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麦克阿瑟步履幽雅的登上莱特岛身边跟着一大群与战争无关的人,记者摄影师摄象师忙个不停,他坐在舒服的无线电车里发表没什么人听的广播讲话,菲律宾人的收音机早被日本兵抢没了,听他广播的多数都是些有收音机的日本兵,不过鬼子都不大盯英语,广播只能告诉鬼子一个消息那就是美军打回来了。

几公里外的相接地带,鬼子一个侦察兵中队守着几个隐蔽观察所,多余的人都在各观察所之间的战壕内,侦察联队的士兵全是些轻步兵,没有掷弹筒也没机枪,现在日本本土的工厂被炸的不成样子,海上运输线又被美军截断,实在是损失不起,日本鬼子也知道美国大炮的厉害,他们把所有的重武器全藏在完备的工事内,飞机和大炮一点都炸不着。

“前边好象有鬼子,前方三百米。”钱瑞刚说完就听枪声响过,一个藏在交通壕内的鬼子侦察兵用九九式步枪对着前进的美军侦察兵放了一枪,不过鬼子的射击能力退化的真快,子弹从钱瑞脑袋顶上很高的地方飞了过去,离头盔还有很远什么都没打中,其他几支步枪也没打到什么人,美军陆战队的兵素质可比陆军强的多,大家贴着地面趴在地上,子弹嗖嗖的从空中飞过,张顺说:“似乎是侦察兵或者警戒哨,他们没有机枪。”

“鬼子从不拿机枪乱打,或许他们有才拿步枪开火然后引诱我们过去的,先别动。”钱瑞的背包早扔在重武器排的阵地上,他端着汤姆森冲锋枪使劲向前爬,边爬嘴里边念叨,“他妈的早点结束,早该结束了。”他爬前几米以后左手摸出烟幕弹,用嘴咬掉拉环使劲扔到前边去,烟幕一散开他就猫着腰使劲向前跑,他只想知道敌人阵地里有没有机枪,他真希望战争打完了然后回家照顾自己的父亲,没有他就没有自己的一身本事,没这点本事也找不到很好的老婆,更不会在张学义手下干这么多年,从一个江湖小混混变成一个财主,还戴着将军军衔的财主。

鬼子看到白烟逐渐散开,烟幕弹先后投下四五个,他们都对着烟幕后边胡乱开枪,钱瑞熟练的把身体藏在烟幕的边缘中,通常敌人会向烟幕里开火,站在太中间了肯定会被威力巨大的九九步枪打死。

最后一个烟儿雷用完了以后钱瑞就趴在离鬼子阵地几十米的地方,他把香瓜形手榴弹全摆在自己面前,MARK2型手榴弹弹片威力巨大,钱瑞使足了力气扔出几枚手榴弹,他趴在地上不动,就听前边几十米发出惨叫声,看来他真找到鬼子的战壕,在鬼子混乱的时候张学义带着一班的兵就跑了过来,钱瑞说:“没发现机枪,有很多鬼子被我炸伤了。”

张学义昂下枪蹲在地上,“一班,准备投弹,一、二、三,投弹。”十枚手榴弹一起飞向前边,爆炸过后惨叫声变得很少,张学义端着枪站起来就跑,一班跟在后边大伙冲到交通壕旁边,对着海沟里的重伤员就扫射,左右两边的隐蔽观察所里的鬼子坐不出住了,各拿武器从门口跑了出来,张学义忽然转身对着掩蔽观察所的门就是一梭子子弹,挤在门口的鬼子兵被十一毫米口径的子弹打倒一大片,鬼子非死即亡,“喷火兵烧掉他。”

钱瑞侧身站在交通壕里,单手拿枪对着门扫射,几个鬼子也被忽然打来的子弹扫倒在地,喷火兵端着火焰喷射枪对着隐蔽观察所持续少了十几秒,里边残存的鬼子叫喊着迎着喷火枪跑了出来,整个人都在燃烧,钱瑞看喷火兵在帮自己的兄弟,他就立即换上子弹,从鬼子尸体里摸出手榴弹扔进矮小的门里,里边又是一阵嚎叫,喷火兵跑到钱瑞身边,“让我来。”

火龙窜进观察所里,里边的喊声更凄惨,钱瑞从美国兵身上又摘下个手榴弹,扔进观察所里,把这里彻底破坏,不过他知道鬼子擅长用地道调动部队,在缅甸他就见过,他用很不流利的英语喊:“谁有炸药,彻底炸了它。”

身上有炸药的美国兵马上拿出炸药将两个观察所进行爆破,张学义用眼睛扫了一下这片阵地,大概有几十个鬼子,整个战斗中没有遇到机枪的阻拦。


陆战连走在各进攻部队之前,一座树木茂密的山很快的出现在大家面前,张顺挖好一个掩体蹲了进去,他回头看看,炮兵观察所的人把电话线拉到这里,估计这山不会很容易的拿下,毕竟防御很节约兵力和火力,如果有地洞和坑道鬼子几个人不停的在各个洞口打冷枪绝对能把他们挡住。

