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60.html


是不是哨兵走火了?

枪响后,平谷忍的第一反应。但随后又连续传来几声枪声,让他断定不是哨兵走火,因为“三八大盖”的射击间歇不可能这么短,而且也枪声非常短促沉闷,像是半自动手枪发出的。

一定是出事了!

平谷忍蓬勃的性欲立时衰退,已无心情再为女孩开苞,连衣服也顾不上穿,赤裸着起身下炕,快速朝挂在墙上的手枪蹿去。由于日军为军官配发的“南部十四式”(中国俗称“王八盒子”)军用手枪的可靠性不高,平谷忍特地自己花钱购买了一把勃郎宁M1922型自动手枪(中国俗称“大花口撸子”)作为自己的随身佩枪。

平谷忍取出手枪,拉动套筒,子弹上膛,正待出去看个究竟,卧室的门猛然被撞开,一个黑影飞快地闪了进来。他本能地举枪就打,三枪中一,黑影倒地不动,居然是一张破木椅。

略一错愕间,夏少校暴闪进屋,似鬼魂般了无声息。平谷忍的反应相当快,眼角余光瞥见人影闪动,心知不妙,下意识地缩身低头,恰好躲过了夏少校的第一枪。

子弹擦着头皮掠过,惊出平谷忍一身冷汗。

如此近的距离,首发竟未命中,夏少校也很感意外,大概是自己过于追求一枪爆头了,瞄准胸腹会更有把握的。不过这名鬼子除了反应不慢外,枪法真是臭得可以,三四米的距离打一把破木椅,居然三打一中,这对一向以精确射击自傲的“皇军”来说,真是莫大的讽刺!

平谷忍凭借机警躲过一劫,没有马上起身,却就势滚到墙边,蹲身出枪,瞄也不瞄,对着房门前迅速开火,连开数枪。他知道自己的枪法不太准,但是在这么近的距离内,他绝对有把握击中对方。

可是房门前没有人,地上也没有,但木制房门上有子弹的穿孔,墙壁上也留有弹坑。

人不见了,这怎么可能呢?

平谷忍愣住了,难道这家伙比自己还快?

也许是中枪后退到外面的客厅了吧?

起身快步走向客厅,他要确认对手是否已经死亡!

突然,身后传来挑衅似的口哨声,很响亮。

停下脚步,霍然转身,一个男人盘腿坐在土炕上,悠闲地吹着口哨。男人头上戴着一顶呢制战斗帽,帽檐压得很低,看不清脸,帽子上也没有任何标志。

“‘太行神枪’!”平谷忍试探着问。

男人不置可否,手枪垂在膝前。

绝好的机会!

平谷忍立即举枪扣动扳机,清脆的空枪击发声听上去格外悦耳,子弹打光了。

“可惜了,”男人摇摇头,声音很平静,“一把好枪。”

“等一下,”平谷忍舔舔发干的嘴唇,“也许我们可以谈一谈?”

男人不再说话,握枪的手抬了抬,火光一闪,子弹钻入平谷忍的左眼,掀开了天灵盖,脑容物喷溅了一墙。

天开始发亮了,劫后余生的女人们在院子里大声哭泣,几十颗人头就堆在院子的一角,血已凝固。

夏少校远远地伫立在一处屋檐下,边吸烟边把玩手里的大花口撸子,同样做为战利品的纯金烟盒与打火机早已装进他的衣袋中。看来这个鬼子上尉还停有钱的,烟盒和打火机的材质和做工都异常精美,盒身不光是纯金打造,而且正反两面都镂刻着日本的国花菊花,线条细腻,栩栩如生,打火机也是如此,一望便知出自名家之手,华丽中透着一股贵族气,算的上是艺术品了。

大花口撸子也不错,精巧玲珑,大小适中,性能可靠,崭新明亮的枪身说明主人对它格外珍爱。这是勃郎宁1922年为南斯拉夫设计的军用手枪,其实就是M1910式手枪的扩大版,枪管加长,握把加宽,弹匣容量加大。尽管如此,M1922还是不太适合在战场上使用,也不是日本军官的标准佩枪,就算在日军特务机关也不多见,真不知到这鬼子是从那里搞来的。

鬼子们的武器被集中到一起,有一挺“歪把子”、十枝“三八大盖”、一具89式掷弹筒、二十枚91式手榴弹、两把质量极差的士官军刀,这些武器夏少校带不走,也没时间掩藏,他准备离开时用手榴弹全部炸毁,绝不能再留给小鬼子了!

