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儿女英雄传 五 挑拨 148、小间师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8/

148、小间师团

眼看已经突入战壕的日军和防守的战士纠集在一起,双方都杀红了眼,提着手枪的战士不断的开火射击,“噼噼啪啪”的枪声响成一片,但日军连续不断的从战壕外涌进来,不少日军临死之前也鼓起一口气将刺刀刺到中国战士的身上,双方的伤亡不断的增加。很多中国战士被日军几把刺刀刺到身上,日军还恶狠狠的用手搅动,大量的鲜血从伤口喷涌出来,被刺中的战士也无力的倒地。

对日军突入阵地后早有戒备的防守战士出动预备队,这些预备队员全是每人两颗手榴弹,一把大刀外加一把手枪。带队的营长提刀高呼:“兄弟们,让这些小鬼子尝尝我们中国大片刀的厉害!杀啊!”200多挥舞着明晃晃大片刀的战士们如猛虎下山一般从战壕后面扑向日军,正在战壕内和防守战士血战的日军猛然遇到这个新生力量,顿时感觉压力剧增。扑过来的战士们先不断的奔跑不断的用手枪射击,很快就把弹匣内的子弹打空,来不及换弹匣的战士们把手枪往腰间一插,双手紧握着刀柄就跃进日军之中,盯着日军就抡起大刀狠狠的砍下去。被猛然打击的日军来不及反应,只得本能的提枪横着去抵挡刀锋,刀枪相遇的时刻,发出刺耳的金铁声音,飞溅出大片的火星,不少日军被连人带枪一起被劈成两截,一些力气不够的战士没法劈开日军的钢枪,拖刀回来再次抡起砍下去。

很快日军的最后一批进攻步兵也冒着迫击炮猛烈的炮火和机枪的拦截冲到战壕前,加入了白刃战的行列。阵地上全是“叮叮当当”刀枪相撞的声音,还有不断发出的刀砍到骨肉上沉闷的“噗哧”声以及高声惨叫。乱过之后的日军很快按照操典上的要求,几个人一起形成了像刺猬一样的队形,刺刀向外,不少杀红眼的战士提刀冲上去砍,却被一个日军挡住刀口,另一个日军用刺刀刺穿胸口。

对着刺猬阵吃了亏的战士很快的省悟过来,都站鬼子的刺刀阵外,掏出手枪装上弹匣射击,或者从腰上取出手榴弹,拉火之后在手上等2秒钟再丢到日军的刺刀阵前。经过这样的对抗后,突进阵地的日军越来越少。逐渐的天色开始发白,在战壕上站着的日军已经只余下寥寥几个,和日军战斗半夜的中国战士们也气喘吁吁的提刀冷冷的看着残余的十几个日军。

那十几个日军渐渐的汇拢到一堆,形成3个拼刺阵形,也累的手脚发软,绝望的看着围在周围的100多个提刀的中国人。在日军刺刀阵中间的日军联队长提着指挥刀,茫然四顾,经过这血腥的一夜,自己的联队算是彻底的毁灭了,身后的师团指挥部也没了什么动静,想来除了后勤和勤杂人员,小间师团也基本覆灭。

日军的联队长看着从进攻出发地到现在自己站的地方,全是密密麻麻的日军尸体,一个联队的全部兵力,就倒在了这不到一公里长的地方,最后跟着自己一起冲上来的,是联队勤杂人员,连火头军都用上了。已经知道没有希望的联队长嗫嚅着说道:“我们大和勇士没有投降的和被俘的,勇士们,让我们用最后的鲜血向天皇尽忠吧!”

提刀的中国战士们冷冷的看着唧唧歪歪的日军军官,几个人取出手榴弹,准备把这些日军一锅端了。这时,日军的联队长跳出来,提着指挥刀嚎叫道:“你们支那人,大大的不行!不敢和我们皇军光明正大的拼刺刀,只会用枪和炸弹,你们不是武士!拿出你们武士的尊严,和我们公平的决斗!”

听了日军的叫嚣,带队的营长摆摆手叫大家把手枪和手榴弹放回去,提刀走前两步道:“这是两军对垒,你他妈傻的啊,有手枪和手榴弹不用和你玩刀?不过,即使玩刀,你们小日本和你中国祖宗也没法比!从咱们中国学了几手三脚猫的刀法就敢不知天高地厚,今天,就让你爷爷教教你,什么叫刀法!”

