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常规武器报废中心开始销毁81式步枪

张乡林 许玉可


下了国道,颠颠簸簸的吉普车七弯八绕,才把我们拉到了一个“军”字号岗门前。


“没错,这儿就是济南军区报废武器销毁中心。”前来迎接的中心主任康永华热情的笑脸,把我们一路的颠簸之苦和深冬的寒意,一下子暖化得荡然无存。


“其实,我们这儿担负的主要任务是军械器材的仓储和收发,退役报废武器销毁只是兼任的工作,因为并不是每年都有武器销毁任务的。”中校协理员董守亭在一旁认真地介绍说,按照要求,退役报废武器分两种情况才可以销毁,一种是因性能落后型号淘汰,或者因质量达不到性能要求;另一种是直接被批准退役、报废,从编制序列中退出现役。


“退役报废武器销毁是一项非常严肃和带有政治性的特殊工作,事关国情、军情和社会稳定,各级首长都非常谨慎,并不是说销毁就销毁。”康主任接过话题严肃地说。


是啊,每一把枪、每一门炮,从诞生、服役,到被宣布退役销毁,凝聚着太多人的心血、情感和血汗,又岂是一个“毁”字了得!


每一支枪的背后,都有一段光荣的历史


“这是今年刚销毁的一批轻武器。”康永华说着带我们进了一间大库房,眼前的景象让笔者惊叹不已。


56式半自动步枪,67式重机枪,81式冲锋枪……只见各种型号的报废枪支,分类后被一捆捆用铁丝绑在一起,又被整整齐齐地码垛成堆,成了一座座“枪墙”。有的没处理完,放在武器箱内,一排排放着,阵势煞是壮观。


“我们仓库的战士,整天与大山作伴,虽然枪炮射击比作战部队少,但操枪弄炮,却不比他们少。”库房保管员、三级士官孙再涛微笑着说。


参观这些退役的枪炮,本身也是一种教育,因为每一支枪的背后都有一段感人的历史。康永华拿起了一把已被拆掉护木的56式冲锋枪,给我们讲了起来。


这种枪是我国自行研制的第一代冲锋枪,仿照苏联AK-47型冲锋枪研制,装弹30发,虽然从外形和装弹量上比不上美国的M-16,但经过实战检验,要比老美的可靠得多,在中印和中越自卫反击战中,这种枪立下了赫赫战功。


“再如这种枪”,他又拿起一把56式半自动步枪说道,这种枪是56式枪族的代表作,也是我军发展史上服役时间最长的轻武器,参加过中印、中苏边境作战,81枪族出来后才被宣布退役,现在,除了作为礼仪枪使用外,仍然在民兵、预备役部队供教学训练用。你看,它最有标志的是独具特色的枪刺,呈三棱锥型,刺入身体,血即流出,极具杀伤力。如果你看过李连杰演的《中南海保镖》,应该对这种杀人利器有印象。


“枪是有生命的。有的经历过战火考验,有的保卫过人民的生命财产,无论是弹片横飞的战场,还是冷月相伴的边疆哨卡;无论是研制生产时枪械专家们智慧的身影,还是泥泞的训练场上战士们的飒爽英姿,透过它,你会看到太多太多的东西。”董守亭不愧是政工干部,每一句话,都带着浓厚的“思想性”。


正因为它们有太多的教育和启示意义,所以,有些枪炮退役之后不是被立即报废销毁,而是会被送进博物馆供参观展览,尤其是一些军事将领、英模人物用过的钢枪,参加过重大战事的功勋枪炮。康永华接过话头补充道:“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些武器的从诞生到销毁的生命历程,不仅见证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战斗史和发展史,也凝聚了每一代使用过它们的官兵太多的心血和汗水,所以,每当接到一批要销毁的武器时,我们的心情总是十分凝重。”



对枪械的处废,最怕的是“流失”


“这些退役的枪支,尽管有众多的历史意义,但它首先是一种武器,在战场上对敌人,退役后仍然具有伤人的‘本能’。所以,对报废枪支的处理,必须带有很强的社会责任感。”康主任认真地说。


对枪械的处理,不像弹药销毁那样,需要冒着生命危险,但由于怕流失社会,所以处理程序非常繁琐,尽管单项任务量不大,但需要一支支核对、登记、处废,总的任务量就不小了。


康主任告诉我们,对枪械的处理,依据总部下发的《退役报废武器处理技术规范》,主要分四个大步骤。


第一步,检查验收。要有领导干部在场监督。对计划销毁的装备,逐件检查、清点、分类,将名称、品种、批次、主要部件的号码、数质量及配套情况,进行详细登记检查,销毁工、技术员以及现场负责人要在交接单上签字。