女人们逐渐停止了哭泣,开始在女孩母亲的带领下依依不舍地离开村子,朝大山深处走去。家园是不能再住了,鬼子们肯定会来报复的,她们现在也没有能力埋葬亲人门尸骨,首先要保住自己的命,等确认绝对安全后才能回来掩埋亲人。

女人们消失在山林后,夏少校吐掉烟头,收起大花口撸子,走到武器堆前,弯腰拣起一枚91式手榴弹,用手掂了掂份量,马上就可以为自己这次“狩猎”划上一个完美的句号了,微笑。

东侧十几米外有一段厚厚的石砌矮墙,理想的掩体。

日军的91式手榴弹外形粗短,不易握持,投掷距离不如木柄手榴弹远,弹体表面还铸造了数条纵横交错的凹槽,将弹身分割成几十个小块,目的是手榴弹爆炸时可以产生相等数量的破片,增强杀伤力,可实际效果并不理想。而且士兵在投掷91式手榴弹时,拔掉保险销后,还要必须将引信用力地在钢盔、石块等硬物上猛磕一下,使击针击发底火,点燃延时火药,然后方可投出。

如此麻烦的操作方式主要是为了配合89式掷弹筒一起使用。91式手榴弹的重量为520克,杀伤半径7——10米,延时期是7——8秒。此弹虽然有不少毛病,但在当时却是较为先进的一种手榴弹,至少比中国军队的木柄手榴弹威力大。

夏少校站在矮墙后,右手握紧粗短的弹身,引信朝下,左手熟练地拔掉保险销,将引信上的保险帽对准石砌矮墙用力一磕,击发底火,延时火药点燃。因为91式手榴弹的延时期过长,所以在战场上投掷时需要等上3——4秒再出手,不然敌人就会拣起反掷回来,可此时只是用来引爆炸毁武器,无须等待。

夏少校瞅准堆在一起的武器,刚要作势欲投,却突然发现先前女人们消失的方向又有人影闪现,隐隐约约有二三十人,呈散兵队形向村子靠近。带路的是一个女人,轻车熟路地接近了后村口,竟是刚才带队离开的女孩的母亲。

91式手榴弹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朝着与来人相反的方向飞出,越过三四座房屋后下坠不见。夏少校快速取下肩上的狙击步枪,水平据枪,眼睛凑到六倍光学瞄准境的目镜前,目标清晰地出现在眼中,十字分划线锁定。

他的德式望远镜留在了背包里。

“轰!”

身后传来剧烈的爆炸声,远处的人群迅速卧倒,只有女人还独自站着发呆,但很快也被人拉倒了。

过了一会,十几个人开始朝村子两侧迂回包抄,剩下的人掩蔽前进。女人站起来,边走边挥舞着双臂大喊道:“别开枪,他们是游击队,是来帮助掩埋尸体的。”

夏少校没有回答也没有现身,悄然向村外退去。狙击手在单独作战时,应该尽量避免和当地的老百姓接触,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能暴露行藏。缴获的武器不用销毁了,正好留给游击队鬼子。他们的装备相当低劣,夏少校从瞄准境里看到了“老套筒”(毛瑟M1888式步枪)、火药枪、长矛,其战斗力可想而知。

攀上村北面那道高高的山梁,夏少校立刻伏身俯视下面的村落。游击队已经进入了村子,正在小心翼翼地逐屋搜索,动作很熟练,但是缺乏正规的战术训练。堆在空地上的武器很快被发现,不少人围上去抢着试手,发出阵阵惊喜的叫喊声。

夏少校起身离开山梁,朝自己昨夜露宿的地方走去。他决定取回藏在那里的随身物品后,尽快赶回国军驻地修整。这次“狩猎”的成果不错,半个多月,33名鬼子,其中还有一名大尉,这是他至今为止射杀的最高军衔的鬼子。

他再次掏出镀金烟盒和打火机,在行进中仔细欣玩,烟盒内有刻日文,看不懂,取出一枝烟点着,深深地吸一口,味道不错,应该是“哈德门”牌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