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锋(原名祖国的狙击手) 第七卷 南京大屠杀 一百五十六章 巅峰对决之巨星陨落(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227.html


两人就地坐下,相隔十米。桥本木野正好面对着他徒弟,背朝着我,而师傅也是面对着我,面朝向桥本木野徒弟那方向。

枪一放好,我见洪山木野的身体稍稍动了一下,大概是想上前检查枪械,哪知道却被阿部龙一给轻轻一碰就没做声了,这到让我大跌眼镜,原先我还以为那个洪山木野是最阴险的了,哪知道看走眼了,这个阿部龙一才是最厉害的,洪山木野给我的印象是美丽外表下的阴险,而阿部龙一给我的印象却是很粗鲁和好斗,哪知道这家伙才是最会掩饰自己的。

“需要检查吗?”师傅也看到A身后的事,微笑的对洪山木野说,桥本木野一听,立即回头对两人大骂:“混蛋!天程君是我最尊敬的对手,能作为我的对手,难道还会有人品问题吗?难道你们还没体会到我对你们说的‘尊敬自己的对手也就是尊敬自己!’吗?混蛋!”

那两鬼子同时点头大声的回答:“嗨!”

但桥本木野的话却让我大吃一惊,因为他和师傅说了同样的话,看来这话还真是至理名言,要不,凭两位顶尖高手的身份也不会说出同样的话了,看来,今后我得好好注意这点,可这也不对啊,对那些南京大屠杀的鬼子,难道老子也要这么尊敬他们么?那还不如杀了我的好,看来回去得问问师傅了。

没容我多想,师傅就对桥本木野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对我们说:“你们四人算是见证人了,就由阿峰来宣布开始吧,不过我们得先把眼睛蒙上。”

然后我拿了两块黑布走到中心,那个阿部龙一也走到我身边,他边接过一条黑布边用中国话小声的问我:“我三弟是被你杀害的?”

我把眼睛一抬,痞子气十足的说:“杀了就杀了,干什么要加个害字,难道我不是光明正大的杀了他的吗?怎么,不服?那好,选个日子,我俩也试试?”

“·#¥%……—*(日语,听不懂!)!”他却气愤的说了段日语,我知道他说的肯定不好听,所以我也没给他面子的转身留下一句话:“鸟语,人是听不懂的。”

师傅和桥本木野都没有再说话,而是先把子弹竖立在最适合的距离,然后都是慢慢地很仔细的支解了冲锋手枪,每个步骤都进行的很慢,放的就更精心了。桥本木野是把支解下的枪械零件都围绕在自己周围放成一个半圆,而师傅却是成平行线放的,只有两颗子弹放在离自己最近的位置。

用力的把布条绑在桥本木野眼睛上,确定他看不见后我才拍了拍手站起来走回阿超的身边趴好。

“绑结实了?”阿超立即就小声的问我。

“当然,对鬼子我会客气么?”我高兴的说。

看阿部龙一也同样走回去趴下,又见师傅盘腿坐下,双手放在两腿上,身前的毛八枪都支解后放好了,桥本木野也完成了,只是他是跪坐在地上的。见两人都准备好了,我立即大声的喊到:“请两位都准备好,我一喊开始后就可以进行了,预备——开始!”

桥本木野立即就拉起枪管和弹簧还是组装起来,而师傅却没这么做,他先是飞快的抓起一颗子弹抛向自己的嘴巴,边张大着嘴等着子弹边抓起枪管和弹簧,等弹簧还未插入枪管,子弹就准确的落入了口中……

这个关键的时候,风开始有点大了,但我们谁都没有去注意这些,我们的眼神完全被两人飞快的组装过程给吸引了,两人的组装顺序也一样,都是从枪管开始,到枪垛结束,可我是越看越担心啊,因为师傅老是比那个鬼子慢半秒,可千万别小看着半秒中的短暂时间,要知道高手过招,就是快零点一秒也能让对方死于枪下,我的心紧紧地‘吊’着。

