从水汪汪的大眼睛中唰的流了出来。“爷爷,我家人都死了,我回不去了……哇……前几天,我和父母随着老乡来到缅甸来找活,可是路上碰到了政府叛军……他们抢了我们所有的东西,还拿出枪要杀人……,我妈妈在混乱中一把把我推下山沟,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找不到他们了……哇……”


看着孩子哭得伤心,老大爷也很难过,他给孩子递上了一杯水,拍了拍他肩膀,以示安慰。孩子捧着茶杯,继续说道:“找不到爸爸妈妈,也不知道他们活着还是……,我没办法,就这么走着,也不知道走了几天,好像就来到了这,然后,然后我就不记得了……。”


天下穷人一条心,看着这孩子可怜样,老大爷实在于心不忍,“那你以后就住在这吧,只是……”他看看四周光秃秃的墙壁,有些犹豫。


孩子好像看出了什么,显得十分高兴,满脸真诚的说道:“谢谢爷爷,我什么活都能干,我帮你干活。”


老大爷笑了笑,慈祥的说道:“不是大爷狠心,你看我家,这也是没办法,在村子附近,有个采石场,我的儿子就在那里干活,虽然苦了点,也没多少钱,可多多少少还能给家里换点粮食来,要不,明天,我让我儿子带你去拿干活?对了,你叫什么?”


“我叫李狗儿,爷爷,叫我狗儿就行了,从小,我什么活都干过,不怕的”看着孩子天真地笑容,老大爷也笑了。(这个李狗儿到底何许人也,请继续关注。)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白胡子大爷就带着狗儿去了矿场,这座矿场里村子不远,沿着山路翻过一座山就到了,为什么这地方会建一座采石场,村里人并不清楚,他们只知道,这里是从他们村到佤邦地区的必经之路。


老大爷的儿子叫作艾南达,今年已经30有余,可是由于家里贫穷仍未娶妻。他人不高,矮矮的身子,黑黑的皮肤,憨厚的脸庞,10余年艰苦的体力劳动使得他肌肉显得格外的发达。狗儿长得壮硕,看上去十分能干,加上艾南达的引介,所有多费大工夫狗儿就进入了采石场工作。


邦康,他是缅甸北部佤邦地区德首都,这里距离耳木村只有短短几公里。然而,就是这短短的几公里,贫富悬殊却清晰可见。在邦康的街道上,豪华汽车满街的飞奔,路边总能看到深宅大院,虽然房子骨架庞大,但在装修的细节上,总透露着暴发户的特点。院子里的绿色植物繁茂,却不修边幅,地板铺着大理石,却布满尘土,房间里家具的颜色让人眼花缭乱,巨大的主人结婚照没有挂在卧室,却直接摆在客厅的条案上。


主干道上将军路上,有一家引人注目的建筑。他就是邦慷娱乐公司的大门,所谓的娱乐公司就是赌场,一栋三层楼,贴白瓷砖,镶黄窗框的大楼每到夜晚就热闹非凡,一楼接待小赌客,几元钱就能上台下注,二楼贵宾厅的气氛与一楼截然不同。这里只赌百家乐,最小的台面下注额从20元人民币起,最大的台面100元起,10000元封顶,在三楼还有更大的赌台。赌场的老板姓王,是广东人,一年要向佤邦政府交800万元税,不过他也拥有独家在佤邦经营赌场的权利,当然赌场的所有权还归佤邦政府所有。由于中国政府打击境外赌博,在赌场门口多了一幅文字:谢绝中国公民到邦康娱乐城博彩。但不少讲着内地各省口音的人照样从赌场进进出出。


在赌场边的一家酒店中,一群穿着西装的青年正在11楼的一间房间中布置着,窗户被窗帘紧紧的遮挡着,一座高倍望远镜被架设在窗前,而在屋中,监视器,信号接收器等器材也被有条不紊的摆放着。


“队长,屋里检查过了,一切正常,没有监视监听设备。”


“好,对了,铁生,山娃现在情况怎么样了。”说话的正是队长赵明,今天穿着一身西装的他显得格外精神,看起来就像一个富家大爷。


“报告队长,山娃现在已经成功地潜入了耳目采石场。”好,赵明暗暗点了点头,忽然皱起了眉头,转头对着杨铁生说到:“你刚才叫我什么?”


“啊呀”杨铁生按呼不好,尴尬的笑了笑。


“记住,从现在起,必须叫我少爷,别忘了我们现在的身份,下次再乱叫,小心打烂你的屁股。”赵明瞪了杨铁生一眼,他明白,他们这次任务的重要性,绝对不能出任何一点差错。


“是,明白了,队……少爷”


“哈哈哈”看到杨铁生一脸尴尬的样子,屋里的德队员忍不住笑了起来。


“好了,既然来这里了,我们也该办正事了,铁生,你们几个留下,随时监视周围的一切,一有情况马上和我汇报,一横,我们去赌场玩玩。”


“是,少爷”


两人校对完隐形通讯设备后,离开了酒店,前往了邦慷赌场。一路上,赵明都在思索,这个赌场的老板和毒枭“吴大名”来往甚密,自己已经通过缅甸方面放出消息,近期将有一个中国富商前往此地商谈毒品交易,不知道,自己的前来,会不会引起他们的注意。


赌场果然豪华,大门口两个政府指派的军人正在那里站岗,他们手握实弹的AK-47,一幅威风凛凛的样子。赵明两人进入一楼大厅,随便找了个地方玩起了21点,姜一横则在一边站立着,警惕的注视着周围的一切,在周围人看来,赵明和普通的富家公子哥没啥区别,而姜一横则一看就是那个公子哥的贴身保镖。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很快整整一个星期过去了,赌场依旧,一点风声都没有,天黑了,赵明回到酒店,他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毕竟这几天的形式让他有点坐不住了,风声早已放出了,赌场老板那,怎么还不派人和自己接头,要知道,虽然国家提供了很多资金供自己使用,但这样耗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上头那一直盯着自己呢。他要想个办法,要引起对方的注意,想着想着,一丝诡异的笑容瞬间出现在他的脸上。


(要知道队长赵明想到了什么妙计,山娃在采石场有发生了什么故事,请继续关注《山娃历险记》下一节:扑朔迷离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