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集结号,淮海战役的惨烈的某一场景的缩放!

宣传片中着重提的碾庄战斗就发生在距离我家40公里的地方,我曾经几次去过淮海战役碾庄圩战斗烈士陵园。在那两座巨大的坟墓里埋葬着部分牺牲的烈士,墓碑上铭刻着碑文是这样写的“某某某烈士等二百五十六名烈士之墓”两座坟墓忙葬着五百一十二名烈士的一体,而刻上名字的名字确只有十人,一个“等”字却替代了五百零二名烈士的名字!据谷子地的扮演者采访的当地老人讲述,战斗后找到的烈士遗体,每人用二十尺的白布裹上找弹坑等低洼处就地掩埋,坟头的傍边用木牌写上战士的姓名籍贯,但是后来由于种种原因木牌不是腐烂就是被穷苦的百姓拿去烧火了,这给解放后的战损统计工作带来巨大的困难!这些牺牲的士兵的家乡是那里?家里是否还有亲人在等待着他们?没有人知道!

大王庄战斗发生在我居住的正南方向安徽省境内。据原中原野战军六纵队某部指导员左三星讲述,老人是流着泪说的“那。。。死人,到处都是死人,我守的那个地方,二三十个人!两排炮弹全部炸光了,就剩我一个人啊!”老人的眼泪我想是想起了在他身旁倒下的一排排的战友和兄弟!想起了在炮弹爆炸后那些以不同姿势倒下的那一瞬间!他作为主攻部队的指导员,仅是自己身边的通信员就牺牲了八个!老人讲,轻伤是不会退出战斗的,重伤的只要是还能扣动扳机的也能有人退出战斗,都在那里坚持着,坚持着!坚持到最后一口气,直至牺牲!他所在的营共五百多人,最后活着下来的只有几十人!在战后当地政府为大王庄战斗牺牲的烈士建起了烈士陵园,用以怀念那些将鲜血撒在这片土地上的烈士们!在一排排墓碑上同样也是只有极少数有名字的,大部分墓碑上依然没有名字!他们的亲人依然不知道,他们死去的亲人究竟长眠于那一方土地之下!在那场战役中有很多是刚从敌对部队解放过来的国民兵,经过短暂的教育就直接投入战斗的,左三星老人一直有个心节没有了却,在一场战斗打响的前夕,一名叫张天才的解放士兵请求他,如果他牺牲了,一定要写封信告诉他的老母亲,他不是国民党兵,他现在也是解放军的烈士,是为了解放全中国而牺牲的!在这个士兵牺牲后,老人费尽周折找到了他的尸体,但由于准备匆忙,他们有留下他的具体通讯地址,左三星老人只知道他的家乡是河南洛阳一带的人,老人一边说一边大滴大滴的落着眼泪,我理解他,那是他兄弟的最后愿望,而他却无能为力!我想,在那场旷世的战役中又有多少这样的故事啊!

谷子地有句台词“人嘛都给起个名儿,怎么都变成没名的孩子了!”。在谷子地的命运里,我越来越感受到战争给人们带来的伤痛远远不是一个生命的缺失!

有一位老人叫做孙秀峰,家住内蒙古一个叫乌素图的小镇,她十三岁的时候她的父亲孙耀离开了家,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直到五十七年后的今天,一个叫王艾匍的退伍老兵在一本已经发黄的阵亡将士登记册中找到了他的名字!孙秀峰的父亲孙耀已经在半个世纪前解放太原的战斗中牺牲了!当王艾匍辗转找到孙秀峰并将阵亡将士登记册交给老人的时候,半个小时中老人一句话都没说,只是不停的抽泣,开始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感谢政府!老人苦找了一生啊!我为之动容!怎能不动容!王艾匍不停的通过名册寻找着一个个阵亡烈士的亲人,我想集结号就是在讲述他的故事,寻找的故事,寻找英灵的故事吧,也许他就是谷子地?王艾匍是幸运的,因为他通过自己的努力找到了很多牺牲者的亲属,他可以告慰这些烈士的在天之灵了!谷子地同样也是,他用双手挖开了煤山,找到了他亲手埋葬的四十七个兄弟!

集结号送给那些没有名字的英雄,我想说,无论你有没有名字,你的灵魂永远和我们在一起,和共和国在一起。

今天是阴历的十一月十二日,按我们这里老规矩该给逝去的老人烧把纸了,我的这些文字,就算给那些没有名字的英雄烧去的纸吧,安息吧,英雄们!

本文内容于 2007-12-21 14:06:38 被yang4047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