这一步很重要,不能忽视任何一个细节。有时候需要销毁的各类型号的枪上万支,要一支一支核对检查,前来送销的部队人员有时候需要住几天,什么时候查对完了,才能回去。


有一次,他们曾检查出一支手枪,一颗子弹卡在弹膛里出不来了,弹体已经有些变形,稍微一碰就走火,十分危险,后来请专家连枪带弹直接进行了销毁。


第二步,拆解毁形。这一步是工作重点。康主任强调说。主要采用烧、拆解、切割、钻眼等一些安全、省工和破坏性手段让武器失去战斗性能,然后分类装箱。


拆解完后的工作是毁形,对枪的毁形重点是枪管。“拆解毁形后的每一样枪械部件都再次登记造册。”康主任指着一捆已经捆好的废枪上的一块白布说,“你们看这块号码布,详细登记了这一捆的枪号、数量和类型,这在投炉前核对时就方便了。”


接下来的第三项工作便是投炉销毁。这项工作相对简单,需要注意的是,钢厂都是指定的具有相当冶炼能力的大型钢厂,整个投炉过程,需要有人监督,直到熔炼完毕。


最后一步便是统计上报。即是对武器销毁情况进行统计存档,上报上级业务部门进行备案。


整个销毁工作,一环扣一环,非常繁琐精细,由于处理枪支涉及到社会安全,除了严格按照销毁制度要求落实外,还要求每位销毁人员有强烈的责任意识。“比如,今年销毁的各类枪支达5000多支,从接收到上报完毕,我们前前后后一个多月没顾上洗澡,身上都馊了。”康主任笑着说。


实施枪械销毁,对人员的思想素质要求非常高。据了解,该中心负责保管枪械的骨干,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除了熟悉业务外,其家庭情况、社会交往情况,以及个人有没有不良嗜好等,都要经过严格而长期的考察,不合格不上岗。参与销毁的人员,必须经过1周的培训,未经培训的人员不得从事销毁作业。


康主任说,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执行每一次销毁任务前,我们都要制定详细的工作方案,成立相应的组织,人人签订责任书。还有严格的保密纪律,任何人不得向地方人员和亲朋好友透漏有关销毁的任何情况。而且参与销毁的人员,在离开仓库前,个人物品几乎每月都要进行一次突击点验。


“这种考验,不亚于上战场。”康主任严肃地说。


对火炮的处废,最担心的是“安全”


“比起枪械来,对火炮的处废,过程要简单得多。”康主任领着我们来到火炮处废室。里面非常宽敞明亮,墙上挂着各种地炮、团炮、高炮的构造图,还有销毁作业流程图。房间一头顶梁处是新式电动航吊,下面堆放着已经被拆解的炮体部件。


这间火炮处废室是去年刚建成的,占地150平方米,自动化程度也比较高。以前对火炮拆解,都是在室外进行,很受天候影响,现在,无论刮风下雨,大家都可以在室内安心作业了。


“对火炮的处废工作,主要是拆解、回收。而拆解工作最担心的是安全。”康主任说,因为火炮的零部件比较大且非常沉重,稍有不慎就会被挤伤、砸伤,一般都是靠多人合作或借助机械外力。


他指着一门已经拆解完毕的130加农炮进一步介绍说,像这种炮,炮体重6.3吨,单一个炮轮就重310公斤,一个下架就重666公斤,一般需要吊车或航吊。


对炮体大部拆解之后,需要对各种部件进行技术鉴定,对一些可以继续利用的零部件进行分类回收。


考虑到社会安全问题,枪械的零部件一般不做回收处理,而火炮的旧件回收率是挺高的。像炮闩里的弹簧、下架里的销轴、拨动器,表尺,摇架等,回收率都在80%以上。


康主任说这主要取决于两个条件,一是我们国家并不富有,搞好战备物品的回收再利用,能节省很多的资源。另一个是火炮这几年的更新换代相对较缓,一批火炮被宣布退役报废时,仍有大量的同类火炮在继续服役,回收的旧件能继续在修理时用得上。


他指着枪械包装车间里的一台台链接在一体的作业机器说,“我们仓库的本身就担负着军械物资的存储和收发任务,所以,回收来的火炮可利用零部件,可以直接进入我们先进的保养包装流水线。”


他拿着一根转动轴一边说,一边在包装作业平台上,饶有兴致地给我们演示起了用压模机密封的技术。



“退役报废武器销毁是一项非常严肃和带有政治性的特殊工作,事关国情、军情和社会稳定,各级首长都非常谨慎,并不是说销毁就销毁。”康主任接过话题严肃地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