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82/


第二章 出生入死(一)

一个熟悉的笑脸,又一次出现在雪虎分队所有人的视线里。老张,前一次任务的合作者。

他的笑脸还是那么亲切,他现在的身份是我国驻H国大使馆文化二秘。与上次比起来,现在的老张一身名牌西装,头发梳理的一丝不乱。但是,从他的脸色青灰深眼窝深陷看着我们的眼神总是有种说不出的凌乱。

“雪虎、毒牙又见面了。”说着,老张和我们亲切的握手。但是,毒牙却感到老张的手冰冷而且还有些微微发颤。作为一个隐蔽战线的老战士,有这种的表现足以说明事情的严重性。

驻H国使馆位于该国首都市中心偏西的一条大道上,车流穿梭中三辆三菱越野快速进入使馆。大使秦家明同志在食堂安排了丰盛的午餐,给我们安排了房间以后老张和潘文杰立刻去联系当地的关系安排下一步的行动。

“想什么这么出神?”毒牙倒了一杯红酒给雪虎。

“你来看看街对面的转角哪里。”毒牙把酒杯交给雪虎后,在同一位置撩开了百叶窗的一角。在距离大使馆越200米的转角处,停着一辆很普通的白色本田轿车。忽然,轿车的前座闪过一抹反光。毒牙立刻放下了百叶窗。

“有人在监视使馆!”毒牙回身对雪虎说。

“准确地说是在监视我们,从我开始观察到现在那车里闪了四次反光。”雪虎悠然的咂了一口酒。

“你的意思是,他们在监视我们的房间?难道是我们内部……?”毒牙面色变得凝重起来。特种部队不是超人,隐蔽性和突然性是特战部队的制胜条件。如果对手连分队的住所都一清二楚的话,后果可想而知……

“不,我什么都没说!这些都不是证据,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我们不能怀疑自己的同志!”说着,雪虎站起身走向房门。

“你去哪儿?”

“我们不能随便怀疑,但是我们有疑问的权利。你去告诉其他人现在的情况,我去找秦大使。”说完雪虎推门出去。

“咚……咚”雪虎敲响了大使办公室的房门。

“请进!哦,是你呀。有事吗?”秦家明放下正在阅读的文件,温和的看着雪虎。

“大使先生,有件事我要向您汇报一下。”雪虎笔挺的站在大使的办公桌前。

“请坐,请坐。有什么问题?”秦大使笑容可掬的亲自给雪虎端来了一杯茶。

“不知您注意了没有,在使馆对面的街上停着的一辆白色本田轿车正在监视我们。”

大使微微一怔,随后笑道:“我的同志,这在国外是再正常不过的情况。对我们外交人员来说,这种事每天都在发生不用大惊小怪的。”说完,大使微笑着端起自己的被子喝了一口。

“哦!大使先生,我想见见驻H国的武官可以吗?”

“他去观摩H国国防军的年度军事演习了。有什么事不能对我说吗?”

“不是,大使先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您公务繁忙,我就不打扰了。”说完,雪虎告辞退出了房间。

是巧合吗?这个世界上有巧合吗?带着满腹狐疑,雪虎回到房间。进屋后,毒牙将一把G17手枪递给雪虎。雪虎退出弹夹看了一眼,又重新上弹关闭保险后把枪放进了腋下的枪套。然后沉默的看着窗外……

“怎么样?”毒牙终于耐不住性子问道。

“大使说这些都是正常情况。”雪虎没有回头从兜里摸出香烟点着后深深吸了一口。

“咱们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任务还要继续,只能希望这些都是正常的。告诉弟兄们,多加小心注意一切细节……”

“张建明同志!我现在以党小组长的身份和你谈话,我希望你对迄今为止你自己的作为给我给全体队员一个明白的交代!否则,我将停止你的指挥权!”毒牙忽然立正站起,表情肃穆地看着雪虎!

雪虎抬起头楞楞的看着毒牙。

“坐下!”雪虎把眼神重新放回了窗外……

“你来了几年了?”雪虎转身拉了把椅子。

“7年了。”

“我们以前和国安合作,有没有直接和国安的人见过面?上次的任务,老张是总参的人这次就成了国安的人,你不觉得奇怪吗?以前我们和国安合作的时候,有没有重复见过两个接头人?在这么关键的时候,使馆对面有人监视。作为大使,驻外人员的一号首张他居然说这种情况正常?现在的情况,负责协调军、政关系的驻外武官居然不在这正常吗?”听完雪虎的一连串问题,毒牙低着头沉默不语。他不知该如何回答,甚至不知道该从哪个问题开始思考!