日军联队长见状,也叫残余的十几个日军后退一些,自己提着倭刀走到前面,脱下衣服,光着上半身,用衣服将满是血污的倭刀擦干净,对站对面的营长道:“请指教!不过,我有最后一个要求。”

营长摆出刀法的起手式道:“讲!我们中国人虽然不惧强势,但也不是残忍无情,合理的自然会答应你。”

“我的要求是,不管我是胜是败,希望你能放过这些士兵,让他们回家去。我的联队就只剩这十几个人了,他们的妻儿都盼望他们能回去。”

“只要他们投降,我们保证生命安全,战争结束后,自然会放他们回日本。沧州许家刀第7代传人,领教阁下的日本刀法!”

这日本的联队长听了,长叹口气,提刀嚎叫着冲过去,一刀就从头顶砍下来,这日本刀法来来回回就那么几招,讲的就是速度和灵活。营长见日本人一刀从头砍下,也迅速的一刀迎上去,两刀相撞,发出刺耳的尖啸,“喀嚓”一声,日本人的倭刀断为两截,营长提着的大刀也被砍到中间位置,出现一个巨大的豁口。顾不得虎口刚才被倭刀震的鲜血直冒,顺着日本人的断刀,营长催动刀法直奔日本人的脖子。

日军联队长只觉得脖子一凉,冰冷的刀锋就稳稳的停在喉咙前,手脚发软的他两手一松,只余半截的倭刀“叮当”落地。万念俱灰的日军联队长转头对后面满身血污的十几个日军道:“诸君,我们已经尽力了,投降吧!”再对拿刀抵着自己喉咙的营长道:“我输了,只希望你能让我自己切腹自尽。”

营长哈哈大笑起来:“你的命现在是我的了,你不是一个武士吗?所以,你的死活得经过我的同意。现在,带着你的士兵去收拾你们自己的伤兵吧!”

在小间师团后面活动的特种部队战士就像孙悟空进了铁扇公主的肚皮,闹的小间师团鸡犬不宁,死伤惨重,那些原本以为在后面会比较安全的日军勤杂、通讯等人员在特种部队战士们特有的猛烈快速而致命的打击下,很多都回到他们的天照大婶那里去吃奶。那些抬着炮弹用山炮和野炮射击的日本炮兵也被逐个点名,即使发现了突击战士的行踪也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那些步兵都去前面冲锋了,后面的炮兵等技术兵种在这种强悍的打击前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常常还没回过神来就被几颗子弹送回老家。

像几把钢刀一样把小间师团后方弄的四分五裂的突击队战士转了几大圈,把能打击和能炸掉的日军据点全给掀个底朝天,四处都是密集的枪声,弄的日本人人人自危,不知道那里才是安全的地方。等快天亮的时候,一个小组的特种部队战士偶然发现了藏在一处小树林里的几片帐篷,树林上面还有高高的无线电天线,早对日军编制烂熟于心的战士们立即想到:那里应该是日军的一个重要指挥部!在现在的日军里面,能配备无线电的至少是师团,看来小间这条大鱼就在那里!

兴奋起来的战士们绕一个圈,从三方向日军的帐篷发动了猛烈的进攻。首先是在小树林外的工事上架着哈奇开斯机枪的射手被狙击手一枪爆头,红白相间的脑髓溅了一地,随后就是抵近射击的突击战士密集的弹雨和十几颗手榴弹,被猛烈的火力打的抬不起头的日军还没回过神来,就被跃进工事的中国战士采用倒三角队形推进的子弹射到,几个不顾生死想开动机枪的日军全被狙击手撂倒在机枪边上,暗红的鲜血甚至将机枪的脚架淹没。特种部队的战士猛烈的火力像锋利的小刀切黄油一样切开日军的防线,打到了帐篷前面,看着帐篷里面乱哄哄的人影,战士们本能的掏出手榴弹每个帐篷都丢进去一个。一分钟后战斗结束,在外面警戒的日军全部被打倒,几个帐篷也被丢进去的手榴弹炸的支离破碎,带队的特种部队小队长掀开其中的一个大帐篷,看到里面一个50来岁的老头捏着把装饰华丽的倭刀,已经脱了衣服准备切腹。不过没有切成,被手榴弹的弹片在全身打了几个洞,汩汩的冒黑血。