师傅终究还是慢了半拍,等拉栓时,师傅刚好把枪匣插入弹口,可就在我急的抓起一颗小石头要向桥本木野打去时,师傅也听见了对方拉枪栓的声音,身体却猛地向旁边一滚,再来个燕子翻身,落地后再向左边一滚,同时也拉动了枪栓,可危险并没有过去,桥本木野已经站起来了,枪口是一直很准确对准了师傅,只不过估计他还拿不准师傅准确的身位,怕一开枪就暴露了自己的位置而不敢开这一枪。

然后两人都没有动,就这么站着瞄准对方,只是师傅瞄的是对方的胸部,而桥本木野瞄的是师傅的头部,两人都不动,任凭渐渐大起来的山风吹着,看得我既为师傅脱险而高兴,又为师傅还没得胜利而着急,悄悄地看了下表,两人从开始组装到现在只用了二十七秒。

时间很快过去了一分钟,山风也大了不少,两人都开始移动了起来,师傅是从右向左的往桥本木野处摸去,而桥本木野却也是这样,这两人还真是一个学校毕业的,这可都是习惯啊。

突然,师傅停了下来,然后慢慢地,小心地从脚下拣起一个小石头,蹲了几秒钟,然后猛地把刚拣起的小石头扔向自己的右边。

“叭!”

桥本木野果然上当了,飞快的对小石头和地面撞击处上面一米的空气点,打了第一枪,可他也很狡猾,没听见子弹射中肉体的声音,立即就知道自己上当了,他也不向一边躲,而是把身体猛地向下一趴,双脚却是右脚弯曲对地用力一点,左脚再伸直对地一点,果然,这让师傅产生了对方在快速跑动的想像,立即就对A左脚后半米距离的高空一米五左右的空气点开了一枪,自然就没打着了,反而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师傅也没听见子弹射中肉体的那种沉闷声,可他却做了个让我想了很久才想通的事,他却把身体一弓就这么在原地蹲着,没想到师傅这招还真灵,由于桥本木野只剩下一颗子弹了,当然不敢乱开枪,估计他也没想到师傅还会傻到呆在原地,所以他的枪口只是对着师傅的位置左右快速晃动了两下,然后就对准了师傅,却没开枪。

又过去了五秒钟的时间,师傅这才慢慢地向左边移动,可没想到那个老鬼子也向自己的左边移动,看来两人的也想的差不多,都想近距离的给对方来个彻底了断,可就在桥本木野移动到面对他徒弟时,也就是离他徒弟最远的距离,而师傅又刚好到达离对方最近距离,两人面对面时,师傅猛地请哼了声,只是这种哼声中带着谁也能听懂的气愤。

“等一下,天程君,怎么呢?”桥本木野是边揭开眼睛上的布条边问,然后跑过去看师傅的情况。

师傅从地上拣起颗小石头,对桥本木野是微微一笑的看了他身后一眼,这意思只要是个人都懂,桥本木野就像被踩中了尾巴的蛇一样愤怒无比的跑到他两弟子身边,二话不说的就用右手给他两徒弟各赏了两耳光,声音之响,就连三十米外的我也能听的很清楚,让我直感叹桥本木野真是壮年有力啊,打耳光都打的如此之响,少见,真是少见。

而他那两徒弟也没说什么,只是猛地一低头大声的回答:“嗨!”

然后桥本木野又对他俩叽里咕噜的吼叫了半天的日语,虽然我听不懂,但我也一定能猜出说的决不是什么好话的意思。那两弟子不停的点头大声回答着:“嗨!”,终于,桥本木野教训完了他们,又回到师傅身边对师傅鞠了个躬后才说了一大段日语,师傅倒是用中国话连说:“算了算了,我们还是继续比赛吧。”

我本想上去看看师傅受伤了没有,师傅却对我微微摇了摇头,我也没法子,只好继续看他俩的决斗。

依旧按照原先的坐好,师傅边用布蒙自己的眼睛边对A说:“桥本木野君,刚才你比我快啊,这次我想我们就从分解这枪开始吧,这样玩的更刺激些,你说了。”

“哈!哈!……就依天程君的,还是请李峰先生来发令吧。”桥本木野也是边蒙眼睛边笑着说。

“预备——开始!”我带着既兴奋又紧张的心情宣布了决斗继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