“你是说,我们成了“弃卒”?”沉思半晌,毒牙抬起头看着雪虎。眼神中已经现出凌厉的杀机!

“不,国安不会这么做,这样做的后果他们承担不起。”雪虎摇了摇头。

“我们是钓饵?你是说,还有另外一只行动组?”

“很有可能,告诉所有人穿上防弹背心。从现在开始一、枪不离身二、不能单独行动。上厕所也要两个人一起!三、除非是我的直接命令,任何人的命令无效!”雪虎微合着二目,毒牙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是,他知道雪虎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在现在环境里抗命无异于战场上的兵变!

“你考虑过这样做的后果吗?”毒牙同样选择了抗命。

“抗命,我或者会死!但是一旦我所想的成为事实,我们可能一个也回不去!我必须对我的兄弟负责!”

“我们是军人!这里没有一个军人畏惧死亡!”

“是,我们一直以来都是和死亡打交道。但是,我们不能无意义的去死!明白吗!”雪虎的眼睛死死盯着毒牙。终于,在雪虎的逼视下毒牙转过身,慢慢打开房门:“这个决定是我们两个人的,什么都别说了!”说完,毒牙关上了房门……

下午4点,老张和潘文杰一起走进雪虎和毒牙的房间。

“大家准备好了吗?我们今晚可能有行动!”说话的是潘文杰。

“我希望你能告诉我们实情!”雪虎的点了一颗烟。

“什么实情?情况不是都告诉你们了!”潘文杰的手慢慢移向了腰间。忽然他身边的毒牙用一把汤勺柄抵在了他的心脏的位置上……

“小子,搞情报我们不行。杀人,你们不行!用这把钥匙刺穿你的心脏,只需要6公斤的压力。怎么感觉到了吗?敢碰你腰上的东西,我现在就能送你回家”随着毒牙的话,汤勺柄猛地一加力。潘文杰脸上的了冷汗随之而下,脸上的五官随即错位。

“别,别!都是自己同志,有什么话好好说!”说着老张往毒牙这边靠过来……

“站着!”话音没落,一把飞刀从老张眼前飞过,“噔”的一声扎在旁边的大衣柜上,刀柄“嗡嗡”颤抖。

“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飞刀把老张和潘文杰的手枪交给雪虎后,持刀站在雪虎身后。

老张终于开口了:“我们发展的一个H国内线一周前忽然失踪,随后驻H国武官屈秉昆上校接到一个人神秘电话。约他在中央广场见面,说是有很紧急的事情,而且这个电话用的是那个内线的专用号码。没想到,屈秉昆一去不回就像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一样。我们用了所有的关系去寻找,都没有结果。前天,我们通过H国情报局查到,这件事与T地区军情局有关。所以……”

“所以你们就编造了一套谎言,希望可以借用我们的到来掩护你们自己的特勤小组行动。而且,不管成功与否,你们都可以以我们为借口推脱行动后果,对吗!”毒牙说着,又在汤勺柄上加了一把劲。潘文杰干张口,却发不出一点声音只能痛苦的看着老张。

“不,不是!吸引他们注意力是真。但是,我们更需要你们的配合。T地区军情局在这里的纠集了一帮前苏军退役人员,势力很大。我们是怕……”

“为什么不告诉我们真相?”毒牙此时放开了潘文杰,没想到他身体一软直接睡在了地上。

“这是总局首张的决定。这次事件非常罕见,背后可能有更大阴谋。为了保密……”

“我们在这里出生入死,你们要对我们保密!”雪虎身后飞刀此时怒目圆睁,一把揪住了老张的衣服。

“放开他!”听到雪虎的命令,松开了老张的衣服快步走了房间。

“什么时候行动?”雪虎淡淡的问。

“今晚凌晨一点前,他们要把人转移。”老张扶起了躺在地上的潘文杰。

“希望以后不会再出现这样的事!你们先出去吧,我们晚饭见。”毒牙关好房门,转身对雪虎说:“我不相信他。”

“我也是……”雪虎又倒了一杯红酒慢慢的摇晃着,眼睛盯着杯子里象血一样的红酒……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