“该死的树木,里边可以藏许多日本人,我们要贸然进去肯定会遭到伤亡。”伯特蹲在草丛里拿着望远镜看山头,忽然他看到十几个火光忽然闪烁着,枪声暴露出枪的型号,张学义喊,“一式重机枪,注意隐蔽,注意隐蔽。”

他紧喊满喊有个经验不足的新兵被机枪把胸口打穿倒在地上,排里的救护兵立即拿出吗啡给士兵止痛苦,张学义趴在地上清楚的看到受重伤的美国大兵了脸上没有痛苦的死去,士兵死以前救护兵依然使用止血药和纱布帮伤员治疗。

张学义的眼睛有点发湿润,在局部抗战中没有救护兵编制的义勇军有人负伤,最多拿破布包扎一下,没有任何医药可以帮助伤员减少痛苦,受伤的士兵只能在疼痛中离开这个冰冷的世界,很多士兵一辈子没穿过件好衣裳,没吃过一顿酒楼里的酒席,在家没过一天安稳日子就死在前线,即使在全面抗战后国军士兵受伤,能安慰他们内心的就是白纱布和消炎粉,止疼药依然是奢侈品,在台儿庄战役时候杂牌军缺少医疗用品,伤兵宁可自杀以结素痛苦,战地医院里伤员不停的哭喊给他的印象太深,他一辈子也忘不了这些,看美国兵受伤,即使死也不用受太多的苦。

机枪还在持续扫射,一名士兵阵亡有几个轻伤的,伤员被简单包扎以后送到重武器排的阵地上休息,其他人还在机枪火力下隐蔽,张学义根据以往的经验认为前边的山必定是个要塞,鬼子能用这么多机枪肯定不会少于一个大队,他立即命令:“就地挖掩体,伯特,你告诉陆军的兄弟用大炮轰击我们前边的山头,,最好是燃烧弹烧光他们。”

伯特立即在地图上标出位置然后爬到炮兵观察所里把地图递进去,“我们需要轰炸这个地方,最好是燃烧弹,希望炮兵营立即开火,我们有权要求多少时间的火力支援?”

“长官,可以轰击五分钟但是没有燃烧弹,现在弹药还没全上岸。”炮兵军官说完就拿起电话喊,“炮兵阵地,注意,立即开火到三号区域的山顶,进行五分钟袭击,至少有一个敌军大队。”


离海不远的沙滩上,陆军炮兵营已经架好十八门105毫米牵引式榴弹炮,大炮的阵地全被伪装网覆盖,弹药堆积在炮后边不远的临时掩体内,卡车不停的从海边开来,登陆艇正穿梭往来给各炮营运弹药,卡车把弹药转运到阵地上,高射炮连的几门双管M1型牵引式40毫米高射炮正在待命,牵引高炮的M2半履带车上还有四联装十二点七毫米的M-2高射机枪,几辆刚刚开下登陆艇的M2半履带车上架着三十七毫米高炮和两挺M-2高射机枪,炮兵对本师的防空比较满意。

炮营指挥部接到电话,军官拿着旗子跑到阵地上,摇着旗子指挥火炮射击,十八门榴弹炮一起开火,弹药手忙碌的给榴弹炮装药,炮兵营持续的炮击进行了五分钟,张学义面前的山都着起火来,虽然不是燃烧弹可高爆弹落下去也会引起树木着火,榴弹炮持续的炸了五分钟,山上的大树倒在山坡上燃烧着,机枪在炮击一开始就停止了,估计是被机枪手抬进坑道内。

山上的鬼子不继续还击,张学义跟张顺就借助炮击的时间向前慢慢走,一排的兵跟在他们身后,伯特看他们往炮击区里走就估计他们想把掩体里的鬼子收拾了,可是这太危险,会被自己人的炮弹炸死,那是很冤枉的。

火力支援停止以后张学义的脚踩着被炮弹烤热的泥土,一处掩体周围的草都被烧掉,灌木也烧成灰,张学义小心的走到坑道口,拿手榴弹很准确的扔了进去,爆炸以后他做了个手势,让喷火兵继续烧,火龙顺洞口钻了进去,里边的鬼子嗷嗷直叫,张学义拍了下爆破手的肩膀,陆战连的几个爆破手拿着爆破筒一跟接一跟的组装起来,然后塞进深深的洞里,随着猛烈的爆炸地洞彻底坍塌,张学义估计这样做鬼子就不会再冒出来打黑枪了。

就在一个排的士兵得意的时候藏在山顶的鬼子坐在树上用九九式步枪瞄准山下的美军,冷枪打来机枪手倒在地上,救护兵先隐蔽好自己然后往出拿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