战士们随即迅速的清理了战场,将日本人的电报密码本等相关资料收拢一堆,再将所有军官的军衔标志撕下来,转身离开了这里。

战壕内防守的战士见日军经过一夜的疯狂后,已经没了任何反抗的力量,于是从战壕内奔出来,向小间师团的营地冲去,很快将小间师团残余的力量一扫而空,在俘虏的日军指认下,2师战士找到了小间中将的尸体,就是那个被特种部队袭击没切腹的老头。胜利的消息立即传到胡明那里,胡明看着战报,笑的合不拢嘴,号称无敌的皇军一个师团,3天工夫就在自己的防线上碰的粉身碎骨,基本上做到了全歼,打死或俘虏日军少将5人,中将一人,这比打俄国人还过瘾。不过伤亡比起1师对付俄国97师差不多高了一倍还多,看来日本人确实比老毛子要强悍的多。

接到捷报的第一军潘卫也大喜过望,虽然原本的意图是围了小间师团,等黑木来援,那是建立小间师团短时间内不能被歼灭的前提上,现在既然小间师团已经覆灭,就可以全力打击黑木第一军的残余力量。肖强的一师在龙岗山面临两个师团的日军精锐力量,而且后勤补给远比小间的要充分,1师要对付比自己多近一半的日军压力还是很大的,所以潘卫立即回电胡明,要求2师调出2个旅的兵力支援1师肖强对黑木的打击。

在路上走了整整一天的黑木一直没有机会打开无线电,也不知道小间现在已经成了一堆烂肉,只知道昨晚小间提出的动员剩余的力量对中国人的阵地发动决死冲击,随后小间发来的电报称已经突破中国人的阵地,按照一般的惯例,只要日本人能冲进对手的阵地之中,基本上就决定了这场战争的胜负,自诩白刃战天下无双的日本人根本还没意识到,在中国新军的大刀和手枪前,日本人的那些白刃战基本上等于一个笑话。近战的伤亡基本达到1:8,日军拿什么来吹近战天下无双?

可黑木不知道,认为小间现在一定是在乘胜追击,直捣本溪去了,那些支那人到底还是抵不住皇军的无敌冲锋。为了尽快的取得本溪,支援小间师团,黑木命令部队加快行军速度,务必要在今天傍晚前到达龙岗山面对本溪方向的山口处,建立据点,以便从鸭绿江到辽阳和奉天建立一条安全可靠的通道。

埋伏在龙岗山浓密的杂草和树木之中的战士,伏低着身子,看着在蜿蜒曲折的大路上快速前进的日军,这写日军排着两路纵队,长度足足十多公里长,像一条长蛇在龙岗山中间盘旋扭曲。拉着大炮的骡马喷着热气拼命的用力前进,随同前进的日军工程兵不断的前出对狭窄的路段进行修整,以便炮车能经过,侦察的日军伺候骑马走在前面,不时对地形复杂险要的地方进行详细的观察,有的日本兵甚至爬上了路边的小山岗。

这些都被埋伏的战士看在眼里,心里面都暗暗庆幸:幸好没有轻视日军!按照师部的部署埋伏在距离大路较远的山上,等快打响的时候再去抢占路边的山头,要不就很可能被日军的伺候发现!

唯一埋伏的近的,是1师的特种部队,他们就埋伏在路边不远的杂草和灌木之下,很多次日军的伺候都从他们的眼前走过,愣是没发现近在咫尺的中国军人。这些战士们都隐蔽的非常好,全身上下都是和周围一样的杂草,身子也基本埋在土里面,和周围的环境浑然一体。

黑木的先头部队终于在傍晚的时候到了龙岗山面向本溪方向的边缘,眼看已经出了崇山峻岭,看着前面逐渐平坦的地形,在山里面钻了一天半的日军松了口气,准备按照黑木的指示抢占路边的战略要点,建立稳固的基地。经过观察的日军选择了大路周围十来里地的几个山头,先头达到的一个日军联队经过一番吩咐后,纷纷带着部分人员向那些山头爬去。

日军选择的山头,正好是1师已经控制的地方,其中一个就是肖强的指挥部。黄西城和肖强都拿着望远镜,看着分散开逐渐接近的日军,冷冷的脸上也有了些笑意:“你们可终于来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